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五三章 父亲匪号血手人屠(上)
    九月,秋末冬初,远远近近的山林渐染灰色时,集山县,迎来了往年里最后一段热闹的时刻。

    黑底晨星旗迎风飘扬,大规模的马队在这里聚集,也有随船而来的米商,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多背负长弓,带了刀剑。黑旗经营数年后,与尼族打打谈谈,凉山附近的数条商路已经相对太平,但对武朝的商旅来说,来往凉山与外界的贸易,仍旧是一件没有勇气、实力和背景便无法进行的凶险之事。

    随着一支支马队从武朝运来的,多是粮食、棉麻等物,也有铜铁,运走的,则往往以铁炮为主,亦有加工精美的弓弩、刀剑等物,往往运来上百匹驮马的货物,运回数门铁、木杂用的大炮,一些炮弹——对于外界而言,黑旗军工艺精湛,铁炮虽昂贵,如今却已经是外界军队不得不买的利器,即便是最初的木制大炮,在黑旗军混以钢铁和众多工艺“升级”后,稳定性与耐用程度也已大大增加,即便是当成消耗品,也多少能够保证在往后战斗中的胜率。

    小苍河的三年血战,是对于“大炮”这一新型兵器的最好宣传,与女真的对抗姑且先不谈,伪齐、田虎等人百万之众陆续而来,火炮一响立刻趴在地上被吓得屎尿齐彪的士兵不计其数,而根据最近的情报,女真一方的火炮也已经开始进入军列,往后谁若没有此物,战争中基本便是要被淘汰的了。

    除武朝的各方势力外,北面刘豫的政权,其实也是小苍河目前交易的客户之一。这条线目前走得是相对隐蔽的,交易量不大,主要是资源来往的距离太长,耗费太大,且难以保证交易顺利——自武朝军队偷偷向小苍河买炮后,伪齐的军阀也派出过数次商队,他们不运粮食,而是愿意将钢铁这样的战略物资运来小苍河,以换铁炮回去,这样换得比较多。

    小苍河对于这些交易的背后势力假装不知道,但去年齐国大将关狮虎派一支五百人的军队运着铁锭过来,以换铁炮二十门,这支军队运来铁锭,直接加入了黑旗军。关狮虎大怒,派了人偷偷过来与小苍河交涉无果,便在私下里大放谣言,齐国一干将领听说此事,偷偷嘲笑,但两边贸易终究还是没能正常起来,维持在零零碎碎的小打小闹状态。

    对大理一方的贸易,则不止维持在战争器械上。

    虽然最初打开大理国门的是黑旗军强势的态度,最为吸引人的物资,也正是这些钢铁器械,但不久之后,大理一方对于军事设备的需求便已下降,与之对应上升的,是大量印制精美的、在这个时代近乎“艺术”的书籍、装饰类物件、香水、玻璃容器等物。尤其是纸质精良的“典藏版”佛经,在大理的贵族市场上供不应求。

    虽然大理国上层始终想要关闭和限制对黑旗的贸易,然而当大门被敲开后,黑旗的商贩在大理国内各种游说、渲染,使得这扇贸易大门根本无法关上,黑旗也因此得以获得大量粮食,解决内部所需。

    此时的集山,已经是一座居民和屯兵总数近六万的城市,城市沿着小河呈南北狭长状分布,上游有军营、田地、民居,中段靠河流码头的是对外的商业区,黑旗人员的办公所在,往西面的山脉走,是集中的作坊、冒着浓烟的冶铁、枪炮工厂,下游亦有部分军工、玻璃、造纸印刷厂区,十余水轮机在河边连成一片,各个厂区中竖起的烟囱往外喷吐黑烟,是这个时代难以见到的新奇景象,也有着惊人的声势。

    自宁毅来到这个时代开始,从自行摸索物理化学试验,到小作坊工匠们的研究,经历了战火的威逼和洗礼,十余年的时光,如今的集山,便是黑旗的工业基础所在。

    由于西北居民、北方难民的加入,这里有一部分自家经营的小作坊、各类餐饮店铺,但绝大部分是黑旗目前经营的产业,数年的战争里,黑旗保证了匠人的存活,流水线的分工在各个地方多已娴熟,称作坊不再合适,一片片的,都已经算是工厂了。

