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二三章 风起云聚 天下泽州(二)
    折返客栈房间,游鸿卓有些激动地向正在喝茶看书的赵先生回报了打听到的讯息,但很显然,对于这些消息,两位前辈早已知晓。那赵先生只是笑着听完,稍作点头,游鸿卓忍不住问道:“那……两位前辈也是为了那位王狮童义士而去泽州吗?”

    对方只是微笑摇头:“江湖聚义之类的事情,我们夫妇便不参与了,途经泽州,看看热闹还是可以的。你这么有兴趣,也可以顺道瞧上几眼,只是泽州大光明教分舵,舵主便是那谭正,你那四哥若真是出卖兄弟之人,说不定也会出现,便得小心一二。”

    “嗯。”游鸿卓心下稍稍冷静,点了点头,过得片刻,心底不由得又翻涌起来:“那黑旗军几年前威震天下,唯有他们能抵御金狗而不败,若在泽州能再出现,真是一件大事……”

    “小苍河三年大战,中原损了元气,华夏军何尝能够幸免。两年前心魔战死,黑旗南撤,后来余部是在吐蕃、川蜀,与大理交界的一带扎根,你若有兴趣,将来游历,可以往那边去看看。”赵先生说着,翻过了手中书页,“至于王狮童,他是否黑旗残部还难说,即便是,中原乱局难复,黑旗军好不容易留下些许力量,应当也不会为了这件事而暴露。”

    “……为什么啊?”游鸿卓迟疑了一下。

    “暴露了能有多大好处?武朝退居江南,中原的所谓大齐,只是个空架子,金人迟早再度南来。两年前黑旗败亡,剩下的人缩在西南的角落里,武朝、吐蕃、大理一时间都不敢去碰它,谁也不知道它还有多少力量,然而……一旦它出来,必然是朝向金国的博浪一击,留在中原的力量,当然到那时才有用。这个时候,别说是潜伏下来的一些势力,就算黑旗势大占了中原,无非也是在将来的大战中首当其冲而已……”

    赵先生说到这里,止住话语,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也不一定,且到时候再看……你去吧,练练刀法,早些歇息。”

    游鸿卓这才告辞离去,他回到自己房间,目光还稍稍有些惘然。这间客栈不小,却已然有些破旧了,楼上楼下的都有人声传来,空气沉闷,游鸿卓坐了一会儿,在房间里稍作练习,此后的时间里,心中都不甚安静。

    其实,真正在忽然间让他感到触动的并非是赵先生关于黑旗的那些话,而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金人迟早再度南来”。

    有许多事情,他年纪还小,往日里也未曾过多想过。家破人亡之后他杀了那群和尚,踏入外面的世界,他还能用新奇的目光看着这片江湖,幻想着将来行侠仗义成一代大侠,得江湖人敬仰。后来被追杀、饿肚子,他自然也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是这两日同行,今天听到赵先生说的这番话,忽然间,他的心中竟有些虚幻之感。

    等到金人大规模的再来,自有新的征伐兴起。

    这所有的一切,将来都会没有的。

    他是习武之人,对于打打杀杀、乃至于死人,倒也并不忌讳,往日里见到死在路上的人、干枯的田地,看到那些乞儿、乃至于自己饿肚子快要饿死的事情,他也并未有太多感触。世道就是这样,没什么出奇的,然而,想到眼前的这些东西都还会没有时,忽然就觉得,其实已经很惨了。

    他想着这些,这天夜晚练刀时,渐渐变得愈发努力起来,想着将来若再有大乱,无非是有死而已。到得第二日凌晨,天蒙蒙亮时,他又早早地起来,在客栈院子里反反复复地练了数十遍刀法。

    这一日用过早膳,三人便再度启程,踏上去泽州的道路。夏日炎炎,年久失修的官道也算不得好走,周围低草矮树,低矮的山豁纵横而走,偶尔见到村庄,也都显得荒凉颓废,这是乱世中寻常的氛围,道路上行人三三两两,比之昨日又多了不少,显然都是往泽州去的旅客,其中也遇上了好些身携刀兵的绿林人,也有的在腰间扎了特制的黄布带子,却是大光明教俗世弟子、护法的标志。

