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八一章 骨铮鸣 血燃烧(四)
    山野起伏。激烈的厮杀与攻防还在持续,随着华夏军信号的发出,小灰岭下方的山道间,两百余名华夏军的战士已经开始结阵准备发起冲锋。头盔、钢刀、劲弩、甲胄……在西南生息的几年里,华夏军潜心于军备与原材料的改良,小股部队的军械已极其精良。不过,在这战场的前方,察觉到华夏军反扑的意图,恒罄部落的战士并未露出丝毫畏惧的神色,反而是齐声呼喝,随着战号声起,大量挥舞刀枪、身躯染血的恒罄勇士汹涌而来,嘶吼之声汇成慑人的海潮。

    在这苍莽的大山之中生存,尼族的骁勇毋庸置疑,相对于两百余名华夏军战士的结阵,数千恒罄勇士的汇集,粗犷的吼喊、展现出的力量更能让人血脉贲张、心潮起伏。小凉山中地势崎岖复杂,先前黑旗军与其余酋王护卫籍着地利固守小灰岭下一带,令得恒罄部落的进击难竟全功,到得这一刻,终于有了正面对决的机会。

    弥漫的硝烟中,数千人的进击,就要淹没整个小灰岭。

    酋王食猛已扛起了巨刃。李显农心潮澎湃。

    “我倒想看看传说中的黑旗军有多厉害!”

    自女真南来,武朝士兵的积弱在文士的心中已成事实,将帅腐败、士兵贪生怕死,故无法与女真相抗。然而对比北面的雪地冰天,南面的蛮人悍勇,与天下强兵,仍能有一战之力。这也是李显农对这次布局有信心的原因之一,此时忍不住将这句话脱口而出。男儿以天下为棋局,纵横博弈,便该如此。酋王食猛“哈”的出声。这感受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砰的一声远远传来,有什么东西溅在李显农的脸上,巨大的身躯在“哈”的前奏后,倒在地下。

    天空阴沉,风在沉闷地吹,呐喊声还在持续。恒罄部落的勇士已经淹没过来,在高速的冲锋下,挥出凌厉的攻击。两百余黑旗军战士转眼间被淹没在锋线里,有的长刀斩在了甲胄上,有的铁盾轰的撞开了巨棒,凶猛的挥刀将没有防具的蛮人砍杀在地面上,黑旗军战士以八九人、十余人为一股,汇集成团,迎击上这十倍于己的汹涌冲撞。

    “哇啊啊啊啊啊——”有蛮人的勇士凭着在常年厮杀中锻炼出来的野性,避开了第一轮的攻击,翻滚入人群,钢刀旋舞,在无畏的大吼中奋勇搏杀!

    侧后方一点的树林边缘,李显农说完话,才刚刚放下了一点望远镜的镜头,风正吹过来,他站在了那里,没有动弹。周围的人也都没有动弹,这些人中,有跟随李显农而来的江南大侠,有酋王食猛身边的护卫,这一刻,都有着些许的怔然,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在刚才酋王食猛开口笑出声的一瞬间,侧面山头的林间,有一发枪弹越过百余丈的距离射了过来,落在了食猛的颈项上。

    这雄壮的汉子在第一时间被打碎了喉管,血液爆出来,他连同长刀轰然倒下。众人还根本未及反应,李显农的雄心还在这以天下为棋盘的幻梦里徘徊,他正式落下了开局的棋子,考虑着接续你来我往的搏杀。对方将军了。

    侧下方的前线上,壮烈的搏杀正开始,两百余华夏军已突入那海潮般的攻势里,杀戮的核心中,黑旗劈波斩浪,屹立不倒。尼族的勇士们也有着同样奋勇不屈的战意,还没有人注意到这后方的变故。

    李显农从变得极为缓慢的意识里反应过来了,他看了身边那倒下的酋王尸体一眼,张了张嘴。空气中的呐喊拼杀都在蔓延,他说了一句:“挡住他……”周围的人没能听懂,于是他又说:“挡住他,别让人看见。”

    跟随李显农而来的江南侠客们这才知道他在说什么,正要上前,食猛身后的护卫冲了上来,刀兵出鞘,将这些侠士挡住。

    李显农的脸色黄了又白,脑子里嗡嗡嗡的响,眼看着这对峙出现,他转身就走,身边的侠士们也跟随而来。一行人快步横穿树林,有响箭在树林上方“咻——”的呼啸而过,林地外混乱的声音明显的开始膨胀,树林那头,有一波厮杀也开始变得激烈起来。李显农等人还没能走出去,就看见那边一小队人正砍杀过来。

    这一次的小灰岭会盟,恒罄部落陡然发难,许多酋王的护卫都被分割在了战场外围,难以突破救援。眼下出现的,却是一支二三十人的黑旗队伍,为首的单刀独臂,乃是黑旗军中的大恶人“参天刀”杜杀。若在平常,李显农或许会反应过来,这支队伍忽然从侧面发动的进攻绝非偶然,但这一刻,他只能尽量快步地奔逃。

    身边的侠士冲杀过去,试图阻挡住这一支特种作战的小队,迎面而来的便是呼啸交错的劲弩。李显农的奔走原本还试图保持着形象,此时咬牙狂奔起来,也不知是被人还是被树根绊了下,陡然扑出去,摔飞在地,他爬了几下,还没能站起,背后被人一脚踩下,小腹撞在地面的石头上,痛得他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绑起来!”

