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征服与突破(求首订,求月票)
    </script>

    这一夜激战,他的一身鲜血都不知道流了多少。直到此刻夏凝裳才知道,自己这个师弟从头到尾的从容不迫都是凭借强横的意志强撑下来的。

    这样的伤势,换做旁人恐怕早就不知死了多少回,可他却一直咬牙苦撑,只为陪自己并肩作战,杀死最后一个敌人,将九阴凝元露收入囊中。

    完成这一切之后,心神放松,自然没办法再支持了。

    忍着心中的酸楚,夏凝裳手忙脚乱地将杨开身上剩下的丹药掏了出来,又在文飞尘身上一阵搜索,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取出一些疗伤药喂进杨开的嘴中。

    但杨开现在处于昏迷状态中,哪里能将丹药吃下,没奈何,夏凝裳又亲自将药丸嚼碎了喂给他。

    正忙的一团糟,封锁整个山谷的九阴八锁阵突然一阵晃动,旋即崩散。

    天亮了!旭日东升,九阴八锁阵不攻自破。

    夏凝裳根本没有察觉到山谷的变化,依然在做最大的努力救治杨开。

    一股强横而柔和的神识扫过,夏凝裳身躯一颤,猛地抬头朝天上看去,下一刻,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她面前。

    “师傅!”仿佛看到了救星似的,夏凝裳一直强压着的情绪总算是找到了宣泄口,眼泪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梦无涯板着老脸,正欲开口训斥夏凝裳一通,蓦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也不禁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梦老头在九阴八锁阵外待了大半夜一直不敢破阵,本以为这一次收服九阴凝元露并没什么意外,毕竟自己给夏凝裳准备了这么多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杨开配合好九阴凝元露绝对是手到擒来。

    就是自己的宝贝徒弟要做些牺牲。

    在外面待了大半夜,梦无涯也生了大半夜的闷气。哪个师傅会被自己的徒弟给下迷药?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自己了吧。他倒不是生气自己被迷倒,颜面丢尽,而是气夏凝裳这般冒冒失失地深入黑风山内部,万一碰到危险怎么办?

    所以梦无涯原先是打定主意待大阵破去之后,稍稍训斥下夏凝裳的,当然也不能训斥地太过了对这个徒弟,梦无涯可是当宝贝一样供着。

    但眼前这一幕却让他到了嘴边的话又猛地咽了下去,震惊万分地落到地面脸色沉重地看着倒地不醒的杨开,沉声道:“发生什么事了?”

    “师傅你先救救他!”夏凝裳哭的梨huā带雨,哀声恳求。

    梦无涯也没迟疑,立马弯下身子,伸出两只手指搭上杨开的手腕,神识在他〖体〗内扫过眉头紧皱,惊骇道:“这么重的伤?”

    在梦无涯看来,杨开的伤何止是重,简直就是行将就木了。也不知他到底怎么搞的,胸口处的内伤和身体上的外伤都还在其次,最关键的是他的元气紊乱经脉和血肉损坏及其严重。

    这种伤若非有什么绝世灵丹的话,根本无法救治,而且不但要灵丹,还需要一个精通医术的医师才行。

    梦无涯什么都没有。

    “师傅,他会不会死?”夏凝裳悲恸欲绝,万分担忧地问道。

    梦无涯一看徒弟这神色,就知道坏事了,心中哀叹一声劫数啊劫数!自己千提防万提防,还是没提防的住。

    不忍让夏凝裳伤心梦无涯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在,他死不了一边着,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来,从里面倒出唯一的一粒丹药,这粒丹药大概龙眼大小,通体金黄之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凡品。

    见梦无涯拿出了这枚丹药,夏凝裳慌乱紧张的神色才稍稍平复许多,她知道这粒丹药的强大作用。

    面带着一丝强烈的不舍,梦无涯踌躇了片刻,这才在夏凝裳逼迫一般的注视下,捏开杨开的嘴,欲要将丹药丢进去。

    “我来!”夏凝裳突然劈手将丹药夺了过去,然后放进嘴中磕了几下,这才俯下身子,用舌尖裹着丹药,将其送进了杨开满是血水的嘴中。

    喂喂喂!老夫还在这里呢!梦无涯心中呐喊不休,连忙撇开目光。

    眼见这徒弟这般毫不犹豫地亲近一个男人,梦无涯心里挺不是滋味,就好像自己辛苦养大成的女儿,即将要离开了自己似的。

    这一粒丹药入腹,杨开的神色仿佛好了一些,但并不如预期的那般效果良好。

    梦无涯趁机打量了一下四周,原本有些浑浊的目光骤然绽放出了缕缕寒光,他看到了文飞尘的尸体,还有龙辉的碎肢。

    疑惑顿消!

