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九二章 烽火金流 大河秋厉(四)
    天气已经凉下来,金国大同,迎来了灯火通明的夜色。

    叶落近半、衰草早折,北地的冬天就快要到了。但气温中的冷意并未有降下大同繁华的温度,即便是这些时日以来,城防治安一日严过一日的肃杀氛围,也并未减少这灯点的数目。挂着旗帜与灯笼的马车行驶在城市的街道上,偶尔与列队的士兵擦肩而过,车帘晃开时显露出的,是一张张包含贵气与傲岸的面孔。身经百战的老兵坐在马车前头,高高的挥动马鞭。一间间还亮着灯火的店铺里,肉食者们相聚于此,谈笑风生。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新一轮的南征已然开始,东面三十万大军启程之后,西京大同,成为了金国贵族们关注的焦点。一条条的利益线在这里交织汇集,自马背上得天下后,有的金国贵族将孩子送上了新的战场,欲再夺一番功名,也有的金国权贵、子弟盯上了因战争而来的获利途径:将来数之不尽的奴隶、位于南面的富庶封地、希望士兵从武朝带回的各种珍宝,又或者是因为大军调动、那庞大后勤运作中能够被钻出的一个个空子。

    相对于武朝两百年时间经历的腐蚀,新兴的大金帝国在面对着庞大利益时表现出了并不一样的气象:宗辅、宗弼选择以征服整个南武来获得威慑完颜宗翰的实力。但在此之外,十余年的繁荣与享乐仍旧显出了它应有的威力,穷人们乍富之后凭借战争的红利,享受着世上一切的美好,但这样的享乐未见得能一直持续,十余年的循环后,当贵族们能够享受的利益开始回落,经历过巅峰的人们,却未必肯再度走回贫寒。

    别说贫寒,便是些许的倒退,大抵也是人们不愿意接受的。

    曾经在马背上取天下的老贵族们再要获取利益,手段也必然是简单而粗糙的:高价提供军资、以次充好、籍着关系划走军粮、而后再度售入市场流通……贪欲总是能最大限度的激发人们的想象力。

    贵族们不断的往大同涌来,而对于这些事情的打击,此时在大同一带也已经变得激烈。过去的几天时间里,甚至两位国公的儿子都被抓了起来,被宗翰亲自拿鞭子抽成了重伤,似乎也意味着硬派的老一辈势力对于女真年轻一辈腐坏风气的清理到达的高峰。在完颜宗翰、完颜希尹的亲自坐镇下,大同府衙门的动作激烈,这些日子以来处理了许多权贵子弟,在将这些权贵子弟抓捕、用刑后,再将他们投入了南征的军中,以役代刑。

    但这样的严厉也并未阻止贵族们在大同府活动的前仆后继,甚至因为年轻人被投入军中,一些老勋贵乃至于勋贵夫人们纷纷来到城中找关系求情,也使得城市内外的状况,更加混乱起来。

    不过这样的混乱,也即将走到尽头。

    “……一颗大树,所以会枯死,常常是因为它长了蛀虫,世间纷扰,国事也常常如此。”这繁华的夜里,陈王府阁楼上,完颜希尹正俯瞰着外头的夜色,与身边个头已经颇高的两个少年人说话,这是他与陈文君的两个儿子,长子完颜德重、次子完颜有仪。作为女真贵族圈中最具书卷气的一个家庭,希尹的两个孩子也并未辜负他的期望,完颜德重身材高大,文武双全,完颜有仪虽显瘦弱,但于文事已有心得,纵然比不过父亲的惊采绝艳,放在年轻一辈中,也算得上是出众的佼佼者了。

    他即将出征,与两个儿子交谈说话之时,陈文君从房间里端来茶水,给这对她而言,世上最亲近的三人。希尹家风虽严,平日与孩子相处,却不见得是那种摆架子的父亲,因此纵然是离开前的训示,也显得极为随和。

    “这些年来,为父常感到世事变化太快,自先皇起事,横扫天下如无物,打下了这片基业,不过二十年间,我大金仍强悍,却已非天下无敌。仔细看看,我大金锐气在失,对手在变得凶狠,几年前黑旗肆虐,便为前例,格物之说,令火器兴起,更是不得不令人在意。左丘有言,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此次南征,或能在那火器变化之前,底定天下,却也该是为父的最后一次随军了。”

