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四四章 风急火烈 再见江湖(中)
    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原本该当宁静下来的夜色并未平静,火焰的光芒与不安的厮杀还在远处持续,小小的山头上,穿长衫的人影举着长长的望远镜,正在朝周围张望。

    “在哪里啊……”他口中低喃了一句。

    后方还有数道人影,在周围警戒,一人蹲在地上,正伸手往倒下的黑衣人的怀里摸东西。那黑衣人的面罩已经被撕下来,身体微微抽搐,看着周围出现的人影,目光却显得凶戾。

    这黑衣人才刚刚从混乱的思绪中恢复过来,他名叫吴絾,这一次虽陆陀等人南下,虽被放在外围警戒,但原本也是北地赫赫有名的凶人,身手是相当不错的。陆陀大队往前方转进之后,他在后方选了高处戒备,眼见远处的林间有人打出火点讯号来,方才准备再度转移,也是在此时,遭到了袭击。

    自后方忽然出现的敌人隐匿功夫高强,他发现时,对方已经到了身后,仅仅是一次换掌,吴絾的后颈便被拿住,打得晕厥过去,片刻之后醒来,才发现身边已经是出现好几道的人影。吴絾脑中还未想清楚,心中却并不畏惧。江湖上每多奇人,他即便着了道,也不代表这些人就能在自己的那些同伴面前讨得好去。

    以执掌大金国半璧力量的元帅府牵头,谷神完颜希尹的弟子为首领,搜刮建立出来的这支高手队伍,虽不说在战场上能敌万军,在战场外却是难有敌手的。吴絾身居其中,能够明白自己这些高手集结起来的意义,他们将来的目标,是类似于曾经的铁臂膀周侗,如今的天下第一人林宗吾这样的绿林豪强。自己单出来竟然被抓,确实没有面子,但今日出现在这里的绿林人,是根本无法明白他们面对的到底是怎样的敌人的。

    夜风吹过,他还未能看出这几人的来历,身边给他搜身那人掏出了他身上唯一携带的令牌,随后拿去给那手持圆筒的长衫男人看,对方的声音在夜风里传来,有些能听懂,有些则听不太懂。

    “只找到这个。”

    “……很讲究啊,看这个篆字,好像是谷神一系的风格……先收着……”

    “是……可能要点时间问问他。”

    “他醒了?唔……你们让开,我来装个逼……”

    吴絾还听不太懂对方的意思,长衫男子走过来蹲下了,从上方看着他:“喂,能说话吗?你们老大在哪?”

    “你们……要死了……”吴絾怡然不惧,他先前被对方在喉咙上打了一拳,此时勉强说话,声音沙哑,但狠辣的气息犹在。

    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

    他心中是这样想的。对方便又说了一句:“那你显得把你老大的所在告诉我,我才好去送死。你说呢?”

    “咳咳……”吴絾在地上露出嗜血的笑容,点了点头,他目光瞪着这长衫男子,又顺便望了望周围的人,再回到这男子的面上来,“当然,你们要找死,总没……有……”

    月光很大,纵然远处的光芒隐隐约约透着躁动,这小山包上的一切仍旧显得清冷,站在这里的几人,蹲在那的一人以及躺着的那人都在笑,躺着的那人一边笑一边沙哑却又一字一顿地说话,然而,说到这一句时,话语的音调却陡然有转折。躺着的男子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事情。

    空气安静下来。

    周围几人都在等他说话,感受到这安静,微微有些尴尬,蹲着的长衫男子还摊了摊手,但疑惑的目光并没有持续很久。旁边,先前搜身的那人蹲了下来,长衫男子抬了抬头,这一刻,大家的目光都是严肃的。

    “……你认出我了。”

    轻得像是没有人能够听到的低喃。

    吴絾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一时间没有说出来。长衫男子低头望了他两眼,确定了某些东西后,他站了起来,由高高的俯视变作转身。

    “他认出我了……”

    “你们……”吴絾将目光转向旁边的人,这些人将目光望过来,冷冷地像是在看一件死物,他们并不在乎自己“认出”他们这个事实,他们在乎的是背后的涵义。吴絾的心中还显得混乱,他想着应该要说几句硬气的话,但口中已经发出声音来:“他们在下面……”

    夜晚有风吹过来,山包上的草便随风摇摆,几道人影没有太多的变化。长衫男子背负双手,看着黑暗中的某个方向,想了片刻。

    “你们……真的想杀了我啊。”

    地上的人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

    ……

    过得片刻。

    “你叫什么名字?”

