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一八章 花开彼岸 人老苍河(三)
    秋风已起。√∟小說,

    中原,威胜。

    虎王的别苑里,盛大的宴会进行正酣。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一群大臣、将领开始在虎王面前放浪形骸,抱着仕女开始亵玩时,于玉麟拿着一小瓶酒从殿内走出来。

    殿外是漂亮的亭台与水榭,灯笼一盏一盏的,照亮那建在水面上的长廊,他沿着廊道往前方走去,湖面过了,便是以假山、曲道居多的院子,沿湖岸环绕,美轮美奂的。附近的卫兵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有的神态懒散,见于玉麟走来,俱都打起精神来。

    再行得不远的幽静处,是坐落于水边的亭台。走得近了,隐约听见阵慵懒的曲子在哼,江南的调子,吴侬软语也不知道哼的是什么意思,于玉麟绕过外面的山石过去,那亭台靠水的长椅上,便见穿灰色长袍的女子倚柱而坐,手中勾着装酒的玉壶,一面哼歌一面在水上轻轻晃动,似是有些醉了。

    这几年来,能在虎王宅院里着男子长袍随处乱行的女子,大约也只有那一个而已。于玉麟的脚步声响起,楼舒婉回过头来,见到是他,又偏了回去,口中曲调未停。

    “楼姑娘好兴致啊。”于玉麟开口说道。

    “……于将军才是好兴致啊。”哼了几声,楼舒婉停下来,回了这样一句,“虎王设下的美食、美女,于将军竟不动心。”

    “外界虽苦,美食美女于我等,还不是挥之则来。倒是楼姑娘你,宁魔头死了,我却没想过你会这样高兴。”

    “哼哼。”楼舒婉低头笑笑。

    “还是说,楼姑娘知道他未死,所以才这样无动于衷?”

    “哼哼。”她又是一笑,抬起头来,“于将军,你无不无聊?还是小孩子么?”

    于玉麟望着她笑,随后笑容渐敛,张了张嘴,一开始却没能发出声音:“……也是这几年,打得太过累了,忽然出个这种事,我心中却是难以相信。楼姑娘你智计过人,那宁魔头的事,你也最是关心,我觉得他可能未死,想跟你商量商量。”

    楼舒婉望着那湖面:“他死不死,我是关心,可我又不是神仙,战场未去,人头未见,如何断言。你也曾说过,战场瞬息万变,于将军,你有一天忽然死了,我也不奇怪。他若真的死了,又有什么好出奇的。他这种人,死了是天下之福,这几年来,民不聊生……不是为他,又是为谁……然而……”

    楼舒婉说到后来,声音渐渐低下去,其后渐渐顿住,于玉麟也是微微叹气,夜风吹过来时,将这亭台笼在一片安静里。

    是啊,这几年来,民不聊生——四个字,便是整个中原概括的景状。与小苍河、与西北的战况会延续这样长的时间,其战争烈度如此之大,这是三年前谁也未曾想到过的事情。三年的时间,为了配合这次“西征”,整个大齐境内的人力、物力都被调动起来。

    在女真人的威压下,皇帝刘豫的动手力度是最大的,超乎常理的大量征兵,对下层的压迫,在三年的时间内,令得整个中原的大部分百姓,几乎难以生存。这些地方在女真人的三次南征后,生存资源原本就已经见底,再经过刘豫政权的压迫,每年都是大片大片的饥荒、易子而食,绝大部分的粮食都被收归了军粮,唯有参军者、帮忙统治的酷吏,能够在这样严苛的环境下得到些许吃食。

    而不归刘豫直接管理的一些地方,则稍稍好些,虎王的地盘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一方面是因为首先重视了商业的作用,在归降女真之后,田虎势力一直在保持着与女真的来往贸易,稍作贴补,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楼舒婉、于玉麟、田实等人结成的联盟首先以军管的形式圈起了大量的农庄,甚至圈起了整县整县的地方作为禁区,严禁人口的流动。因此虽然不少的流民被拒后被饿死或是杀死在田虎的势力范围外,但这样的做法一来维持了一定的生产秩序,二来也保证了麾下士兵的一定战斗力,田虎势力则以这样的优势吸纳人才,成为了这片乱世之中颇有优越感的地方。

    饶是如此,比之太平年景,日子还是过得非常艰难。

    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一系列举措得以出现、推行的功臣,主要是楼舒婉,她在参考宁毅的诸多动作之后,配合以女性的敏锐,以于玉麟、田虎的侄子田实等人为盟友往上进谏。

    而在女真人强悍,刘豫统领大齐的压力下,田虎也越来越意识到有个这样“管家婆”的好处。因此,虽然在田家不上进的亲族治理的地方仍旧吏治糜烂民不聊生,但对于于玉麟、楼舒婉等人,他仍旧给予了大量的权力和保护,留下几处施政严格的地方,加大产出,支撑整片地盘的运作。而在田虎的势力当中,楼舒婉在越来越重要之后,被授以御使之职,专司参劾他人,以次来制衡她与他人的关系。