    南征北战,戎马一生,此时的完颜希尹,也已经是面容渐老,半头白发。他这般说话,懂事的儿子自然说他龙马精神,希尹挥挥手,洒然一笑:“为父身体自然还不错,却已当不得吹捧了。既然要上战场,当存决死之心,你们既是谷神的儿子,又要开始独当一面了,为父有些嘱托,要留给你们……无需多言,也不必说什么吉利不吉利……我女真兴于白山黑水之地,你们的父辈,年幼时衣食无着、茹毛饮血,自随阿骨打大帝起事,征战多年,打败了无数的敌人!灭辽国!吞中原!走到如今,你们的父亲贵为王侯,你们自小锦衣玉食……是用血换来的。”

    “走到这一步,最能让为父记住的,不是眼前这些亭台楼阁,锦衣玉食。如今的女真人横扫天下,走到哪里,你看到那些人张扬跋扈、一脸傲气。为父记得的女真人不是这样的,到了今天,为父记得的,更多的是死人……自小一块长大的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了,征战之中的兄弟,打着打着死了,倒在地上,尸首都没人收拾,再回头时找不到了……德重、有仪啊,你们今天过的日子,是用尸体和血垫起来的。不光光是女真人的血,还有辽人的、汉人的血,你们要记住。”

    他说到汉人时,将手伸了过去,握住了陈文君的手。

    “如今天下将定了,最后的一次的出征,你们的父辈会扫平这个天下,将这个富庶的天下垫在尸体上送给你们。你们未必需要再打仗,你们要学会什么呢?你们要学会,让它不再流血了,女真人的血不要流了,要让女真人不流血,汉人和辽人,最好也不要流血,因为啊,你让他们流血,他们就也会让你们不好过。这是……你们的功课。”

    阁楼上,完颜希尹顿了顿:“还有,就是这人心的腐化,日子好过了,人就变坏了……”

    他的话语在阁楼上持续了,又说了好一阵子,外头城市的灯火荼蘼,待到将这些叮嘱说完,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个孩子告辞离去,希尹牵起了妻子的手,沉默了好一阵子。

    “你心中……不好过吧?”过得片刻,还是希尹开了口。

    陈文君微微低头,没有说话。

    “我是女真人。”希尹道,“这一生变不了,你是汉人,这也没办法了。女真人要活得好,呵……总没有想活得差的吧。这些年想来想去,打这么久总得有个头,这个头,要么是女真人败了,大金没有了,我带着你,到个没有其它人的地方去活着,要么该打的天下打完了,也就能安稳下来。现在看来,后面的更有可能。”

    “你不好过,也忍一忍。这一仗打完了,为夫唯一要做的,便是让汉人过得好些。让女真人、辽人、汉人……尽早的融起来。这辈子或许看不到,但为夫一定会尽力去做,天下大势,有起有落,汉人过得太好,注定要落下去一段时间,没有办法的……”

    陈文君没有说话。

    眼泪掉下来了。

    ……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城市,满都达鲁策马如飞,焦急地奔行在大同的街道上。

    “快!快——”

    口中这样喊着,他还在奋力地挥动马鞭,跟在他后方的骑兵队也在全力地追赶,马蹄的轰鸣间犹如一道穿街过巷的洪流。

    过得一阵,这支队伍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城东一处大宅的门前,封锁前后,破门而入。

    宅邸之中一片惊乱之声,有卫士上来阻拦,被满都达鲁一刀一个劈翻在地,他闯过廊道和惊恐的下人,长驱直进,到得里头院落,看见一名中年男人时,方才放声大喝:“江大人,你的事情发了——束手就擒……”

    那江姓官员在女真朝堂上地位不低,乃是时立爱手下一名大员,此次在粮草调动的后勤体系中担任要职,一听这话,满都达鲁进来时,对方已经是满头大汗、脸色煞白、握着一把钢刀的状态,还没来得及冲到人跟前,对方反过了手,将刀锋插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该杀的!”满都达鲁冲过去,对方已经是钢刀穿腹的状态,他咬牙切齿,猛地抱住对方,稳住伤口,“谷神大人命我全权处理此事,你以为死了就行了!告诉我幕后是谁!告诉我一个名字——不然我让你全家上刑生不如死我说到做到——”

    满都达鲁最初被召回大同,是为了揪出刺杀宗翰的凶手,后来又参与到汉奴叛乱的事情里去,待到军队聚集,后勤运作,他又介入了这些事情。几个月以来,满都达鲁在大同破案不少,终究在这次揪出的一些线索中翻出的案子最大,一些女真勋贵联同后勤官员侵吞和运空军资、中饱私囊偷梁换柱,这江姓官员便是其中的关键人物。

