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八九章 烽火金流 大河秋厉(一)
    自金灭辽,女真第一次南下后,又过去了十一个年头。武建朔九年秋,金国第四度伐武拉开了序幕,三十万大军由东路南下中原。相对于女真第一次南下时人们自发组织抵抗的激烈、以及女真一路屠城的残酷,在经历了伪齐、女真近十年的统治和杀戮后,七月间,中原民众在黄河以北组织的反抗局势,万马齐喑。或许也意味着,武朝在中原的正统统治地位,已经降至低点。

    七月底,真正属于大势力有组织有计划的反抗终于展开。相对于更多取决于人民自觉、如大河汪洋般的民间反抗,此时受明确意志主宰的反抗行为就更像是处心积虑的刺杀,锋芒的对冲凶狠而暴烈,欲在第一时间制敌于死地,拉起气势与优势。

    七月二十四,王山月光武军取大名。

    二十六,李细枝早已蓄势待发的十七万大军往南而来,同时,女真将领乌达率一万原驻中原的女真军队并行而下,赶往黄河岸边,预防王山月手中的梁山水军突袭东路军南下渡头。

    二十八,一万一千黑旗军陡然聚拢,攻破曾头市,在一日的休整后,朝大名府南来。

    八月初四,十七万大军聚拢大名府,预备攻城,城内三万六千余光武军连同前来增员的三千余附近山头义军蓄势以待,这个时候,黑旗军已过高唐,朝着李细枝直扑而来。

    黄河北岸各地的反抗连锁展开,最为激烈的,真定城外突袭女真粮草部队,真定城内,齐砚府邸遭突袭,放火与刺杀事件的频率陡然爆发,河间、高唐等地突现大量传单——尽管城内许多人都不识字,却也足够将整个气氛与局势收缩到最为紧迫的程度。连绵爆发的事件犹如急促的战鼓,将整个事态延传开去。

    能够得知整个事态的不仅仅是南下的女真,在这片地方经营多年,大名府下的李细枝此刻或许才是最早收集到每一条线报的人。军队的战争预备已经紧迫到极点,对于大名府的攻城蓄势待发,但黑旗的凌厉冲势不得不让他回头。军中幕僚不断商议,有的紧张有的怀疑。

    “黑旗这是要一鼓作气,与我军决战!”

    “必是疑兵之计!便是黑旗,也不致如此鲁莽!”

    “乌达将军犹在附近,梁山这股黑旗只是偏师,并非主力,一旦被拖住只有自取灭亡!”

    “疑兵!”

    “……别忘了小苍河!”

    “也别忘了四太子宗弼的前锋!”

    幕僚的争吵令人烦闷,李细枝只能摆出霸气而镇定的姿态,一方面徐徐围城,另一方面,调动大名府与高唐中间的卫戍部队一万三千人,同时令麾下大将冯启泽率三万人在途中关卡林河坳布下防线,严阵以待。八月初六,在林河坳关口,冯启泽看到了逼近而来的黑旗部队,此时,林河坳关卡上方,铁炮、弓箭、各种防御已经严阵以待,关内是拥挤的四万三千人,对面,黑旗万人阵中,大刀关胜提着青龙偃月,出阵而来,杀气凛然。

    “要打仗了!彼小儿辈,还不清楚么!”关胜的喊声传上城墙来,有着睥睨四方的蛮横,“土鸡瓦狗速速投降!否则便要死了!”

    “我城坚炮厉,四倍于尔等!鼠辈昏了头,前来送死,正好添我功绩!”

    “你这四倍怕是没去过小苍河!”

    “哈哈,最后夹着尾巴跑掉的是谁!”冯启泽辩才无碍,并不示弱,城下关胜呵呵笑了起来,最后关刀一晃:“那就去死吧!猴子们!”说完,策马而回。

    冯启泽本以为对方还会多说几句,他也好在气势上折服对方,料不到对方说走就走,也只得沉下心来。此时还不到下午,他本人便在城墙上坐下来,命令众士兵、军法队严阵以待,绝不松懈,等待着黑旗的进攻。在提防着黑旗的这些年里,北地众人对于黑旗最大的印象便是小苍河撤退后那无孔不入的渗透能力,为着这些事,李细枝军中也是数度清洗,冯启泽同样加强了城墙上士兵之间的监督。至于渗透之外黑旗军的强悍,那也只有打起全部的精神,以硬碰硬去解决了。

    对面阵地上,黑旗的战鼓一阵一阵,不曾停歇。这是简单的疲兵之计,冯启泽不为所动,到得下午时分,他倒反应过来,与副将道:“我料黑旗用意不在拔林河坳,也不在攻李帅中军。黑旗以心魔为首,狡计百出,不至于强攻坚城,恐有其它目的。”

    副将道:“将军英明,那我等该如何应对?”