    在这样的夹缝中,楼舒婉在朝堂上时常到处开炮,今天参劾这人贪赃渎职,明天参劾那人结党营私——反正必然是参一个准一个的——关系越弄越臭之后,至如今,倒的的确确成了虎王坐下举足轻重的“权臣”之一了。

    三年的大战,于玉麟依着与楼舒婉的盟友关系,最终躲过了冲上最前线的厄运。然而即便在后方,艰难的日子有苦自知,对于前方那大战的惨烈,也是心知肚明。这三年,陆陆续续填入那个无底大坑的军队有数百万之多,虽然未有详细的统计,然而就此再也无法回来的军队多达百万以上。

    被派到那片死地的将领、士兵——不止是田虎麾下——哪怕是刘豫麾下的,也没几个是真心想去的,上了战场,也都想躲避。然而,躲不过女真人的监督,也躲不过黑旗军的突袭。这些年来,亡于黑旗军手中的重要人物何止刘豫麾下的姬文康,刘豫的亲弟弟刘益死前曾苦苦哀求,最后也没能躲过那当头一刀。

    田虎麾下的出兵中,王远、孙安带领军队入山,当初抱的还是见敌则退的想法,在那山中被黑旗军隔着山涧一**炮,崩塌的山壁将近千人活埋在山谷之中,王远、孙安再也没有出来。将军武能回来时奄奄一息,见家人最后一面时连话也未能说出来,凌光、樊玉明等人遇袭后被冲散,死在山中尸骨都没能被捡回来……

    当初在吕梁山见宁毅时,只是觉得,他确实是个厉害人物,一介商贾能到这个程度,很了不得。到得这三年的大战,于玉麟才真的明白过来对方是怎样的人,杀皇帝、杀娄室且不说了,王远、孙安乃至姬文康、刘益等人都不值一提,对方拖住几百万人横冲直撞,追得折可求这种名将亡命奔逃,于延州城头直接斩杀被俘的大将辞不失,也绝不与女真和谈。那早已不是厉害人物可以概括的。

    整个中原,但凡与他作战的,都被他狠狠地拖下泥沼中去了。无人幸免。

    于玉麟甚至一度觉得,整个天下都要被他拖得溺死。

    然而忽然有一天,说他死了,他心中虽然不认为毫无可能,但某些想法,却终究是放不下来的。

    “我……终究是不信他毫无后手的,忽然死了,终究是……”

    沉默片刻,于玉麟才再度开口。对面的楼舒婉始终望着那湖水,忽然动了动酒壶,目光微微的抬起来:“我也不信。”

    她的语调不高,顿了顿,才又轻声开口:“后手……拖住几百万人,打一场三年的大仗,一步不退,为的是什么?就是那一口气?我想不通……宁立恒十步一算,他说终究意难平,杀了皇帝,都还有路走,这次就为了让女真不开心?他一是为了名声,弑君之名早已难逆转,他打华夏之名,说华夏之人不投外邦这是底线,这当然是底线,旁人能做的,他早已不能去做,若是与女真有一点妥协,他的名分,瞬间便垮。然而,正面打了这三年,终究会有人愿意跟他了,他正面杀出了一条路……”

    “为了名声,冒着将自己所有家当搭在这里的险,未免太难了……”

    楼舒婉沉默许久:“三年的大战,进了山以后,打得一塌糊涂,女真人只让人往前冲,不管死活,那些将军之顾着逃命,打到后来十次八次炸营,到底死了多少人,于将军,你知道吗?”

    于玉麟皱起眉头来:“你的意思是……”

    楼舒婉目光迷离:“去年四月,山士奇大败归来,后被问罪,我去审问他,抄他家中金银,问及山中战况,山士奇无意间,说起一件事,我心中始终在想。然而对于战场之事,我不熟悉,因此难以深究,这事情,也就只是埋在心里……”

    “……”

    此时夜风轻柔、湖光粼粼,侧面的远处,大殿里的灯火还在隐隐传来,楼舒婉说起她的猜测,字斟句酌,缓缓开口。

    “山士奇败后,与一群亲兵亡命而逃,后托庇于刘豫麾下将领苏垓。数日后一晚,苏垓军队猝然遇袭,两万人炸营,没头没脑的乱逃,女真人来后方才稳住阵势,山士奇说,在那天夜里,他隐约见到一名对苏垓军队冲来的将领,是他麾下原本的副将。”

    于玉麟微微张开嘴:“这三年大战,之中投降黑旗军的人,确实是有的,然而,你想说……”

    “这几年来,为了将黑旗军困死山中,女真人的确很重粮草、辎重部队。然而,黑旗军于山中存粮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楚,抢了多少,也不知道,我们只觉得,在外头都过得这么艰难,大战之中,黑旗军必然无法收拢太多俘虏,他们根本养不活。但……如果有可能呢?”