    他查到这线索时已经被背后的人所察觉,连忙过来抓捕,但看起来,已经有人先到一步,这位江大人自知无幸,犹豫了好半天,终于还是插了自己一刀,满都达鲁大声威胁,又拼命让对方清醒,那江大人意识恍惚,已经开始吐血,却终于抬起手来,伸出手指,指了指一个地方。

    “什么!什么啊!说清楚点!说话!”满都达鲁挥手打了他一个耳光,又挥手打一个耳光。

    但对方终于没有气息了。

    “什么……什么啊!”满都达鲁站起来转了一圈,看着那江大人指的方向,过得片刻,愣住了。

    那里的一堆桌椅中,有一片黑色的桌布。

    “黑旗……”满都达鲁明白过来,“小丑……”

    几个月的时间里,满都达鲁各方破案,早先也与这个名字打过交道。后来汉奴叛乱,这黑旗奸细趁机出手,盗走谷神府上一本名册,闹得整个西京沸沸扬扬,据说这名册后来被一路难传,不知牵扯到多少人物,谷神大人等若亲自与他交手,籍着这名单,令得一些摇摆的南人摆明了立场,对方却也让更多臣服大金的南人提前暴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交手中,还是谷神大人吃了个亏。

    满都达鲁想要抓住对方,但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对方销声匿迹,他便又去负责其他事情。这次的线索中,隐约也有提到了一名汉人穿针引线的,似乎就是那小丑,只是满都达鲁先前还不确定,待到今天破开迷雾了解到事态,从那江大人的伸手中,他便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这姓江的已经死了,不少人会因此脱身,但即便是在如今浮出水面的,便牵扯到零零总总将近三万石粮食的亏空,如果全都拔出来,恐怕还会更多。

    “一定抓住你……”

    满都达鲁站起来,一刀劈开了面前的桌子,这外号小丑的黑旗成员,他才回到大同,就想要抓住,但一次一次,或是因为重视不够,或是因为有其它事情在忙,对方一次次地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也这样一次一次的,让他感到棘手起来。不过在眼下,他仍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西路大军明日便要誓师启程了。

    今天夜里,还有许多人要死……

    ……

    大同城南十里,西路军大营,延绵的光火和帐篷,充塞了整片整片的视野,无远弗届的延伸开去。

    辎重的车队还在彻夜的忙碌、聚集——从许久前开始,就未有停下来过,似乎也将永远的运作下去。

    两道人影爬上了黑暗中的山岗,远远的看着这令人窒息的一切,巨大的战争机器已经在运作,即将碾向南方了。

    “姓江的那头,被盯上很久,可能已经暴露了……”

    “没关系,好处已经分完了……你说……”

    “嗯?”

    “你说,我们做这些事情,到底有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呢?”

    “每人做一点吧。老师说了,做了不一定有结果,不做一定没有。”

    卢明坊与汤敏杰站在这黑暗中,看着这浩荡的一切,过得片刻,卢明坊看看目光深沉的汤敏杰,拍拍他的肩膀,汤敏杰陡然转头,听得卢明坊道:“你绷得太紧了。”

    “有吗?”

    “这里的事情……不是你我可以做完的。”他笑了笑,“我听到消息,东边已经开打了,祝彪出曾头市,王山月下大名府,后来于黄河岸边破李细枝二十万军队……王山月像是打算死守大名府……”

    虽然相隔千里,但从南面传来的军情却不慢,卢明坊有渠道,便能知道女真军中传递的讯息。他低声说着这些千里之外的情况,汤敏杰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这整个天下的洪波涌起,静静地体会着接下来那恐怖的一切。

    建朔九年八月十九,女真西路军自大同誓师,在大将完颜宗翰的带领下,开始了第四度南征的旅途。

    雁门关以南,以王巨云、田实、于玉麟、楼舒婉等人为首的势力已然垒起防御,摆开了严阵以待的态度。大同,希尹挥别了陈文君与两个孩子:“我们会将这天下带回给女真。”

    在南方,于金銮殿上一阵谩骂,拒绝了大臣们调拨重兵攻川四的计划后,周君武启身赶往北面的前线,他对满朝大臣们说道:“打不退女真人,我不回来了。”

    黄河北岸的王山月:“我将大名府,守成另一个太原。”

    那天晚上,看了看那枕戈待发的女真军队,汤敏杰抹了抹口鼻,转身往大同方向走去:“总要做点什么……总要再做点什么……”

    那之后秋雨延绵,兵戈与烽火推下来,延绵的秋雨下在这大地的每一处,大河奔流,浑浊的水汹涌咆哮,伴随着雷一般的声音、杀戮的声音、反抗的声音,砸在所经之处的每一颗巨石上。轰然爆开——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