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武炼巅峰 > 第七十*捌章 感悟(第三次发布此章节)
    ---------..

    </script>

    (我蛋疼死了。。发布一个章节,要发布三次。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有书友说是因为"十**八"两个字引起的和谐,我连章节序列号都给它改掉。再不成功就要吐血了。)

    闹的轰轰烈烈的小辈弟子争斗就这样诡异的落下了帷幕,很多人都感觉没头没脑。

    这一次争斗牵扯甚广,执法堂一次性出动上百弟子,只为围堵苏颜,也从侧面证实了她的强大。

    而事件的另一主人翁杨开也是被众多弟子知晓,唾弃者有之,羡慕者有之,种种评论,不一而足。

    此刻,杨开在昏睡。

    从森狱前离开之后,杨开便直接睡了过去。这一次被五个执法堂弟子围殴,所受之伤虽然不致命,却也相当严重,若非有一股气在心头不散,杨开早就倒了。

    事情一了,心中没有了担忧,自然无法再支持。

    等醒来的时候,杨开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一身的酸痛,转动眼珠子打量四周,发现这屋子及其朴素典雅,屋内也没有多少家具,清幽至极。

    一如黑风贸市中苏颜的小屋。

    挣扎着起身,兴许是弄出的动静让外面听到了,不多时,苏木便推开房门,一脸感动地现身。

    李云天等人都在,随着苏木一起走进,如释负重地看着杨开。

    “杨师兄,感觉怎样?”苏木上前来将他扶起。

    “没事了。”杨开微微运转元气,发现本身并无大碍,只是需要修养几日而已。

    “这次又是师兄救我,苏木谢谢你。”苏木有些笨拙地道谢。

    “不用在意。”杨开摆了摆手。

    “对了,这是我家老鬼给你的丹药,这些都是疗伤的,还有修炼用的。”苏木掏出十几个瓶子来,一一摆放在床头。

    “二长老?”杨开愕然,“太多了吧?”

    “不多不多,你这次受了重伤,是该好好调养下。”

    “那师弟代我谢过二长老。”

    “不用谢他。”苏木一挥手,脸上浮现些许怒气。

    苏玄武这次也是觉得亏欠了杨开,所以才会赐下这么多丹药,毕竟若不是最后关头梦掌柜带来了掌门的指令,说不定这次杨开真被他给牺牲了。苏木恼怒他对这事的处理方式,这一次特意要了好多丹药来给杨开。

    “苏颜师姐呢?”杨开转头看了看左右问道。

    苏木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他自然早就从李云天等人那里知道了杨开此前的壮举,一时间心中又是后怕又是佩服,从小到大,苏颜给他的感觉不象姐姐,倒象是亲娘,在苏颜面前,苏木永远都不敢喘一口大气。

    但是看看这位杨师兄,胆子何其肥硕!竟然当着百多人的面前拉起了自己姐姐的小手,还放出了那等豪言壮语。

    事后竟然没被姐姐给干掉!不但没被干掉,反而还被姐姐安排在自己的香闺里修养,这种事简直匪夷所思!

    杨开昏迷的这两日,苏木也苦思冥想了两日,始终没参透其中的玄机。

    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哎!杨师兄!”苏木重重地叹了口气,拍了拍杨开的肩膀,斟酌着用词,好半晌才道:“节哀!自古以来,多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之事,师兄你要看开一点。”

    杨开一怔,旋即有些哭笑不得,知道苏木怕是误会了自己,也不多做解释,只是问道:“她在哪里?”

    这一次还多亏了她在关键时刻营救,否则杨开说不定真要动用阳液击杀那几个执法堂弟子,但面对那几个人,杨开并没有击杀的把握,所以当时也没冒险动手。可无论如何,一旦走到那一步,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她把你安顿在这里之后就去了黑风贸市。”苏木答道。

    “师姐走时没说什么?”杨开狐疑,本来他以为苏颜肯定是有话要跟自己说的,毕竟当时自己的做法实在有欠考虑。

    “没有。”苏木缓缓摇头。

    杨开心中暗暗佩服。

    这位师姐的个性还真是洒脱,事关自己的名节,她竟没向任何一人解释其中的曲折,清者自清!

    与苏木又说了一会话,他这才离去。

    躺在床上,杨开没多想,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想再多也不管事。正好苏木带来许多丹药,也该试验一下自己那一日的猜想是不是正确的。

    这些丹药一半是疗伤用的,一半是修炼用的,总体算下来,价值绝对不菲。

    杨开先是服了几颗疗伤用的丹药,然后默默地运转真阳诀,助药效在体内化开,仔细地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还别说,这些疗伤药的药效挺显著的,药力在经脉中流淌开,不大片刻功夫便开始滋润修复着自己受伤的部位,让受伤的地方疼痛骤减。

    不过杨开却是敏锐地察觉到,这些丹药有一部分药力却是在经脉中打了一个转,注进了自己的骨头中。

    察觉到这一点,杨开眉头一挑,越发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为验证这个猜测是否正确,杨开在一整天的时间里不停地吃着各种丹药。

    最终结果表明,自己的傲骨金身,确实可以吸收别的能量,不同于阳属性的能量!

