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六六章 我心隔山海 山海不可平(上)
    金武相抗,自北国到江南,天下已数分。作为名义上鼎立天下的一足,刘豫反正的消息,给表面上稍稍平静的天下局势,带来了可以想象的巨大冲击。在整个天下博弈的大局中,这消息对谁好对谁坏固然难以说清,但琴弦陡然绷紧的认知,却已明明白白地摆在所有人的眼前。

    与南国那位长公主听说这消息后几乎有着类似的反应,黄河北面的威胜城中,在弄清楚刘豫被劫的几日变化后,楼舒婉的脸色,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也是煞白煞白的——当然,由于长期的操劳,她的脸色原本就显得苍白——但这一次,在她眼中的惊悸和动摇,还是清楚地弄够让人看得出来。

    距离杀死虎王的篡位夺权过去了还不到一年,新的粮食种下还全然不到收获的季节,可能颗粒无收的未来,已经迫近眼前了。

    “召集侍卫,去请展五爷过来。”稍作安排,楼舒婉吩咐手下去,请华夏军的代表进府,“若他不来……凌迟了他。”

    自颠覆田虎政权后,新的田实政权与华夏军展开了一系列的合作,强弩、铁炮、火药、刀枪乃至于书本知识,只要能获取的,楼舒婉都与西南展开了贸易。在这贸易的进行之中,楼舒婉还积极地搜罗着工匠人才预备仿制众多华夏军装备——如果局势平静,这是从下半年便会走上正轨的事情。

    这些台面下的交易规模不小,华夏军原本在田虎地盘的负责人展五成为了双方在暗地里的协调员。这位原本与方承业搭档的中年汉子样貌敦厚,或许是早就得知了整个事态,在得到楼舒婉召唤后便老老实实地跟随着来了。

    楼舒婉坐在会客室中,身形单薄却显得可怕,目光直勾勾地望着进来的人,仿佛是要先用眼神杀死对方——这些年来,她的手上,并不是没有沾过血,失去了父兄,几乎可以说是失去了一切的身居高位的女人,比起当初名震杭州的楼近临,是要更为可怕的。不过,展五也只是恭恭敬敬地行礼,对望,没有说话。

    就这样沉默了许久,意识到眼前的男人不会动摇,楼舒婉站了起来:“春天的时候,我在外头的院子里种了一洼地。什么东西都乱七八糟地种了些。我自幼娇生惯养,后来吃过很多苦,但也从没有养成种地的习惯,估计到了秋天,也收不了什么东西。但现在看来,是没机会到秋天了。”

    她口中的话语简单而冷漠,又望向展五:“我去年才杀了田虎,外头那些人,种了很多东西,还一次都没有收过,因为你黑旗军的行动,都没得收了。展五爷,您也种过地,心里怎么想?”

    展五沉默了片刻:“这样的时局,谁也不想的。但我想楼姑娘误会了。”

    “哦?这就是宁立恒教给你救命的说法?”

    “是我自己的想法,宁先生纵然算无遗策,也不至于花心思在这些事上。”展五拱手,诚恳地笑了笑,“楼姑娘将这件事全扣在我华夏军的头上,实在是有些不公平的。”

    “你想跟我说,是武朝那帮废物劫走了刘豫?这一次跟你们没关系?”楼舒婉冷笑,冷眼中也已经带了杀意。

    对面的展五却摇了摇头:“不,这一次当是我华夏军的手笔,武朝尚无如此手腕。而且,当年小苍河撤退,我方同志渗入刘豫皇宫,将其打伤,乃是一系列的计划:暴露我方大规模渗透的消息,使中原各势力杯弓蛇影、内部互相猜忌,也是为了在暗地里维持我华夏军的声威,在搅乱刘豫宫廷后尽量渗入其中,以期在必要时刻杀死或者掳走刘豫,这应当是当初就留下的伏笔,如今看来,确实是成功了。”

    展五言辞坦白,楼舒婉的神情更加冷了些:“哼,这样说来,你不能确定是否你们华夏军所谓,却依旧认为只有华夏军能做,了不起啊。”

    “但楼姑娘不该为此怪罪我华夏军,道理有二。”展五道,“其一,两军对垒,楼姑娘莫非寄希望于对手的仁慈?”