    这一日行至中午时,却见得一队车马、士兵从道路上浩浩荡荡地过来。

    那士兵队伍大约三五百人,拱卫着几位金国贵人的马车,所到之处,便令路人下跪低头,游鸿卓等三人在驿道附近山坡上歇息,只是远远望着这一幕,车队经过时,也曾见那队伍中央的马车帘子被风吹开,里面依稀有衣着华丽的少女探出头来,虽是金人,看起来倒也不怎么狰狞。

    “若我在那下方,此时暴起发难,多半能一刀砍了她的狗头……”

    游鸿卓少年心性,见到这车马过去一路的人都被迫跪拜,最是义愤填膺。心中如此想着,便见那人群中陡然有人暴起发难,一根袖箭朝车上女子射去。这人起身猝然,许多人尚未反应过来,下一刻,却是那马车边一名骑马士兵合身扑上,以身体挡住了袖箭,那士兵摔落在地,周围人反应过来,便朝着那刺客冲了过去。

    刺客一发袖箭未中,籍着周围人群的掩护,便即抽身逃离。护卫的士兵冲将过来,一时间周围犹如炸开了一般,跪在那儿的平民挡住了士兵的去路,被冲撞在血泊中。那刺客朝着山坡上飞窜,后方便有大量士兵挽弓射箭,箭矢刷刷的射了两轮,几名民众被波及射杀,那刺客背后中了两箭,倒在山坡的碎石间死了。

    突兀的刺杀令得驿道周围的气氛为之一变,周围的途经民众都不免战战兢兢,士兵在周围奔行,割下了刺客的人头,同时在周围绿林人中搜捕着刺客同党。那舍身为金人挡箭的士兵却并未死去,稍稍检查无碍后,周围士兵便都发出了欢呼。

    这队士兵,却都是汉人。

    这日的路途当中,也只是发生了这样一件小小的插曲。三人未曾受到波及,到得申时左右,蜿蜒的官道前方,一座河流环绕的土黄色古城便已出现在视野当中,泽州到了。

    泽州是中原太行、河朔一带的地理要冲,冀南雄镇,四面环水,城池坚固。自田虎占后,一直悉心经营,此时已是虎王地盘的边陲要地。这段时日,由于王狮童被押了过来,田虎麾下军队、周边绿林人士都朝这边集中过来,泽州城也以加强了城防、警戒,一时间,城外的气氛,显得颇为热闹。

    军人云集的城门处戒备盘查颇有些麻烦,一行三人费了些时间方才进城。泽州地理位置重要,历史悠久,城内房舍建筑都能看得出来有些年头了,集市脏乱老旧,但行人不少,而此时出现在眼前最多的,还是卸了甲胄却不解戎装的士兵,他们三五成群,在城市街道间闲逛,大声喧闹。

    一行三人在城中找了家客栈住下,游鸿卓稍一打听,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发展,却一时之间多少有些傻了眼。

    反贼王狮童以及一干党羽前日方被押至泽州,预备六日后问斩。负责押送反贼过来的乃是虎王麾下大将孙琪,他率领麾下的五万大军,连同原本驻守于此的两万军队,此时都在泽州驻扎了下来,坐镇周边。

    如今光是一个泽州,已经有虎王麾下的七万军队聚集,这些军队虽然多数被安排在城外的军营中驻扎,但方才经过与“饿鬼”一战的大胜,军队的军纪便不怎么守得住,每日里都有大量的士兵进城,或是狎妓或是喝酒或是闹事。更让此时的泽州,平添了几分热闹。

    只是,七万大军坐镇,无论是聚集而来的绿林人,又或是那传闻中的黑旗余部,此时又能在这里掀起多大的浪花?

    夕阳西下,照在泽州内小客栈那陈朴的土楼之上,一时间,初来乍到的游鸿卓稍稍有些迷惘。而在楼上,黑风双煞赵氏夫妇推开了窗户,看着这古朴的城池掩映在一片安静的血色余晖里。

    城池中的热闹,也代表着难得的繁荣,这是难得的、祥和的一刻。

    ************

    万物皆有因果,一件事情的生灭,必然伴随着另一个诱因的扰动,在这世间若有至高的存在,在他的眼中,这世界或许就是无数运行的线条,它们出现、发展、碰撞、分岔、曲折、湮灭,随着时间,不断的延续……

    武朝建朔八年,大齐六年的中原,是一片混乱且失去了大部分秩序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势力的崛起和消亡,野心家们的成功和失败,人群的汇聚与分散,无论如何离奇和突兀,都不再是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情。