    “无须应对。”冯启泽摇头,“如今大名府乃李帅责任所在,黑旗若绕过林河坳救援大名,我等四万大军出动,前后夹击,即便黑旗也不敢如此行险。若其目的不在大名府,便让他们乱来几日,女真主力一到,这小股黑旗插翅难逃。”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直到夜晚降临,城墙上的防御,也没有丝毫松懈。黑暗降临后,两边燃起了火光,对面的鼓声仍旧在继续,如此直到这一日的深夜,子时二刻,鼓声停了。

    火光前推,有一骑当先而出,着盔甲,执暗红长枪,在阵前举起了一只手。

    对阵的两头都被窒息淹没,这沉默持续了片刻。

    “诸位黑旗的弟兄,女真来了!”

    那声音响起来。

    “十一年前,女真第一次南来,祝彪跟随宁先生,于汴梁城下正面击溃了女真人的进攻,守住了汴梁!女真人击垮了汴梁的百万大军,没有击垮我们!”

    “十一年来,从汴梁到小苍河,到梁山再到如今。我见过女真人击垮无数的军队,见过他们屠杀无数的汉人,杀我们的父母侵占我们的土地!很多人跪下了——对面的人跪下了!我们——没有跪下过!”

    “今天上午,那上头的人大声跟我们说,呵呵,他们四倍于我们,哈哈,有坚城利炮,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黑暗之中,有无数的笑声响起,蔓延而来。

    “一群跪下的人,算是什么?让汴梁城下那些死不瞑目的鬼魂告诉他们!女真在汴梁城下打败一百万人,用了多少兵!让小苍河满山满谷的尸体告诉他们,没有女真人的插手,一百万人算是什么!而女真人没有打败我们,在西北,我们杀了他们的军神完颜娄室,在延州城上,我们亲手砍下了辞不失的人头!”

    “这是大人打仗的地方,是你死我活的地方!我告诉他们了,但是他们不听!诸位兄弟,这些软骨头,不小心挡在前面了。”

    空气已经收紧,沉默降下来,祝彪回过了头,朝城墙上投来目光,然后,鼓声轰然而鸣。

    “全体都有——”

    轰——

    “——踩死他们!!!”

    呐喊声如海潮般推来,城墙上方,冯启泽看着这一幕,瞪大了眼睛。

    “疯了……”

    然后他回过头去。歇斯底里。

    “守城——”

    黑夜中炮声响起,在夜色中不断爆开,箭雨由上而下的扑落,无数火光又由下而上的升腾,云梯朝城墙上架过来,钩索在巨弩的发射下飞舞而来。冯启泽拔起长刀,高喊“守城”,一面走一面低语:“疯了。”“娘的疯子。”他在城墙上巡视片刻,陡然间警觉地往后看,跟随着他的侍卫一阵惊悚,但冯启泽只是看了他两眼,又咬牙切齿地往前走。

    “传令卢明看好守城的几处要害,若有人异动,杀无赦!军法队都给我提起精神来!”

    “必定有诈必定有诈,一定是里应外合……”

    “……二弟,带人去卢明那里,保护他……看住他!”

    攻城的局面在第一时间激烈到了极点,冯启泽一面巡视,一面预测着自己漏算的地方。然而真正的压力,是在守城的锋线上,这一刻,城上士兵感受到的,是如同女真人攻汴梁时一般无二的猛烈攻势,黑夜之中,华夏军的前锋顺着吊索疯狂而上,城墙上的士兵经历了半日的提心吊胆、鼓声骚扰,以及军法队的高压和疑神疑鬼,尚未来得及第二次换防,攻城持续的时间还未及一刻钟,城防南侧,三名黑旗军先锋登城。

    经历过小苍河血战的先锋持盾挥刀,朝着守城的士兵杀了上去,夜色之中,登城的杀神浑身都是血肉,片刻时间,从后方的云梯上又上来两人。冯启泽率领士兵朝这边援救而来,还未接近,前方的城墙已经被士兵堵起来了,城下火箭还在升腾,冯启泽大喝:“推上去,杀退他们!”

    又有人喊:“不许退!退者杀无赦——”

    这头的局面稍稍抵住,另一端,祝彪、关胜踏上了城墙,作为此时黑旗的首领,焚城枪的登城显得格外明显,无数箭矢飞舞过来,祝彪一手持枪,一手托了一张大盾,朝着前方猛烈推撞,关胜则窥准空隙冲出,长刀挥舞,血光弥漫,不久,后方的先锋也都跟上来了。

    沸腾的杀戮沿着破城点城墙两端扩散,又朝中间压了过来。冯启泽歇斯底里,不断挥刀督战,然而城墙下方的士兵竟被杀得不能再上来,炮声偶尔的轰鸣中,过了子时,林河坳城墙易手了,而凶猛的杀戮还在推进。

    武景翰十三年,也就是十一年前,女真南下,李细枝的部队按兵不出,到第二次南下时投靠了女真,小苍河大战时,李细枝地处东面,大肆发展,出兵却最少,冯启泽麾下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虽然也曾经历了战斗,甚至参与过围剿独龙岗,却竟然一次都未曾面对过女真或黑旗精锐级别的全力进攻。

    八月初七,林河坳关卡失手,数万溃兵朝着大名府方向逃去,这天上午,李细枝收到了这个让人头皮发麻的消息。

    黑旗的疯子不要命的杀过来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