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九一章 烽火金流 大河秋厉(三)
    天色灰白,十七万大军在黄河北岸的漫漫秋色间,显得声势浩荡。北风卷地白草尽折,枯草、灰尘伴随着延绵的阵型铺展向远方,军队的调动间,远处的天际,已经有烽烟升起来了。

    虽然身处巨大的方阵之中,四周士兵偶尔发声,引起的动静汇集而来,依然犹如潮涌。李细枝骑在马上,看着前方军队调动惊起的扬尘,身上的血液也已经变得滚烫。

    即便在最后一刻,他还在揣度着黑旗军杀来的真实目的,是胁迫威慑,令自己不敢放手进攻大名府,还是声东击西,背后有着其他的目的……然而对方终于是杀来了,与之呼应的,还有“光武军”王山月等人打开大名府,由南面结阵冲来的事实。对方的战略意图如此的简单粗暴,自己终于不用再疑神疑鬼,但在这背后透露出来的东西,却也着实令人脸颊冰冷、头脑发寒,犹如被人当面打了一个耳光的屈辱。

    五万人冲击十七万大军,来得如此坚决,背后只能说明,对方自认为战斗力远高于己方,是要在对阵宗辅、宗望等金国大军之前,首先将自己这十余万军队扫出战场。

    确认了这一事实后的愤怒感和屈辱感令得李细枝浑身颤抖,但随后也被他转化成了沸腾的杀意和动力,如果说李细枝心中原本还存着一些虚与委蛇的犹豫,到得此时,要打垮这两方的决心已经主宰了他的脑海。被轻视至此,不打败这五万人,他此后还用做人么。

    十余万大军,在方圆十数里的战场上平摊开去,为了防止大规模的溃败,李细枝将大军拆散成一道又一道的防线,要用绵密的防御来应付黑旗的锋芒。李细枝不曾轻敌,他明白黑旗的攻势之强大,但再强的攻击毕竟只有万人,即便拖,也要将他们拖垮在这片原野上。

    这一天是建朔九年的八月十一,清晨的阳光升起时,华夏军分两路发动了进攻,开始了对李细枝大军的凿穿作战,与此同时,在南面大名府的方向,光武军分为三股,从不同的方向,向李细枝的阵地展开了攻击。

    日光逐渐的升高,大名府北面,二十多万人的鏖战带起的人声、轰鸣的炮声煮沸了天空。箭雨混乱的飞舞,冲杀与爆炸偶尔划过这深秋的山岗,硝烟弥漫,伴随着爆炸,在半空中飘荡。这是小苍河之后,中原之地经历的第一场大战,火炮已经开始变得普及了,无论质量的好坏,双方对于这一武器的运用其实都还不算熟练,在南面的战场上,光武军的部队偶尔穿过阵地,杀穿了对方的炮兵阵地,引起巨大的爆炸,偶尔也有部队在对方的炮火中溃散。

    北面的华夏军面对炮火的态度则要好得多。小苍河三年大战,后来终于南撤,一部分人是宁毅故意留在了中原的,也有一些华夏军士兵与大部队失散,没能南下。失散在中原陆续又归队的,后来大都汇集在梁山一带,加入了祝彪的队伍。这些士兵曾经经历的是最为残酷的战局,在三年的大战中,早已习惯上战场上的呼吸,后世常言老兵怕枪新兵怕炮,这些士兵已经明白炮火的威力与应对方法。在两个时辰的时间里,黑旗军长驱直进,联系击垮李细枝麾下汤定仪、刘辉、耿国安等数支万人队,将攻势推进到距离李细枝五里外的枯草铺一带。

    籍着初期的锐势,光武军于南面发起的进攻也在不断推进,十七万大军组成的防线在李细枝的调动下不断运作着,不时有部队溃败逃散,又有新的队伍顶上去,溃散的部队再被重新收编,战局进行了一个多时辰的时候,李细枝安排在南面防线的将领寇厉率领三千人突然反水,倒戈一击,瞬间引起首当其冲的近万人溃败,李细枝的侄子李玄五率附近军队奋力厮杀,才终于稳住局势。

