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五七章 春天与泥沼(中)
    这年正月才开年,中原之地,刘豫小心翼翼地履行着自己对金国的责任,派皇子刘麟率兵渡淮而伐武,与此同时,大齐使者北上金国,劝说吴乞买、宗翰、宗辅等人发兵南征——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两三年来,刘豫自知靠自己的力量不可能打过武朝,又担心朝堂中的黑旗奸细随时随地可能要了自己的性命,一直期待着金国南下,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所有问题。

    然而到得三月,金国朝堂中出了大事,吴乞买中风倒下,自此便再也无法站起来,他虽然每日里仍旧处理着国事,但有关南征的讨论,就此对大齐的使者关闭。

    皇帝生了病,即便是金国,当也得先稳定内政,南征这件事情,自然又得搁置下来。

    刘麟渡江大败,领着残兵败将泱泱归来,众人反倒松了口气,看看金国、看看西南,两股可怕的力量都安安静静的没有动作,如此也好。

    一段时间内,大家又能小心地捱过去了……

    也是在此春暖花开时,自大名府往郑州沿线的千里大地上,拖家带口的逃荒者们带着惶惶不安的眼神,经过了一处处的城镇、关隘。附近的官府组织起人力,或阻拦、或驱赶、或杀戮,试图将这些饥民挡在属地之外。

    在相对富庶的地区,城镇中的人们经历了刘豫朝廷的横征暴敛,勉强过活。离开城镇,进入山林野地,便渐渐进入地狱了。山匪马帮在各处横行劫掠,逃难的人民离了故乡,便再无庇护了,他们逐渐的,往传闻中“鬼王”所在的地方聚拢过去。官府也出了兵,在滑州地界打散了王狮童带领的难民两次,难民们犹如一潭浊水,被拳头打了几下,扑散开来,之后又渐渐开始聚拢。

    这难民的大潮每年都有,比之北面的金国,南面的黑旗,终究算不得大事。杀得两次,军队也就不再热心。杀是杀不光的,出兵要钱、要粮,终究是要经营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才有,就算为了天下事,也不可能将自己的时间全搭上。

    发展也是重要的。

    黄河转过大弯,一路往东北的方向奔流而去,从郑州附近的原野,到大名府附近的山川,许多的地方,千里无鸡鸣了。比之武朝兴盛时,此时的中原大地,人口已四去其三,一座座的小村落泥墙坍圮、废弃无人,三五成群的迁徙者们行走在荒野中,占地为王的山贼与聚啸的马匪们来来去去,也大都衣衫褴褛、面有菜色。

    尚存的村落、有本事的大地主们建起了箭楼与高墙,许多时候,亦要受到官府与军队的来访,拖去一车车的货物。马贼们也来,他们只能来,而后或是马贼们做鸟兽散,或是高墙被破,杀戮与大火延绵。抱着婴孩的妇人行走在泥泞里,不知什么时候倒下去,便再也站不起来,最后孩子的哭声也渐渐消失……失去秩序的世界,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保护好自己。

    曾经那个商路通达、绫罗绸缎的世界,远去在记忆里了。

    濮州以北,王狮童穿着破烂的黑衣,一头乱发,蹲在石头上怔怔地看着黑压压、乱糟糟的人海、饥饿而瘦弱的人们,眼睛已经变成血的颜色。

    “再等等、再等等……”他对失去了一条手臂的副手喃喃说道。

    春暖花开,去年南下的人们,许多都在那个冬天里冻死了。更多的人,每一天都在朝这里聚集过来,树林里有时能找到能吃的叶子、还有果实、小动物,水里有鱼,开春后才弃家南下的人们,一部分还存有些许粮食。

    他们还不够饿。

    总会饿的。

    黄河以北,原本虎王的地盘,田实继位后,进行了大肆的杀戮和一系列的改革。大将军于玉麟在田里扶着犁,亲自耕作,他从田地里上来,洗净淤泥后,看见一身黑衣的楼舒婉正坐在路边草棚里看传来的情报。

    过去的这些年里,手头上处理大量的事情,每天晚上在并不明亮的油灯下工作的女人伤了眼睛,她的眼神不好,近视,因此双手拿着纸张欺近去看的姿势像个老人。看完之后,她便将身子直起来,于玉麟走过去,才知道是与南面黑旗的第三笔铁炮交易完成了。

