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四三章 风急火烈 再见江湖
    暗红长枪与锯齿刀挥出的火光在空中爆开,紧接着又是连续的几下交手,那长枪呼啸着朝旁边冲来的众人挥去。

    这背嵬军的高宠体型刚健、高大,比起陆陀亦毫不逊色。他武艺高强,在背嵬军中乃是一等一的先锋猛将,能与他放对者唯有周侗悉心教导出来的岳飞,只是他身处军旅,于江湖上的名声便并不显。这次银瓶、岳云被抓,军中好手相继追出,他亦是当仁不让的先锋。

    只是高手间的追逃与打仗不同,搜索敌人与当面放对又是两回事,对方百余高手分成数股,带着追踪者往不同方向兜圈子,高宠也只能朝一个方向追去。第一天他数次扑空,心急如焚,也是他武艺高强、又正值青壮,连续奔行搜索了两天两夜,身边的随行斥候都跟不上了,才在邓州附近找到了敌人的正主。

    趁着对方的注意力被一侧打斗吸引,他悄然潜行过来,然而到得近处,终究还是被陆陀首先发觉。双方甫一交手,便知对方难缠,高宠毫不犹豫地扑向侧面。周围众人也都反应过来,那最初被击飞的林七公子只是借着翻滚卸力,这时候才从地上滚起,被岳银瓶称为“太始刀”潘大和的高胖汉子已甩出一片刀光,旁边又有长棍、钩镰枪拦截而来!

    高宠飞扑而出,长枪砸开刀光,身形便从长棍、钩镰之间窜了出去。这些高手挥起的兵器带着罡风,犹如风雷呼啸,但高宠不假思索的正面飞扑而出,以毫厘之差穿过,却是战阵上乾脆百炼的能力了。他身形在地上一滚,就势起身,前方罡风呼啸而来,鹰爪如电,撕向他的面门。

    后方钩镰枪亦搭上了他的枪身,一道飞梭穿来,刷的缠绕而上,要与钩镰刀一道将他的长枪锁死!

    更前方,地躺刀的高手翻滚疾冲,便要抽刀斩他双腿!

    高宠此时才刚刚站起,脑袋猛地后仰,仅以毫厘之差避开交错的双爪,双手握枪一夺,那鹰爪高手已经将双爪扣住他的双肩,高宠虎目圆睁,双手一挣,使鹰爪的中年汉子放开他肩上皮甲,又如闪电般的扣他腰肋间的衣甲缝隙。下方,那地躺刀也刷的出鞘,横斩过来!

    黑夜之中交手双方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本身艺业精湛,彼此动作真如兔起鹘落,纵然高宠武艺高强,却也是转眼间便陷入杀局之中。他此时长枪横握在侧,被钩镰与飞梭锁住,鹰爪扣他半身,下方地躺刀滚来,侧后方的“太始刀”朝他上身逆斩而来,然后,便听得他一声虎吼,托起枪身的双手猛地砸下!

    怒吼震荡四方,然后是轰的一声响,那鹰爪汉子被高宠长枪枪身猛地砸在背上,便觉大力袭来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眼前陡然一黑,骨骼爆响,随后便是地上的尘埃震荡。双方近身相搏,比的便是内力、蛮力,高宠体型高大,那鹰爪汉子被他扣住上半身,便如同被巨猿抱住的猴子一般,整个身体都重重的砸向地面,这中间甚至还要加上高宠自身的重量。后方斩来的太始刀被高宠这一下俯身避过,前方那地躺刀不及收手,刷的切过去也不知劈中了谁,激起的土尘中有血光溅出。

    高宠的暴喝声还在周围回荡,身形已再度如猛虎般扑出,拖动的长枪一震一绞,甩掉了钩镰与飞梭,那暗红枪尖呼啸划出,这刚猛的一挥,便迫开了周围丈余的空间。

    众人投靠金人后,原本便自视甚高,高宠的猝然杀出固然让人意外,然而周围数人随即而来的杀局却实在厉害。这些人也算极有比斗经验,第一时间冲来,第二个念头便觉得对方要死,即便是陆陀,迫开对方后见周围人多,也未再在第一时间冲向中央。谁知这年轻人竟如此豪勇,那鹰爪高手浸淫此道数十年,在北地也是一等一的凶人,竟在一个照面间便着了对方的道。

    杀招被如此破解,那长枪挥舞而来时,众人便也下意识的愣了一愣,只见高宠回枪一横,随后直刺地上那地躺刀高手。

    这短短瞬间的一愣,也是眼下的极限了,地下的汉子朝后方滚去,那长枪却是虚招,此时陆陀也已再度冲出。高宠长枪刚猛地迫开三名高手,又回身猛砸陆陀,随后大喝一声直冲岳银瓶的方向。陆陀大喝:“拿下他!”高宠长枪挥来,便要与他搏命。

    陆陀亦是性情凶悍之人,他身上受伤甚多,对敌时不惧伤痛,只是高宠的武艺以战场搏杀为主,以一敌多,对于生死间如何以自己的伤势换取别人性命也最是了解。陆陀不惧与他互砍,却不愿意以重伤换对手轻伤。此时高宠挥枪豪勇,犹如天神下凡一般,转眼间竟抵着如此多的高手、绝招生生推出了四五步的距离,只是他身上也在片刻间被击伤数出,血迹斑斑。

    那边银瓶、岳云正要叫这高大哥快退。只听轰的一声响,高宠长枪与陆陀大刀猛地一撞,身影便往另一边飞扑出去。那大枪往周身一扫,迫退数人,又朝前方砸出漫天枪影。身在那边的高手已不多,众人反应过来,喝道:“他想逃!”