    楼舒婉摇了摇头,厉声道:“我未曾寄望你们会对我仁慈!所以你们做初一,我也可以做十五!”

    “那请楼姑娘听我说第二点理由:若我华夏军这次出手,只为自己有益,而让天下难堪,楼姑娘杀我无妨,但展五想来,这一次的事情,实则是迫不得已的双赢之局。”展五在楼舒婉的目光中顿了顿,“还请楼姑娘想想金狗近一年来的动作,若我华夏军此次不动手,金国就会放弃对中原的攻伐吗?”

    “至少不会如此紧急。”

    “我看未必。”展五摇头,“去年虎王政变,金人未曾大张旗鼓地兴师问罪,其中隐隐已有秋后算账的端倪,今年年初吴乞买中风卧病,宗辅宗弼为求制衡宗翰,已经有了南下的消息。此时中原之地,宗翰占了大头,宗辅宗弼掌握的终究是东面的小片地盘,一旦宗辅宗弼南下取江南,宗翰这边最简单的做法是什么,楼姑娘可有想过?”

    他未有等到楼舒婉回答:“宗翰的第一步,在于巩固中原地盘,要巩固中原地盘,只需要收回刘豫手中权利。今年年初,伪齐使者陈居梅北上,游说女真各方南下征讨武朝,此为刘豫称帝后年年都有的活动,此事因为吴乞买的中风而耽搁,对于南面的众人来说,一国之君中风卧病,随之而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围绕立储而发生的内斗,谁知女真却不同。宗辅宗弼想着夺取江南,以功绩威慑宗翰,而陈居梅自大同南下时,女真人破天荒地给陈居梅安排了一队侍卫,这队侍卫的身份在表面上,是完颜希尹的家卫。”

    展五顿了顿,楼舒婉道:“就因为这一点不寻常?”

    “情报工作乃是一点点的积累,一点点的不寻常,往往也会出现很多问题。实不相瞒,又北面传来的消息,曾要求我在陈居梅南下途中尽量观察其中不寻常的端倪,我本以为是一次寻常的监视,后来也未曾做出确定的答复。但此后看来,北面的同志赶在陈居梅的先一步抵达了汴梁,随后由汴梁的负责人做出了判断,发动了整个行动。”

    楼舒婉眯了眯眼睛:“不是宁毅做的决定?”

    “天南地北相隔千里,情况瞬息万变,宁先生固然在女真异动时就有过众多安排,但各地事务的实施,向来由各地的负责人判断。”展五坦白道,“楼姑娘,对于掳走刘豫的时机选择是否合适,我不敢说的绝对,然而若刘豫真在最后落入完颜希尹乃至宗翰的手中,对于整个中原,恐怕又是另外一种状况了。”

    他摊了摊手:“自女真南下,将武朝赶出中原,这些年的时间里,各地的反抗一直不断,即便在刘豫的朝堂里,心系武朝者也是多不胜数,在外如楼姑娘这样不甘屈服于外虏的,如王巨云那般摆明了车马反抗的,如今多有人在。你们在等一个最好的机会,可是恕展某直言,楼姑娘,哪里还有那样的机会,再给你在这练兵十年?等到你兵强马壮了振臂一呼?天下景从?那时候恐怕整个天下,早已归了金国了。”

    “人的志气会一点点的消磨干净,刘豫的反正是一个最好的时机,能够让中原有不屈心思的人再次站到一起来。我们也希望将事情拖得更久,可是不会有更好的机会了,包括女真人,他们也希望有更好的机会,至少据我们所知,女真预定的南征时间——彻底灭亡武朝的时间,原本应该是两到三年之后,我们不会让他们等到那个时候的,吴乞买的卧病也让他们只能仓促南下。所以我说,这是最好的时机,也是最后的时机,不会有更好的时机了。”

