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六一章 血雨声声及天晚 豪云脉脉待图穷(上)
    晕头转向,人声喧闹。侧面冲出来,给了何文一拳的乃是曾经林念的弟子魏仕宏,也是林静梅的师兄。当初何文被识破抓起来后,他许是受到了众人的警告,未曾来与何文为难,如今却再也忍不住了。

    魏仕宏的破口大骂中,有人过来拉住他,也有人想要跟着过来打何文的,这些都是华夏军的老人,就算许多还有理智,看起来也是杀气沸腾。随后也有身影从侧面冲出来,那是林静梅。她张开双手拦在这群人的前面,何文从地上爬起来,吐出口中被打脱的牙齿和血,他的武艺高强,又同样经历了战阵,单打独斗,他谁都不怕,但面对眼前这些人,他心中没有半分斗志,看看他们,看看林静梅,沉默地转身走了。

    何文是两天后正式离开集山的,早一天傍晚,他与林静梅详谈告别了,跟她说:“你找个喜欢的人嫁了吧,华夏军中,都是好汉子。”林静梅并没有回答他,何文也说了一些两人年龄相差太远之类的话语,他又去找了宁毅,宁毅只说:“我会让她找个好男人嫁掉,你就滚吧,死了最好。”宁立恒看似沉稳,实际上一生强悍,面对何文,他两次以私人态度请其留下,明显是为了照顾林静梅的父辈态度。

    何文没有再提起理念。

    他孤身只剑,骑着匹老马一路东行,离开了集山,便是崎岖而荒凉的山路了,有彝族村寨落于山中,偶尔会远远的看到,待到离了这片大山,便又是武朝的村庄与城镇,南下的难民流离在路上。这一路从西向东,曲折而漫长,武朝在许多大城,都显出了繁华的气息来,然而,他再也没有看到类似于华夏军所在的城镇的那种气像。和登、集山犹如一个古怪而疏离的梦幻,落在西南的大山里了。

    这一日,他回到了苏州的家中,父亲、妻儿欢迎了他的回来,他洗尽一身尘土,家中准备了热热闹闹的好几桌饭菜为他接风洗尘,他在这片热闹中笑着与家人说话,尽到作为长子的责任。回想起这几年的经历,华夏军,真像是另一个世界,不过,饭吃到一般,现实终于还是回来了。

    赶来的官兵,慢慢的围困了何府。

    “没事的,说得清楚。”他安慰了家中的父亲和妻儿,然后整理衣冠,从大门那边走了出去……

    何文的事情,在他只身离开集山中,逐渐的消没。逐渐的,也没有多少人再提起他了,为了林静梅,宁毅等人还为她安排了几次相亲,林静梅未曾接受,但不久之后,至少情绪上,她已经从悲伤里走了出来,宁毅口中大言不惭地说着:“谁年轻时还不会经历几场失恋嘛,这样才会长大。”暗地里叫小七看住了她。

    生活归于生活,这个春天,华夏军的一切都还显得寻常,年轻人们在训练、学习之余谈些虚无的“理念”,但真正撑起整个华夏军的,还是森严的军规、与过往的战绩。

    四月里,一场巨大的风暴,正由北方的大同,开始酝酿起来……

    *************

    轰——

    沉闷的雷声走过天际,云层黑压压、低沉沉的,似有雨来。

    大同梅花栈菜市东集口人头攒动,过往的来人看着不远处那巨大的台子,有哭声从那上头传来,亦有衙门差官,大声地宣读着一份布告。更远一点的地方,穿着毛毡华服的金国大员们俯瞰着这一切,偶尔交头接耳。一群念经文的法师在旁边等着。

    这是行刑的场面。

    那木台之上,除了围绕的金兵,便能看见一大群身着汉服的男女老少,他们大都身材瘦弱,目光无神,许多人站在那儿,眼神呆滞,也有恐惧者,小声地哭泣。根据官府的告示,这里一共有一百名汉人,其后将被砍头处死。

    因为这场行刑,人群之中,大多亦是窃窃私语的声音。一人犯事,百人的连坐,在最近几年都是不多见的,只因……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度刺杀粘罕大帅,那人真是……”

    “……杀得厉害啊,那天从长顺街一路打杀到东门附近,那人是汉人的厉鬼,飞檐走壁,穿了好多条街……”

