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出游(第四章)
    ---------..

    当日梦掌柜持掌门玉佩向长老会传令,晋升杨开为普通弟子,魏昔童非要在中间做些手脚,本意是试探,可不想事情根本没按照他预料的那般进行,杨开的拒绝,直接导致他由主动变为被动,当真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此处,苏玄武心情一阵愉悦。

    “二长老,我们不用出手么?杨开此番拒绝,定会麻烦缠身。”那弟子又出声问道。

    “不!”苏玄武缓缓摇头“这事不用管了,只需看戏就成。”

    “是!”那弟子虽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反驳。

    “魏昔童啊魏昔童,我看你今次如何向掌门交代!”

    面上带着一股自信,苏玄武将手上的白子落下。

    死气沉沉的残局顿时有了一丝复苏的迹象,那被围困的白子如龙抬头,隐隐即将破困而出。

    杨开自然不知自己一个无意间的举动会牵扯到这么多门道,此刻他就在山洞口处盘膝坐着,心神平静。

    一日后,杨开长身而起,心中呼唤了一声地魔。

    须臾,一道黑气从困龙涧下飞了出来,缠绕上杨开的指间,消失不见。

    “在底下有什么发现?”杨开问道。

    “老奴没敢太深入,只在下方千丈处吸收些邪魔之气,并无太大的发现,不过少主放心,待老奴多恢复些力量之后,定可以再深入一探究竟。”地魔的声音传了过来。

    “恩。”杨开点点头,蹲下身子摸了摸那一株阴阳妖参给它灌了一滴阳液,开口道:“你就在此地汲取阳气,记住,若不是曾经见过的两个女子来此,定要逃跑知道么?”

    阴阳妖参上的五官表情露出一丝了解的表情。

    “少主这是要出远门?”地魔问了一声。

    “恩出去走走,你随我一道。”

    “这是自然。”地魔的语气中有些〖兴〗奋“少主,这次出行若是遇到可杀之人千万不要放过。老奴的破魂锥丧失灵性,需得人的神魂才能修补,汲取的神魂越多,破魂锥能发挥出来的作用就越强若能完全修复,嘿嘿,少主持此一宝便可雄霸一方,号令天下!”

    杨开微微一笑,显然不会为地魔的言语蛊惑。

    他想出去也是有自己的考虑。

    一来,自己才刚拒绝那封晋升令,再留下来恐怕会很麻烦。

    二来,他也是考虑到苏颜合欢功的双修,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念想,自己若留在这里,她一旦涌出**,便很难控制。她修炼的冰心诀,注定不能让她的心有太大的动摇自己一走,便等于帮她破釜沉舟,她就必须得全力抵挡,对她的修炼有莫大好处。

    第三点便是出于自身的考虑,气动境的修炼,可不是单单只是打坐就可以了。唯有经历生死磨难,才能迅速地成长起来。

    想起自己与苏颜之间的实力差距,杨开觉得自己不能再留在宗门内,过这种还算安逸的生活了。

    在山洞内留下一封信杨开轻装上阵,趁着夜色只身离开凌霄阁。

    在杨开看不见的一处树梢枝头,一道绿色的身影矗立在此,没有出声挽留,也没上前离别,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夜风拂来,吹动了那薄如蝉翼的面纱,露出倾城倾国的容颜。

    许久,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才在她背后响起:“徒儿,夜深露重,早些歇息吧。”

    语气中,满满的无奈和疼爱。

    “恩。”夏凝裳抱紧了双臂,有些冷。

    离了凌霄阁,杨开也没想到什么好去处,只是随意地找了个方向,双脚下火光乍现,风驰电掣。

    一夜间,远离了凌霄阁两三百里。

    一夜的疾行,竟让杨开的心神沉浸到了一种感悟的氛围中。

    感悟自己双腿中元气的变化,每当速度提升起来之后那一种莫名的蕴动,期待着从中寻找出合理的规律。

    自九阴山谷中,杨开粗略地懂得了如何运用元气增加自己的速度,再至传承洞天几次试验使用,效果还算不错。

    但这只是对元气的粗糙使用,并没有固定的套路。

    对敌之时,威力强大的武技固然重要,但若有精妙的步法傍身,也能让人如虎添翼,更加轻松地应付敌人的攻击。

    这一点,当初在击杀龙辉的时候,杨开深有体会。龙辉那时候正是依仗一套步法戏耍了杨开许久。

    步法,也是杨开现在最缺的东西。

    杨开有自知之明,自己才不过是一个气动境的小武者,根本不可能创造出太过精妙的步法。

    但他可以从自己的行走奔跑间,寻找到元气最合理有效的运用方式,思考如何让自己的速度提升起来,如何让最微小的元气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这样感悟出来的东西可能不算很高档,可能对别人也没有用处,但绝对是最适合自己的。