    展五顿了顿:“当然,楼姑娘仍然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要么楼姑娘仍旧选择虚与委蛇,臣服女真,做看着王巨云等人被女真扫平后再来秋后算账,你们彻底失去反抗的机会——我们华夏军的势力与楼姑娘毕竟相隔千里,你若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们不做评判,此后关系也止于眼前的生意。但若是楼姑娘选择遵从心中小小的坚持,准备与女真为敌,那么,我们华夏军当然也会选择全力支持楼姑娘。”

    “你们要我挡枪,说得漂亮。”楼舒婉偏着头冷笑,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却有了一丝丝的红晕。

    展五点头:“诚如楼姑娘所说,毕竟楼姑娘在北华夏军在南,你们若能在金人的面前自保,对我们也是双赢的消息。”

    “这是宁立恒留下的话吧?若我们选择抗金,你们会有些什么好处?”

    “确实是宁先生临走前提到的。”展五点头,“若楼姑娘一方在这一次选择与金国对抗……支持,华夏军力所能及的,全力的支持。”

    “……什么都可以?”楼姑娘看了展五片刻,陡然一笑。

    “只要能做到,都可以协商。”

    “拿到好处以后我就卖了你们。”楼舒婉此时的笑容,倒是微微有些妩媚了,展五稍稍挪开了眼睛。

    “楼姑娘不会的。”

    “哦?你们就那么确定我不想归降金人?”

    “……宁先生离开时是这样说的。”

    展五的话语出口,楼舒婉面上的笑容敛去了,只见她脸上的血色也在那时全然褪去,看着展五,女人眼中的神情冰冷,她似想发怒,随即又平静下来,只胸口重重地起伏了两下,她走回桌前,背对着展五:“我会考虑的。”然后反手扫飞了桌上的茶盏。

    “滚。”她说道。

    展五的眼中稍稍闪过思索的神情,随后拱手告辞。

    ************

    仿佛是滚烫的熔岩,在中原的水面下发酵和沸腾。

    寿州,天色已入夜,由于时局动荡,官府已四闭了城门,点点火光之中,巡逻的士兵行走在城池里。

    知州府内院,书房,一场特殊的交谈正在进行,知州进文康看着前方着捕头服装的高壮男子,目光之中有审慎也有着恍然。这高壮男子名叫边兴茂,乃是寿州一带颇有名气的捕快,他为人豪爽、仗义疏财,办案时又颇为心细,虽然官位不高,于州府民众之间却素有名望,外界人称“边虎头”。他今日过来,所行的却是颇为僭越的举动:劝说知州随刘豫投靠武朝。

    “边虎头啊边虎头,共事如此之久,我竟看不出来,你居然是黑旗之人。”

    “下官绝非黑旗之人。”那边兴茂拱了拱手,“只是女真来时汹汹,数年前未曾有与金狗决死的机会。这几年来,下官素知大人心系黎民,情操高洁,只是女真势大,不得不虚与委蛇,这次乃是最后的机会,下官特来告知大人,小人不才,愿与大人共同进退,来日与女真杀个你死我活。”

    “你就这么确定,我想拖着这满城百姓与女真你死我活?”

    “中原千万人,心系武朝者何止一人?这次刘豫血书相召,只要武朝呼应,必定有无数人站出来响应……错过这次,没有机会了。”

    进文康沉默了片刻:“……就怕武朝不呼应啊。”

    “就算武朝势弱,有此良机,也绝不可能错过,若是错过,来日中原便真的归于女真之手,想收也收不回了……大人,时机不可错过。”

    进文康看着他:“你一个捕头,忽然跟我说这些,还说自己不是黑旗军……”

    “大人……”

    或是类似的情形,或是类似的说法,在这些时日里,相继的出现在各地倾向于武朝的、风评较好的官员、乡绅所在,徐州,自称华夏军成员的说书人便明目张胆地到了官府,求见和游说当地的官员。颍州,同样有疑似黑旗成员的人在游说途中遭到了追杀。陈州出现的则是大量的传单,将金国占领中原在即,时机已到的消息铺散开来……

    临安城中,周君武在长公主府中盘桓,与面容素净冷漠的姐姐说话——在先前的聊天中,姐弟俩已经吵了一架。对于华夏军这次的动作,周佩俨如自己被捅了一刀般的无法原谅,君武最初也是这样的想法,但不久之后听了各处的分析,才转变了看法。