    因为聚散的无由,一切大事,反而都显得寻常了起来,当然,或许只有每一场聚散中的参与者们,能够感受到那种令人窒息的沉重和刻骨铭心的痛楚。

    中原,威胜,如今已是中原之地举足轻重的地方。

    因为晋王田虎定都于此。

    晋王,普遍又称虎王,最初是猎户出身,在武朝仍旧兴盛之时揭竿而起,占地为王。平心而论,他的策谋算不得深沉,一路过来,无论是造反,还是圈地、称帝都并不显得聪明,然而时光悠悠,转眼十余年的时间过去,与他同时代的反贼或是枭雄皆已在历史舞台上退场,这位虎王却籍着金国入侵的时机,靠着他那笨拙而腾挪与隐忍,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并且,根基愈发深厚。

    十余年的时间,虽然名义上仍旧臣属于大齐刘豫麾下,但中原众多势力的首领都明白,单论实力,虎王帐下的力量,早已高出那有名无实的大齐朝廷许多。大齐建立后几年以来,他占据黄河北岸的大片地方,埋头发展,在这天下混乱的局面里,维持了黄河以北甚至于长江以北最为平安的一片区域,单说底蕴,他比之建国区区六年的刘豫,以及崛起时间更少的众多势力,已经是最深的一支“名门望族”。

    当然,即便如此,晋王的朝堂上下,也会有斗争。

    “建国”十余年,晋王的朝堂上,经历过十数乃至数十次大大小小的政治斗争,一个个在虎王体系里崛起的新秀陨落下去,一批一批朝堂红人得势又失势,这也是一个粗粝的政权必然会有考验。武朝建朔八年的五月,威胜的朝堂上又经历了一次颠簸,一位虎王帐下曾经颇受重用的“老人”倒下。对于朝堂上的众人来说,这是不大不小的一件事情。

    与这件事情并行的,是晋王地盘的边界外数十万饿鬼的迁徙和犯边,于是五月底,虎王下令大军出动到得如今,这件事情,也已经有了结果。

    大获全胜。

    时间将晚,整座威胜城中看来繁荣,却有一队队士兵正不断在城内街道上来回巡逻,治安极严。虎王所在,经过十余年建造而成的宫殿“天极宫”内,同样的戒备森严。权臣胡英穿过了天极宫重重叠叠的廊道,一路经侍卫通报后,见到了踞坐宫中的虎王田虎。

    他是来报告最近最重要的一系列事情的,这其中,就包含了泽州的进展。“鬼王”王狮童,便是此次晋王手下一系列动作中最为关键的一环。

    “……眼下已能确认,这王狮童,当年确是小苍河中黑旗余孽,如今泽州一带尚未见黑旗残部有明显动作,绿林人在大光明教的怂动下倒是过去了不少,但不足为虑。其余地方,皆已严密监控……”

    胡英陆陆续续报告了情况,田虎静静地在那边听完,健硕的身躯站了起来,他目光冷然地看了胡英许久,终于缓缓地去往窗边。

    “心魔宁毅,确是人心中的魔头,胡卿,朕为此事准备两年时光,黑旗不除,我在中原,再难有大动作。这件事情,你盯好了,朕不会亏待你。”

    “臣为此事,也已准备两年,必肝脑涂地,不负陛下所托!”

    胡英表忠心时,田虎望着窗外的风景,目光凶狠。两年前,心魔宁毅的死令得天下人为之错愕,但随之而来的许多讯息,也令得中原地区多方势力进退不得、如鲠在喉,这两年的时光,虽然中原地区对于黑旗、宁毅等事情再不多提,但这片地方所有崛起的势力其实都在忐忑,没有人知道,有多少黑旗的棋子,从五年前开始,就在悄无声息地渗入每一股势力的内部。

    然而能够明确的是,这些事情,并非空穴来风。两年时光,无论是刘豫的大齐朝廷,还是虎王的朝堂内,其实或多或少的,都抓出了或是发现了黑旗余孽的影子,作为王者,对于这样的杯弓蛇影,如何能够容忍。

    在这太平和混乱的两年过后,对自身力量掌控最深的晋王田虎,终于开始出手,要将扎进身上的毒刺一举拔出!

    山雨欲来。整个虎王的地盘上,实际都已变得萧杀肃静(~^~)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