    “……吴……你、你放了我……”

    “……剥了你的皮去查?”

    “……吴絾……”

    “你们的大队,在已经打起来的那边?”

    “……”

    远处的小树林间,隐约燃烧着烽烟,那一片,已经打起来了——

    *************

    长枪与钢刀的撞击在林间亮起火花,人影飞窜厮杀,火焰在稀疏的小树林里烧,烟雾一时间便萦绕开来,周围一片杀戮与混乱。

    擅使通背拳的仇天海、李刚杨、林七公子甚至于陆陀等人都已散开,这些高手们奔行林间,对着突袭而来的绿林人展开了屠杀。他们本就身手一流,长期的相处中还形成了相对良好的协作习惯,此时在这地形复杂的树林中与一些单凭热血就来救人的绿林武者厮杀,委实是处处占得上风。

    仇天海在或明或暗的光焰中奔突,看起来便如同投石机中被投掷出去的巨石,通背拳的力量原本最擅集中发力,在轻功的惯性下简直触物即崩,无人能当他的三拳两脚。

    林七公子在先前的一战中被高宠逼退脱身,委实丢了大面子,此时冲入人群,快刀全力施为下,每一刀均是残忍非常。一名中年侠女刷刷几下被他剁飞双手,她的丈夫冲过来抢救,被林七刚猛的一刀斩断了颈项,一脚踢入那女子怀中,随后又如猛虎般的朝旁边武者杀去。

    更别提陆陀这种准宗师的身手,他的身影绕行林间,只要是敌人,便可能在一两个照面间倒下去。

    银瓶、岳云被俘的消息传遍邓州、新野,此次结伴而来的绿林人也有不少是代代相传的世家,是相携闯荡过的兄弟、夫妻,人群中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年轻气盛的少年。但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下,并没有太多的意义。

    远处,银瓶被那女真首领拉着,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的嘴已经被堵了起来,完全无法呼喊,但还是在努力的想要发出声音,眼中已经一片殷红,急得跳脚。

    不远的地方,烟雾横飞,陡然有罡风呼啸而来,暗红长枪冲向这混乱局面中防守最薄弱的路线,转眼间,便拉近到仅仅两丈远的距离。银瓶“唔——”的奋力大叫,几乎跳了起来。借着烟雾与火焰冲过来的正是高宠,然而在前方,亦有数道身影出现了。郑三、潘大和、雷青等一众高手早已截在前方,要将高宠挡下来。

    要对付陆陀、仇天海这一级别的绿林高手,树林从来就不是什么理想的伏击环境,然而想要救下银瓶、岳云,这也可能是唯一能浑水摸鱼的地方。高宠集结了这些绿林人,对他们的要求原本只是袭扰、放火生烟,然而当陆陀等人亲自下场,一场屠杀还是无法避免的出现。

    自暗处冲出的高宠犹如亡命的猛虎,暴喝声中直冲银瓶所在的位置,那暗红长枪力道刚猛如奔雷,在几乎不要命的冲杀中,片刻时间里,潘大和等人几乎都有些无法阻挡。眼见他一步步的推进,那女真首领哈哈大笑:“好,厉害,你若不投降,再敢往前一步,我便杀了这岳银瓶!”