    “……这件事情终究有两个可能。假如金狗那边没有想过要对刘豫动手,西南做这种事,就是要让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假如金狗一方已经决定了要南侵,那便是西南抓住了机会,打仗这种事哪里会有让你慢慢来的!若是等到刘豫被召回金国,我们连现在的机会都不会有,如今至少能够振臂一呼,号召中原的子民起来抗争!姐,打过这么几年,中原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们跟以前也不一样了,豁出去跟女真再打一场、打十场、打一百场,未必不能赢……”

    “你倒是总想着帮他说话。”周佩冷冷地看他,“我知道是要打,事到如今,除了打还能怎样?我会支持打下去的,可是君武,宁立恒的心狠手辣,你不要掉以轻心。不说他这次对武朝扎的刀子,只是在汴梁,为了抓出刘豫,他煽动了多少心系武朝的官员起事?这些人可是都被当成了诱饵,他们将刘豫抓走了,整城人都被留在那里,你知不知道那边要发生什么事情?这笔账要记在他的头上!”

    虽然当初籍着伪齐大肆征兵的途径,宁毅令得一部分华夏军成员渗入了对方上层,但是想要抓走刘豫,仍旧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行动发动的当天,华夏军几乎是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途径,其中许多被煽动的正直官员甚至都不知道这几年一直煽动自己的竟然不是武朝人。这整个行动将华夏军留在汴梁的底蕴几乎用尽,虽然当着女真人的面将了一军,此后参与这件事的许多人,也是来不及逃走的,他们的下场,很难好得了了。

    “呃……战争的事,岂能妇人之仁……”

    “没错,不能妇人之仁,我已经下令宣传这件事,这次在汴梁死去的人,他们是心系武朝,豁出命去起事,结果被愚弄了的。这笔血债都要记在黑旗军的名字下,都要记在宁毅的名字下——”周佩的眼眶微红,“弟弟,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有多恶,可是我知道你是怎么看他的,我就是想提醒你,将来有一天,你的师父要对武朝动手时,他也不会对我们手下留情的,你不要……死在他手上。”

    “呃……”听周佩说起这些,君武愣了片刻,终于叹了口气,“毕竟是打仗,打仗了,有什么办法呢……唉,我知道的,皇姐……我知道的……”

    他的面容苦涩。

    没有多少人知道,同一时刻,西南,和登、布莱、集山三县,也正处于一片相对肃杀的气氛当中,这段时间以来,针对宁毅、乃至黑旗高层的刺杀,附近尼族人、武朝官兵乃至于部分绿林高手的蠢蠢欲动,自一两个月前就已经开始了。黑旗军对刘豫的动手是在四月底,完颜希尹劝说宗翰下决定收回中原,是在四月初。而相隔数千里的动手交锋,恐怕是在更早的时间,甚至在吴乞买中风的消息传出时,希尹对于西南方向的布置,就已经下达了发动的命令。

    四月底的一次刺杀中,锦儿在奔跑转移的途中摔了一跤,刚怀上的孩子流产了。对于怀了孩子的事情,众人先前也并不知道……

    不过,相对于在这些冲突中死去的人,这件事情到底该放在心底的什么地方,又有些难以归纳。

    汴梁城,一片恐怖和死寂已经笼罩了这里。

    在多日的搜捕和拷问终究无法追回刘豫被掳走的结果后,由阿里刮下令的一场大屠杀,即将展开。

    华夏军的军旗,出现在汴梁的城门外。

    来的人只有一个,那是一名身披黑旗的中年男人。华夏军伪齐系统的负责人,曾经的伪齐禁军统领薛广城,回到了汴梁,他并未携带刀剑,面对着城中涌出的刀山剑海,举步向前。

    “我要求见阿里刮将军。”

    带兵出来的女真将领统傲原本与薛广城也是认识的,此时拔刀策马过来:“给我一个理由,让我不在这里活剐了你!”

    “你告诉阿里刮将军一个名字。我代表华夏军,想用他来换一些无足轻重的人命。”薛广城抬头看着统傲,顿了一顿。

    “……完颜青珏。”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