    将近九千黑旗精锐屯集于此,保证这边的技术不被外界轻易探走,也使得来到集山的镖师、军人、尼族人无论有着怎样的背景,都不敢在此轻易造次。

    数年以来,虽然具体的技术并不外流,但对于格物的基础理念,黑旗方面却是向外界敞开的。市集上由宁毅等人最初编纂的《格物初探》、《万物之理》等小册子卖得极为便宜,由物理、化学、数学的基础道理,最终渲染出只要有足够的计算力和深入的探索,便可穷究天地万事万物的前景……这些理论在欧洲的发展可能极为曲折,但在东方,人们在格物方面的忌讳其实不多,宁毅又已做出弑君这等大逆不道之举,外界对这些东西反而能更为平静地看待。

    这些小册子自暗地里流出,武朝、大理、中原、女真各方势力在私下里多有研究,但最为重视的,恐怕一是君武的格物院,二是女真的完颜希尹一方。大理乃是和平的国家,对于造武器兴趣不大,中原各地民不聊生,军阀目的性又强,即便取几本这种小册子扔给匠人,毫无基础的匠人也是摸不清头脑的,至于武朝的众多官员、大儒,则往往是在随意翻看之后烧成灰烬,一方面觉得这类歪理邪说于世道不好,穷究天地显然心无敬畏,二来也害怕给人留下把柄。因此,即便南武文风兴盛,在众多文会上谩骂国家都是无妨,于这些东西的讨论,却仍旧属于大逆不道之事。

    集山一地,在黑旗工业体系内部对格物学的讨论,则已经形成风气了,最初是宁毅的渲染,后来是政治部宣传人员的渲染,到得如今,人们已经站在源头上隐约看到了物理的未来。例如造一门大炮,一炮把山打穿,例如由宁毅展望过、且是目前攻坚重点的蒸汽机原型,能够披铁甲无马奔驰的战车,加大体积、配以枪炮的巨型飞艇等等等等,许多人都已相信,即便眼下做不了,未来也必定能够出现。

    位于上游军营附近,华夏军工程部的集山格物研究院中,一场关于格物的讨论会便在进行。此时的华夏军工程部,包括的不光是工业,还有农业、战时后勤保障等一部分的事情,工程部的研究院分为两块,主体在和登,被内部称为上院,另一半被安排在集山,一般称作下院。

    几年以来,这恐怕是对于研究院来说最不平凡的一次讨论会,时隔数年,宁毅也终于在众人面前出现了。

    “……关于未来,我认为最重要的节点,在于一个独立存在的动力体系,像之前大概提过的,蒸汽机……我们需要解决钢铁材料、铸件切割的问题,润滑的问题,密封的问题……未来几年里,打仗恐怕还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但不妨加以留意,作为技术积累……为了解决炸膛,我们要有更好的钢铁,碳的含量更合理,而为了有更大的炮弹动力,炮弹和炮膛,要贴合得更紧密。这些东西用在火枪里,火枪的子弹可以达到两百丈以外,虽然没有什么准头,但那个炸掉的大枪膛,一两次的失败,都是这方面的技术积累……另外,水车的运用里,我们在润滑方面,已经提升了很多,每一个环节都提升了很多……”

    “……物理之外,化学方面,爆炸已经相当危险了,负责这方面的诸位,注意安全……但一定存在安全运用的方法,也一定会有大规模制取的方法……”

    “……农业方面,不要总觉得没有用,这几年打来打去,我们也跑来跑去,这方面的东西需要时间的沉淀,尚未看到实效,但我反倒认为,这是未来最重要的一部分……”

    讨论会基本上是目前华夏军研究的进度报告,报告完后,宁毅在前方做了陈结。下方的两百余人,多是匠人出身,许多人最初甚至不识字,开始的那些年里,宁毅只能交代任务,倒是没有讨论的必要,最近三五年间,最初的格物启蒙渐渐完成,其中也加入了一部分宁毅亲自教的年轻学生,会议中才有了这类展望存在的意义。下方有些人双眼发亮,大点其头,有些人眨着眼睛,努力理解。

