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五一章 缘分你我 一场遇见(上)
    与家人吃过早餐后,天已经大亮了,阳光明媚,是很好的上午。

    苏檀儿的工作时间常常是紧促的,舒适的清晨过后,需要处理的事情便接踵而来。从家中走到作为和登县中枢的总参一号院大概需要十分钟,途中红提是一路跟随的,云竹与锦儿会与她们同行片刻,然后去往另一侧的学校——她们是校园中的老师,有时候也会参与到政治部的文娱事业中去。

    宁毅的几个妻妾当中,红提的年纪相对大些,性情好,过往恐怕也过得最为艰难。檀儿敬重于她,尊称她为“红提姐”,红提早已过门,则照例称檀儿为“姐姐”。

    这样的称呼稍乱,但两人的关系素来是好的,去往总参院子的途中若没有旁人,便会一路聊天过去。但通常有人,要抓紧时间报告今天工作的副手们往往会在早餐时就去到家门口等待了,以节约此后的十分钟时间——多数时间这份工作由大管家杏儿来做,也有另一名担任秘书工作的女子,叫做文娴英的,负责将传递上来的事情汇总后报告给苏檀儿。

    今天跟随过来的则是娟儿。

    两人稍稍交谈、沟通过后,娟儿便去往山的另一边,处理其他的事情。

    几分钟后,檀儿与红提抵达总参谋部的院子,开始处理一天的工作。

    布莱、和登、集山三县,原本只是居民加起来不过三万的小县城,黑旗来后,包括军队、行政、技术、商业的各方面人员连同家属在内,居民膨胀到十六万之多。总参虽然是参谋部的名头,实际上主要由黑旗各部的首脑组成,这里决定了整个黑旗体系的运作,檀儿负责的是行政、商业、技术的总体运作,虽然主要看管大局,早两年也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后来宁毅远程主持了改制,又培养出了一部分的学生,这才稍稍轻松些,但也是不可松懈。

    这边早晨的例行汇报、复杂的文案工作开始时,娟儿抵达了另一头的情报部。黑旗的情报部原本就是竹记的一支,早先传承了密侦司的痕迹,后来配合竹记的商业、宣传部门运转,此时彻底独立出来,仍旧与政治部、商业部的联系密切。

    一方面,有关外界的大量讯息在这里汇总:金国的情况、大齐的情况、武朝的情况……在整理后将一部分交给政治部,然后往军队公开,通过散播、推演、讨论让大家明白如今的天下大势走向,各处的水深火热以及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另一部分则交由商业部进行归纳运作,寻找可能的机会和谈判筹码。

    而在此之外,具体的谍报工作自然也包括了黑旗内部,与武朝、大齐、金国奸细的对抗,对黑旗军内部的清理等等。如今负责总情报部的是曾经竹记三位首脑之一的陈海英,娟儿与他碰头后,早已筹划好的行动就此展开了。

    负责和登县行动的名叫陈兴,他是宁毅的弟子之一,原本热衷宁毅教授的逻辑、推理、因果等学问,曾在军中创立了“墨会”,与罗业分庭抗礼,后来没走上发明家的道路,倒是加入了情报部的行动部门。辰时刚过,他收到命令,随后对手下分配了任务。

    这支队伍如例行训练一般的自情报部出发时,赶往集山、布莱两地的传令者已经飞驰在路上,不久之后,负责集山谍报的卓小封,以及在布莱军营中担任军法官的罗业等人将会收到命令,整个行动便在这三地之间陆续的展开……

    巳时一刻,亦即上午九点半,苏檀儿与一众工作人员开完早会,走向自己所在的办公房间时,抬头看见热气球从头上飘过。

    ************

    热气球飘在了天空中。

    和登县山下的大道边,开粥饼铺的陈老二抬起头,看到了天空中的两只热气球,热气球一只在东、一只在南,顺风飘着。

    在粥饼铺吃东西的大多是附近的黑旗行政部门成员,陈老二手艺不错,因此他的粥饼铺常客颇多,今日已过了早餐时间,还有些人在这儿吃点东西,一面吃喝,一面说笑交谈。陈老二端了两碗粥出去,摆在一张桌前,然后叉着腰,用力晃了晃脖子:“哎,那个孔明灯……”

    要粥的黑旗成员回头看看:“老陈,那是热气球,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了,还不懂呢。”

    “就是孔明灯嘛,我小时候也会做。”陈老二咧开嘴笑了笑,“不过这个可真大,今儿个怎么给放出来了?”