    “那你便杀——”高宠一声暴喝,长枪硬砸潘大和的刀,将他硬生生砸出丈余之外。那女真首领大笑:“聪明!那便还给你岳银瓶——”

    在这大笑声中,女真首领做出的是谁也未曾料到的事情,他抓起岳银瓶的后背,双手猛地一掷,便将她掷向了高宠,正在疾冲的高宠睁大了眼睛,枪锋避开了前方,用力刺向周围,与此同时,对面的几名高手包括那天劫爪李晚莲在内,都一齐飞跃而出。

    杀意弥漫而来,高宠还未接触到岳银瓶,周围的杀招便已递了过来,他在猛然间止步,一只手揪住了银瓶身前的绳索,两人轰然疾旋、飞退,数道杀招落下,刹那间便是飚飞的鲜血。在眨眼的时间里,高宠与银瓶的身形疾退出了两三丈的距离,甩飞地面又快步冲起,身上却不知道又受了多少伤。

    潘大和飞身而至,被高宠仓促间逼退,随后是李晚莲如鬼魅般的身形,蓦进忽退,与高宠换了一爪,将他的肩膀撕出几道血痕来。银瓶才一落地,手脚上的绳索便被高宠崩开,她抓起地上一柄长剑,飘影剑法全力施为想要护住高宠身侧,但仍旧显得无力。

    高宠护着她后退,人群则推了过来。那女真首领笑着,慢条斯理地开口:“看看,我给了你你想要的,你带的走吗?”摇了摇头,“非但带不走,你自己也要死在这里了,你死了之后,银瓶姑娘……终究也是走不了。”

    树林周围的厮杀声已经不多,按计划逃跑的已然跑掉,未跑掉的,便被陆陀等人杀得差不多了。不远处,一名少年人被打得满脸是血,被林七拖着向前走,然后一刀劈在了他的背上,陆陀亦将一名武艺高强的老者砍杀在地。林间的一颗巨石侧,高宠与岳银瓶停了下来,银瓶拿掉口中的布片,沙哑着大喊:“你们快走——快走——高将军快走……”

    高宠横枪而立,他身上已满是伤痕,目光望向周围,也已经微微有些虚弱,却没有半分要走的意思。

    “你们走不了了。”那女真首领从那边走来,过得片刻,却道:“相争一晚,也是有缘,阁下武勇我已知晓,甚为钦佩。我乃大金燕王完颜撒改之子完颜青珏,家师乃谷神完颜希尹,不知是否有幸,知道壮士高姓大名。”

    树林远处却有人影奔来:“高将军挺住,我等不走了,便来助你!”这树林间的伏击,高宠明白这些绿林人难敌对方麾下高手,叮嘱他们放火袭扰后便要逃走,此时却仍有人跑回来了。

    随后便是厮杀与惨呼的声音。

    那完颜青珏摊了摊手:“我知壮士勇烈,但我大金国君临天下,求才若渴。今日壮士若愿意投降我方,我可以做主,放回银瓶姑娘——两国争杀,你死我活,但至少,壮士可以让岳将军的骨肉少死一个——”

    “高将军,今日你走了他们不会杀我,你不走我们都要死在这里……”高宠身边,银瓶低声而急促地说话。

    树林间,偶尔还有人在黑暗中被揪出来,倒下去。高宠环顾周围,烽烟与火焰之中,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

    小山包上,夜风吹动长衫的衣袂。宁毅背负双手站在那里,看着下方远处的树林,几道人影站着,冰冷得像是要凝结这片夜色。

    吴絾说了一些话,心中却是混乱的。他还无法弄清楚这些人的身份——或者说,他已经清楚了,却压根无法理解这一事实,他们过来,有一些大的目的,却从未想过,会遇上这样……近乎荒谬的不真实的局面。

    就像是他们挖了个坑要抓兔子,兴高采烈去收兔子时,却似乎在惊鸿一瞥里看到了熊。

    “……你们……还真是想杀我啊……”

    ……

    “如何?降一个,换一个!”

