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三九章 深水暗潮 浩劫阴影(上)
    武建朔八年七月,辽阔的中原大地上,黄河长江依旧奔腾。『言*情*首*发..om『可*乐*言*情*首*发(..om)』一小说  <≤﹤.<1<x≤i≤﹤o<s≤h﹤u﹤o<.<o≤秋风起时,黄了叶子,盛开了野花,芸芸众生亦如同野花野草般的生存着,从江北大地到江南水乡,呈现出各种各样不同的姿态来。

    欢欢喜喜分河畔,凑凑呼呼晋东南……曾经适用于武朝的这些谚语,在经过了长达十年的战乱之后,如今已经全线南移。过了长江往北,治安的局势便不再太平,大量的北来的流民聚集,惶恐无依,等待着朝堂的救助。军队是这片地方的大头,凡是能打胜仗,有独立后台的军队都在忙着征兵。

    由北地南来的平民们大多已经身无长物,家人要安置,孩子要吃饭,对于尚有青壮的家庭而言,参军自然成为唯一的出路。这些汉子一路已经见过了流血的残酷,枉死的悲怆,稍加训练,至少便能上阵,他们卖掉自己,为家人换来定居江南的第一笔金银,随后放下家人赶赴战场。这些年里,不知道又酝酿了多少可歌可泣的传闻与故事。

    而拿着卖了父亲、兄长换来的金银南下的人们,途中或还要经历贪官的盘剥,绿林帮派、混混的骚扰,到了江南,亦有南人的各种排斥。一些南下投亲的人们,经历九死一生抵达目的地,或才会现这些亲属也并非完全的善人,一个个以“莫欺少年穷”开头的故事,也就在穷酸人们的酝酿当中了。

    如果武朝尚能有百年国运,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人们必能看到这些饱含美好愿望的故事相继出现。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自征兵处与家人分开的人们仍有相聚的一刻,去到江南饱受白眼的少年郎终能站上朝堂的顶端,回到儿时的弄堂,享受亲族的前倨后恭,于寒屋苦熬却依然纯洁的少女,终于会等到遇上翩翩少年郎的未来……

    心愿何其质朴美好,又怎能说他们是痴心妄想呢?

    襄阳,入夜时分。

    作为中原咽喉的古城重镇,此时没有了当初的繁华。从天空中往下方望去,这座巍峨古城除了四面城墙上的火把,原本人群聚居的城市中此时却不见多少灯光,相对于武朝繁盛时大城往往灯火延绵彻夜不眠的景象,此时的襄阳更像是一座当初的渔村、小镇。在女真人的兵锋下,这座几年内数度易手的城池,也赶跑了太多的本地住民。

    当然,自这座城落入武朝军队手中一个月的时间后,附近终究又有不少流民闻风聚集过来了,在一段时间内,这里都将成为附近南下的最佳途径。

    军营在城北一侧延伸,到处都是房舍、物资与搭起来过半的营房,巡逻队自营外回来,战马奔驰入校场。一场胜仗给军队带来了昂然的士气与生机,结合这支军队严厉的纪律,即便远远看去,都能给人以向上之感。在南武的军队中,拥有这种面貌的队伍极少。营地中央的一处营房里,此时灯火通明,不断赶来的奔马也多,说明此时军队中的核心成员,正因为某些事情而聚集过来。

    远远路过的士兵,都忐忑而紧张地看着这一切。

    纵然因为攻下襄阳的战绩,使得这支军队的士气为之振奋,但随之而来的担忧亦不可避免。占下城池之后,后方的物资源源而来,而军队中的工匠紧锣密鼓地修缮城墙、增强防御的各种动作,亦表明了这座处于风口浪尖的城池随时可能遭遇伪齐或是女真军队的反扑。各有任务的军中高层突然聚集过来,很可能便是因为前方敌军有了大动作。

    但不久之后,从高层隐约传下来的、并未经过刻意掩盖的消息,稍稍打消了众人的紧张。

    中原北部,黑旗异动。

    经过两年时间的潜伏后,这只沉于水面之下的巨兽终于在暗流的对冲下翻动了一下身子,这一下的动作,便使得中原半壁的势力倾覆,那位伪齐最强的诸侯匪王,被轰然掀落。

    “……抓捕奸细,清洗内部黑旗势力是自两年前起各方就一直在做的事情,配合女真的军队,刘豫甚至让部下动过几次屠杀,但是结果……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杀对,因此对于黑旗军,北面早已变成杯弓蛇影之态……”