    “大概看今天天气好,放出来晒晒。”

    那行政人员笑了笑,陈老二也笑了笑。这周围的集市间人来人往的,过得片刻,又有一群人来:“老二,吃的还有吗?,莫非那宁立恒……真的未死?”

    陈兴拱手:“还请何兄束手,免造无谓伤亡。先生若然未死,以何兄才学,我想必然能见到先生,将心中所想,与他一一陈述。”

    何文背负双手,目光望着他,那目光渐冷,看不出太多的情绪。陈兴却知道,这人文武双全,论武艺见识,自己对他是颇为佩服的,两人在战场上有过救命的恩情,虽然察觉何文与武朝有千丝万缕联系时,陈兴曾颇为震惊,但此时,他仍旧希望这件事情能够相对和平地解决。

    他倒不是觉得何文能够逃脱,然而这等文武双全的高手,若真是豁出去了,自己与手下的众人,恐怕难以留手,只能将他杀死。

    院外,一队人各持兵器、弓弩,无声地合围上来……

    与此同时,山麓另一侧的小道上,爆发了短暂的厮杀。

    和登的清理还在进行,集山行动在卓小封的带领下开始时,则已近午时了,布莱清理的展开是午时二刻。大大小小的行动,有的无声无息,有的引起了小规模的围观,随后又在人群中消弭。

    当罗业带领着士兵对布莱军营展开行动的同时,苏檀儿与陆红提在一块儿吃过了简单的午餐,天气虽已转凉,院子里竟然还有低沉的蝉鸣在响,节奏单调而缓慢。

    午饭过后,有两支商队的代表被领着过来,与檀儿见面,讨论了两笔生意的问题。黑旗颠覆田虎势力的消息在各个地方泛起了波澜,以至于近期各类生意的意向频繁。

    申时三刻,下午四点半左右,苏檀儿正埋头翻阅账册时,娟儿从外头走进来,将一份情报放到了桌子的角落上。

    檀儿抬头看了她一眼,娟儿微微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檀儿看着角落上那份情报,将双手放在腿上,望了片刻,然后才坐上前去,低下头继续翻账本。

    五点开会,各部官员和秘书们过来,对今天的事情做例行陈结——这意味着今天的事情很顺利,否则这个会议可以会到夜里才开。会议开完后,还未到吃饭时间,檀儿回到房间,继续看账本、做记录和规划,又写了一些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外头静悄悄的,天渐渐暗下去了,往日里红提会进来叫她吃饭,但今天没有,天黑下来时,还有蝉鸣声响,有人拿着油灯进来,放在桌子上。

    檀儿低头继续写着字,灯火如豆,静静照亮着那书桌的方寸之地,她写着、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的毛笔才忽然间顿了顿,然后那毛笔放下去,继续写了几个字,手开始颤抖起来,泪水哒的掉在了纸上,她抬起手,在眼睛上撑了撑。

    不远处的椅子上,有人在看着她。

    “嗨,苏……檀儿……”男人低声开口,不知道为什么,那就像是许多年前他们在那个宅子里的初次见面,那一次,彼此都非常礼貌、也异常陌生,这一次,却稍稍不同了:“你好啊……”他说着这个年月里不常见的话。

    檀儿低着头,没有看那边:“宁立恒……相公……”她说:“你好啊……”

    这个时候,外头的星光,便已经升起来了。小县城的夜晚,灯点晃动,人们还在外头走着,互相说着,打着招呼,就像是什么特殊事情都未有发生过的普通夜晚……

    宁馨,而安谧。(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