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七二章 尘世秋风 人生落叶(下)
    尘世似秋风,人生如落叶。

    有些记忆,依稀之中像是存在于人生的上一世了,过去的生命会在如今的人生里留下痕迹,但并不多,细细想来,也可以说恍如未有。

    沃州城,林冲与妻儿在安静中生活了许多个年头。时光的冲刷,会让人连脸上的刺字都为之变淡,由于不再有人说起,也就渐渐的连自己都要忽略过去。

    在这荏苒的时光中,发生了许多的事情,然而哪里不是这样呢?无论是曾经假象式的太平,还是如今天下的混乱与躁动,只要人心相守、心安于静,无论在怎样的颠簸里,就都能有回去的地方。

    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要受苦的,真正的天堂,毕竟哪里都没有存在过……

    “屋里的米要买了。”

    七月初三的早晨,吃早饭的时候,徐金花这样跟林冲说着。孩子穆安平便在旁边大口大口地吃馒头。林冲点了点头:“最近米又贵了。”

    “外面讲,又要打仗。”

    “也不是第一次了,女真人攻下京城那次都过来了,不会有事的。我们都已经降了。”

    “外面讲得不太平。”徐金花咕哝着。林冲笑了笑:“我夜里带个寒瓜回来。”

    “贵,莫乱花钱。”

    林冲便笑着点头。用了早膳,有姓郑的老捕头过来找他,他便拿了白蜡杆的长枪,随着对方去上工了。

    沃州位于中原北面,晋王势力与王巨云乱匪的交界线上,说太平并不太平,乱也并不大乱,林冲在官府做事,实际上却又不是正式的捕快,而是在正式捕头的名下代替做事的巡捕人员。时局混乱,衙门的工作并不好找,林冲性格不强,这些年来又没了出头的心思,托了关系找下这一份糊口的事情,他的能力毕竟不差,在沃州城内这么些年,也终于够得上一份安稳的生活。

    与他同行的郑捕头乃是正式的公人,年纪大些,林冲称呼他为“郑大哥”,这几年来,两人关系不错,郑巡捕也曾劝说林冲找些门路,送些东西,弄个正式的公人身份,以保障后来的生活。林冲终于也没有去弄。

    他活得已经安稳了,却终究也怕了上面的肮脏。

    “小官的事情,就要办成了。”去衙门的途中,郑大哥跟林冲说着家常的事情。他的儿子郑小官,今年十八了,平日里学些武艺,也想要进衙门做事,疏通了衙门的师爷,结果找了份更好的路子,那是沃州城外大族齐家的公子齐傲在招家将,这齐傲的家庭又是一个更大家族的旁支——曾经盘踞河北、河东的大家族,以大儒齐砚为首,投靠女真后,如今在中原还有着极大的势力。

    通过这样的关系,能够加入齐家,随着这位齐家公子做事,乃是了不得的前途了:“今日师爷便要在小燕楼宴请齐公子,允我带了小官过去,还让我给齐公子安排了一个姑娘,说要体态丰盈的。”

    “那就去金楼找一个。”林冲道。当捕快这么些年,对于沃州城的各种情况,他也是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

    “非得找个头牌。”关系儿子的前途,郑巡捕极为认真,“武馆那边也打了招呼,想要托小宝的师父请动田宗师做个陪,可惜田宗师今日有事,就去不了了,不过田宗师也是认识齐公子的,也答应了,异日会为小宝美言几句。”

    林冲便点头,田维山,乃是沃州附近有名的武道大高手,在官府、军队方面也很有面子。这是林冲、郑巡捕这些人平日里高攀不上的关系,能够用好一次,那边一辈子无忧了。

    这样的议论里,来到了衙门,又是寻常的一天巡逻。农历七月初,三伏天正在持续着,天气炎热、日头晒人,对于林冲来说,倒并不难受。下午时分,他去买了些米,花钱买了个西瓜,先放在衙门里,快到傍晚时,师爷让他代郑捕快加班去查案,林冲也答应下来,看着师爷与郑捕头离开了。