    杨开之所以受这么重的伤,自己的徒弟之所以一身狼狈,仿佛经历过一场恶战似的,现在总算是找到了原因。

    一股怒火在梦无涯的胸腔中翻腾不已,梦老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戾气。

    没有立刻询问,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来日方长,总有机会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弄清楚。

    梦无涯只是悔恨,悔恨自己昨夜来到这里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破去九阴八锁阵,若那个时候自己破开阵法,徒弟和杨开哪会有这种遭遇?

    懊恼和悔恨在心中滋生,逐渐化为愤怒!

    滔天之怒!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梦无涯压下心中的愤怒,柔声道:“徒儿,九阴凝元露收了么?”

    “恩。”夏凝裳傻傻地看着依然昏迷的杨开,无意识地点了点“那就先炼化了它,杨开你别担心,有老夫在,他想死也死不了。”梦无涯安慰一声。

    夏凝裳迟疑了片刻,这才点点头,叮嘱道:“师傅你可千万别让他有事,徒儿还能活着,多亏了他,要不是他拼命守护,徒儿现在已经……”到最后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放心吧!”梦无涯挤出一丝微笑,微微颔首。

    夏凝裳这才平复下情绪,擦了擦眼角,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裹拿了出来,一边留心杨开那边的状况,一边炼化九阴凝元露。

    半个时候后,九阴凝元露已炼化完毕,只不过夏凝裳却将这天地灵物的药效压制在丹田内没有吸收。因为吸收它很消耗时间,一旦吸收完毕,自己就会晋升真元境,这又得huā费些时日。

    杨开不醒,夏凝裳没这个心情。

    “走,我们先离开这里,他现在这个样子,需要好好调养。”梦无涯弯下腰,将杨开抱起,然后同夏凝裳两人迅速朝黑风山外驰去。

    两人并没有立刻赶赴凌霄阁,毕竟此地距离凌霄阁不近,而是来到了上次杨开和夏凝裳两人逗留过的小镇上。

    在镇内寻了家栈,三人暂且住了下来,夏凝裳不辞辛劳,每日服侍在杨开床边,尽心尽力。

    梦无涯更是每天都来给杨开灌入真元,想治疗他的伤势。

    自昏迷之后,杨开就发现自己的意识来到了一片虚无的世界中,在这个世界内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之前在无字黑书中获得的傲骨金身。

    金身盘膝坐在那里,浑身金光灿灿,杨开也盘膝坐在它面前,一动不动。

    没有声音,没有光线,杨开一直在注视着金身,金身虽然没有眼睛,可杨开觉得,它好像也是在注视自己。

    时间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杨开和金身一直保持着这种无声的状态。

    杨开在参悟金身的奥秘,上次领悟不屈之敖的时候,杨开就觉得金身中还有一些隐藏的奥秘待自己去参透,只不过当时有心无力。

    这一次经历了一整夜的生死大战,杨开蓦然觉得自己与金身之间的距离被拉近了许多。

    如果此前自己和金身还有些隔阂的话,那么现在这份隔阂已经消失不见了。

    自己的不屈和意志征服了金身的傲气,它为自己找到合适的主人而感到欣慰。

    蓦然,杨开笑了!

    金身也是一阵变换,化为点点金光,融进自己的〖体〗内,犹如最初见到的那般。

    但是杨开知道,直到此刻,自己才真正地拥有这具傲骨金身,之前它虽然也融进了自己〖体〗内,但却并没有真正臣服于自己。它一直在观察,一直在考验,而自己的表现也终于获得了它的认可,消除了它的疑虑,它才会心甘情愿地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虚无的世界陡然崩碎,杨开的意识再次回到〖体〗内。

    并没有急着睁眼,杨开略微查探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

    身上的伤势基本没什么大碍,就是胸口还有些微微做疼,腹部和肩头的剑伤都在很好的愈合着。

    丹田内,原本四十多滴阳液,此刻也寥寥可数,只剩下七八滴。那一夜的大战,消耗实在太大了。

    单是用在蔡师兄和文飞尘两人身上的阳液,就有足足二十滴,还要抵御寒气入侵,又战斗了那么久。

    不过失去不少阳液,自己也并非毫无收获,这一战,竟然让自己的境界从开元境四层蹦到了开元境七层!

    直接晋升三个小层次,让杨开也不禁吃了一惊。

    仔细地想一想,在激战文飞尘的时候,自己在使用不屈之敖的情况下突然有了气动境的实力,大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突破的。

    这一次突破连杨开本身都没注意到,若不是现在查探恐怕也还会被在鼓里。

    <hr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