    会堂后方,十三岁的宁曦坐在那儿,拿着笔埋头书写,坐在旁边的,还有随红提习武后,与宁曦形影不离的少女闵初一。她眨着眼睛,满脸都是“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很厉害”的表情,对于与宁曦挨着坐,她显得还有些许拘谨。

    宁曦幼时性情纯真,与闵初一常在一起玩耍,有一段时间,算是形影不离的玩伴。宁毅等人见这样的情况,也觉得是件好事,于是红提将资质还不错的初一收为弟子,也希望宁曦身边能多个保护。

    待到年纪渐渐成长,两人的性格也渐渐成长得不同起来,小苍河三年大战,众人南下,此后宁毅死讯传出,为了不让小孩子在无意中说出真相被人探知,即便是宁曦,家人都未曾告知他真相。父亲“死去”后,小宁曦立志保护家人,埋头学习,比之先前,却多少沉默了许多。

    闵初一的家境最初贫困,父母也都是老实人,纵然宁毅等人并不在意,但渐渐的,她也将自己当成了宁曦身边侍卫这样的定位。到得十二三岁,她已经发育起来,比宁曦高了一个个头,宁曦照顾兄弟家人,与黑旗军中其他孩子也算相处融洽,却渐渐对闵初一跟在身边感到别扭,不时想将对方甩开。如此这般,虽然檀儿对初一颇为喜欢,甚至存在让两人结个娃娃亲的念头,但宁曦与闵初一之间,目前正处于一段相当别扭的相处期。

    最近宁毅“忽然”归来,一度以为父亲已死去的宁曦心绪混乱。他上一次见到宁毅已是四年之前,九岁时的心境与十三岁时心境截然不同,想要亲近却多半有些羞涩,又恼恨于这样的局促。这个年代,君臣父子,小辈对待长辈,是有一大套的礼数的,宁曦已然接受了这类的教育,宁毅对待孩子,过去却是现代的心态,相对洒脱随意,时不时还可以在一起玩闹的那种,这时候对于十三岁的别扭少年,反倒也有些不知所措。归家后的半个月时间内,双方也只能感受着距离,顺其自然了。

    与其他孩子的相处倒是相对好些,十岁的宁忌好武艺,剑法拳法都相当不错,最近缺了几颗牙,整天抿着嘴不说话,高冷得很,但对于江湖故事毫无抵抗力,对于父亲也颇为仰慕——宁毅在家中跟孩子们说起路上打杀陆陀等人的事迹:

    “……他仗着武艺高强,想要出头,但林子里的打斗,他们已经渐落下风。陆陀就在那大喊:‘你们快走,他们留不下我’,想让他的党羽逃走,又唰唰唰几刀劈开你杜伯伯、方伯伯他们,他是北地大枭,撒起泼来,嚣张得很,但我正好在,他就逃不了了……我挡住他,跟他换了两招,然后一掌翻天印打在他头上,他的党羽还没跑多远呢,就看见他倒下了……呐,这次我们还抓回来几个……”

    宁忌与五岁的宁河便听得双眼晶晶亮,钦佩不已,之后宁毅又跟他们说起北地田虎地盘的见闻,林恶禅与史进的比武:“那胖和尚没敢过来,否则便让他好看”云云。

    八岁的雯雯人如其名,好文不好武,是个文静爱听故事的小女孩儿,她得到云竹的悉心教导,自幼便觉得父亲是天下才华最高的那个人,不需要宁毅再次造谣洗脑了。此外五岁的宁珂性格热情,宁霜宁凝两姐妹才三岁,大都是相处两日便与宁毅亲昵起来。

    到得这一日宁毅过来集山露面,孩子当中能够理解格物也对此有些兴趣的便是宁曦,众人一路同行,待到开完会后,便在集山的街巷间转了转。不远处的市集间正显得热闹,一群商贩堵在集山曾经的县衙所在,情绪激烈,宁毅便带了孩子去到附近的茶楼间看热闹,却是最近集山的铁炮又宣布了涨价,引得众人都来询问。