    这天晚上,发生了很寻常的一件事。

    我们的人生,有时候会遇上这样的一些事情,如果它一直都没有发生,人们也会平平常常地过完这一辈子。但在某个地方,它终究会落在某个人的头上,其他人便得以继续简单地生活下去。

    这一年已经是武朝的建朔九年了,与曾经的景翰朝,相隔了漫长得足以让人淡忘许多事情的时间,七月初三,林冲的生活走向末尾,原因是这样的:

    这一天,沃州官府的师爷陈增在城里的小燕楼宴请了齐家的公子齐傲,宾主尽欢、酒足饭饱之余,陈增顺势让郑小官出来打了一套拳助兴,事情谈妥了,陈增便打发郑巡捕父子离开,他陪同齐公子去金楼消磨剩余的时光。喝酒太多的齐公子途中下了马车,醉醺醺地在街上闲逛,徐金花端了水盆从房间里出来朝街上倒,有几滴水溅上了齐公子的衣服。

    齐傲走进了林冲的家里。

    郑巡捕父子过来这里时,事情已经接近尾声了。这附近街道上住的人不多,由于齐傲随身护卫的存在,多数人都躲进了家里,但看见了事情经过的人必然也是有的。陈增拉住了想要进取的郑巡捕,郑巡捕道:“这是穆易的家里。”

    “……齐公子喝醉了,我拉不住他。”陈增愣了愣,这几年来,他与林冲并没有多少来往,官府中对这个没什么脾气的同僚的看法也仅止于“多少会些功夫”,略想了想,道:“你要把事情摆平。”

    随后,齐傲从屋里出来了,摇摇晃晃,整理着衣服,又跌跌撞撞地上马车。齐府的家将自有人留下来收拾收尾,郑巡捕、郑小官与那人一道进去,顺口介绍了他所知道的林冲的状况:“是个不愿意惹事的人,不过……他多半是有些武艺的,力气就很大,脸上有刺字,当初还是武朝的时候,是犯了大事的人……”

    “那就要想办法处理好了。”

    “唉……唉……”郑巡捕不断叹气,“我先跟他谈,我先跟他谈。”

    房间里,徐金花已经死了,一地的鲜血,小孩子穆安平倒在里面房间的地上,似乎是被齐公子打晕了过去,此时悠悠醒转过来,开口大喊。郑巡捕便过去抱住他:“莫喊了、莫喊了,我是你郑伯伯……”

    “娘——娘——”小孩子的声音凄厉而尖锐,一旁与林冲家有些来往的郑小官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惨烈的事情,还有些手足无措,郑巡捕为难地将穆安平再次打晕过去,交给郑小官:“快些、快些,先将安平待到其它地方去看好,叫你叔叔伯伯过来,处理这件事情……穆易他平时没有脾气,不过身手是厉害的,我怕他犯起愣来,压不住他……”

    郑小官抱着穆安平飞也似的离开了,跑得也快,叫了人来得也快,老巡捕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怎样处理徐金花,外头传来郑小官吞吞吐吐的声音:“穆、穆叔叔,你……你莫进去……”

    “什么莫进去,来,我买了寒瓜,一起来吃,你……”

    有什么东西,在这里停了下来。

    那不仅仅是声音了。

    郑巡捕也没能想清楚该说些什么,西瓜掉在了地上,与血的颜色类似。林冲走到了妻子的身边,伸手去摸她的脉搏,他畏畏缩缩地连摸了几次,昂藏的身躯陡然间瘫坐在了地上,身体颤抖起来,筛糠也似。

    “假的、假的、假的……”

    然后在依稀间,他听到郑捕头说了一些话。他并不清楚那些话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说起的。尘世如秋风、人生似落叶,他的叶子落地了,于是所有的东西都在崩塌。

    有些记忆,在人生之中无论隔了多远,原来都能清晰如昨地逼近眼前。那意气风发的年少,被陷害后的无助和悲愤,屈辱的刺字,高俅、高沐恩、颠沛流离、梁山、乱世,那刀枪剑戟刺过来了,金戈铁马,它们排山倒海地从那灰色的画幕中刺过来。徐金花、还有孩子,她们倒在血泊里。