    早在前几天突破开元境的时候,杨开就有这个猜测了,只不过当时没有办法证实。

    真阳诀无疑是个特殊而强大的诀法,它能让自己无限制地凝练阳液,阳液用在战斗中也是杀伤力巨大。但这个强大的诀法却有一个最明显的掣肘,那便是修炼环境太苛刻了。

    必须得在阳气的环境中修炼。

    本来杨开还担心自己的修炼会因为环境而有所影响,但是现在傲骨金身的包容性却让他免除了这后顾之忧。

    有阳气的时候就修炼真阳诀,没阳气的时候也无妨,傲骨金身不挑食,什么样的能量都接纳。

    双管其下,自己的实力不会因为没有阳属性的能量而停步不前。

    这些不是阳属性的能量被傲骨金身吸收,等到自己战斗的时候,它还会反馈给自己,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杨开隐隐觉得自己这具傲骨金身与真阳诀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暂时还摸不透。

    等到杨开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由吓了一跳。

    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竟然消耗了整整五瓶丹药,这每一瓶丹药都有十颗,也就是说自己一下吃了五十颗。就算这些丹药只是凡级的,品质不高,但一般人若是吃下这么多,身体肯定无法承受。

    可自己现在却是一点事都没有,伤势更是好了许多。

    黑暗中,杨开的两只眼睛闪烁着渗人的光芒,盯着身边还剩下的七八瓶各种各样的丹药,内心里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在涌动。

    这个想法一涌出来,却是怎么也压制不住。

    沉默了好半晌,杨开终于决定赌一把!

    伸手拿起一瓶丹药,揭开瓶口,也不管这是疗伤丹还是修炼丹了,全倒进了嘴里。再拿起一瓶,又倒进嘴里……

    将所有剩下的丹药全部吃下,杨开这才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

    若叫旁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只怕是会吓得尿了裤子!这些丹药确实没有不是毒药,但也不能象吃豆子一样吞咽啊。要知道是药三分毒,任何一种丹药吃起来都是有底线的,过犹不及,不但对身体没好处,反而会危害到自身健康,更甚者影响到本身的修为和根基。

    可是杨开在刚才短短的须臾时间内,竟一口气吞下了七八十颗不同的丹药。

    砸吧砸吧嘴,杨开感觉肚子鼓鼓涨涨的,无数股微弱温和的药力在腹中混杂纠缠,不多时便汇聚成一股让人心惊胆颤的能量。

    杨开早有准备,赶紧运转起真阳诀。

    那一股能量就如一头脱困而出的蛟龙,在腹内翻腾起来,杨开闷哼一声,只觉得整个人的腹腔仿佛都被撕裂了。

    真阳诀运转的速度陡然加快许多,仿佛有着无尽的吸引力,七八十颗丹药融化开后凝聚成的能量,被这股吸力牵引,缓缓地融进了经脉内。

    杨开不敢有丝毫松懈,用心感受。

    这蛟龙一般的能量在经脉中窜动,与真阳元气格格不入,两者之间虽相互掺杂,却根本不会融合。

    不但如此,这两种能量在经脉内流淌的方向,也是截然不同。

    真阳元气顺时针转动,而这股庞大的药效却是逆时针转动,彼此冲撞不休。每一次冲撞交锋,真阳元气都会将药效中有害的物质焚烧殆尽,留下那些精纯的能量。

    杨开的身体忽明忽暗,肌肤也在刹那间变得通红,肌肤下,每一条经脉都仿佛钻了虫子似的,鼓荡不已,看起来及其骇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庞大的能量中杂质尽除,一点点一滴滴地涌入自己的骨头内,傲骨金身此刻也仿佛化成了饥饿的源泉,大口大口地吞噬着涌进来的能量。

    剧痛之下,杨开的感受比任何时刻都要清楚,就好像身体内生了一双眼睛,能看到真阳元气如何炼化这些能量,也能看到傲骨金身如何接纳这些被炼化后的能量,一丝一毫,都不曾错过。

    隐隐有所感悟!

    杨开回想着自己在得到傲骨金身之后经历的几次战斗,鲜血飞溅,身体疼痛之时,自己那兴奋嗜血的**,每一次伴随着疼痛和不屈的意志生成,自己的实力都会迅速增长起来,将实力修为超过自己的对手击败斩杀。

    尤其是前两日在森狱中的战斗,那五个远比自己厉害的对手的殴打,一幕幕清晰无比的在心底呈现出来。

    血液再一次沸腾了,骨头中衍生出了熟悉的温热感,那被傲骨金身吞噬掉的能量如愿以偿地反馈给了自己,短暂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还不够!杨开觉得还差了一点什么东西,自己才能真正领悟到傲骨金身的奥秘。

    还差一场真正的战斗!

    一念至此,杨开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推开房门,左右看了一眼,径直走到了对面的房门口,一脚踹开。

    杨开估计苏木应该就睡在对面,因为不久前他听到对面有些动静,他要找人好好地打一场,苏木就是一个人选。

    房门大开,杨开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光洁的后背,刚要脱口而出的邀战刚到嘴边就猛地咽了下去。

    月华下,窗台边,曼妙娇躯动心弦。

    凝脂白,冰肌俏,回首一探万千摇。

    这一幕,当真是惊心动魄,杨开三魂七魄险些就惊飞了出去。

    这屋内确实有人,只不过不是杨开想象中的苏木,而是苏颜!

    C

    ---------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