    远远的厮杀声一波波传过来,近处的厮杀则已经到了尾声。李显农被人反剪双手,拿起麻绳就绑,晃动的视野中,侠士或已经倒下,或四散逃离,杀过来的“参天刀”杜杀并未过多关注这边的情形,带着大部分成员朝李显农来的方向冲过去。

    李显农手脚被缚,无法动弹,心底已经凉了下去,过得一阵他才微微意识到这队人是去干什么的。黑旗军的反扑与那飞来的一记火枪、这一队人的出现环环相扣。如果食猛不曾丧命在那一记火枪下,这一队人显然也是要冲击食猛后阵的。他心中闪过这念头,不知是怎样复杂的滋味,看看周围,守在这里的只有三个黑旗成员,远处的厮杀还在进行,他心中升起一线希望:说不定恒罄部落还能够正面杀溃那黑旗军,再过一段时间,郎哥、莲娘等人过来,自己还有机会得救。

    但这样的希望,终究还是沉下去了。

    远处厮杀、呼喊、战鼓的声音逐渐变得整齐,象征着战局开始往一边倒下去。这并不出奇,西南尼族固然悍勇,然而整个体系都以酋王为首,食猛一死,要么是有新族长上位请降,要么是举族崩溃。眼下,这一切显然正在发生着。

    事情持续了不久,呼喊声渐渐歇下去,此后更多的就是屠杀与脚步声了。有人在高声呐喊着维持秩序,再过得一阵,李显农看见有些人朝这边过来了——他原本估计会看到宁毅等人,但是并没有。过来的只是来通传捷报的一个黑旗小队,然后又有人拿了竹竿、木棍等物过来,将李显农等人如猪猡般绑在上头,抬往了恒罄部落的大广场那边。

    李显农屈辱已极,快被绑上木棍的时候,还奋力挣扎了几下,大喊:“士可杀不可辱!”“让宁毅来见我!”那士兵身上带血,随手拿可根棍子砰的打在李显农头上,李显农便不敢再说了,随后被人以布条堵了嘴,抬去大广场的中央架了起来。

    更多的恒罄部落成员已经跪在了这里,有些哭喊着指着李显农大骂,但在周围士兵的看守下,他们也不敢乱动。此时的尼族内部仍是奴隶制度,败者是没有任何人权的。恒罄部落这次一意孤行算计十六部,各部酋王能够指挥起麾下部众时,差点要将整个恒罄部落完全屠灭,只是华夏军阻止,这才停止了几乎已经开始的大屠杀。

    更多的恒罄部落成员被揪出来,在前头密密麻麻地跪下去。

    被摆在前方的李显农心中已经麻木了。过得一阵,有人来宣布,恒罄部落已经有了新的酋王,对于此次事件只诛数名首恶,不做滥杀的决策。人群哭着跪拜,有数名食猛麾下亲信被拉出来,在前方直接砍了头。

    这事情在新酋王的命令下稍稍平息后,宁毅等人从视野那头过来了,十五部的酋王也随着过来。被绑在木棍上的李显农瞪大眼睛看着宁毅,等着他过来奚落自己,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露面之后,恒罄部落的新酋王过去跪拜请罪,宁毅说了几句,随后新酋王过来宣布,让无罪的众人暂时回去家中,清点物资,抢救被烧坏或是被波及的房舍。恒罄部落的众人又是连连感激,对于他们,作乱的失败有可能意味着整族的为奴,此时华夏军的处理,真有让人重新得了一条生命的感觉。

    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天色阴沉未散。宁毅与十六部酋王进入旁边的侧厅当中,开始继续他们的会议,对于华夏军这次将会获得的东西,李显农心中能够想象。那会议开了不久,外头示警的声音终于传来。

    郎哥和莲娘的队伍已经到了。

    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迎头的痛击。而与此同时,数千的和登卫戍部队,还在衔尾追来!

