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同门师姐(10月票加更)
    “老夫撒野?”梦无涯仿佛是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竟是合不拢嘴了,旋即脸色又是一冷,叱道:“老夫就撒野了,又怎样?”

    话间,随手一巴掌甩了出去。

    “闪开!”胡蛮面色一变,正要将龙俊拉到自己身后,可梦无涯这一招的速度竟快如闪电,才刚见他抬手,龙俊的脸上便传来啪地一声脆响。

    两颗牙齿应声飞了出去,龙俊整个人凌空转了好几圈,这才吧唧一声跌落到地上。

    血战帮众人瞬间惊悚,胡蛮也是一身冰凉。

    他们根本没看清楚天上那老者是如何动手的,隔着足足五十多丈的距离,一巴掌,打下来就打下来了,根本没有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

    这是神游境能做到的?就算是顶峰,也不至于让在场诸人这般束手无策吧?

    胡蛮觉得如果是凌霄阁的那位掌门打出这一掌,自己有九成的把握能挡下来。

    同是神游境顶峰,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

    龙俊也被这一巴掌扇懵了,倒地之后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原地转了好几圈才找到正确的方向,再看向梦无涯,他已是满脸的忌惮和惊恐。

    他的右边脸颊高高肿起,虽然没有内伤,可俗话,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他当众被梦无涯在脸上打了一巴掌,心中的屈辱如何为外人道。

    “老夫就撒野了,你待如何?”梦无涯好整以暇地等他站稳了,又是甩手一巴掌打下来。

    “啪……”跟刚才一模一样,龙俊再次腾飞,血战帮诸多高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他妈的。竟敢老夫撒野,不知所谓!”梦无涯骂骂咧咧。甩了甩手,打了一陀粪便似的,面露恶心之色。

    胡蛮再也忍不住了,怒道:“前辈,你一介高人,竟对一个后辈小子动手,就不怕旁人笑话?”

    “哼!我若真的动手,他还有命?这只是一点小教训罢了。”梦无涯冷笑一声,轻斥道:“给我过来!”

    把手一张,跌在地上还没爬起的龙俊便被一股庞大的吸力吸飞出去。身在半空中。龙俊张牙舞爪,面色惶恐,大喊道:“帮主救命!”

    “前辈!”胡蛮往前踏出一步,厉声喝道。

    梦无涯根本不理他,只是一手提着龙俊的脖子。面色阴沉道:“冤有头债有主,老夫今日来只找龙在天!小子,你既是龙在天的孙子,就乖乖地告诉我,他在哪里!”

    龙俊吃了两巴掌之后,变的比兔子还要乖巧,再也不复刚才的年轻气盛,强忍着两边脸颊的痛楚,哆哆嗦嗦道:“爷爷不在帮内。”

    “他在什么地方?”

    “在矿区!”

    “给我指方向!”

    “这边!”在生命的威胁下。龙俊哪还敢迟疑?梦无涯问一句,他答一声,纵然脸颊高肿,起话来也相当利索。

    梦无涯身形一晃,便已在百丈开外,带着龙俊直奔血战帮的矿区而去。

    “帮主!”一群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胡蛮。等他定夺。

    “跟上。”胡蛮满腔怒火,他实在是不知道龙在天到底是怎么招惹到这位高人了,对方也没有。

    胡蛮心中那个气啊,一气梦无涯蛮不讲理,仗势欺人,二气龙在天有眼无珠,竟得罪了这样的高手,还把火引到了帮里。

    龙家这些年的小动作,胡蛮不是没看到。但龙家一直是血战帮的左膀右臂,胡蛮有心剪除这个毒瘤,却也不敢动手,一旦对龙家动手了,血战帮恐怕立马就会分崩离析,整体实力要大打折扣。

    若不是他胡蛮无子,帮里哪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只要有一个儿子,胡蛮就可以大力培养,让其与龙家的年轻人对抗,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这一次龙在天招惹了这样的高手,胡蛮从中看到了一丝契机。若能借此将龙家在帮里的权势卸除,倒也算是一件好事。

    所以无论如何,胡蛮都是要跟过去看看的。

    黑风贸市内,依然热闹非凡。

    杨开怀揣着两万两银票,在贸市里走了一圈,先是花了一万两买了些阳炎石,留了些钱备用,然后寻了块空地,直接盘膝坐了下来,从地上捡了一个别人丢弃的招牌,将上面的字迹擦掉,随手写了几个字。

    “收购阳属性灵草灵果的种子!”