    时光的冲刷,会让人脸上的刺字都为之变淡。然而总会有些东西,如同跗骨之蛆般的潜伏在身体的另一面,每一天每一年的积压在那里,令人产生出无法感觉得到的剧痛。

    “……这些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是这么个世道穆兄弟……再娶一个,再娶一个更好的……你想想,我们都是小老百姓,没有办法的,皇帝都让女真人抓去北方当狗了,穆兄弟,你不是第一天在衙门当差了,你要想得开……”

    无数坍塌的声音中,那唠唠叨叨的噪音偶尔夹杂其中,林冲的身体瘫坐了许久,跪起来,慢慢的往前爬,在徐金花的尸体前,喉中终于有了凄然的哭声,然而面对着那尸身,他的手竟然不敢再伸过去。郑巡捕便拖过一件被子盖住了裸露的尸身。有人过来拖林冲,有人试图搀扶他,林冲的身体摇晃,大声嚎啕,没有多少人曾听过一个男人的哭声能凄凉成这样。

    这哭声持续了很久,房间里,郑巡捕的两个堂兄弟扶着林冲,郑小官等人也在周围围着他,郑巡捕偶尔出声开导几句。房外的夜色里,有人过来看,有人又走了。林冲被扶着坐在了椅子上,许许多多的东西在坍塌下去,许许多多的东西又浮现上来,那声音说得有道理啊,其实这些年来,这样的事情又何止一件两件呢。田虎还在时,田虎的亲族在领地里**抢夺,也并不出奇,女真人来时,杀掉的人、枉死的人,何止一个两个。这原本就是乱世了,有权势的人,自然而然地欺压没有权势的人,他在官府里见到了,也只是感受着、期待着、盼望着这些事情,终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明明那样混乱的年岁都平平安安地渡过去了啊……

    为什么会发生……

    房间里,林冲拖住了走过去的郑巡捕,对方挣扎了一下,林冲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木桌上:“在哪里啊……”他的声音,连他自己都有些听不清。

    周围的人涌上来了,郑小官也连忙过来:“穆叔叔、穆叔叔……”

    “穆兄弟不要冲动……”

    “不要乱来,好说好说……”

    有许许多多的手臂伸过来,推住他,拖住他。郑巡捕拍打着脖子上的那只手,林冲反应过来,放开了让他说话,老人起身安慰他:“穆兄弟,你有气我知道,但是我们做不了什么……”

    天地旋转,视野是一片灰白,林冲的灵魂并不在自己身上,他机械地伸出手去,抓住了“郑大哥”的右手,将他的小拇指撕了下来,身侧有两个人各抓住他的一只手,但林冲并没有感觉。鲜血飚射出来,有人愣了愣,有人尖叫大喊,林冲就像是拽下了一块面团,将那手指扔掉了。

    “在哪里啊?”虚弱的声音从喉间发出来,身侧是混乱的场面,老人开口大喊:“我的指头、我的指头。”弯腰要将地上的手指捡起来,林冲不让他走,旁边持续混乱了一阵,有人挥起凳子砸在他的身上,林冲又将老人的一根手指折了折,撕下来了:“告诉我在哪里啊?”

    巨大的疼痛令得老人小便已经失禁了,后方有人一拳打过来,郑小官也尖叫着给了林冲两拳,林冲目光迷惑地看着他,直到郑小官大喊:“穆安平、你不要穆安平了?”林冲呆滞的目光有了些反应,周围乱糟糟的,有人举着棍子砸下来,有人蛮横起来,挥起长刀砍下,林冲便无意识地挥了挥手,木杆爆开成了几节,长刀也蜷曲着飞出去,有人的身体撞在了墙上,轰然巨响中撞出了一个洞,林冲捉住了郑小官的手:“在哪里?”

