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八十八章 闻香识女人
    原创咳咳……这算不算爆发

    听出龙辉话语中的不屑,文飞尘笑道:“杀杨开,擒那女子,自然无需他们插我要但是龙少爷,杨开和那女子既然是要进黑风山内部,肯定是早有准备,不惧其中的凶险,但我们不同,我们实力虽然不弱,可黑风山毕竟危机重重,不提那些实力高深的妖兽,单是一些天然的陷阱毒物,就可能让我们损失人手,可若是有人在前头开路的话,就无需担心这些了。”

    龙辉听完,这才明白文飞尘打的什么主意,这是要拿风雨楼这群人当探路的石头,来规避可能存在的风险呀。

    “恩,文堂主考虑的周详,是我疏忽了。”龙辉微微点头。

    “龙少爷天资聪颖,只是毕竟涉世不深,心性淳朴,未曾想到这一层罢了。”文飞尘呵呵一笑。

    至于事后要如何处理这些风雨楼的弟子,两人都是心照不宣,根本无需多说。那个叫夏凝裳的女子年纪轻轻便有了离合境顶峰的实力,背后肯定是有人高人指点的,要对付这种人,要么不得罪,要么斩草除根,风雨楼的人绝对不能留下活口。

    安排妥当,血战帮的一群人这才安寝下来。

    第二日,杨开和夏凝裳果然如文飞尘预料的那样,从这小镇上变了个方向,直接走进了黑风山脉中。

    待他们离去半日之后,血战帮和风雨楼的人才敢尾随上去。夏凝裳实力不弱,离的近了可能会被发现,离的远了怕会追丢,半日的时间差是最好的,文飞尘混迹江湖多年,对追踪一道自然也有心得,自问绝对不会在山林中将两个小辈的踪影给丢了。

    进了黑风山,杨开和夏凝裳两人的速度自然会变慢下来。

    没有了骑马时的风声呼啸和距离的间隔,两人倒是说了不少话,一日的功夫便感觉彼此亲近了不少。

    夜间,杨开和夏凝裳两人找了一颗参天大树,窜到树干上休息。

    树干很宽敞,两人几乎是并肩靠坐在树干上,中间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杨开几乎可以嗅到夏凝裳身上的体香。

    “小师姐。”相熟之后,杨开与她也没有了那份隔阂感,连称呼也变了,因为杨开感觉夏凝裳就象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很有点天真无邪的感觉,说起话也是娇憨无比。

    “师姐就是师姐,为什么加个小字?”夏凝裳有些不乐意了。

    “你这包袱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杨开没理会她的问题,而是指着被她放在一边的包裹问道。

    这个问题憋了四五天了,杨开不吐不快啊。

    “这个呀!”夏凝裳果然很容易地就被转移了话题,宝贝一般将包裹抱在怀里:“这个是师傅这些年来准备的材料,因为到时候要是你能收了那九阴凝元露,我就得当场炼化它。九阴凝元露是很特别的东西,即便收了,若不在一个时辰内炼化的话,就会慢慢消散掉。”

    “原来这样。”杨开点点头。

    “师弟啊。”夏凝裳突然亲切地喊了一声。

    “怎么了?”

    “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正好,我也有一个问题要问你。”杨开微微一笑。

    “那我们都得老实回答好不好?”

    “行!”

    “我先问。”夏凝裳迫不及待地道。

    “你问吧。”杨开呵呵笑了一声:“我保证不欺骗你就是。”

    夏凝裳轻抿着嘴唇,扭过头来看了看杨开,迟疑了片刻才开口道:“我听师傅说,他要你帮忙的时候你还推三阻四,但当你知道是我需要帮忙的时候,却一口答应了下来。为什么?”

    “你觉得呢?”杨开也扭头看着她。

    四目相对,夏凝裳有些脸红,距离太近了,连忙撇过脑袋道:“我不清楚,但是师傅说你不怀好意,叫我提防着你一些。”

    “梦老头这么说的?”杨开大怒。

    凝裳把师傅卖的很干净,毫无愧疚之意。

    “这老家伙!”杨开愤愤不已,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那你为什么一口答应了下来?”

    杨开斜眼看着她,嘿嘿一声贱笑:“你师傅说的还真对,我就是对你不怀好意,所以才那么爽快!”

    一边狞笑,一边慢慢地朝夏凝裳逼近过去。

    夏凝裳吓了一跳,本能地往后缩了缩,旋即突然象是想起了什么,一脸认真地开口道:“师弟,你打不过我的。”

    这倒是个大实话,杨开估计自己再放肆下去的话,恐怕立马就会被掀飞出去。夏凝裳确实娇憨,但不代表她就容易对付。

    收敛了脸上的贱笑,杨开神色严肃起来,慢慢地从怀里拿出一个瓶子来,仔细地摩挲着:“因为这个!”

    夏凝裳疑惑不解,低头看去,只见那竟是一瓶凌霄阁的外伤药,凝血祛瘀膏。

    近两个多月前的一幕在脑海中闪现,夏凝裳当即捂住了嘴巴,傻傻地看着杨开。她没想到,这一瓶凝血祛瘀膏他竟然还保留着。

    杨开呵呵一笑:“谁对我好,我杨开还是能看见的。入宗三年多,这一瓶凝血祛瘀膏是我感受到的第一份温暖和关心。”

    “你怎么知道……”夏凝裳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瓶膏药确实是她留给杨开的,只是当时他不是昏迷了么?

    杨开的眉头挑了挑:“有一句话叫闻香识女人!”

    夏凝裳的脸刷地就红了,这话说的有些登徒子的感觉。

    不过心头却是一松,原来,仅仅只是因为这价值十点宗门贡献的凝血祛瘀膏,他就毫不犹豫地来帮自己,师傅果然是说错了。

    “换你问了。”既已经弄明白了自己的疑惑,夏凝裳也不好意思再刨根问底下去,赶紧岔开话题。

    杨开又仔细地将那一瓶凝血祛瘀膏收好,这才道:“梦掌柜并不是因为什么旧疾复发而来不了吧?”

    夏凝裳顿时扭捏起来,好半晌才羞涩道:“我用药把他迷晕了。”

    杨开神色愕然,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也止不住。

    “你笑什么呀。”夏凝裳又羞又怒,“他那天晚上突然说叫我别来了,我逼不得已才迷晕他的。”

    杨开还在笑,夏凝裳忍不住轻锤了他几下,打完之后才发现这个动作委实有些亲昵的过分,一时间囧的手足无措。

    “我休息了,你自己一个慢慢笑吧。”夏凝裳再也不好意思待在这里了,身子一纵,便跳到另外一颗树干上,再也不肯搭理杨开。未完待续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