    去年的政变过后,于玉麟手握重兵、身居高位,与楼舒婉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紧密。不过自那时至今,他多数时间在北面稳定局势、盯紧作为“盟友”也绝非善类的王巨云,双方碰头的次数反而不多。

    “前月,王巨云麾下安惜福过来与我商议驻防兵事,谈起李细枝的事。我看王巨云有心与李细枝开战,过来试探我等的意思。”

    于玉麟在楼舒婉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说起这些事情,楼舒婉双手交叠在膝上,想了想,微笑道:“打仗是你们的事情,我一个女人家懂什么,其中好坏还请于将军说得明白些。”

    楼舒婉的话语显得生分,但于玉麟也早已习惯她疏离的态度,并不在意:“虎王在时,黄河以北也是我们三家,如今我们两家联手起来,可以往李细枝那边推一推了。王巨云的一个意思是,李细枝是个没卵蛋的,女真人杀过来,一定是跪地求饶,王巨云摆明车马反金,到时候李细枝怕是会在背后抽冷子来一刀。”

    “那就是对他们有好处,对我们没有了?”楼舒婉笑了笑。

    雁门关以南,黄河北岸势力三分,笼统来说自然都是大齐的领地。实际上,东面由刘豫的心腹李细枝掌控,王巨云占据的乃是雁门关附近最乱的一片地方,他们在口头上也并不臣服于女真。而这中间发展最好的田家势力则是因为占据了不好跑马的山地,反而左右逢源。

    这次主持杀虎王的于玉麟、楼舒婉等人算是势力中的理智派,加上激进的田实等人,对于依附田家亲族的众多醉生梦死的败类早已看不下去,田家十余年的经营,还未形成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一番杀戮之后,内部的振奋便多少见得到成效,尤其是与黑旗的交易,令得他们私底下的实力又能增长许多。但由于之前的立场暧昧,只要不立刻与女真撕破脸,这边面对女真人总还有些转圜的余地。

    “去年饿鬼一番大闹,东面几个州十室九空,如今已经不成样子了,只要有粮,就能吃下去。而且,多了这些铁炮,挑个软柿子练兵,也有必要。不过最重要的还不是这点……”

    于玉麟说话,楼舒婉笑着插嘴:“百废待兴,哪里还有余粮,挑软柿子练兵,干脆挑他好了。反正我们是金国麾下良民,对乱师动手,天经地义。”

    于玉麟也笑:“最重要的不是这点,王巨云、安惜福等人,想乱李细枝,激黑旗出手。”

    楼舒婉愣了愣:“大言炎炎,关那帮人什么事?”

    “黑旗在山东,有一番经营。”

    楼舒婉的目光望向于玉麟,目光深邃,倒并不是疑惑。

    “还不光是黑旗……当年宁毅用计破梁山,借的是独龙岗几个庄子的力量,后来他亦有在独龙岗练兵,与岗上两个庄子颇有渊源,祝家庄祝彪等人也曾在他手下做事。小苍河三年之后,黑旗南遁,李细枝虽然占了山东、河北等地,然而民风彪悍,许多地方,他也不能硬取。独龙岗、梁山等地,便在其中……”

    于玉麟说的事情,楼舒婉其实自然是了解的。当初宁毅破梁山,与民风剽悍的独龙岗结交,众人还意识不到太多。及至宁毅弑君,许多事情追溯过去,人们才霍然惊觉独龙岗其实是宁毅手下武装力量的起源地之一,他在那里留下了多少东西,后来很难说得清楚。

    小苍河的三年大战,打怕了中原人,曾经进攻过小苍河的李细枝在掌握山东后自然也曾对独龙岗用兵,但老实说,打得极其艰难。独龙岗的祝、扈二家在官兵的正面推进下不得已毁了庄子,此后游荡于梁山水泊一带,聚啸成匪,令得李细枝极为难堪,后来他将独龙岗烧成白地,也未曾占领,那一带反倒成了混乱至极的无主之地。

    而对外,如今独龙岗、水泊一带匪人的背后势力,反倒是黑旗军的死对头——南武。当初宁毅弑君,牵连者不少,大儒王其松一家的女眷得太子周君武保护才得以幸存,而王家一脉单传的独苗王山月原本在江南做官,弑君事件后被妻子扈三娘保护着北上,托庇于扈家庄。中原沦陷后,他带罪之身不忘忧国,始终带领众人与女真、大齐官兵周旋,因此明面上这里反倒是属于南武的反抗势力。