    “被、被齐公子的人带走了,他们……他们说……你愿意收钱,就还给你……穆叔叔……”

    林冲目光茫然地放开他,又去看郑巡捕,郑巡捕便说了金楼:“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没办法,小官要去他家里做事,穆兄弟啊……”

    林冲点头,然后又哭了出来,他点头:“郑大哥,你说得对、你说得对……”然后将老巡捕按在了桌子上,伸手摸着他的喉咙,将他的喉管抓着撕下来了。

    郑小官尖叫着从旁边冲上来,撞在了林冲的手上,然而林冲的身体犹如钢铁,根本纹丝都没有动一下,郑小官从地上爬起来,摸索着抓起了一把钢刀,用力砍下来,林冲挥了挥手,钢刀噗的飞上了横梁,刀锋贯穿了出去,郑小官便被林冲将头也按在了桌子上,一巴掌打下去,那脑袋轰的凹陷了,红红白白的东西飚出来,林冲又是一掌,那人头连同林冲亲手做的原木桌子都爆裂开来。

    后方还有人拿着白蜡杆的长枪冲来,林冲只是顺手拿过来,捅了几下。他的脑海中根本没有这些事情,地下徐金花静静地躺着。他与她相识得草率,分离得竟也草率,女人此时连一句话都没能留给他。这些年来兵凶战危,他知道那些事情,或许有一天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可为什么非得落到自己头上啊,如果没有这种事……

    林冲抱起了徐金花的尸体,浑身都是血,出了房门,却也不知道此时该将女人埋到哪里去。早上出门时还说了要买米,要买寒瓜呢,要死的人怎么会要买米的,林冲根本想不通这些。还有他们的儿子,穆安平,他有这样一个儿子了,他们有这样一个儿子吗?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

    他想着这些,最后只想到:恶人……

    恶人。

    林冲带着浑身的鲜血朝金楼那边走去……

    ……

    维山堂。在七月初三这寻常的一天,迎来了意外的大日子。

    林宗吾北上,来到沃州才只是半日,与王难陀汇合后,见了一下沃州本地的地头蛇。他如今在绿林乃是真正的打遍天下无敌手,武艺既高,武德也好,他肯过来,在大光明教中也挂了个客卿身份的田维山高兴得不得了。

    他们在武馆中看过了一群弟子的表演,林宗吾偶尔与王难陀交谈几句,说起最近几日北面才有的异动,也询问一下田维山的意见。

    “……不止是齐家,好几拨大人物据说都动起来了,要截杀从北面下来的黑旗军传信人。不要说这中间没有女真人的影子在……能闹出这么大的阵仗,说明那人身上肯定有了不得的情报……”

    “若能得了,当有大用。”王难陀也这样说,“顺便还能打打黑旗军的嚣张气……”

    林宗吾点头:“这次本座亲自动手,看谁能走得过中原!”

    交谈之中,下方的演武还在进行,林宗吾看了几眼,随后笑着指点一帮年轻人的武艺。这期间,田维山的大弟子谭路也曾回来了一次,给林宗吾、王难陀见了礼。炎热的夏夜,林宗吾指点一阵,稍作休息,便在此时,外头传来了骚乱,有人打进来了。

    那是一道狼狈而丧气的身躯,浑身带着血,手上抓着一个上肢尽折的伤者的身体,几乎是推着田维山的几个弟子进来。一个人看起来摇摇晃晃的,六七个人竟推也推不住,只是一眼,众人便知对方是高手,只是这人眼中无神,脸上有泪,又丝毫都看不出高手的气度。谭路低声跟田维山说了几句:“……齐公子与他发生了一些误会……”这样的世道,众人多少也就明白了一些缘由。

    “齐傲在哪里、谭路在哪里,恶人……”

    男人环顾四周,口中说着这样的话,武馆中,有人已经提着刀兵过来了,谭路站出来:“我便是谭路,兄弟你出手重了……”他负责为齐傲处理收尾,安排了手下在金楼等待,自己到师父这边来,便是预备着对方真有不少本领。这时候话还没说完,田维山摆了摆手,随后朝林宗吾说句:“见笑了。”走了过来。