    “别让小狗逃了——”

    使飞梭的汉子此时距离高宠却近,一梭射向高宠,乒的一声,高宠长枪一挥、一绞,却是猛的缠住了飞梭。此时陆陀一方要阻拦他逃走,双方均是奋力一扯,却见高宠竟放弃逃亡,挺枪直朝这使飞梭的汉子而来!这一瞬间,那汉子却不信高宠愿意深陷此地,双方目光对视,下一刻,高宠长枪直穿过那人心口,从后背穿出。

    此时,侧面人影飞舞,那名叫李晚莲的道姑猛地袭来,侧面一爪抓上高宠面门,高宠正一枪杀死了那使飞梭的对手,脑袋微微一晃,一声暴喝,左手豪拳横砸,李晚莲一脚踢在高宠腰眼上,身形跟着飞掠而出,躲开了对方的拳头。

    侧面又有人冲上,与高宠战在一起,陆陀一声暴喝,亦是紧跟而上,毫不在乎宗师的身份。

    “你今日便要死在这里——”

    “走狗拿命来换——”

    此时高宠被李晚莲一爪所伤,发髻披散,半张脸上都是鲜血,然而怒喝之中犹然威风凛凛,中气十足。他厮杀豪勇,丝毫不为救不到岳家姐弟而沮丧,也绝无半分因突围不成而来的失望,然而对手毕竟厉害,转眼间,又给他身上添了几处新伤。

    这支由陆陀为首的金人队伍,原本组成便是为了执行各种特殊任务,潜行、斩首,围杀各种厉害目标。当初铁臂膀周侗刺杀完颜宗翰,这支队伍自然也有将周侗一级的高手当做假想敌的想法。高宠第一次与这样的敌人作战,他的武艺纵然高强,此时也已极难脱身。

    只是接近宗师级的高手这般悍勇的厮杀,也令得众人暗自心惊。他们投靠金国,自然不是为了什么理想、荣耀或者保家卫国,动手之间虽出了力气,搏命时多少还是有些犹豫,想着最好是不要把命搭上,如此一来,留在高宠身上的,一时间竟都是轻伤,他身形高大,片刻之后周身伤势虽然看来凄惨,但舞枪的力量竟未减弱下来。

    此时,不远处的林地边又传来变故的声音,大约也是赶来的绿林人,与外围的高手发生了打斗。高宠一声暴喝:“岳小姐、岳公子在此,传出话去,岳小姐、岳公子在此——”

    这声暴喝远远传开,那树林间也有了动静,过得片刻,忽有一道人影出现在不远处的草地上,那人手持短剑,喝道:“义士,我来助你!”声音清脆,竟是一名穿夜行衣的娇小女子。

    这边的篝火旁,岳银瓶放声大喊:“走——”随后便被旁边的李晚莲打倒在地。人群中,高宠也是一声大喝:“快走!”他此时已成血人,须发皆张,长枪呼啸突刺,大喝道:“挡我者死——”已然摆出更激烈的搏命架势。对面的少女却只是迎过来:“我助你杀金狗……”这声话语才出来,旁边有人影掠过,那“太始刀”潘大和身影飘飞,一刀便斩了那少女的脑袋。

    长枪枪势暴烈,如熔岩奔突,直扑潘大和,潘大和游身而走,大笑:“是你姘头不成!”他颇为得意,此时却不敢独挡高宠,一个错身,才见对方奔突的前方只剩了林七公子一人。陆陀在后方大吼:“留住他!”林七却如何敢与高宠放对,犹豫了一下,便被高宠迫开身形。

    带着满身鲜血,高宠扑入前方草丛,一群人在后方追杀过去,高宠边打边走,步伐不停,转眼间身上再中三刀,已冲至那片树林的边缘。

    这边众人还需看住岳银瓶与岳云两人,不敢大肆追赶。那数人一直杀到树林里,打斗声又延伸了好远,方才有人回来。这等宗师、准宗师的战斗里,若不想搏命,被对方窥见了弱处,终究难以将人留得住。当初宁毅不愿轻易对林宗吾下手,也是为此缘故。