    不过,尽管在最初的两个时辰里,南面、东北面的攻势都在不断挺近,到得这天正午时,镇于中军的李细枝却终于舒了一口气,在东北面的枯草铺,近四万人终于将黑旗军的攻势延阻在这里,而南面的战斗虽然激烈,此时的推进也已经开始变得缓慢——只要能让对方的攻势缓下来,接下来的局面,对自己来说就是优势。

    他是这样想的,原也不错。

    只是到得正午时分,本阵的侧后方,陡然传来了巨大的爆炸,爆炸的烟尘升腾,地动山摇,李细枝回头看去,爆炸竟就发生在侧后方的两百丈外,有人将辎重火药引爆了。战马嘶鸣奔走,混乱已经扩散开来,一队人策马冲来:“黑旗已至,杀李细枝——”

    “卢建云倒戈了——”

    “竖子找死!”李细枝眉眼一厉,刷的拔起了身侧的大刀,“黑旗攻势已疲!此等小丑不过孤注一掷铤而走险!今日胜算在我,众儿郎,随我斩杀此贼!我要亲手砍下他的头——”

    他此时也不再细究此等近处为何还有内奸——黑旗会安排内奸原本就不出奇——他也是一生戎马,扬声暴喝中便要亲自冲向那边,但后方的精兵已经阻住了骑兵的冲击。叛乱的众人仓皇的后撤,附近的军队已经从四面八方围将过来。李细枝正在大声下令,有浑身染血的骑士从东北的方向狂奔而来,那斥候到得近处滚下马来,第一句话便令得李细枝怔了怔。

    “枯草铺败了——”

    “……你说什么!”李细枝脑中空白了片刻,有一瞬间,他挥起长刀朝对方砍过去,然而斥候带着哭腔说了第二句话。

    “汤定仪倒戈,砍了刘辉刘将军的脑袋……”

    “倒……你娘的戈,汤定仪……”

    李细枝浑身发抖,被气到说不出话来,然而五里路并不算远,就在东北面的地方,一片混乱正在开始变得巨大,有军队被裹挟着、溃散着,正在朝这边涌来,李细枝当即点了两万人往前,军法队拔刀,一面要维持秩序,一面收拢溃兵,阻挡杀来的黑旗,然而连锁反应已经出现,先前倒戈的卢建云等人尚未被围困杀死,又有两起反正在军阵中爆发,接着又是辎重爆炸的出现。

    两万人在前方,甫一接触冲来的军阵,便开始溃散了。黑旗在视野中劈波斩浪,蔓延而来,有人声在喊:“华夏军来了,投降免死——”李细枝命令军法队开始杀人,他想要带着本阵的精锐冲杀,然而前方面对的,已经是倒卷珠帘的态势。侧面,原本隶属于冯启泽麾下的一支大概五千人的溃兵,此时也高喊着反正,朝着李细枝这边奋力地厮杀过来——林河坳之战时,冯启泽心心念念害怕的,就是军队内奸的倒戈,然而那场大战,黑旗的内应始终不曾出现,这支溃兵回到李细枝这里,又被整起队来,谁也料不到在眼下倒戈了。

    二十余万人厮杀了一个上午,到得如今,终于煮成一锅粥,乱得不能再乱了。就在正午的这个时辰里,李细枝见到了他人生中最为玄幻的一幕戏剧,以汤定仪的倒戈为转折点,十七万大军中,因将领被策反临阵倒戈的部队多达两万人,大规模的、小规模的倒戈与政变将他的军队瞬间蚀成了筛子,同时摧垮了十余万大军的军心。

    李细枝双眼血红,率领着麾下两万直系精锐奋力冲杀。不久之后,侄儿李玄五也带着麾下军队过来了。这三万军队在战场上冲突,与之对应的,是十数万大军的溃败和离散。黑旗军、光武军从后方追杀而来,整个战场蔓延十余里,自西侧延伸过大名府,李细枝的直系部队被一路追杀,一直到了大名府西南侧的黄河岸边。

    傍晚时分,一万五千余部队在黄河岸边被围困起来,试图负隅顽抗,在随后的惨烈进攻中,大量的军队被杀得前挤后拥、推入黄河。李细枝被侄儿、亲卫等人护在中央,到得此时,他精气神已丧,不断摇着头,口中只说:“不可能、不可能……”