    “……挡不住他,零零总总死了有几十人……手下不留情啊,那恶贼全身是血,我就看见他从我家门口跑过去的,隔壁的达敢当过兵,出来拦他,他媳妇就在旁边……当着他媳妇的面,把他的脸一棒就打碎了……”

    “……愣是没拦住,城里沸沸扬扬的,搜了半个月,但前两天……又是长顺街,冲出来要杀大帅,命大……”

    “……是汉人那边的恶鬼啊,杀不了的,只能请动几位上师来收魂,你看那边……”

    “……这些汉狗,确实该杀光……杀到南面去……”

    人们细细碎碎的语言里,能够拼凑出事情的因果来——其实如今在大同的人,也极少有不知道的。三月二十三,有刺客孤身刺杀粘罕大帅未遂,狼狈杀出,一路穿过闹市、民宅,几乎惊动半坐城市,最终竟然让那刺客跑掉。后来大同便一直戒备森严,私下里对汉人的搜捕,早已枉杀了百十条性命。大同的官府还没想清楚该如何彻底处理此事,等着女真的捕快们抓到那刺客,谁知四月二十,那名刺客又突兀地出现,再刺粘罕。

    这种不屈不饶的精神倒还吓不倒人,然而两度刺杀,那刺客杀得一身是伤,最后借助大同城内复杂的地形逃跑,竟然都在千钧一发的情况下侥幸逃脱,除了说鬼神庇佑外,难有其它解释。这件事的影响力就有些糟糕了。花了两天时间,女真士兵在城内抓捕了一百名汉人奴隶,便要先行处死。

    这是为惩罚第一拨刺杀的处决。不久之后,还会为了第二次刺杀,再杀两百人。

    反抗自然是没有的,靖平之耻十年的时间,女真一拨拨的抓捕汉人奴隶北上,零零总总大概已经有百万之数。反抗不是没有过,然而基本都已经死了,最为非人的待遇,在奴隶之中也已经过了一遍,能够活到此时的人,多数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和念头,第一批的十个人被推上前方,在人群前跪下,侩子手举起钢刀,砍下了头颅。

    血腥气弥漫,人群中有女人捂住了眼睛,口中道:“啊哟。”转身挤出去,有人静静地看着,也有人谈笑鼓掌,破口大骂汉人的不识好歹。这里乃是女真的地盘,最近几年也已经放宽了对奴隶们的待遇,甚至已经不许无故杀死奴隶,这些汉人还想怎样。

    第二批的十个人又被推了上来,砍去头颅。一直推到第八批的时候,下方人群中有一名中年女人哭着走上前,那女人容貌中等,或是在大同城内成了妓女,衣着陈旧,却仍能看出些许风韵来。只是虽然在哭,却没有正常的哭声,是个没有舌头的哑巴。

    上头有她的儿子。

    金国南征十年,百万人北上,悲惨之事无数,人们来了这里,便再没有了自由之身,纵然母子,往往也不可能再在一起。只是后来女真人对奴隶们的政策相对放松,极少数人在这等苟延残喘之中才找到自己的亲族。这没了舌头的女人哭着向前,便有金兵挺枪过来,一枪刺进女人的肚子,上头一名神色木然、缺了一只耳朵的年轻男子叫了一声“娘”,侩子手的刀落了下来。

    大同府衙的总捕头满都达鲁站在不远处的木楼上,静静地看着人群中的异动,如鹰隼般的眼睛盯住每一个为这副景象感到伤心的人,以判断他们是否可疑。

    满都达鲁的父亲是跟随阿骨打起事的最早的一批军中精锐,曾经也是东北林海雪原中最好的猎人。他自幼跟随父亲参军,后来成为金兵之中最精锐的斥候,无论在北方征战还是对武朝的南征期间,都曾立下赫赫功勋,还曾参与过对小苍河的三年围攻,负过伤,也杀过敌,后来时立爱等人倚重他的能力,将他调来作为金国西面政治中枢的大同。他的性情冷酷刚毅,目光与直觉都极为敏锐,杀死和抓捕过许多无比棘手的敌人。

    这一次他本在城外督办其它事情,回城后,方才参与到刺客事件里来担任抓捕重责。第一次砍杀的百人只是证明己方有杀人的决心,那中原过来的汉人侠客两次当街刺杀大帅,无疑是处于置身死于度外的义愤,那么第二次再砍两百人时,他恐怕就要现身了。即便这人无比隐忍,那也没有关系,总之风声已经放了出去,倘若有第三次刺杀,只要见到刺客的汉奴,皆杀,到时候那人也不会再有多少侥幸可言。

