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一六章 花开彼岸 人老苍河(一)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南朝。

    那是格外炎热的夏日,江南又临近采莲的季节了。恼人的蝉鸣中,周佩从睡梦里醒过来,脑中隐约还有些梦魇里的痕迹,成千上万人的冲突,在黑暗中汇成难以言说的怒潮,血腥的气息,从很远的地方飘来。

    从那场噩梦般的大战之后,又过去了多久的时间呢?

    女真人的搜山捡海,在江南的肆意屠戮。

    她与父皇在海上飘荡的半年,留下弟弟,在这一片江南之地奔逃挣扎的半年。

    时间,在记忆中过去了很久。然而若细细想来,似乎又只是近在眼前的过往。

    贴身的婢女漪人端着冰镇的酸梅汤进来了。她稍稍清醒一下,将脑海中的阴霾挥去,不久之后她换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廊道上,公主府的屋檐洒下一片阴凉,前方有走道、林木、一大片的荷塘,池塘的水波在阳光中泛着光芒。

    天气太过炎热,架于池塘上的过道、亭台都不见人,只屋檐下偶见执勤的卫士,蝉鸣声中,隐约听见争吵的声音从廊道那头的隔壁院落传来。

    周佩皱着眉头朝那边过去,长长的廊道延伸,那边的声音也愈发清晰起来,也是这清晰的声音,令得周佩的心情愈发沉积下来。

    她所居住的这个院落对着那大池塘,最是宽敞,十余房间列于水边,面对着那水边或是水上的园林、亭台,算是公主府的核心,周佩居住于此,每日里处理各种事情也在这里。旁边的院落则稍稍小些,院中一棵大槐树在毒人的日光中洒下一片阴凉,周佩过去时,便看见了仿佛正在对峙的两名男子——实际上倒只是一人找茬——驸马渠宗慧对着成舟海,骂骂咧咧的已经说了好一阵子的话,见成舟海始终不予理睬,此时还冲过去推了他一下。

    “……干嘛,不屑跟我说话?你以为当了小白脸就真的了不得了?也不看看你的年纪,你都能给她当爹了……”

    面对着渠宗慧,成舟海只是低眉顺目,一言不发,当驸马冲过来伸双手猛推,他后退两步,令得渠宗慧这一下推在了空中,往前冲出两步几乎跌倒。这令得渠宗慧更是羞恼:“你还敢躲……”

    “够了!”

    周佩杏目含怒,出现在院门口,一身宫装的长公主此时自有其威严,甫一出现,院落里都安静下来。她望着院子里那在名义上是她丈夫的男人,眼中有着无法掩饰的失望——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强自压抑的两次呼吸之后,她偏了偏头:“驸马太失礼了。带他下去。”

    她的话是对着旁边的贴身婢女宫漪人说的,宫漪人行礼领命,然后低声地招呼了旁边两名侍卫上前,接近渠宗慧时也低声道歉,侍卫走过去,渠宗慧对着周佩扬起脑袋挥了挥手,不让侍卫靠近。

    “我会走的!”

    这话傲然说完,他又看了一眼成舟海,转身离开这处院子。

    若只看这离开的背影,渠宗慧身材颀长、衣带飘飘、步履昂然,委实是能令许多女子心仪的男人——这些年来,他也确实依靠这副皮囊,俘获了临安城中许多女子的芳心。而他每一次在周佩面前的离开,也确实都这样的保持着风度,许是希望周佩见了他的傲然后,多少能改变些许心思。

    然而他却从来不曾知道,眼前的女子,对于男人的这一面,却从未有过过多的憧憬,或许是她太早地见过太多的东西,又或许是这几年来她所负责的,是各种各样太过复杂的局面。渠宗慧每一次为挽回感情的努力,往往持续数天、持续半个月,而后又在周佩的毫无反应中恼羞成怒地离开,开始以“自暴自弃”的理由投入到其它女子的怀抱中去。

    对于此时的周佩而言,那样的努力,太像小孩子的游戏。渠宗慧并不明白,他的“努力”,也委实是太过傲慢地嘲讽了这天下做事人的付出,公主府的每一件事情,关系成百上千乃至成千上万人的生计,如果当中能有放弃这两个字存在的余地,那这个世界,就真是太好过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这一年,周佩二十五岁,在她自己也不曾意识到的时光里,已变成了大人。

    “驸马无状,让先生受委屈了。”

    “无妨,驸马他……也是因为喜爱公主,生了些,不必要的妒忌。”

    “哦。”周佩点头,温和地笑了笑,“先生随我来。”

    “嗯。”

    耀眼阳光下的蝉鸣声中,两人一前一后,去往了大院落里议事的书房。这是许许多多时日以来照例的私下相处,在外人看来,也难免有些暧昧,不过周佩从不辩解,成舟海在公主府中数一数二的幕僚位置也从未动过。

    继承了成国公主府的衣钵后,南朝几年的时光下来,如今的长公主府,在江南之地已经是比先前更为膨胀的庞然大物了。女真人的搜山捡海之后,武朝在实质上丢掉了整个中原。面对着乱局的官员们痛定思痛,收拾局面,周佩等人在这片混乱中重新整理起公主府的力量,也以走到了绝路的心态再度开始。

    几年的时间,依靠着成舟海等人的辅助,周佩又努力而谨慎地学习着当初宁毅发展竹记的手腕,振兴各项实业。这惨淡的时光里,中原沦陷,大量失去家园的汉民从北地过来,社会混乱民生凋敝,许多人无遮体之衣无果腹之食,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以公主府在暗、朝廷法令在明的力量开始大幅度的发展商业作坊,试图给这些人以工作,最初巨大的混乱与窘迫过后,等到清醒下来,大伙儿才忽然发现,公主府的财力、影响已在社会的各个层面膨胀起来。

