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五八章 春天与泥沼(下)
    中原大地春光重临的时候,西南的山林中,早已是姹紫嫣红的一片了。

    四季如春的小凉山,冬天的过去并未留给人们太深的印象。相对于小苍河时期的大雪封山,西北的贫瘠,这里的冬天仅仅是时间上的称呼而已,并无实际的概念。

    年关时自然有过一场大的庆祝,然后不知不觉便到了三月里。田里插上了秧苗,每日晨光之中放眼望去,高山低岭间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与花草,除了道路难行,集山附近,几如人间天堂。

    城东有一座山上的树木早已被砍伐干净,掘出梯田、道路,建起房舍来,在这个年月里,也算是让人赏心悦目的景象。

    这边都是黑旗内部人员的居所。

    何文每日里起来得早,天还未亮便要起身锻炼、然后读一篇书文,仔细备课,待到天蒙蒙亮,屋前屋后的道路上便都有人走动了。工厂、格物院内部的匠人们与学堂的先生基本是杂居的,不时也会传来打招呼的声音、寒暄与说话声。

    武朝的社会,士农工商的阶层实际上已经开始固定,匠人与读书人的身份,本是天渊之别,但从竹记到华夏军的十余年,宁毅手下的这些匠人逐渐的锻炼、逐渐的形成自己的体系,后来也有许多学会了读写的,如今与文化人的交流已经没有太多的隔阂。当然,这也是因为华夏军的这个小社会,相对重视众人的合力,讲究人与人工作的平等,同时,自然也是有意无意地弱化了读书人的作用的。

    何文对于后者自然有些意见,不过这也没什么可说的,他目前的身份,一方面是老师,一方面毕竟是囚犯。

    何文这人,原本是江浙一带的大族子弟,文武双全的儒侠,数年前北地兵乱,他去到中原试图尽一份力气,后来因缘际会打入黑旗军中,与军中不少人也有了些情谊。去年宁毅回来,清理内中奸细,何文因为与外界的联系而被抓,然而被俘之后,宁毅对他并未有太多为难,只是将他留在集山,教半年的儒学,并约定时间一到,便会放他离开。

    他允文允武,心高气傲,既然有了约定,便在这里教起书来。他在课堂上与一众少年学生分析儒学的博大浩瀚,分析华夏军可能出现的问题,一开始被人所排斥,如今却获得了许多弟子的认同。这是他以学识赢得的尊重,最近几个月里,也常有黑旗成员过来与他“辩难”,何文并非腐儒,三十余岁的儒侠学识渊博,心性也尖锐,每每都能将人驳回辩倒。

    最近距离离开的时间,倒是越来越近了。

    对于宁毅当初的承诺,何文并不怀疑。加上这半年的时光,他零零总总在黑旗里已经呆了三年的时间。在和登的那段时间,他颇受众人尊重,后来被发现是奸细,不好继续在和登上课,便转来集山,但也没有受到过多的刁难。

    集山县负责卫戍安全的卓小封与他相熟,他创建永乐青年团,是个执着于平等、大同的家伙,时常也会拿出离经叛道的想法与何文辩论;负责集山商业的人中,一位名叫秦绍俞的年轻人原是秦嗣源的侄子,秦嗣源被杀的那场混乱中,秦绍俞被林宗吾打成重伤,从此坐上轮椅,何文敬佩秦嗣源这个名字,也敬佩老人注解的四书,时常找他闲聊,秦绍俞儒学学问不深,但对于秦嗣源的许多事情,也据实相告,包括老人与宁毅之间的往来,他又是如何在宁毅的影响下,从曾经一个纨绔子弟走到如今的,这些也令得何文深有感悟。

    黑旗由于弑君的前科,军中的儒学弟子不多,饱学的大儒更是屈指可数,但黑旗高层对于他们都算得上是以礼相待,包括何文这样的,留一段时间后放人离开亦多有前例,因此何文倒也不担心对方下黑手毒手。