    高宠身受重伤,一直打到树林里,却终于还是负伤远遁。此时对方力气未竭,众人若散碎地追上去,或许反被对方搏命杀掉,有要事在身,陆陀也不愿意费上一整晚去杀这高手,终究还是折返回来。

    此后一行人启程往前,后方却终究挂上了尾巴,难以甩脱。他们奔行两日,此时方才被真正抓住了痕迹,银瓶被缚在马上,心中终于生出些许希望来,但过得片刻,心中又是疑惑,这边距离邓州或许只有一两个时辰的路程,对方却仍旧没有往城池而去,对后方盯上来的绿林人,陆陀与那女真首领也并不着急,而且看那女真首领与陆陀偶尔说话时的神色,竟隐约间……有些洋洋得意。

    如此走了半个时辰,已是子夜,后方便有绿林人追近。这些人来得还有些散碎,只有血勇,黑夜中厮杀持续了一段时间,却无人能到近处,女真首领与陆陀根本未曾出手。岳云在马背上兀自挣扎吵闹,银瓶虽肿了半边脸,却一直在静静地看那女真首领的样子,对方也在黑暗中注意到了少女的眼神,在那边笑了笑,用并流利的汉话轻声道:“岳姑娘兰心慧质,很是聪明。”

    岳银瓶只能呜呜两声,陆陀看她一眼,那女真首领勒转马头,缓缓而行,却是朝银瓶这边靠了过来。

    “我等在襄阳、邓州之间折转两日,自然是有阴谋。令尊岳将军,真是沉得住气,他怕我等有诈,虽然也曾出兵,却未有丝毫鲁莽,我等一点好处都未有占到,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女真首领说着这话,却没有什么不甘心的感觉,只听他道:“他要顾大局,出兵不能从速,那边难以顾全邓州、新野的局面。这一日里,邓州周围出手欲援救姑娘的江湖人众多,岳姑娘想必很感动吧?只是两位被抓的消息为何传得如此之快,姑娘与这许多好汉,恐怕未曾想过吧。”

    岳银瓶心中沉了下去,那首领一笑:“自然有我等的功劳,若他们真能救走岳姑娘,岳姑娘与小将军倒也不用感谢在下。”

    此时众人走上那小山包,远远的还有厮杀声传来,因厮杀而亮起的火光也在天际晃动。那女真首领面色阴冷了些:“令尊能拿下襄阳,很是厉害。朝堂之中虽然叫着要立刻将襄阳打回来,但大齐的废物是不能战的。南面几年温柔日子,我女真放在这里的兵,也大不如前了。他们都该死,但既然我来了,便当为之分忧一二。”

    他指着前方的光影:“既然襄阳城你们暂时要拿去,在我大金王师南下前,我等自然要守好襄阳、邓州一线。如此一来,许多蟑螂鼠辈,便要清理一番,否则将来你们军队北上,仗还没打,邓州、新野的城门开了,那便成笑话了。所以,我放出你们的消息来,再顺手打扫一番,如今你见到的,便是这些鼠辈们,被屠杀时的火光。”

    女真首领顿了顿:“家师希尹公,很是欣赏那位心魔宁先生的想法,你们这些所谓江湖人,都是成事不足的乌合之众。他们若躲在暗处,守城之时,想要败事是有些用的,可若出到人前,想要成事,就成一个笑话了。当年心魔乱绿林,将他们杀了一批又一批,他们犹不知自省,此刻一被煽动,便兴冲冲地跑出来了。岳姑娘,在下只是派了几个人在其中,他们有多少人,最厉害的是哪一批,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你说,他们不该死?谁该死?”

    火光中,惨烈的屠杀,正在远处发生着。

    邓州最精锐的大齐军队,在军令的驱使下,派出了一小股人,将上百绿林好汉围在了一处山坳中,随后,开始放火烧山。

    绿林人四面八方的逃窜,最终还是被大火围困起来,悉数的,被活生生的烧死了,也有在大火中想要冲出来的,在凄厉如恶鬼般的惨叫中,被烧成了碳人。两支千人队,分别负责两支最大的绿林队伍。更多的人,或在厮杀,或在逃窜,也有一部分,遇上了浑身是伤的高宠、以及赶过来的数名背嵬军斥候,被集合起来。

    高宠只是将伤势稍稍包扎,便带领着他们追将上去。他们此时也明白,陆陀等人带着岳家的两个孩子在周围乱转,是带着诱饵想要钓鱼,但即便鱼不咬钩,过了今夜,他们进入邓州城内,再想要将两个孩子救下,便几乎等于不可能了。对方威胁不了岳将军,那边极有可能送去两个孩子的人头,又或是如同对付武朝宗室一般,将他们押往北地,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陆陀等人走下那处山包后不久,高宠带领队伍,在一片小树林中朝对方展开了截杀。

    由于双方高手的对比,在复杂的地形开战,并不是理想的选择。然而事到如今,若想要浑水摸鱼,这或许便是唯一的选择了。

    同样的时刻,宁毅的身影,出现在陆陀等人方才经过了的小山包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