    灯火通明的大营房中,说话的是自田虎势力上过来的中年书生。秦嗣源死后,密侦司暂时解体,部分遗产在表面上是由童贯、蔡京、李纲等人瓜分掉。待到宁毅弑君之后,真正的密侦司残部才由康贤再度拉起来,后来归于周佩、君武姐弟——当初宁毅执掌密侦司的一部分,更多的偏于绿林、行商一线,他对这一部分经过了彻头彻尾的改造,其后又有坚壁清野、汴梁对抗的磨炼,到得杀周喆造反后,跟随他离开的也正是其中最坚定的一部分成员,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打动,中间的许多人还是留了下来,到得如今,成为武朝手上最可用的情报机构。

    这中年书生一双狭长小眼,八字胡看起来像是精明狡猾又胆小的师爷——或许也是他平日的伪装——但此时身处大营当中,他才真正露出了肃然的神情以及清晰的头脑逻辑。

    “据我们所知,北面田虎朝堂的情况自今年年初开始,便已十分紧张。田虎虽是猎户出身,但十数年经营,到如今已经是伪齐诸王中最为强盛的一位,他也最难忍受自身的朝堂内有黑旗奸细潜伏。这一年多的隐忍,他要动,我们料到黑旗一方必有反抗,也曾安排人手探查。六月二十九,双方动手。”

    书生在前方大地图上插上一面面的标识:“黑旗势力联手的是王巨云、田实、于玉麟……于田虎地盘上汾阳、威胜、晋宁、盖州、昭德、泽州……等地同时动,唯有昭德一地未曾成功,其余各地一夕变色,我们确定黑旗在这当中是串联的主力,但在我们最注意的威胜,动的主要是田实、于玉麟一系的力量,这其中还有楼舒婉的无形影响力,后来我们确定,这次行动黑旗的真正策划中枢,是泽州,按照我们的情报,泽州出现过一拨疑似逆匪宁毅的队伍,而黑旗当中参与计划的最高层,代号是黑剑。”

    房间里此时聚集了许多人,以前方岳飞为,王贵、张宪、牛皋、李道、高宠、孙革、于鹏……等等等等,这些或是军中将领、或是幕僚,初步组成了此时的背嵬军核心,在房间不起眼的角落里,甚至还有一位身着戎装的少女,身材纤秀,年纪却明显不大,也不知有没有到十六岁,腰间着一柄宝剑,正兴奋而好奇地听着这一切。

    眼见着书生顿了一顿,众人当中的张宪道:“黑剑又是什么?”

    那中年书生皱了皱眉:“前年黑旗余孽南下,變州、梓州等地皆有人蠢蠢欲动,欲挡其锋芒,最终几地大乱,荆湖等地有数城被破,县城、州府官员全被抓走,广南节度使崔景闻差点被杀,于湘南带领出兵的乃是陈凡,在變州、梓州等人总理全盘的,代号便是‘黑剑’,这个人,便是宁毅的妻子之一,当初方腊麾下的霸刀庄刘西瓜。”

    这几年来,南武对于黑旗之事禁得甚严,眼下房间里的虽然都是军队高层,但往日里接触得不多。听得刘西瓜这个名字,有的人忍不住笑了出来,也有的暗自体会其中厉害,容色严肃。

    两年前荆湖的一番大乱,对外说是流民闹事,但实际上是黑旗飙。荆湖、广南一带的军队偏居南方,即便对抗女真、北上勤王打得也不多,听说黑旗在北面被打残,朝中一些大佬想要摘桃子,那位名叫陈凡的年轻将军带着黑旗军的湘南一系连克数城,打垮两支数万人的大军,再因为變州、梓州等地的变故,才将南武的蠢蠢欲动硬生生地压了下来。

    其时众人皆是军官,纵然不知黑剑,却也初步知道了原来黑旗在南面还有这样一支军队,还有那名叫陈凡的将领,原本乃是虽永乐起事的逆匪,方七佛的亲传弟子。永乐朝起事,方腊以名望为众人所知,他的兄弟方七佛才是真正的韬武略,此时,众人才见到他衣钵亲传的威力。

    当然,对于真正了解绿林的人、又或者真正见过陈凡的人而言,两年前的那一番战斗,才真正的令人震惊。

    这些年来,陈凡示人的形象,始终是勇力过人的侠客居多,他对内的形象阳光豪爽,对外则是武艺高强的宗师。永乐起事,方七佛只让他于军中当冲阵先锋,后来他逐渐成长,甚至与妻子一道杀死过司空南,震惊江湖。跟随宁毅时,小苍河中高手云集,但真正能够压他一头的,也仅仅是6红提一人,甚至于与他一道成长的霸刀刘西瓜,在这方面很可能也差他一线,他以勇力示人,一直以来,跟随宁毅时的身份,便也以保镖居多。

    谁也未曾料到,第一次执掌军队作战的他,便如同一锅熬透了的老汤,行军作战的每一项都无懈可击。在面对数万敌人的战场上,以不到一万的队伍从容出击,6续击垮敌人,中间还攻城夺县,精准从容。到得如今,黑旗盘踞几处地方,最东面的湘南苗寨便是由他镇守,两年时间内,无人敢动。