    把招牌往自己面前一插,杨开便不再理会了,直接运转真阳诀,偷偷地吸收揣在怀里的阳炎石中的能量。

    上次李云天也帮杨开收过种子,但是并无收获,由此可见种子的稀少程度。

    杨开现在也是在碰运气而已,反正自己在这里汲取阳元石的能量也需要不少时间,练功收购两不误嘛。

    耗费了半日功夫,总算是将买来的二十块阳炎石的能量汲取完毕。

    这一块阳炎石可以凝练出两滴阳液,二十块便是四十滴,丹田内再次充盈起来,微微查探了下丹田内的情况,杨开很满意。

    再碰到那一夜程度的大战,自己也可以全力发挥了。

    只不过这半日下来,果然是没有人来卖种子。

    站起身来,杨开朝凌霄阁镇守弟子的木屋处看了一眼,苏颜应该就在里面。

    杨开本想去打个招呼,告诉她自己回来了。想了想还是作罢,起来自己与她并无什么深交,而且象她那样冰冷高贵,高不可攀的人,杨开也不太想去接触。

    看别人的冷脸,没什么意思。

    正要打道回府的时候,面前却是突然走过来一个人,蹲下身子看了一眼杨开的招牌,抬眼道:“你要收种子?”

    杨开低头一看,发现自己面前的人是个女子,年纪也不大。大概在十七八岁的样子,模样算是上等。面容清秀,眼眸似水,皮肤滑嫩,身材也是不错,尤其是那一对丰胸,硕大无朋,也不知她吃什么长大的,竟有如此傲人的资本,她这么一蹲,杨开居高临下。顿时看到她胸口处一抹深凹嫩滑的雪白。

    “恩。”不着痕迹地撇开目光。杨开点了点头。

    女子直起了身,开口道:“我有,就是不知道你出不出得起价钱。”

    “哦?”杨开顿时来了兴致,“那要看看你有的是什么样的种子了。”

    这个女子穿的是凌霄阁的衣服,应该是凌霄阁的弟子。大家都是同门,杨开自然感觉有些亲切。

    “我拿出来你看看啊。”女子一边着一边从腰间解下一个精致的荷包,然后递给杨开。

    杨开接过,打开荷包,从里面倒出两粒种子来。

    这两粒种子中确实蕴藏着阳属性的能量,正是自己需要的。而且,这两粒种子比起自己上次买到的三阳果的种子,好像还要高档一些。

    三阳果是地级下品的话,那这个应该是地级中品或者上品的种子。

    “这两粒我要了。你想卖多少?”杨开对种子很满意。

    女子莞尔一笑,开口道:“一千两!”

    杨开眉头皱了皱,虽然不可否认,她笑的很好看,更为她美丽的容颜增添一份容光,但这个价钱却不能让杨开苟同。

    其实真要起来。杨开花一千两买这两粒种子并不亏,因为他有阳液可以催生,让这东西的生长期大大的缩短。但如果别人花一千两买这个就肯定是赔本买卖。

    这女子有些狮子大开口的嫌疑啊!这不禁让杨开对她刚生的一份亲切感烟消云散。

    “这位师姐,你这个价钱是不是有点高了?”杨开虽然还剩下一万两备用,但那是准备用来收购三叶残魂花和绝地枯木草的,也不是随便可以乱花的。

    “高么?”女子抿嘴一笑:“不高呀,这可是地级中品灵草赤子心的种子,种下去待它成熟了,用处多着呢,在识货人的眼中,它可不止一千两哦。”

    杨开苦笑:“你也要待它成熟,这得等到哪一年去?”

    女子噘了噘嘴:“既然要买种子,当然得有耐心等它成熟了。难不成你还想现在种下去马上就能收获呀?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再了,物以稀为贵,种子这东西可不多见,一千两就是一千两,我为了它可是吃了不少苦头。”

    杨开无奈,仔细想了片刻,点头道:“罢了,就这样吧。”

    自己一千两买来肯定是赚的,而且听她的样子,仿佛真是费了不少心思才弄到这两粒种子,人家出了力,总得尝点甜头。

    再者这也是个同门师姐,再再者,杨开实在不会杀价,也省的再浪费口水了。让她占点便宜也无伤大雅。

    数出一千两银票递给她,女子笑嘻嘻地接了过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揣了起来,望着杨开道:“这位师弟你人还不错,那荷包也送给你了,可是师姐亲自绣的哦。”

    完,便心情愉悦地走开了。

    杨开愕然,原来这位师姐也知道自己是同门啊,既然知道还这般狮子大开口,换做旁人的话这笔生意肯定要黄了。

    被人宰了一笔,杨开也不恼。反正就是一笔生意而已,下次若再与她交易的话,提防点就是了。

    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发现再无人来卖种子。收拾一下,杨开便准备用剩下的钱去买些三叶残魂花和绝地枯木草。

    这边还没走几步,地面突然猛地一震,接着又是一震,接连震荡了好几次,整个黑风贸市的三派弟子瞬间混乱起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当大地要裂开了,不少人更是惊慌失措,四处乱跑。(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