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二二章 风起云聚 天下泽州(一)
    自被大光明教追杀,数日以来游鸿卓都是在饥饿与伤势中度过,自昨日遇上这两位前辈后,方才吃上一口饱饭。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这日早晨一面喝粥一面听那赵前辈说些武学道理,只觉得心中踏实平静,无以复加。

    他知道这两位前辈武艺高强,若是跟随他们一道而行,便是遇上那“河朔天刀”谭正或许也不必害怕。但这样的念头一时间也只是在心底转转,两位前辈自然武艺高强,但救下自己已是大恩,岂能再因自己的事情连累这二位恩公。

    待到吃过了早餐,游鸿卓便拱手告辞。那位赵先生笑着看了他一眼:“小兄弟是准备去哪里呢?”

    游鸿卓想了想:“我我还未曾想清楚,想来我武艺低微,大光明教也不至于花太大力气寻找,我那几位兄姐若还有活着的,总须去找找他们还有,那日遇上伏杀,大哥曾说四哥吃里扒外,若真是如此,我总得找到四哥,报此血仇。”

    他此时也已将事情想得清楚,相对于大光明教,自己与那六位兄姐,恐怕还算不得什么心腹大患。昨日遇上“河朔天刀”谭正的亲生兄弟,或者也只是意外。此时外头时局不堪,绿林更是混乱,自己只需低调些,总能躲过这段风头,再将那几位结义兄姐的血仇查清。

    “若是如此,倒可以与我们同行几日。”游鸿卓说完,对方笑了笑,“你伤势未愈,又没有必须要去的地方,同行一阵,也算有个伴。江湖儿女,此事不必矫情了,我夫妻二人往南而行,正要过泽州城,那里是大光明教分舵所在,或许能查到些消息,将来你武艺高强些,再去找谭正报仇,也算有始有终。”

    “谢”听赵先生说了那番话,游鸿卓未再坚持,拱手称谢,第一个字才出来,喉间竟莫名有些哽咽,好在那赵先生已经转身往不远处的青骡子走过去,似乎未曾听到这话语。

    其实这一年游鸿卓也不过是十六七岁的少年人,虽然见过了生死,身后也再没有家人,对于那饿肚子的滋味、受伤乃至被杀死的恐惧,他又何尝能免。提出告辞是因为从小的教养和心中仅剩的一分傲气,他自知这番话说了之后双方便再无缘分,谁知对方竟还能开口挽留,心底感激,再难言述。

    三人一路同行,此后沿沁州往泽州方向的官道一路南下,这一路在武朝兴盛时原是重要商道,到得如今行人已大为减少。一来固然是因为天气炎热的缘故,二来由于大齐境内禁止居民南逃的政策,越近南面,治安混乱,商路便愈发凋敝。

    这一片靠近了田虎治下,总算还有些行人,三三两两的客商、旅人、穿着破烂的远行脚客、赶着大车的镖队,途中亦能见到大光明教的和尚此时大光明教于大齐境内教众无数,游鸿卓虽然对其毫无好感,却也知道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这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途中便开口向恩公夫妇询问起来。

    随后在赵先生口中,他才知道了许多关于大光明教的旧事,也才明白过来,昨日那女恩公口中说的“林恶禅”,便是如今这天下第一高手。

    此时中原饱经战乱,绿林间口耳的传续早已断代,唯有如今弟子遍天下的林宗吾、早些年经过竹记大力宣传的周侗还为众人所知。早先游鸿卓与六位兄姐一道,虽也曾听过些绿林传闻,然而从那几人口中听来的讯息,又怎及得上此时听到的详实。

    那魔教圣女司空南、圣公方腊、霸刀刘大彪、方百花、云龙九现方七佛、铁臂膀周侗、红颜白首崔小绿乃至于心魔宁立恒等江湖上前代乃至于前两代的高手间的纠葛、恩怨在那赵先生口中娓娓道来,曾经武朝繁华、绿林兴盛的情景才在游鸿卓心中变得愈发立体起来。如今这一切都已雨打风吹去啦,只余下曾经的左护法林恶禅已然称霸了江湖,而那心魔宁毅,已在数年前的西北为抵抗女真而去世。

    这有些事情他听过,有些事情未曾听说,此时在赵先生口中简单的编织起来,愈发令人唏嘘不已。

    “这一路若是往西去,到如今都还是人间地狱。西北因为小苍河的三年大战,女真人为报复而屠城,几乎杀成了白地,幸存的人中间起了瘟疫,如今剩不下几个人了。再往西北走西夏,前年蒙古人自北方杀下来,推过了贺兰山,攻下银川之后又屠了城,如今蒙古的马队在那边扎了根,也已经血流成河天下大乱,林恶禅趁乱而起,迷惑几个愚夫愚妇,看起来声势浩大,实际上,成就有限”

    听得赵先生说完这些,游鸿卓心中忽然想到,昨日赵夫人说“林恶禅也不敢这样跟我说话”,这两位恩公,当初在江湖上又会是怎样的地位?他昨日尚不知道林恶禅是谁,还未意识到这点,此时又想,这两位恩公救下自己只是顺手,他们之前是从哪里来,之后却又要去做些什么,这些事情,自己却是一件都不清楚。

    他口中不好询问。这一日同行,赵先生偶尔与他说些曾经的江湖轶闻,偶尔点拨他几句武艺、刀法上要注意的事情。游家刀法其实本身就是颇为完善的内家刀,游鸿卓基础本就打得不错,只是曾经不懂实战,如今太过重视实战,夫妇俩为其指点一番,倒也不可能让他的刀法就此突飞猛进,只是让他走得更稳而已。

    这一日到得傍晚,三人在途中一处集市的客栈打尖暂住。这边距离泽州尚有一日路程,但或许因为附近客商多在此处落脚,集市中几处客栈行人不少,其中却有不少都是带着刀兵的绿林豪客,互相警惕、眉宇不善。有黑风双煞名头的赵氏夫妇并不在意,游鸿卓行走江湖不过两月,也并不清楚这等情况是否有异,到得吃晚饭时,才小心地提出来,那赵先生点了点头:“应该都是附近赶去泽州的。”

    “泽州出什么大事了么?”