    最后的十人被推上木台,跪下,低头……满都达鲁眯着眼睛:“十年了,这些汉狗早放弃反抗,汉人的侠士,他们会将他当成救星还是杀星,说不清楚。”

    副手不屑地冷哼:“汉狗懦弱至极,若是在我手下当差,我是压根不会用的。我的家中也不用汉奴。”

    “他们立国已久,积累深,总有些游侠自幼练武,你莫要小看了他们,如那行刺之人,到时候要吃亏。”

    “都头,这样厉害的人,莫不是那黑旗……”

    一百人已经杀光,下方的人头堆了几框,萨满法师上前去跳起舞蹈来。满都达鲁的副手说起黑旗的名字来,声音微微低了些,满都达鲁抬着头:“这来历我也猜了,黑旗行事不同,不会这样鲁莽。我收了南方的信,这次行刺的人,可能是中原赤峰山逆贼的大头目,号称八臂龙王,他起事失败,寨子没有了,到这里来找死。”

    “一方之主?”

    “山贼之主,丧家之犬。只是小心他的武艺。”

    满都达鲁平静地说道。他不曾小看这样的百人敌,但百人敌也不过是一介莽夫,真要杀起来,难度也不能说是顶大,只是这边刺杀大帅闹得沸沸扬扬,必须解决。否则他在城外追寻的那个案子,隐约关系到一个外号“小丑”的古怪人物,才让他觉得可能更为棘手。

    一步步来,总会解决的。

    满都达鲁曾经置身于无敌的军旅当中,他身为斥候时神出鬼没,每每能带回关键的讯息,打下中原后一路的摧枯拉朽曾经让他感到枯燥。直到后来在小苍河的山中与那名为黑旗军的劲旅对决,大齐的百万大军,虽然良莠不齐,卷起的却委实像是滔天的巨浪,他们与黑旗军的凶猛对抗带来了一个无比凶险的战场,在那片大山里,满都达鲁几度没命的逃跑,有几次几乎与黑旗军的精锐正面碰上。

    他是斥候,一旦置身于那种级别的士兵群中,被发现的后果是十死无生,但他还是在那种危机之中活了下来。依靠高超的隐匿和追踪技巧,他在暗中伏杀了三名黑旗军的斥候,他引以为豪,剥下了后两名敌人的头皮。这头皮眼下仍旧放在他居住的府邸大堂之中,被视为功勋的证明。

    他因为卷入后来的一次战斗而负伤溃逃,伤好之后他没能再去前方,但在满都达鲁看来,唯有这样的交手和捕猎,才是真正属于英雄的战场。后来黑旗兵败西北,据说那宁先生都已死去,他便成了捕头,专门与那些最顶尖最棘手的犯人交锋。他们家祖祖辈辈是猎人,大同城中据说有黑旗的探子,这便会是他最好的猎场和猎物。

    只是处理完手头的猎物,或许还要等待一段时间。

    满都达鲁的目光一遍遍地扫过人群,最后终于带着人转身离开。

    天上轰的一声,又是雷声鸣动。

    不远处的人群里,汤敏杰微带兴奋,笑着看完了这场处刑,跟随众人叫了几声之后,才随人群离去,去往了大造院的方向。

    不久之后,暴雨便下起来了。

    ***********

    哗啦啦的,初夏的暴雨在元帅府的屋檐下织起了水的帘子,中庭已经满是雨水。完颜希尹希尹站在大厅门外的廊道上看着这一片大雨,大雨中的山石和铜鼎。后方的厅堂当中,已经有一些人到了,这些皆是大同政治中枢的核心成员,银术可、拔离速、完颜撒八、高庆裔、韩企先、时立爱等等,不时有人来与他打招呼。

    不多时,完颜宗翰龙行虎步,朝这边过来。这位如今在金国称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豪雄笑着跟希尹打了招呼,拍拍他的肩膀:“南方有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谷神好心情在这里看山水啊。”

    希尹笑着拱拱手:“大帅也是好心情,不怕祸事将至么。”

    “本帅坦坦荡荡,有何祸事可言!”

    宗翰不在意地一摆手,随后与希尹相携而入。

    落座之后,便有人为正事而开口了。

    “陛下卧床,天会那边,宗辅、宗弼欲集结军队——”

    “……图谋江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