    ************

    莽山部一如预期的抵达,没有惊动在厅堂中开会的宁毅等人。随着恒罄部落事情的平息,小灰岭一带此时能够集结起来的各尼族队伍足有数千,先期的埋伏令得郎哥等人甫到便吃了一场迎头痛击。

    这是李显农一生之中最难熬的一段时间,犹如无尽的泥沼,人缓缓地沉下去,还根本无从挣扎。莽山部的人来了又开始逃离,宁毅甚至都没有出来看上一眼,他被倒绑在这里,周围有人指指点点,这对他来说,也是此生难言的屈辱。恨不能一死了之。

    时间逐渐的过去了,天色渐渐转黑,篝火升了起来,又一支黑旗部队抵达了小灰岭。从他根本无心去听的琐碎言语中,李显农知道莽山部这一次的损失并不严重,然而那又如何呢——黑旗军根本不在乎。

    他的目光能够看到那聚会的厅堂。这一次的会盟之后,莽山部在大小凉山将无处立足,等待他们的,只有随之而来的灭族之祸。黑旗军不是没有这种能力,但宁毅希望的,却是众多尼族部落通过这样的形式印证彼此的守望相助,从此之后,黑旗军在大小凉山,就真的要打开局面了。

    竟是自己的奔走忙碌,将这个契机送到了他的手里。李显农想到这些,无比讽刺,但更多的,还是随后将要面临的恐惧,自己不知会被怎样残忍地杀掉。

    篝火燃烧了许久,也不知什么时候,厅堂中的会议散了,宁毅等人陆续出来,彼此还在笑着交谈、说话。李显农闭上眼睛,不愿意看着他们的笑,但过了一段时间,有人走了过来,那一身灰袍的中年人便是宁立恒,他的样貌并不显老,却自有理所当然的威势,宁毅看了他几眼,道:“放开他。”

    身边的杜杀抽出刀来,刷的砍断了绳索,李显农摔在地上,痛得厉害,在他缓缓翻滚的过程里,杜杀已经割开他手脚上的绳子,有人将四肢麻木的李显农扶了起来。宁毅看着他,他也努力地看着宁毅。

    “知不知道猴子?”

    宁毅的开口说话,出人意料的平静,李显农微微愣了愣,然后想到对方是不是在讽刺自己是猴子,但之后他觉得事情不是这样。

    “华夏军最近的研究里,有一项奇谈怪论,人是从猴子变来的。”宁毅语调平缓地说道,“很多很多年以前,猴子走出了树林,要面对很多的敌人,老虎、豹子、豺狼,猴子没有老虎的尖牙,没有猛兽的爪子,他们的指甲,不再像这些动物一样锋利,他们只能被这些动物捕食,慢慢的有一天,他们拿起了棍子,找到了保护自己的办法。”

    “没有山洞他们就搭房子,生的肉吃多了容易生病,他们学会了用火,猴子拿了棍子还是打不过老虎,他们学会了合作。后来这些猴子变成了人。”

    李显农俨然在听天方夜谭。宁毅笑了笑。

    “天地万物都在战胜问题的过程中变得强大,我是你的问题,女真人是你的问题,打不过我,说明你不够强大。不够强大,说明你找到的路子不对,一定要找到对的路子。”宁毅道,“如果不对,就会死的。”

    李显农的心中转过了无数想要反驳的话,然而口腔干涩,他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词穷,没能发出声音来。宁毅只是顿了顿。

    “你回去以后,教书育人也好,继续奔走呼吁也罢,总之,要找到变强的办法。我们不光要有智慧找到敌人的弱点,也要有勇气面对和改进自己的龌龊,因为女真人不会放你,他们谁都不会放。”

    “……回去……放我……”李显农呆呆地愣了半晌,身边的华夏军士兵放开他,他甚至微微地往后退了两步。宁毅抿了抿嘴,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这里。

    有传令兵远远过来,将一些讯息向宁毅做出报告。李显农愣楞地看了看四周,旁边的杜杀已经朝周围挥了挥手,李显农踉踉跄跄地走了几步,见周围没人拦他,又是踉踉跄跄地走,逐渐走到广场的旁边,一名华夏军成员侧了侧身,看来不打算挡他。也在这个时候,广场那边的宁毅朝这边望过来,他抬起一只手,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点了点:“等一下。”

    李显农又愣了愣,这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拔腿逃跑,旁边的华夏军士兵与他对望了一眼,场面一时间非常尴尬。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那年轻士兵一拳就打了过来。

    李显农痛苦地倒在了地上,他倒是没有晕过去,目光朝宁毅那边望时,那混蛋的手也尴尬地在空中举了片刻,然后才道:“不是现在……过几天送你出去。”

    李显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宁毅已经开始走向一侧,从那侧脸之中,李显农隐隐觉得他显得有些愤怒。大小凉山的尼族博弈,整场都在他的算计里,李显农不知道他在愤怒些什么,又或者,此刻能够让他感到愤怒的,又已经是多大的事情。

    “……集山动员,预备打仗……派人去跟他说,人要活着。三天之后……我亲自跟他谈。”

    夜里的秋风隐隐将声音卷过来,硝烟的味道仍未散去,第二天,大小凉山中的尼族部落对莽山一系的讨伐便陆续开始了。

    西南,这场混乱还仅仅是一个温柔的前奏,之于整个天下的大乱,掀开了大幕的边角……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