    在华夏军中的三年,多数时间他心怀警惕,到得如今快要离开了,回头看看,才恍然觉得这片地方与外界对比,俨如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有许多单调的东西,也有许多混乱得让人看不清楚的混沌。

    以和登为核心,宣传的“四民”;霸刀中永乐系的年轻人们宣传的最为激进的“人人平等”;在格物院里宣传的“逻辑”,一些年轻人们追寻的万物关联的墨家思维;集山县宣传的“契约精神”,贪婪和偷懒。都是这些混沌的核心。

    华夏军毕竟是军事集团,发展了这么些年,它的战力足以震动天下,但整个体系不过二十余万人,处于艰难的夹缝中,要说发展出系统的文化,仍旧不可能。这些文化和说法大都出自宁毅和他的弟子们,许多还停留在口号或者处于萌芽的状态中,百十人的讨论,甚至算不得什么“学说”,如同何文这样的学者,能够看出它们中间有些说法甚至自相矛盾,但宁毅的做法令人迷惑,且耐人寻味。

    相对而言,华夏兴亡匹夫有责这类口号,反而更加单纯和成熟。

    当然,这些东西令他思考。但令他苦恼的,还有其它的一些事情。

    晨锻过后是鸡鸣,鸡鸣过后不久,外头便传来脚步声,有人打开篱笆门进来,窗外是女子的身影,走过了小小的院子,然后在厨房里生起火来,准备早餐。

    何文大声地念书,随后是准备今日要讲的课程,待到这些做完,走出去时,早膳的粥饭已经准备好了,穿一身粗布衣裙的女子也已经低头离开。

    女子名叫林静梅,便是他烦恼的事情之一。

    平心而论,纵然华夏军一路从血海里杀过来,但并不代表军中就只崇尚武艺,这个年月,纵然有所弱化,文人士子终究是为人所仰慕的。何文今年三十八岁,文武双全,长得也是一表人才,正是学识与气质沉淀得最好的年纪,他当初为进黑旗军,说家中妻妾儿女皆被女真人杀害,后来在黑旗军中混熟了,自然而然得到不少女子倾心,林静梅是其中之一。

    何文最初进入黑旗军,是心怀慷慨悲壮之感的,投身魔窟,早已置生死于度外。这名叫林静梅的少女十九岁,比他小了整整一轮,但在这个年月,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对方乃是华夏军烈士之女,外表柔弱性情却坚韧,看上他后悉心照顾,又有一群兄长父辈推波助澜,何文虽然自称心伤,但久而久之,也不可能做得太过,到后来少女便为他洗衣做饭,在外人眼中,已是过不多久便会成亲的情侣了。

    事实上,这年月里毕竟大男子主义盛行,何文书香门第出身,虽然学了武,对于庖厨之事向来敬而远之,林静梅来照顾他,确实让他生活好了许多。他未有直接坏人清白,还是后来与黑旗众人相熟后,保持下来的一份理智了。

    谁知半年前,何文乃是奸细的消息曝光,林静梅身边的保护者们或许是得了警告,没有过分地来刁难他。林静梅却是心中悲苦,消失了好一阵子,谁知冬天里她又调来了集山,每日里过来为何文洗衣做饭,与他却不再交流。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样的态度,便令得何文更是苦恼起来。

    他吃过早餐,收拾碗筷,便出门去往不远处山腰间的华夏军子弟学堂。相对高深的儒学知识也需要一定的基础,因此何文教的并非启蒙的孩童,多是十四五岁的少年了。宁毅对儒家学问其实也颇为重视,安排来的孩子里有些也得到过他的亲自授课,不少人思维活跃,课堂上也偶有提问。