    黑旗的政务人员正在释疑。

    “……七月初,田虎势力上发生的变乱大家都在知道了,田虎之变后,‘饿鬼’于黄河以北展开攻伐,南方,襄阳二度大战,背嵬军大胜金、齐联军。女真内部虽有斥责申饬,但至今未有动作,根据女真朝堂的反应,很可能便要有大动作了……”

    “……在外头,你们可以说,武朝与华夏军不共戴天,但纵然我等杀了皇帝,我们如今还是有共同的敌人。女真若来,我方不希望武朝惨败,一旦惨败,是生灵涂炭,天地倾覆!为了应对此事,我等已经决定,所有的作坊全力赶工,不计损耗开始备战!铁炮价格上升三成,同时,我们的预定出货,也上升了五成,你们可以不接受,等到打完了,价格自然下调,你们到时候再来买也无妨——”

    “……时局危急,涨价的决定,黑旗方面两年内不会再改,铁炮价格只有涨不会跌!与以前一样,价格或许有调整,一切以我等定下契约时的约定为准。你们回去与背后的大人们说,买与不买,我等并不强求……”

    这样的交代众人哪里肯轻易接受,前方的各类说话声一片嘈杂,有人斥责黑旗坐地起价,也有人说,往日里众人往山中运粮,如今黑旗翻脸无情,自然也有人赶着与黑旗签订契约的,场面嘈杂而热闹。宁曦看着这一切,皱起眉头,过得片刻询问道:“爹,要打了吗?”

    “还早,不用担心。”

    “嗯。”宁曦闷闷地点了点头,过得片刻,“爹,我没担心。”

    宁毅看了看身边的孩子,忽然笑了笑,明白过来。长久以来黑旗的宣传悲壮又慷慨,即便是孩子,畏战的不多,恐怕想战的才是主流。他拍了拍宁曦的肩膀:“这场战争也许会在你们这一代成材后结束,不过你放心,我们会打败那帮杂碎。”

    “嗯。”宁曦又闷闷地点了点头。

    众人在楼上看了片刻,宁毅向宁曦道:“要不然你们先出去玩玩?”宁曦点头:“好。”

    “带着初一逛逛市场,你是男孩子,要学会照顾人。”

    宁毅笑着说道。他这样一说,宁曦却多少变得有些局促起来,十二三岁的少年人,对于身边的女孩子,总是显得别扭的,两人原本有些心障,被宁毅这样一说,反倒更为明显。看着两人出去,又打发了身边的几个随行人,关上门时,房间里便只剩他与红提。

    窗外还有些喧嚣,宁毅在椅子上坐下,往红提张开手,红提便也只是抿了抿嘴,过来坐在了他的怀里。宁毅不拘礼法,对于老夫老妻的两人来说,这样的亲昵,也早已习惯了。

    宁毅远离和登三县的两年里,云竹与锦儿等人多少还瞅了空偷偷地去看他,唯有檀儿、红提两人,是四年未见。刚到家的那天,宁毅与檀儿去苏愈的墓前祭扫,红提则领着人进一步的清理内奸,待到事情做完,几至深夜,宁毅等着她回来,说了会儿悄悄话,然后任性地拉了她与檀儿要大被同眠。

    红提和檀儿倒是都没有拒绝,只是三人躺在一起,反倒没有了乱来的心情,手牵着手低声聊天到凌晨,彼此依偎着昏沉睡去,到得第二天,宁毅觉得还是分开睡比较有情调。

    一家人分开太久,彼此也有适应期,宁毅回来之后,也并不清闲,这些时日里一边做事一边瞅着空调戏自己身边的几人,眼下也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了,宁毅平素最喜欢看这武艺高强的妻子害羞又顺服的样子,但今天坐在这里,倒是没有做什么夫妻间的小动作,听着外头的声音,他给自己倒了杯茶,与红提一面闲聊,一面等待着某些事情的发生。

    “算计自己的孩子,我总觉得会有些不好。”红提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

    “……是啊。”宁毅喝了口茶。

    ……

    宁曦与初一一前一后地走过了街道,十三岁的少年其实样貌清秀,眉头微锁,看起来也有几分沉稳和小威严,只是此时眼神多少有些烦乱。走过一处相对僻静的地点时,后头的少女靠过来了。