    楼舒婉说得平缓:“几百万人投到山里去,说跟几万黑旗军打,到底是几万?谁知道?这三年的仗,第一年的军队还是有些斗志的,第二年,就都是被抓的壮丁,发一把刀、一支叉就上去了,放在那山里绞……于将军,原本没有多少人愿意参加黑旗军的,黑旗弑君,名声不好,但女真人逼着他们上去试炮,如果有机会再选一次,于将军,你觉得他们是愿意跟着女真人走,还是愿意跟着那支汉人军队……于将军,宁立恒的练兵方法,你也是知道的。”

    于玉麟已经紧蹙眉头,安静如死。

    “三年的大战,一步都不退的顶住正面,把几百万人放在生死场上,刀劈下来的时候,问他们参加哪一边。如果……我只是说如果,他抓住了这个机会……那片大山里,会不会也是一块任他们挑选的征兵场。哈哈,几百万人,我们选完之后,再让他们挑……”

    楼舒婉的笑声在亭台间响起又停住,这笑话太冷,于玉麟一时间竟不敢接下去,过得片刻,才道:“终究……不容易保密……”

    “……是啊,我后来也想,若真是如此,为何竟没有多少人说起,可能终究是我想得岔了……”她顿了顿,抬起酒壶喝了一口酒,目光迷离,“战场之事,谁说得准呢,三年的时间将中原打成这样,不管他真的死了,还是假的死了,大家都有个台阶下,于将军,何必深究,说不定下次往前方去的,便是你了呢……”

    于玉麟喝一口酒,点了点头,过得片刻,也不打招呼,静静走了。

    楼舒婉倚在亭台边,仍旧低着头,手上酒壶轻轻晃动,她口中哼出歌声来,听得一阵,歌声隐约是:“……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

    这是多年前,宁毅在杭州写过的东西,那个时候,双方才刚刚认识,她的父兄犹在,杭州水乡、富庶繁华,那是谁也未曾想过有一天竟会失去的美景。那是何等的明媚与幸福啊……一切到如今,终究是回不去了……

    脑中想起过去的亲人,如今只剩下了每日得过且过、全不像人的唯一兄长,再又想起那个名字,于玉麟说得对,他忽然死了,她不会高兴,因为她总是想着,要亲手杀了他。可是,宁毅……

    “宁立恒……”

    这个名字掠过脑海,她的眼中,也有着复杂而痛苦的神色划过,于是抬起酒壶喝了一口,将那些情绪统统压下去。

    “宁立恒,你若就这样死了……也好……”

    她就这样呢喃,和期盼着。

    在这片饱受磨难的土地上,夜色正久久的笼罩,西面,曾经在三年时间里没有丝毫停歇的沸腾大山,也终于渐渐的停歇下来了。曾经繁华的青木寨上,如今月华如水,早被烧焦的山谷中,曾经的木制建筑已化为肥沃的新泥,新的树木枝条在其中长出来,鸟儿飞来,在这片仍旧显出黑色土地上稍作停留,飞向远方。

    小苍河,旧日的建筑早已被悉数摧毁,住房、街道、广场、农地、水车已不见往日的痕迹,房舍坍圮后的痕迹横横直直,人群去后,犹如鬼蜮,这片地方,也曾经历过无比惨烈的杀戮,几乎每一寸地方,都曾被鲜血染红。曾经巨大的水库早已坍圮,河流如往昔一般的冲入山谷中,经历过大水冲刷、尸体腐化的山谷里,草木已变得愈发郁郁葱葱,而草木之下,是森森的白骨。

    小苍河的攻防大战已过去了一年多,此时,即便是停留于此的极少数女真、大齐军队,也已经不敢来此,这一天的月光下,有人影悉悉索索的从山岗上出现了,只是区区的几个人,在潜行中踏过外围山谷,从那坍圮的水坝口子走进山谷内。

    他们尽量小心地警戒着周围,无声地走过了曾经熟悉的一处处地方,有些人将手指拂过了断壁残垣,他们也来到了山腰上,看见那处小院早已被烧毁,只余地基的样子,如今,地基里也长起了野草。

    “走吧。”有人低声地说道,他们可能是仍留在这里的,最后的黑旗队伍了。

    谷口,原本书有“小苍河”三个字的石碑早已被砸成粉碎,如今只剩下被破坏后的痕迹,他们抚了抚那处地方,在月光下,朝这山谷回头望去:“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

    “用不了太久的……”有人说道。

    这些身影穿过了山谷,跨过山岭。月光下,小苍河流淌如昔,在这片埋葬百万人的土地上蜿蜒而过,而从这里离开的人们,有的在未来的某一天,会回到这里,有的则永远没有再回来,他们或许是,存在于幸福的某处了。

    而战争。

    战争暂时的平息,然而,以软弱和躲藏为养分,迟早有一天,它也将以蜕变后的、更为猛烈的姿态,延烧而来。

    武朝建朔三年,夏末秋初。小苍河的历史,又翻过了一页。(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