    强大的武技,都是实力高深之辈在无尽感悟中创造出来的,那是自身实力和思想的浓缩。

    感悟中,杨开的行动显得古怪诡异,面上一片迷茫,仿佛失了魂魄,但双脚却是动个不停。

    时而向东飞奔几十里,时而又转向南边,慢步十几里,时而又向西,或者再向北。逢山过山,遇水趟水,速度时快时慢,方向飘忽不定。

    偶尔间,一头撞在大树上,或者整个人栽进了水坑里,搞的一身狼狈,衣衫褴褛,对此,杨开却是丝毫不在意。

    只有在体力耗尽之时,他才会暂时停下,寻些野味裹腹,待恢复之后继续这种漫无目的的旅程。

    地魔看的暗暗心惊,以他的见识阅历自然是知道杨开在干什么,就是囡为知道,他才会震惊不已。

    区区一个气动境的武者,竟能陷入到这种深层次的感悟之中,自身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心身合一,这简直颠覆了地魔的认知。

    虽然佩服,地魔也有些不以为然。

    毕竟杨开的实力太低了,纵然在感悟,在创造,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太高深的东西。

    要按地魔的想法,有这时间瞎跑,还不如找个地方炼些能载人飞行的秘宝,有了秘宝相助,何须再用双脚赶路。

    不过想想杨开的个性,地魔还是没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他知道的秘宝炼制方法,全都是邪恶至极的,需得熔炼人身人骨,封禁人的魂魄。这要是说出来,肯定又得被杨开唾弃。

    匆匆十几日,杨开依然沉浸在感悟中,也不知奔行了多少里地,对自身步法的感悟倒是没什么进展,可他对元气的控制倒是有了些心得。

    可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以往杨开每当速度暴增的时候,双脚下都会涌现出两团火光,可是现在,火光已经看不见了,甚至都感觉不出多少元气波动,行走飞奔间,无迹可寻,圆润自然。

    不仅如此,运转元气的暴动痕迹,也渐渐地平复,再不象刚晋升那会,元气一动,便让人能一眼看穿深浅。

    又是一些日子过去,正在飞奔间的杨开突然步伐缓慢下来,似闲庭信步地走着,片刻后,身形一阵恍惚,再出现之时,已在十几丈开外。

    身形未稳,又恍惚起来,待到这身影消散,杨开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仿佛他从来都不曾动过,那云淡风轻的步伐依然慢悠悠地朝前迈动着。

    片刻后,这种离奇的情况再一次出现,可这一回杨开的身形闪烁却比刚才要多了一次。

    日复一日的感悟试验,终有一日,杨开的身形闪了七闪,再定下来的时候已到了百丈开外。

    面色有些红润,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杨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地魔的声音适时地响起:“恭喜少主锤炼出属于自己的步法,少主神威,老奴拜服!”

    “少拍马屁。”杨开淡淡地笑了笑“依你看,这步法如何?”

    地魔沉吟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少主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先说假话来听听。”

    地魔的声音立马响起:“此步法天下无双,不似人间拥有,腾挪间无迹可寻,犹如羚羊挂角,老奴惭愧,平生从未见过如此精妙步法,实在不知如何评论。”

    杨开哈哈大笑:“你这说的太假了。将真话道来。”

    “嘿嘿。”地魔晒然,正色道:“少主以气动之境,创造出这等步法,实在让老奴叹服。不过,这步法并未臻至圆满,少主现在所感,太过粗略,若用此步法来对付同等级的武者,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若遇到实力超过少主的对手,恐怕就有些难以施展了。而且,这步法是小范围的腾挪之术,并不适合远行。再者,我观少主用这步法也只能七闪便后继无力,恐怕这便是您的极限了。”

    “恩。”杨开点点头,承认了地魔所说。

    他现在的实力还是太低,感悟不到太深层的东西。能创造出一套属于自己的步法就已经很满意了。等以后实力提升上去,再好好感悟修正,也未尝不可。

    而且,他的收获也不仅只是创造出这一套步法,还在旅行中获悉了如何隐藏自己的元气波动。不跟人动手的时候,杨开现在看起来跟个普通人无异,就算动手,也不会再象以前那样宛若疯魔了,除非动用不屈之敖。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