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三三章 天地不仁 万物有灵(上)
    临近申时,城中的天色已渐渐露出了一丝明媚,下午的风停了,触目所及,这个城市渐渐安静下来。泽州城外,一拨数百人的流民绝望地冲击了孙琪军队的营地,被斩杀大半,当日光推开云霾,从天空吐出光芒时,城外的坡地上,士兵已经在阳光下收拾那染血的战场,远远的,被拦在泽州城外的部分流民,也能够看到这一幕。

    少量幸存者被连成长串,抓进城中。城门处,注意着事态的包打听快速奔走,向城中许多茶肆中聚集的平民们,描述着这一幕。

    自发组织起来的民团、义勇亦在各处聚集、巡视,试图在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混乱中出一份力,与此同时,在另一个层次上,陆安民与麾下一些下属来回奔走,游说此时参与泽州运作的各个环节的官员,试图尽可能地救下一些人,缓冲那必然会来的厄运。这是他们唯一可做之事,然而只要孙琪的军队掌控此地,田里还有稻子,他们又岂会停止收割?

    如同天灾来时动物们的活动,察觉到危险后,在利索能力的范围内,人们也都以各自的形式,尽可能地选择着抗争。

    宁毅与方承业走在街道上,看着远远近近的这一切,肃杀中的焦灼,人们粉饰平静后的忐忑。黑旗真的会来吗?那些饿鬼又是否会在城∮长∮风∮文∮学,w¤ww.cf↖wx.n←et内弄出一场大乱?即便孙将军及时镇压,又会有多少人遭到波及?

    孩子们追打奔跑过脏乱的菜市,可能是家长的妇人在不远处的门口看着这一切。

    “……南方的情况,其实还好。吐蕃的环境艰苦一些,郭药师的残部去了那边你是知道的,我们有过一些摩擦,但他们不敢惹我们。从吐蕃到湘南苗疆,我们一共有三个据点,这两年,内部的改造和整顿是要务,上下一条心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往日里我插手太多,固然可以振奋士气,但是内里要发展,不能寄托于一个人,希望他们能真心认同一些想法,脑子要再多动一点,想得要更深一点。他们想要的将来是什么样的……所以,我暂时不多出现,也并不是坏事……”

    “那老师这几年……”

    “没事的时候讲讲课,你前后有几批师兄弟,被找过来,跟我一起讨论了华夏军的将来。光有口号不行,纲领要细,理论要经得起推敲和计算。‘四民’的事情,你们应该也已经讨论过好几遍了。”

    “民族、民权、民生、民智,我与展五叔他们说过几次,但民族、民权、民生倒是简单些,民智……一时间似乎有些无处下手。”

    宁毅扭头看了看他,蹙眉笑起来:“你脑子活,确实是只猴子,能想到这些,很不简单了……民智是个根本的大方向,与格物,与各方面的思想相连,放在南面,是以它为纲,先兴格物,北面的话,对于民智,得换一个方向,我们可以说,理解华夏二字的,即为开了明智了,这毕竟是个开端。”

    方承业想了想,他还有些犹豫,但终于点了点头:“然而这两年,他们查得太厉害,以往竹记的手段,不好明着用。”

    “这次的事情之后,就可以动起来了。田虎按捺不住,我们也等了好久,正好杀鸡儆猴……”宁毅低声说着,笑了笑:“对了,你是在这里长大的吧?”

    “过去两条街,是父母健在时的家,父母过后之后,我回来将地方卖了。这边一片,我十岁前常来。”方承业说着,面上保持着吊儿郎当的神色,与街边一个大叔打了个招呼,为宁毅身份稍作遮掩后,两人才继续开始走,“开客栈的李七叔,往日里挺照顾我,我后来也过来了几次,替他打跑过闹事的混子。不过他这个人软弱怕事,将来就算乱起来,也不好发展重用。”

    宁毅拍了拍他的肩膀,过得片刻方道:“想过这里乱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吗?”

    “想过……”方承业沉默片刻,点了头,“但跟我爹娘死时比起来,也不会更惨了吧。”

    宁毅看着他,方承业微微低下头,随后又露出坚毅的目光:“其实,老师,我这几天也曾想过,要不要警告身边的人,早些离开这里只是随意想想,当然不会这样去做。老师,他们如果遇上麻烦,到底跟我有没有关系,我不会说无关。就当是有关系好了,他们想要太平,大家也想要太平,城外的饿鬼何尝不想活,而我是黑旗,就要做我的事情。当初跟随老师上课时,汤敏杰有句话说得或许很对,总是屁股决定立场,我现在也是这样想的,既然选了坐的地方,妇人之仁只会坏更多事情。”

    宁毅目光平静下来,却微微摇了摇头:“这个想法很危险,汤敏杰的说法不对,我早就说过,可惜当初未曾说得太透。他去年外出办事,手段太狠,受了处分。不将敌人当人看,可以理解,不将百姓当人看,手段狠毒,就不太好了。”

    “他……”方承业愣了半晌,想要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宁毅只是摇了摇头,并未细说,过得片刻,方承业道:“可是,岂有万世不变之对错真理,泽州之事,我等的对错,与他们的,终究是不同的。”

    宁毅却是摇头:“不,恰恰是相同的。”

    他们转出了这边菜市,走向前方,大光明教的寺庙已经近在眼前了。此时这街巷外头守着大光明教的僧众、弟子,宁毅与方承业走上前去时,却有人首先迎了过来,将他们从侧门迎接进去。