    “你……”宁曦并不想跟她并排走,他如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算得上是黑旗军的“太子爷”,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娇气——至少表面上没有——他平素待人随和,喜欢帮助别人,跟随着众人南下时的苦难和死人的场景,使他对身边人格外珍惜,许多时候帮忙做事,也都不畏辛劳,不到浑身臭汗不愿停。

    只是对于身边的少女,那是不一样的情绪。他不喜欢同龄人总存着“保护他”的心思,仿佛她便低了自己一等,大家一同长大,凭什么她保护我呢,如果遇上敌人,她死了怎么办——当然,如果是其他人跟着,他往往没有这等别扭的情绪,十三岁的少年眼下还察觉不到这些事情。

    “有人跟着……”初一低着头,低声说了一句。少年目光平静下来,看着前方的巷口,预备在看见巡逻者的第一时间就大喊出来。

    然而事情发生得比他想象的要快。

    后方的人影陡然间欺近过来,闵初一刷的转身拔剑:“什么人——”那人声音沙哑:“哈哈,宁毅的儿子?”

    身影交错,得到红提真传的少女剑光飞舞,然而那人凌厉的拳风便已打倒了一个棚子,木片飞溅。宁曦走向前方,口中大喊:“奸细——快来——”抄起路边一根木棒便回身过来,闵初一道:“宁曦快走——”话音未落,那人一张印在她的肩上。

    闵初一踏踏踏的退后了数步,几乎撞在宁曦身上,口中道:“走!”宁曦喊:“拿下他!”持着木棒便打,然而仅仅是两招,那木棒被一拳硬生生的打断,巨力潮涌而来,宁曦胸口一闷,双手虎口生疼,那人第二拳猛地挥来。

    闵初一从旁边冲上,长剑逼退那记拳头,宁曦退了两步,闵初一在仓促间与那蒙面人也换了两招,拳风呼啸犹如大江奔涌,便要打在宁曦的头上。他自幼身边也都是名师教导,武艺方面,师从的红提、西瓜、陈凡这样的高手,纵然在这方面天赋不高,兴趣不浓,也足以看出对方的身手厉害得可怖,这片刻间,宁曦只是挥舞断棍还了一棒,闵初一扑过来抱住他,然后两人飞滚出去,鲜血便喷在了他的脸上。

    “快走……”

    少女的声音近乎呻吟,宁曦摔在地上,脑袋有瞬间的空白。他毕竟未上战场,面对着绝对实力的碾压,生死关头,哪里能迅速得反应。便在此时,只听得后方有人喊:“什么人——”“停下!”

    打斗声响起来,陆续又有人来,那刺客飞身远遁,转眼奔逃出视野之外。宁曦从地上坐起来,手都在发抖,他抱起少女柔软的身体,看着鲜血从她嘴里出来,染红了半张脸,少女还努力地朝他笑了笑,他一时间整个人都是懵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喂、喂、你……大夫快来啊……”

    片刻后,他拼尽全力地收敛心神,看了少女的状况,抱起她来,一面喊着,一面从这巷道间跑出去了……

    ……

    “……是啊。”茶楼的房间里,宁毅喝了口茶,“可惜……没有正常的环境等他慢慢长大。有些挫折,先模拟一下吧……”

    红提看了他一阵:“你也怕。”

    “嗯,很怕的。”宁毅抱着她的手用了一下力,过得片刻,“等他三十岁再告诉他。”

    远处的骚乱声传过来了,红提站起身来,宁毅朝她点了点头,妻子的身影已经蹿出窗户,沿着屋檐、瓦片飞掠而过,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远处的街巷里。

    宁毅推门而出,眉头紧蹙,周围的人已经跟上来,随他飞快地下去:“出什么事了,叫所有人守住位置,慌张什么……”周围都已经开始动起来。

    初冬的阳光懒洋洋地挂在天上,凉山四季如春,没有酷暑和严寒,因此冬天也非常好过。或许是托天气的福,这一天发生的刺客事件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护住宁曦的闵初一受了些轻伤,只是需要好好的休息几天,便会好起来的……(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