    “这位英雄,鄙人田维山,今日不论阁下与齐公子发生了什么矛盾,鄙人斗胆为两位调停,还请这位英雄,卖田某一个面子,有什么话,先坐下来说……”

    林冲看着这满堂满院的人,看着那走过来的豪强,对方是田维山,林冲在这里当捕快数年,自然也曾见过他几次,往日里,他们是说不上话的。这时候,他们又挡在前方了。

    恶人……

    他的眼泪又掉下来,脑子里的画面一直是破碎的,他想起白虎堂,想起梁山,这一路以来的不公道,想起那一天被师父踢在胸膛上的一脚……

    我明明什么坏事都没有做……

    为什么非得是我呢……

    人该怎么才能好好活?

    为什么非得落在我身上呢……

    恶人……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田维山的面前,田维山的两名弟子过来,各提朴刀,试图隔开他。田维山看着这男人,脑中第一时间闪过的直觉,是让他抬起了拳架,下一刻才觉得不妥,以他在沃州绿林的地位,岂能第一时间摆这种动作,然而下一刻,他听见了对方口中的那句:“恶人。”

    “啊!”林冲张开双手,冲了上来。

    一瞬间爆发的,便是排山倒海般的压力,田维山脑后汗毛竖立,身形陡然后退,前方,两名提刀在胸前的武者还未能反应过来,身体就像是被山上崩塌的岩流撞上,转眼间飞了起来,这一刻,林冲是拿双臂抱住了两个人,推向田维山。

    说时迟那时快,田维山踏踏踏踏不断后退,前方的脚步声踏过院落犹如如雷响,轰然间,四道身影横冲过大半个武馆的院子,田维山一直飞退到院落边的柱子旁,想要转弯。

    巨大的声音漫过院落里的所有人,田维山与两个弟子,就像是被林冲一个人抱住,炮弹般的撞在了那支撑廊檐的红色木柱上,柱子在渗人的暴响中轰然倒塌,瓦片、衡量砸下来,一时间,那视野中都是灰尘,灰尘的弥漫里有人哽咽,过得好一阵,众人才能隐隐看清楚那废墟中站着的人影,田维山已经完全被压在下面了。

    一整个院子里的维山堂武者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即便一旁跟随林宗吾等人带来的大光明教成员,也都看得心惊胆战,王难陀大笑一声:“好,你接我一拳!”那声音豪迈,他走向那狼狈的身影。

    林冲晃晃悠悠地走向谭路,看着对面过来的人,向着他挥出了一拳,他伸出双手挡了一下,身体还是往前走,然后又是两拳轰过来,那拳非常厉害,于是林冲又挡了两下。

    为什么非得是我呢……

    他的脑海中有徐金花的脸,活着的脸、死去的脸,他们在一起,他们结伴逃亡,他们建了一个家,他们生了孩子……俨如存在于幻想中的另一段人生。

    为什么就非得降临在我的身上。

    要是一切都没发生,该多好呢……今天出门时,明明一切都还好好的……

    林冲走向谭路。前方的拳头还在打过来,林冲挡了几下,伸出双手错开了对方的手臂,他抓住对方肩膀,然后拉过去,头撞过去。

    一记头槌狠狠地砸在了王难陀的面门上。

    对方伸手格开他,双拳乱舞如屏风,然后又打了过来,林冲往前方走着,只是想去抓那谭路,问问齐公子和孩子的下落,他将对方的拳头胡乱地格了几下,然而那拳风犹如无穷无尽一般,林冲便用力抓住了对方的衣服、又抓住了对方的手臂,王难陀错步拧身,一面还击一面试图摆脱他,拳头擦过了林冲的额头,带出鲜血来,林冲的身体也摇摇晃晃的几乎站不稳,他烦躁地将王难陀的身体举了起来,然后在踉跄中狠狠地砸向地面。

    轰的一声,附近满地的青砖都碎开了,林冲颠簸几下,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尘世如秋风,人生如落叶。会飘向哪里,会在哪里停下,都只是一段缘分。许多年前的豹子头走到这里,一路颠簸。他终于什么都无所谓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