    “行走江湖要眼观八方、耳听六路。”赵先生笑起来,“你若好奇,趁着日头还未下山,出去走走逛逛,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或者干脆请个人喝两碗酒,不就能弄清楚了么。”

    游鸿卓心中一凛,知道对方在教他行走江湖的法子,连忙扒完碗里的饭菜,拱手出去了。

    他早些日子担心大光明教的追杀,对这些市集都不敢靠近。此时客栈中有那两位前辈坐镇,便不再畏畏缩缩了,在客栈附近走动半晌,听人说话聊天,过了大约一个时辰,彤红的太阳自市集西面的天际落山之后,才大概从别人的言语碎片中拼织出事情的轮廓。

    原来,就在他被大光明教追杀的这段时间里,几十万的“饿鬼”,在黄河北岸被虎王的军队击溃了,“饿鬼”的首领王狮童此时正被押往泽州。

    “饿鬼”这个名字虽然不好听,但是这股势力在绿林人的眼中,却并非是反派,相反,这还是一支名气颇大的义军。

    “饿鬼”的出现,有其光明正大的原因。却说自刘豫在金人的扶持下建立大齐之后,中原之地,一直局势混乱,多数地方民不聊生,大齐先是与老苍河开战,另一方面又一直与南武拼杀拉锯,刘豫才情有限,称帝之后并不重视民生,他一张圣旨,将整个大齐所有适龄男人全都征发为军人,为了聚敛钱财,在民间多发无数苛捐杂税,为了支持大战,在民间不断征粮乃至于抢粮。

    这样的**之中,天灾也是不断。这年头黄河本就容易泛滥,政体瘫痪之后,黄河堤岸再难得到维护,导致每年汛期都必然决堤。水患,加上北面的旱灾、蝗灾,这些年来,中原所有的底蕴都已消耗一空,大量民众往南迁徙。

    刘豫政权费了极大的力气去阻止这种迁徙,一方面严守边境,另一方面,不再支持和保护任何远距离的来往。若是身后并无背景,没有朝廷和各地地头蛇联发的路条,一般人要难行,便要承受马匪、逃民、黑店、官府小吏们的重重盘剥,在治安不靖的地方,当地的官府吏员们将外来客商旅人做肥羊深夜抓捕或是宰杀,都是常有之事。

    这些危险无法阻止走投无路的人们,每一年,大量流民想尽办法往南而去,在途中遭受无数妻子分离的惨剧,留下无数的尸体。许多人根本不可能走到武朝,能活下来的,要么落草为寇,要么加入某支军队,姿色好的女人或是健康的孩子有时候则会被人贩子抓了贩卖出去。

    到得这一年,王狮童将大量流民聚集起来,试图在各方势力的重重封锁下打出一条路来,这股势力崛起迅速,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膨胀成几十万的规模,同时也受到了各方的注意。

    金人和刘豫都下了命令对其进行堵截,沿途之中各方的势力其实也并不乐见“饿鬼”们的南下他们的崛起本就是因为当地的现状,若是大家都走了,当山大王的又能欺负谁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饿鬼”的几十万人被堵死在路上,打破了几支大齐军队的封锁后,吃喝本就成问题的流民当然也洗劫了沿途的市镇,此时,虎王的军队打着替天行道的口号出来了。就在前些日子,抵达黄河北岸的“饿鬼”队伍被杀来的虎王军队屠杀打散,王狮童被生擒,便要押往泽州问斩。

    这些绿林人,多数便是在大光明教的发动下,去往泽州声援义士的。当然,说是“声援”,适当的时候,自然也会考虑出手救人。而其中也有一部分,似乎是带着某种旁观的心情去的,因为在这极少部分人的口中,这次王狮童的事情,内中似乎还有隐情。

    据说那聚集起几十万人,试图带着他们南下的“鬼王”王狮童,曾经乃是小苍河华夏军的黑旗成员。黑旗军自三年抗金,于中原之地已成为传说,金人去后,据说残存的黑旗军有相当一部分已经化整为零,渗入中原各地。

    又据说,那心魔宁毅从未死去,他一直在暗中潜伏,只是制造出死去的假象,令金人收手而已这样的传闻固然像是黑旗军一厢情愿的大话,然而似乎真有人想籍着“鬼王”王狮童的事件,诱出黑旗余孽的出手,甚或是探出那心魔生死的真相。

    他了解到这些事情,连忙折返去回报那两位前辈。途中忽然又想到,“黑风双煞”这样带着煞气的外号,听起来显然不是什么绿林正道人士,很可能两位恩公以前出身邪派,如今显然是大彻大悟,方才变得如此沉稳大气。

    过得一阵,又想,但看赵夫人的出手,转眼之间杀谭严等八人如斩瓜切菜,这样的威风煞气,也确实是有“双煞”之感的,这二位恩公或许已很久未曾出山,如今泽州城风云汇聚,也不知那些小辈见到了两位前辈会是怎样的感觉,又或者那天下第一的林宗吾会不会出现,见到了两位前辈会是怎样的感觉。

    这些事情只是想想,心中便已是一阵激动。

    对了,还有那心魔、黑旗,会不会真的出现在泽州城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