    “如此说来,田虎势力的这次变乱,竟有可能是宁毅主导?”见众人或议论,或沉思,幕僚孙革开口询问了一句。

    那中年书生摇了摇头:“此时不敢定论,两年来,宁毅未死的讯息偶尔出现,多是黑旗故布疑阵。这一次他们在北面的动,除掉田虎,亦有示威之意,因此想要故意引人遐想也未可知。因为这次的大乱,我们找到一些居中串联,掀起事端的人,疑是黑旗成员,但他们既与王巨云、田实两方都有关系,一时间看来是无法去动了。”

    书生顿了顿:“这次大变三日后,当初在北地横行的田虎亲族——除田实一系,皆被抓捕下狱,部分抵抗的被当场斩。我自威胜动身南下时,田实一系的接手已经差不多,他们早有预备,对于当初田虎一系的亲族、随从、帮闲等众多势力都是雷厉风行的血洗,外间拍手称快者居多,估计过不久便会稳定下来。”

    “田虎原本臣服于女真,王巨云则兴师抗金,黑旗更是金国的眼中钉肉中刺。”孙革道,“如今三方联手,女真的态度如何?”

    “我南下时,女真已派人训斥田实——据说田实上书称罪,对外称会以最快度稳定局面,不使局势动荡,累及民生。”

    “他这是要拖了,一旦局面稳定下来,清除内患,田实等人的实力会比田虎在时更强。而他势力所在多山,女真攻取不易,只要名义归附,很可能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算盘玩得倒也好。”孙革分析着,顿了一顿,“然而,女真人中亦有擅长绸缪之辈,他们会给中原这么一个机会吗?”

    房间里安静下来,众人心中其实皆已想到:如果女真出兵,怎么办?

    对于南武众人来说,这是一个真正切身也每天都在承受的问题,朝堂上的主和派皆是因此而来。我们打襄阳,如果女真出兵怎么办?我们摆出攻击姿态,如果女真因此出兵怎么办?我们今天走路的声音太大,如果女真因此出兵怎么办?有的想法固然太过没志气,但太多时候,这都是切切实实的威胁。

    如果说攻下襄阳的众人还能侥幸,这一次黑旗的动作,显然又是一个敏感的讯号。

    孙革站起身来,走上前去,指着那地图,往西南画了个圈:“如今黑旗在此。虽有小苍河的三年大战,但退缩之后,他们所占的地方,多半恶劣。这两年来,我们武朝尽力封锁,不与其贸易,大理、刘豫等人亦是排斥和封锁姿态,西北已成白地,没几个人了,西夏大战几乎举国被灭,黑旗周围,处处困局。因此事隔两年,他们求一条出路。”

    “田虎忍了两年,再也忍不住,终于出手,算是撞在黑旗的手上。这片地方,中有田实、于玉麟等人欲叛,外有王巨云虎视眈眈,双方一次对拼,他是被黑旗碾过去了,输得不冤。黑旗的格局也大,一次拉拢晋王、王巨云两支力量,中原这条路,他就算打通了。我们都知道宁毅做生意的本领,只要对面有人合作,中间这段……刘豫不足为惧,老实说,以黑旗的布置,他们此时要杀刘豫,恐怕都不会费太大的力气……”

    孙革在晋王的地盘上圈了一圈:“田虎这里,维持民生的是个女人,叫做楼舒婉,她是早年与吕梁山青木寨、以及小苍河最先做生意的人之一,在田虎手下,也最注重与各方的关系,这一片如今为什么是中原最太平的地方,是因为即便在小苍河覆灭后,他们也一直在维持与金国的贸易,早年他们还想接收西夏的青盐。黑旗军一旦与这里相连,转个身他就能将手伸进金国……这天下,他们便哪里都可去了。”

    “咱们背嵬军如今还不足为虑,黑旗一旦破局,女真都要头疼。”孙革看着那地图,“然而下棋这种事情,并不是你下了,别人便会等着。黑旗的谋算,明面上我都能看到这里,女真人到底会不会遂他的意,诸位,这便难说了……”

    孙革的说话声中,在场众人有的目光淡然,有的皱眉沉思,也有的——如高览等人,都已经凶狠地笑了出来:“那便有仗打了。”

    这是所有人都能想到的事情。女真人一旦真的出兵,绝不会只推平一个晋地就罢休。这些年来,女真的每一次南下,都是一次令天翻地覆、生灵涂炭的浩劫,当年的小苍河已经为南武带来了六七年修养生息的机会,即便有大规模的战斗,与当年兀术等人“搜山捡海”的残酷也根本无法相比。

    如今这消息传来,众人也就都意识到了这件事:或许,天下又在新一次浩劫的边缘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