    如果黑旗军一开始就具备这样多的奸细,那这场战斗根本就不可能进行到中午。

    然而这一切终究是在他的眼前发生了。

    在这之前,他已是中原大地统治一方的诸侯,在这个天下,他本该在在棋局上的落子之人,然而随着战争的爆发,他的十七万精锐大军,面对着五万人的进攻,溃败在一夕之间。

    难以想象在这之前他的军队中有多少的摇摆之人,随着这场毫无转圜余地的战斗的进行,华夏军的内应完成了对摇摆之人的策反工作。

    夕阳正在落下,华夏军开始了劝降,浑身沾满污血、灰尘的李细枝拿起大刀,不愿投降。迎接他亲卫队的是射来的炮弹,李细枝被一发炮弹震倒在地,他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挥舞大刀冲向了杀来的华夏军人,对方将他砍翻在了地上。

    “跟你们说过了,大人打仗——小孩滚开——”

    这一刻的黄河上,无数的尸体随着水波翻涌,大名府外的硝烟还未停歇。这一天,距离完颜宗弼的女真前锋抵达,仅有数日时间了,然而这十七万大军的溃败,也必将在这数日时间里,惊动所有人的目光。

    时间回到二十多天以前,王山月在山岗上与华夏军的祝彪聚首,带来了危险的话题。

    “我有一个不要命的计划,今天带过来给你。”

    “……”

    “自女真南下,中原万马齐喑,已经好些年了。我欲夺大名府,给女真人制造一些麻烦,但是这样的小麻烦恐怕还不够振奋人心,也不能确定让女真人留在大名……黑旗内应无数,先帮我做了李细枝。”

    “……华夏军有内应,但内应又不是神仙,李细枝再无能,十七万人摆在那里,难度大。”

    “你帮我做了李细枝,我不让你帮忙守大名。”

    “……你确实不要命了。”

    “……这些年,李细枝、女真人越来越残暴,但反抗的人越来越少。这次女真的南下,不会再给武朝留余地了,是中原之地,却已经没有多少人敢动手,纵然你们抓了刘豫,归还天下予武朝……黄蛇寨寨主窦明德,一家上下被女真人所杀,眼下也已经不敢螳臂当车,灰山严堪,女儿被金国人抓去折磨后杀了,我去请他帮忙,他不相信我。如果我们能打垮李细枝,能在大名府拖住女真军队,每多一天,他们就能多一分信心……宁毅说得对,救天下,要靠天下人,光靠我们,是不够的。”

    说着这话时,正是星斗漫天之际,王山月一头长发、容貌如女子,目光之中却像是孕育着冷酷的希望。祝彪却更能明白,以华夏军这些年的经营,倾全力击垮李细枝并不是不可能,然而击垮了李细枝,谁来看住大名府,没有李细枝看住大名府,来看大名的,就只能是女真的军队了。

    但王家人一贯如此。二十余年前,辽人南下,王其松率领全家男丁对抗女真军队,悉数被屠,老人被剥皮陈尸,下葬时尸骨都不全。如今,这王家仅剩的男丁也要走上这条道路了。

    “你帮我杀李细枝。”他如此说道。

    “我把大名府……守成另一个太原!”

    至八月十一这天,李细枝的大军在凌厉的攻势下雪崩般的溃败,光武军收编了少量的军队,接管了辎重,但对于不可信任的大部分人,还是在宣传过后放了他们离开了。八月十三,便有自黄蛇寨而来的数百人抵达了大名府,此后每日,都有一拨一拨的人马过来,被光武军收编进去,直至八月十六,完颜宗弼的骑兵推进至大名府百里内,陆续抵达了大名府的义士已多达六千人,这些人或是在女真人的屠刀下失去了家人,或是心怀大义、这些年被女真压迫郁郁难伸的志士,他们大多明白,进了大名府,接下来很难出去了。

    华夏军从大名府离开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天夜里,祝彪在队伍的最后离开。回首大名府,王山月在城头上微笑挥手,衣冠如雪、吴带当风。这一刻,秋意已深,南面的黄河依旧奔腾,月光照耀下的孤城中蕴藏的,是一个无比豪壮的梦想。

    我会拖住女真,有多久拖多久。

    直到……

    ……胜利的到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