    对于自方在大光明教中也有安排,方承业自然见怪不怪。相对于当初大肆征兵,后来多少还有个体系的伪齐、虎王等势力,大光明教这种广揽群雄来者不拒的绿林组织活该被渗透成筛子。他在暗中活动久了,才真正明白华夏军中数次整风整肃到底有着多大的意义。

    只是这一路前行,周围的绿林人便多了起来,过了大光明教的后门,前方寺庙广场上更是绿林群雄聚集,远远看去,怕不有上千人的规模。引他们进来的人将两人带上二楼僧房,聚集在过道上的人也都给二人让步,两人在一处栏杆边停下来,周围看来都是形容各异的绿林好汉,甚至有男有女,只是置身其中,才觉得气氛怪异,恐怕都是宁毅带着来的黑旗成员们。

    这廊道位于武场一角,下方早被人站满,而在前方那武场中央,两拨人明显正在对峙,这边便如同戏台一般,有人靠过来,低声与宁毅说话。

    “史进知道了这次大光明教与虎王内部勾结的计划,领着赤峰山群豪过来,方才将事情当众揭穿。救王狮童是假,大光明教想要借此机会令众人归心是真,而且,或许还会将众人陷于危险境地……不过,史英雄这边内部有问题,方才找的那透露消息的人,翻了口供,说是被史进等人逼迫……”

    将这些事情说完,介绍一番,那人退后一步,方承业心中却涌着疑惑,忍不住低声道:“老师……”

    宁毅看着前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世间是非对错,是有万世不易的真理的,这真理有两条,理解它们,基本上便能了解世间一切对错。”

    他虽然未曾看方承业,但口中话语,并未停下,平静而又温和:“这两条真理的第一条,叫做天地不仁,它的意思是,主宰我们世界的一切事物的,是不可变的客观规律,这世界上,只要符合规律,什么都可能发生,只要符合规律,什么都能发生,不会因为我们的期待,而有半点转移。它的计算,跟数学是一样的,严格的,不是含糊和模棱两可的。”

    “而构成对错衡量的第二条真理,是生命都有自己的倾向性,我们姑且叫做,万物有灵。世界很苦,你可以憎恨这个世界,但有一点是不可变的:只要是人,都会为了那些好的东西感到温暖,感受到幸福和满足,你会觉得开心,看到积极向上的东西,你会有积极向上的情绪。万物都有倾向,所以,这是第二条,不可变的真理。当你理解了这两条,一切都只是计算了。”

    随后,宁毅的话语缓慢下来,似乎要强调:“有倾向的生命,生存在没有倾向的世界上,理解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则,理解人的基本属性,然后进行计算,最终达到一个尽量满足我们倾向性的积极和温暖的结果,是人对于智慧的最高尚的运用。但之所以强调这两条,是因为我们要看清楚,结果必须是积极的,而计算的过程,必须是冰冷的、严格的。脱离这两者的,都是错的,符合这两者的,才是对的。”

    几乎是低声地,一字一顿将这番话说完,宁毅举起手,指向前方的武场:“你看,万物有灵,所有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觉得好的方向,做出抗争。他们以他们的智慧,推演这个世界的发展,然后做出认为会变好的事情,然而天地不仁,计算是否正确,与你是否善良,是否慷慨激昂,是否饱含伟大目标没有任何关系。如果错了,苦果一定到来。”

    “所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为了实质上能够真正达到的积极正面,放下所有的乡愿,所有的侥幸,所进行的计算,是我们最能接近正确的东西。所以,你就可以来算一算,如今的泽州,这些善良无辜的人,能不能达到最终的积极和正面了……”

    ……

    天地不仁,然万物有灵。

    ……

    所以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做出努力。

    武场上,史进持棍而立,他身材高大、气势凛然,顶天立地。在方才的一轮口舌交锋中,赤峰山的众人未曾料到那告密者的变节,竟在武场中当场脱下衣物,露出满身伤痕,令得他们随后变得极为被动。

    但史进微微闭着眼睛,并未为之所动。

    自与周侗一道参与刺杀粘罕的那场大战后,他侥幸未死,从此踏上了与女真人不断的战斗当中,哪怕是数年前天下围剿黑旗的境况中,赤峰山也是摆明车马与女真人打得最惨烈的一支义军,他因此积下了厚厚的名望。

    但驱使他走到这一步的,并非是那层虚名,自周侗最后那一夜的亲传,他于战阵中搏杀近十年时间,武艺与意志早已坚如磐石。除了因内讧而崩溃的赤峰山、那些无辜死去的弟兄还会让他动摇,这世上便再也没有能打破他心防的东西了。

    十年沙阵,由武入道,这一刻,他在武道上,已经是真正的、名副其实的大宗师。

    如果周宗师在此,他会如何呢?

    林宗吾已经走下武场。

    “……虽然其中有着诸多误会,但本座对史英婿慕敬重已久……今日情况复杂,史英雄看来不会相信本座,但这么多人,本座也不能让他们就此散去……那你我便以绿林规矩,手上功夫说了算。”

    林宗吾抬起手来,亦有掌握风雷的气势与压迫感。

    “一!对一!”

    当初年少任侠的九纹龙,如今顶天立地的龙王睁开了眼睛。那一刻,便似有雷光闪过。

    ……

    “好。”

    ……

    武场上,风雷在轰然间冲撞在一起,超越武者极限的对决开始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