    今日又多来了几人,课堂后方坐进来的一些少年少女中,赫然便有宁毅的长子宁曦,对于他何文以往也是见过的,于是便知道,宁毅多半是过来集山县了。

    这一堂课,又不太平。何文的课程正讲到《礼记:礼运》一篇,结合孔子、老子说了天下大同、小康社会的概念——这种内容在华夏军很难不引起讨论——课快讲完时,与宁曦一道过来的几个少年人便起身提问,问题是相对肤浅的,但敌不过少年人的死缠烂打,何文坐在那儿逐条辩驳,后来说到华夏军的方略上,对于华夏军要建立的天下的混乱,又侃侃而谈了一番,这堂课一直说过了午时才停下,后来宁曦也忍不住参与论辩,照样被何文吊打了一番。

    也是华夏军中虽然上课的气氛活跃,不禁提问,但尊师重道方面一向是严格的,否则何文这等口齿伶俐的家伙免不了被一拥而上打成反动派。

    课讲完后,他回去院子,饭菜有些凉了,林静梅坐在房间里等他,看来眼眶微红,像是哭过。何文进屋,她便起身要走,低声开口:“你今日下午,说话注意些。”

    何文坐下,待到林静梅出了房子,才又站起来:“这些时日,谢过林姑娘的照顾了。对不住,对不住。”

    林静梅快步离开,想来是流着眼泪的。

    下午,何文去到学堂里,照往常一般整理书文,静静备课,申时左右,一名与他同样在脸上有刀疤的少女过来找他,让他去见宁毅。少女的眼神冰冷,语气不善,这是苏家的七小姐,与林静梅乃是闺蜜,何文被抓后与她有过几次见面,每一次都得不到好脸色,自然也是人之常情。

    何文便跟着七小姐一路过去,出了这学校,沿着道路而下,去往不远处的一个市集。何文看着周围的建筑,心生感慨,途中还见到一个小个子正在那儿大声呐喊,往周围的路人散发传单:“……人在这世上,皆是平等的,那些大人物有手脚脑袋,你我也有手脚脑袋,人跟人之间,并没什么有什么不同……”

    这是霸刀营的人,也是宁毅的妻子之一刘西瓜的手下,他们继承永乐一系的遗志,最讲究平等,也在霸刀营中搞“民主投票”,对于平等的要求比之宁毅的“四民”还要激进,他们时常在集山宣传,每天也有一次的集会,甚至于山外来的一些客商也会被影响,晚上本着好奇的心情去看看。但对于何文而言,这些东西也是最让他感到疑惑的地方,譬如说集山的商业体系讲究贪婪,讲究“逐利有道”,格物院亦讲究智慧和有效率地偷懒,这些体系终究是要让人分出三六九等的,想法冲突成这样,将来内部就要分裂打起来。对于宁毅的这种脑抽,他想不太通,但类似的疑惑用来吊打宁曦等一群孩子,却是轻松得很。

    往日里何文对这些宣传深感疑惑和不以为然,此时竟微微有些留恋起来,这些“歪理邪说”的气息,在山外毕竟是没有的。

    这边走过去不久,没有到市集热闹的地方,何文便在华夏军的办公点见到了宁毅。守卫相对森严的院落,隔壁还能看见宁曦与同伴在低头抄写东西,何文过来时,宁毅正送走一名大理的客商,然后面色平常地请他落座,又给他泡了杯茶。

    多数时间宁毅见人会面带笑容,上一次见何文也是这样,即便他是奸细,宁毅也并未刁难。但这一次,那跺跺脚也能让天下震动几分的男人面色严肃,坐在对面的椅子里沉默了片刻。

    “上午的时候,我与静梅见了一面。”

    “嗯”何文这才明白林静梅中午为何是红着眼睛的。

    宁毅又想了片刻,叹一口气,斟酌后方才开口:

    “静梅的父亲,叫做林念,十多年前,有个响当当的外号,叫做五凤刀。那时候我尚在经营竹记,又与密侦司有关系,有些武林人士来杀我,有些来投靠我。林念是那时候过来的,他是大侠,武艺虽高,绝不欺人,我记得他初至时,饿得很瘦,静梅更加,她自小体弱多病,头发也少,真正的黄毛丫头,看了都可怜……”