    心系南朝的势力在中原大地上不在少数,反倒更容易让人容忍,李细枝几次讨伐未果,也就放下了心思,众人也不再过多的提起。只是到得今年,南方开始有了动静,这样那样的猜测,也才再度浮动起来。

    “王巨云觉得,如今北方有没有黑旗,当然是有的。与你我朝堂、军队中的黑旗奸细不同,山东的这一股,很可能是雌伏下来的黑旗精锐。假如李细枝内部大乱,以宁毅的精明,不可能不出来占便宜,他要占便宜,便要担风险。将来女真南下,第一重视的必然也会是山东。到时候,他不能不倚重你我,至少也会希望我们能多撑些时间。”

    “若黑旗不动呢。”

    “那山东、河北的利益,我等均分,女真南下,我等自然也可以躲回山里来,山东……了不起不要嘛。”

    “……他铁了心与女真人打。”

    “汉人江山,可乱于你我,不可乱于夷狄。安惜福带的原话。”

    “……王尚书啊。”楼舒婉想了想,笑起来,当初永乐起义的尚书王寅,她在杭州时,也是曾看见过的,只是当时年轻,十余年前的记忆此刻想起来,也已经模糊了,却又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那时天真年轻的女子心头只有惶恐,见到入杭州的那些人,也不过觉得是些粗暴无行的泥腿子。此时,见过了中原的沦陷,天地的倾覆,手上掌着百万人生计,又面对着女真人威胁的恐惧时,才忽然觉得,当初入城的那些人中,似也有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这英雄,与当初的英雄,也大不一样了。

    “像是个了不起的好汉子。”于玉麟说道,随后站起来走了两步,“不过此时看来,这英雄好汉、你我、朝堂中的众人、百万军队,乃至天下,都像是被那人玩弄在鼓掌之中了。”

    楼舒婉目光平静,并未说话,于玉麟叹了口气:“宁毅还活着的事情,当已确定了,这样看来,去年的那场大乱,也有他在背后操纵。可笑我们打生打死,事关几百万人的生死,也不过成了别人的牵线木偶。”

    于玉麟口中这样说着,倒是没有太多沮丧的神色。楼舒婉的拇指在掌心轻按:“于兄也是当世人杰,何必妄自菲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他因势利导,我们得了利,如此而已。”她说完这些,于玉麟看她抬起头,口中轻声呢喃:“鼓掌之中……”对这个形容,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眼中晃过一丝苦涩又妩媚的神情,稍纵即逝。春风吹动这性情独立的女子的头发,前方是不断延伸的绿色田野。

    “我前几日见了大光明教的林掌教,同意他们继续在此建庙、传教,过不久,我也欲加入大光明教。”于玉麟的目光望过去,楼舒婉看着前方,语气平静地说着,“大光明教教义,明尊之下,列降世玄女一职,可管束此地大光明教高低舵主,大光明教不可过分介入军政,但他们可从贫苦人中自行招揽僧兵。黄河以北,我们为其撑腰,助他们再去王巨云、李细枝的地盘上发展,他们从南方募集粮食,也可由我们助其看护、转运……林教主胸怀大志,已经答应下来了。”

    她笑了笑:“过不多时,人们便知大王也是天上神明下凡,乃是在世的玄王,于兄你也是代天巡狩的神明大将了。托塔天王还是持国天王,于兄你不妨自己选。”

    于玉麟看了她好一阵:“那和尚也非善类,你自己小心。”

    “这等世道,舍不得孩子,哪里套得住狼。我省得的,要不他吃我,要不我吃他。”

    于玉麟便不再说了。两人一站一坐,都在那儿朝前方看了好久。不知什么时候,才有低喃声飘动在空中。

    “……股掌之中……”

    “……迟早有一天我咬他一块肉下来……”

    两位大人物在外头的田间谈了许久,待到坐着马车一路回城,天边已经漾起明媚的晚霞,这晚霞投落在威胜的城墙上。道路上人群熙熙攘攘,城门边也多有乞儿,但比之此时的中原大地,这座城镇在经历十余年的太平之后,反倒显出一副难言的安定与平静来,离开了绝望,便总能在这个角落里聚起生机与活力来。

    “守土一方,安民于四境,楼姑娘,这些都亏了你,你善莫大焉。”掀开车帘时,于玉麟这样说了一句。

    楼舒婉望着外头的人群,面色平静,一如这许多年来一般,从她的脸上,其实已经看不出太多生动的表情。

    早已没有可与她分享这些的人了……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