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追击
    咳咳,月票再次被爆。但兄弟姐妹们都尽力了,因为订阅基数实在太低,只有寥寥几百,但我们仍然有八分之一的书友投出了宝贵的月票。这个比例已经很高了,小莫很欣慰,谢谢大家。

    恩,本书主角是个不会放弃的人,我也不会放弃的

    ********

    “杨开,还不速速滚过来给解师兄磕头认错!”一声怒吼从那边传来。

    “杨开,解师兄不愿与你一般计较,但不代表我们这些做师兄的会原谅你,你今日若不道歉,从此以后便是我等的敌人!我等也不会再拿你当师弟看!”

    “是啊,你这师弟真是不要脸,实力底下,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也不拿块镜子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不但那些师兄们叫嚣,就连其中的一位师姐也加入了讨伐杨开的队列,声音尖锐,似泼妇骂街。

    杨开神色淡漠,任由这些言语吹风过耳,无动于衷。

    蓝初蝶又扯了扯杨开,轻声道:“师弟,别固执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道个谦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杨开转过头,淡淡地看着蓝初蝶。

    这冷漠的眼神让蓝初蝶心中一突,蹙眉道;“怎么了?”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解红尘的真正意图。不要告诉我,你想不出我过去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待遇。”杨开的声音稍显冰冷。

    蓝初蝶气恼:“你们的事,我怎知晓?”

    “你我虽是师姐弟。这几日也共度难关。但我们之间并无交情,你不用觉得在这里抛下我而心怀愧疚,你自己去,我的事无需你管。”

    蓝初蝶被说中心事,面色不由一白,气愤道:“你这人怎如此不知好歹?”

    跺了跺脚,蓝初蝶不再理会杨开。而是朝解红尘那边走去,走出几步后停了下来,回头道:“我又不欠你什么。你别说的那么清高!”

    说完之后,便再也不停留。

    凌霄阁那边,对杨开的言语征讨一直就没有停歇过。解红尘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漠的笑容,得意地注视着杨开,带着一股站在云端俯瞰芸芸众生的骄傲和自得。

    如今这局面,无论杨开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都是他乐于见到的。

    想加入这边的队伍以保全自己?可以!乖乖过来认错道歉,下跪磕头!

    不愿意这么做?也可以!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危机重重的传承洞天里闯荡!看你能活到几时!

    解红尘也不知该期待杨开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等待间,杨开冰冷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一群只会攀龙附凤,巴高望上的无知之人!杨某不奉陪了!”

    正往解红尘那边行去的蓝初蝶听到这句话,脚步不由一顿。她总感觉杨开这话是在针对自己似的,胸间也不由涌上一股屈辱和难受。

    但旋即,蓝初蝶便气苦起来!自己怎么就攀龙附凤巴高望上了?在这危险的地方。自然是要跟着实力高些的人行走才会安全,难道还跟着你一个开元境七层的师弟一起冒险不成?你自己不识抬举还怨别人,有本事的话你也把实力提升起来,自然会有人围聚在你身边,到那时候做师姐的也会向着你。

    我又不是没劝过你。我又不是真的抛弃你不管,是你自己选择的路,你怎又来责怪我?这么想着,蓝初蝶心中的越发委屈了,不过对杨开的愧疚也减缓不少。

    丛林中,杨开的身影渐渐渗入黑暗。

    但那一句话却犹如在沸水里撒了一把盐。聂咏更是唯恐天下不乱道:“杨开你放肆,竟敢如此与诸位师兄师姐说话,还想走?给我留下来!”

    说话间,遥遥对着杨开离去的方向轰出一拳。

    啪……地一声,黑暗中爆出一团火光,杨开冷峻的面容一闪即逝。

    杨开那冰冷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解红尘,你自己做过什么事心里清楚,那笔帐师弟早晚会向你讨还!”

    听到这句话,解红尘面色一沉。

    他自然知道杨开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上次他让人给龙辉通风报信的事情。那一次解红尘本以为龙辉会万无一失地干掉杨开,但没想到他居然失手了。

    前些日子杨开回到凌霄阁之后,解红尘还提心吊胆了好几日。他不怕杨开,但是他怕梦无涯,毕竟当时是他们三人一起回到的凌霄阁。

    只不过梦无涯一直都没来找他的麻烦,解红尘也以为是自己做的周全,并没露出什么马脚的缘故。

    今日听到杨开的话,他才知道事情已经暴露。

    杀机涌动!解红尘连忙朝聂咏使了个眼色。

    聂咏见机大喜,他刚才欲要偷窥蓝初蝶和杜忆霜被杨开揭破,心中也对杨开恨之入骨,此刻得到解红尘的默许,当下怒道:“反了反了!杨开你竟敢和解师兄如何说话,看我教训教训你!”

    同时振臂一呼:“哪位师兄随我一起,为解师兄出口恶气!”

