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那一吻
    </script>

    惯例,先跟QD的普通用户道个谦,因为这是公众版最后一章,今夜凌晨武炼就要上架了,届时还请在线的书友们捧个场,再求各位V手上的保底月票和订阅,靠写书吃饭,没人订阅小莫就要喝西北风了。

    心中很忐忑啊,武炼的成绩并不怎么好,就是不知道订阅会如何。

    另外,新书上架之后会爆发,具体怎么爆我还在想,等凌晨会公布出来。

    ********************

    杨开的脸色变幻起来。

    他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虽经过试验,也知道自己能吸收除了阳属性之外的其他能量,将其储存在骨头中。但现在怎么把九阴凝元露也给吸了一半?而且速度如此凶猛。

    这东西毕竟是夏凝裳需要的,可如何是好?

    扭过头,杨开脸色有些尴尬,正不知该如何开口跟她解释的时候,夏凝裳却已经夹着一股香风来到了他面前。

    此刻,这位小师姐的脸蛋上红晕朵朵,呼吸略显急促,清澈纯真的眼神更是慌乱中透着羞涩。

    “师弟……你忍着点。”夏凝裳突然开口,缓缓伸出一只手,缠上杨开的颈脖,轻轻将他的脑袋往下牵引着。

    她的手有些冰凉,却柔若无骨,犹如初冬飘落的第一朵雪花,给杨开带来一种清爽凉意。

    脚尖踮起,夏凝裳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毛不安地抖动着,然后掀开自己的面纱,微偏着脑袋,将自己殷红如宝石一般的薄唇,印在了杨开的嘴上。

    两片柔软,还有一股让人兴奋的女儿香萦绕在鼻尖。

    杨开怔住了。

    这一刻,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在自己询问如何收取九阴凝元露的时候,梦掌柜和夏凝裳都一直语焉不详,不肯告诉自己了。

    本来杨开还不太清楚其中的原因,可这一刻霍然醒悟。

    天地灵物,收取的方式千奇百怪,每一种有灵性的宝贝都需要不同的方法来收服。而九阴凝元露的收取方式,竟是如此美艳,香甜!

    四唇相印,杨开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喉咙也冒火,纵然口中含着九阴凝元露,也压制不下一身热血的沸腾。

    夏凝裳更是不堪,把嘴唇印上来之后就跟雕塑一般动也不动,脸红如泣血,心跳声更如战鼓一般有力急促,茫然不知所措,显然已经心慌如麻。

    杨开虽然不太明白收服九阴凝元露的原理和具体方法,但却知道老是维持着这个状态怕是不行的。

    当下也不敢犹豫,一手搂住了夏凝裳的扶柳蛮腰,将她往自己怀里揽了揽,然后用舌尖包裹着口中的九阴凝元露,撬开了对方的贝齿,将这天地灵物送进她的嘴中。

    被这冰冷的九阴凝元露一刺激,夏凝裳总算是恢复了些神智,也知道将它接纳过去,吞入腹中。

    一股香甜的感觉在舌尖荡漾不休,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杨开更是**着上身,感觉越发敏锐,血气方刚的少年,哪里能受的了这般诱惑?

    几乎是本能地,杨开一只手搂紧了夏凝裳,另外一只手攀上了她圆润挺翘的臀部,一阵揉捏。

    感受着胸膛处的两团饱满,感受着对方身体的火热,杨开的呼吸越发急促不少。仔细把玩了一阵,大手绕到前方,一路攀上,肆意搓揉那两团充满惊人弹性的玉峰。

    一声**的嘤咛从夏凝裳的口中传出,杨开看到她的大眼睛缓缓地睁开了一道缝隙,眼睫毛抖了抖,待发现自己一直在盯着她之后,又吓得赶紧阖上。

    粗重的喘息,身体的交流,舌尖的触碰,灵魂的交融,年轻的男女几乎已经忘记了周边的一切,彼此用力抱紧着对方,恨不得将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中。

    蓦然间,杨开的舌头一痛,忍不住啊地一声惨叫。

    趁此良机,夏凝裳双手撑在杨开的胸口上,贝齿轻咬,用力一推,赶紧脱离了杨开的怀抱。

    “你咬我干什么?”杨开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被咬破了,嘴里有些血腥的味道。

    夏凝裳一只手捂在胸口处,酥胸起伏不定,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平息自己过激的心跳,好半晌才道:“对不起,炼化九阴凝元露需要你的先天纯阳之气和一滴舌尖之血!”

    收服九阴凝元露,需要精纯的阳元之气!越精纯越好,杨开修炼了真阳诀无疑符合条件。

    而炼化它,却需要先天纯阳之气和舌尖之血。

    先天纯阳之气,这可不是通过修炼就能得到的,而是每一个男人自打出生时,体内就存在的一股神秘能量,待到与女子有亲密行为之后便会消失,这股能量平时没什么用,就算失去了,对本身也不会有影响。

    但这东西却在一定场合中需要用到,比如眼下这情况。

    先前杨开感受到体内涌出来,包裹九阴凝元露寒性的能量,正是先天纯阳之气。

    所以,梦掌柜才会煞有其事地询问杨开是不是童子身,唯有童子身,才身具先天纯阳之气,唯有童子身的舌尖血,才能用在炼化九阴凝元露中。

    听夏凝裳这么,杨开摸了摸嘴,一本正经地道:“原来这样,够不够?不够我还有。”

    不就几滴舌尖血么?

    夏凝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连连点头:“够了!一滴就够了!”

    “哦。”杨开不禁有些失望,回想起刚才的舌感和手感,一时竟是回味无穷。他还是头一次与女子有这种亲密的行为。

    “小师姐……”杨开期期艾艾地喊了她一声,双眸中一片火热。

    夏凝裳顿时慌乱起来,她哪里听不出杨开话语中隐藏的意思?

    连忙道:“你有伤在身,还是先疗伤。我也要赶紧炼化九阴凝元露。”

    “哦!”杨开想起她曾经过,九阴凝元露如果在获得之后一个时辰内不炼化的话,它就会彻底消失。

    “对了,这东西……”杨开正要跟她自己不小心把九阴凝元露给吸了一半,话还没完,眼前便是一黑,整个世界都转动了起来,紧接着一头栽倒在地上,意识迅速模糊。

    “师弟!”夏凝裳大惊失色,连忙上前将他搀扶起来,略微一查探,面色骤然苍白起来。

    她发现杨开的脉搏极为虚弱,整个人的生机也是若有若无,体内元气更是萧条至极,紊乱无比,竟然有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夏凝裳一颗心差点都缩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刚才他还好好的,刚才他还跟自己……怎么毫无征兆地就不省人事了?

    但是这番查探,才让夏凝裳知道杨开到底受了怎样严重的伤势。

    腹部和肩头的伤自是不必,本来已经包扎好了,但一番激战,伤口再度裂开,鲜血直流。最严重的便是胸口处的伤,胸骨断裂五根,往内凹陷,险些伤到心肺,文飞尘的那一掌含怒出手,岂是轻易可以抵挡的?

    C

    <hr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