    宁毅声音低缓,一面回忆,一面说起往事:“后来女真人来了,我带着人出去,协助相府坚壁清野,一场大战之后全军溃败,我领着人要杀回杞县烧毁粮草。林念林师傅,便是在那路上去世的,跟女真人杀到油尽灯枯,他过世时的唯一的愿望,希望我们能照顾他女儿。”

    “然后呢。”何文目光平静,没有多少感情波动。

    “我把静梅当成自己的女儿。”宁毅看着他,“你大她一轮,足可当她的父亲,当初她喜欢你,我是反对的,但她外柔内刚,我想,你毕竟是个好人,大家都不介意,那就算了吧。后来……第一次查出你的身份时,是在对你动手的前一个月,我知道时,已经晚了。”

    何文挑了挑嘴角:“我以为宁先生找我来,要么是放我走,要么是跟我谈谈天下大事,又或者,因为上午在学堂里折辱了你的儿子,你要找回场子来。想不到却是要跟我说这些男女私情?”

    他已经有了心理建设,不为对方话语所动,宁毅却也并不在意他的句句带刺,他坐在那儿俯下身来,双手在脸上擦了几下:“天下事跟谁都能谈。我只是以私人的立场,希望你能考虑,为了静梅留下来,这样她会觉得幸福。”

    “宁先生觉得这个比较重要?”

    宁毅看着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吗?”

    “我看不到希望,怎么留下来?”

    “能打败女真人,不算希望?”

    “经不起推敲的学问,没有希望。”

    何文针锋相对,宁毅沉默了片刻,靠上椅背,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今天无论你是走是留,这些本来是要跟你聊聊的。”

    何文笑起来:“宁先生爽快。”

    “不是我爽快,我多少想看看你对静梅的感情。你避而不谈,多少还是有的。”

    何文这才沉默了,宁毅望了望门外:“何先生想知道的是将来如何治天下的问题,不过,我倒是想说说,您想法里的,儒家想法里的问题,很多人想法里的问题。”

    “宁先生之前倒是说过不少了。”何文开口,语气中倒是没有了先前那般刻意的不友善。

    “……我少年时,各种想法与一般人无二,我自小还算聪明,脑子好用。脑子好用的人,必定自视甚高,我也很有自信,如何先生,如众多儒生一般,不说救下这个世界吧,总会觉得,若是我做事,必然与旁人不同,旁人做不到的,我能做到,最简单的,若是我当官,自然不会是一个贪官。何先生觉得如何?幼时有这个想法吗?”

    何文看着他:“即便如今,何某也必然不为贪官。”

    宁毅笑得复杂:“是啊,那时候觉得,钱有那么重要吗?权有那么重要吗?清贫之苦,对的道路,就真的走不得吗?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那些贪官、坏人,蝇营狗苟不可救药的家伙,他们也很聪明啊,他们中的很多,其实比我都更加聪明……当我深刻地了解了这一点之后,有一个问题,就改变了我的一辈子,我说的三观中的整个世界观,都开始天翻地覆。”

    宁毅目光冰冷地看着何文:“何先生是为什么失败的?”

    何文仰头:“嗯?”

    “像何文这样出色的人,是为什么变成一个贪官的?像秦嗣源这么出色的人,是为何而失败的?这天下无数的、数之不尽的优秀人物,到底有什么必然的理由,让他们都成了贪官污吏,让他们无法坚持当初的正直想法。何先生,打死也不做贪官这种想法,你以为只有你?还是只有我?答案其实是所有人,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意做坏事、当贪官,而在这中间,聪明人无数。那他们遇上的,就一定是比死更可怕,更合理的力量。”

    “当我遇上什么样的情况,会慢慢的、不可避免的失败呢?这个问题之后……我开始真正了解这个世界了……”

    宁毅叹了口气,神情有些复杂地站了起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