    好几道人影随着聂咏窜了出去。

    蓝初蝶伸出手,想要说什么,却又把话咽了下去,眼睁睁地看着那几人追着杨开没入丛林中。

    反倒是风雨楼那边的杜忆霜,身形一错就要去帮杨开,却被方子奇一把拦住了。

    “方师兄,他前几天救过我!”杜忆霜急急地说道。

    “别人自家的事,你莫要管!”

    “可是……”

    方子奇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冲一旁的两个师妹道:“看着她,别让她过去。”

    “是。”那两个师妹连忙一左一右拿捏住了杜忆霜的胳膊。

    方子奇饶有兴致地看了一眼杨开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解红尘那边。轻声道:“在这里居然还闹内讧,凌霄阁也不过如此了。”

    杜忆霜挣扎不已,却始终摆脱不了自己的两个师姐,左安于心不忍,轻声道:“别担心,他虽然只有开元境七层,但这几天总给我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说不定这次吃亏的不是他!”

    “你确定?”杜忆霜放弃了挣扎。轻声问道。

    “不知道,这只是直觉。”左安淡淡地回应,正因为有这样的直觉。他这几天才一直没有招惹过杨开。

    丛林中,杨开在飞奔,背后人影重重。衣袂猎猎,聂咏的声音传了过来:“杨开,念在同门一场的情谊上,乖乖束手就擒,还可以让你少吃点苦头,如若不然有你好受的。”

    “情谊?”杨开冷笑,“我与你无半分情谊!”

    “好好好,这句话可是你说的。”聂咏神色愤怒,大呼一声:“诸位师兄,这小子前几日得了一套地级上品的武技。抓住他逼问出那武技的修炼方法,我等皆可受益!”

    “什么?地级上品的武技?”有人惊呼,眼中立马爆出贪婪的目光,他们进来这几日虽然也收获不少,但因为聚集在一起的人数比较多。所以平分下来倒也没多少好处。现在一听杨开得到了一套地级上品的武技,哪个不羡慕嫉妒?

    利字当头,追过来的几人的速度陡然提升了不少,竟一下拉近了和杨开之间的距离。

    “杨开,你还要负隅顽抗不成!”一人一边喊着,一边荡出一剑。剑光如流云,似闪电,直扑杨开的后背。

    察觉危机袭来,杨开匆忙闪开,脚步未站稳,又有人的攻击袭至。

    原地一滚,躲开这第二击,等再站起身的时候,杨开的神色冷了下来。

    他已经被追过来的几人团团包围。

    除去聂咏之外,还有四人!这四人虽然全是气动境的,但实力都比聂咏要高。

    五人围成了一个圈,把杨开围在中间,个个都冷笑地望着他。

    聂咏笑的尤其高兴,阴测测地注视着杨开道:“杨师弟,你坏我好事,可曾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刻?”

    “偷窥女人沐浴算是好事?”杨开冷哼一声。

    聂咏脸色一红,这种事确实为人不耻。就连追出来的四人也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越发让他脸色难堪。

    左边一人收回目光,轻咳一声道:“杨开,你是我们的师弟,我们也不取你性命,自己乖乖地把那武技的修炼方法说出来。我们带你回去见解师兄,再为你美言几句,说不定解师兄会原谅你这次的冒犯。”

    “几位师兄的好意,师弟心领了。”杨开感受着来自五人身上的压力,不屈的意志和胸口处的傲气在翻滚发酵,神色冷静,“但想要抢我的东西,自己凭本事来拿!”

    右边一人怒喝:“敬酒不吃吃罚酒!莫要以为你是同门我们就不会拿你怎样!得罪了解师兄,你只有死路一条,就算在此地把你杀了,也没人会为你出头!”

    五人中,聂咏与杨开有过节,本就记恨在心,听到这句话后不由心中一动,杀机涌现,挥手道:“莫要再与他废话,打残了他一样可以逼问出那武技的修炼方法!”

    上次分小石人的时候,聂咏只分到一个对自己无用的武技,自然是眼红杨开的收获。他虽然不知杨开得到的是什么,但肯定要比自己的有用。

    话音落,聂咏便第一个冲了上来,掌上清风拂过,夹着一股危险地气息朝杨开攻了过来。

    他是打定主意要将杨开留在此地了,一出手便是自己最强的武技。

    其他四人见聂咏动手,倒也自恃身份,作壁上观,毕竟杨开的实力太低,聂咏一人已足够。

    不仅如此,其中一人甚至还对聂咏的招式评头论足:“聂师弟这清风掌用的也算是炉火纯青,看样子在此招上下过一番功夫啊。”

    另外三人也是微微点头,显然是赞同他的话。清风掌,凌霄阁地级下品武技,五百点贡献才能兑换。

    掌出,清风拂面,杀敌于无形之中。聂咏为了这个得到这个武技,也耗费不少时间和精力。

    用这样的一招来对付一个开元境的武者,那绝对是十指捏螺,毫无悬念的事情。众人几乎已经可以想象杨开落败受伤的场景。

    面对这样的一掌,杨开只是一拳迎上。(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