    “快走……”这是银瓶的说话。

    高宠闭上眼睛,再睁开:“……杀一个,算一个。”

    旁边的人没能听清他的低喃,下一刻,他大吼了出来:“走——”

    红枪一往无前!

    远处,失去一双手臂的中年女人在地上缓缓地蠕动,眼中血泪流淌,哭泣的声音也几乎让人听不到了。她的丈夫没有了头颅,尸体就倒在不远的地方。林七提刀走过来,一脚踏在她的腰上,举起刀从她背后捅了下去。

    鲜血在地上流淌成片,浸润了周围的野草。

    他的同伴庞元走在不远处,看见了因腿上中刀倚靠在树下的女子,这大约是个江湖卖艺的姑娘,年纪二十出头,已经被吓得傻了,看见他来,身体颤抖,无声哭泣。庞元舔了舔嘴唇,走过去。

    树的后方,有人影出现,庞元反应迅速,第一时间斩出了一剑,对方也出了一刀。庞元的身体晃了晃,他定在了那里。心拳李刚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妥,转眼间飞掠过数丈的距离,冲向那片黑暗,光暗交错的一瞬间,他吼了一声,然后他的身影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转眼间,他在那相对昏暗的空间里飚出了数丈之远,犹如被巨兽拖入其中,隐约的身影间,有无数的东西穿过去。

    黑暗的轮廓里,只能隐约见到他砰的撞在了一棵树上,身体没了反应。

    这边的搏杀也已经开始片刻,高宠的搏杀中,岳银瓶挥剑欲走,李晚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冲过了高宠,天劫爪刷的在高宠身上撕下一条血肉,女人的笑声犹如夜鸦,猛地擒住了银瓶的手腕,又是一脚踢在了高宠的胸口上,抓住银瓶飞掠而出。

    在潘大和等人的围攻下,高宠转身欲追,却终究被拖住了身形,背后又中了一拳。而在远处的那一侧,李刚杨的遭遇引起了迅速的反应,两名武者首先冲过去,然后是包括林七在内的五人,从不同的方向直投那片还未被火焰照亮的林间。

    有人暴喝而起,内力的迫发之下,声如雷霆:“谁——”

    然后便是:“啊——”

    “小心——”

    黑暗里人影交错,下一刻,弩箭飞起,如同无数的夜鸟惊飞出林间,这些高手腿、掌、刀剑间因内力豁至极致而激起的破风声犹如风箱鼓荡,有的拍在树上发出令人心悸的巨响,下一刻,又是雷鸣般的声音。

    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满身血迹仍在搏杀的高宠朝那边望去,完颜青珏朝那边望去,陆陀已经朝那边开始疾奔,整个树林中的高手们都在朝那边望过去——

    激烈的响声像是骤然而止。

    陆陀已经奔至那附近,黑暗中,有身影疯狂冲出,那是林七公子,他的身形中有许多扭曲的地方,像是爆开了一般,背后插着一支弩箭,奔行的速度依然极快,陆陀一把抓向他的胸前,后方的黑暗里,另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正在高速冲出,如同捕猎的猎豹一般,直扑林七这逃跑的猎物。

    黑色的身影并不高大,转眼间,陆陀抓住林七将他提起来,那黑影也一瞬间缩短了距离。这一刻陆陀想要抬腿去踢,那俯冲的黑色身影拔刀,暴涨的刀光贴地起飞,刷的一下仿佛要冲刷、吞噬前方的一切。

    这是江湖上最平常最大路的一式刀法——夜战八方。乃是四面八方被人包围时冲杀斩腿的招式,眨眼间一放即收!陆陀的身影在那一刻奇迹般的退了半丈,黑色身影冲入另一侧的树林里,犹如从未出现过的幻影。被陆陀提在手上的林七腰上鲜血如瀑,在那一瞬间,他被那黑暗手中的刀光从后方劈了上来,硬生生的劈断了后背、脊椎。

    安静得像是要窒息的瞬间。黑暗的方向里,有可怖的恶意涌出来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