    社会上的贫富之差正在加大,然而商业的振兴仍旧使大量的人得到了生存下来的机会,一两年的混乱过后,整个江南之地竟令人愕然的空前繁华起来——这是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现状——公主府中的、朝堂中的人们只能归结于各方面精诚的合作与知耻而后勇,归结于各自不懈的努力。

    对于一些圈内人来说,公主府系统里各种事业的发展,甚至隐隐超过了当初那不能被提及的竹记系统——他们终于将那位反逆者某方面的本领,完全学会在了手上,甚至犹有过之。而在那样巨大的混乱过后,他们终于又看到了希望。

    果然,没有那样巨大的灾难,生存在一片繁华里的人们还不会觉醒,这是女真人的三次南下打醒了武朝人。只要这样持续下去,武朝,迟早是要雄起的。

    这是在不少诗会和文会上已渐渐开始流行的说法,而在明面上,靖平帝的巨大耻辱未去,但对于要洗刷耻辱的慷慨呼声,也在渐渐的起来了,这或许是社会以某种形式逐渐开始稳定的象征——当然,整个过程,可能还要持续很久很久,但能够有这样的成果,每一个参与者心中多少也都有着自豪。

    公主府中并不提及这些,然而在一个个数据的交流里,一处处地方人们得以避免饥饿的汇报里,周佩或是成舟海等人,多少也能感受到心中某一方面的安定。

    “……泉州方面,那八处农庄,地是收不了了,然而我已经跟穆员外谈好,此次收粮后,价格不许再超过市面均价。他怕我们强收庄子,应该不敢耍花招。蒲庆的棉纱坊,这一次进了两百人,估计用不完,有些麻烦,但任坊主跟我说,他有些新的想法……不管怎么做,我觉得,人先能有口饭吃就行。扬州那边,赈灾的粮已经不够了,我们有些安排……”

    点点滴滴的平静语调,作为大管家的成舟海将这些事情说给周佩听了,不时的,周佩也会开口询问几句。在这样的过程里,成舟海望着书桌后的女子,偶尔心中也有着些许感叹。他是极为大男子主义的人——或者并非只是大男子主义——他功利务实的一面使他对所有人都不会无条件的信任,过往的时日里,只有少数的几个人能赢得他的付出。

    面前的女子并非惊才绝艳之辈,初识之际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秦老去后,宁毅造反,天地沦陷,跟随着周佩只能算是成舟海的一时权宜——她愈天真,也就愈好糊弄和操纵——然而这些年来,女子的艰难努力和战战兢兢却看在成舟海的眼中。她在许多个晚上近乎不眠不休地对比和处理各地的事物,不厌其烦的询问、学习;在外地奔走和赈灾,面对大量灾民,她冲在第一线进行处理和安抚,面对着本地势力的逼宫和对抗,她也在艰难地学习着各种应对和分化的手段,在极端难处理的环境下,甚至有一次亲手拔刀杀人,强势地镇压下矛盾,等待缓和之后,又不断奔走怀柔各方。

    这些手段,有许多,出自成舟海的建议和教导。到得如今,成舟海未必是敬佩眼前的女子,却或多或少的,能够将她当成是并肩的同伴来看待。也是因此,他看着这位“长公主”在无数烦恼的事情中逐渐变得冷静和从容的同时,也会对她生出惋惜和同情的情绪来。

    为人、尤其是作为女子,她从不快乐,这些年来压在她身上,都是身为皇室的责任、在有个不靠谱的父亲的前提下,对天下黎民的责任,这原本不该是一个女子的责任,因为若身为男子,或许还能收获一份建功立业的满足感,然而在面前这孩子身上的,便只有深深的重量和枷锁了。

    有时候成舟海甚至会觉得,若她放弃认真,去接受那位作为驸马的渠宗慧,她或许还会获得些许幸福。这位驸马的本性未必坏,他只是年轻、自傲、软弱,他每每心怀憧憬地靠近过来,十天半个月之后,自觉受到了忽视,又去寻其它的女子——其实周佩若给他些好脸色看,他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毕竟,此时的这位长公主,作为女子而言,亦是极为美丽而又有气质的,巨大的权力和长期的独居亦令她有着神秘的高不可攀的光彩,而经历许多事情之后,她亦有着沉静的涵养与气质,也无怪渠宗慧这样肤浅的男子,会一次一次被气走后又一次一次不甘心地跑回来。

    他每一次无意间想到这样的东西,每一次的,在内心的深处,也有着更为隐秘的叹息。这叹息连他自己也不愿多想——那是无法可想之事——在某些方面,他或许比谁都更清楚这位长公主内心深处的东西,那是他在多年前无意间窥见的黑暗秘密。多年前在汴梁院落中,周佩对那男子的深深一礼……这样的东西,真是要命。

    他将这些想法掩埋起来。

    “……另外,昨天下午,见到了德新,他这两年在外游历,颇不一样了……”

    正事聊完,说起闲话的时候,成舟海提起了昨日与某位朋友的重逢。周佩抬了抬眼:“李频李德新?这几年常听人说起他的才学,他游历天下,是在养望?”

    “不太一样,他跟我说起,心中尚有疑惑。”成舟海看了看周佩,又是一笑,“我跟他提起出仕之事,或者干脆来长公主府帮忙,他拒绝了。不过,昨日他对我提出一些担忧,我觉得颇有道理,这两年来,我们手底下的各种店铺发展都很快,但这是因为北面流民的不断南下,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接下来也可能会出问题……”

    “哪一天没问题了,我才奇怪……”周佩双手交握,靠在脸侧,目光朝一旁桌子上的重重一叠宣纸文档望过去,深深叹气。

    成舟海便笑了笑,事实上,昨天他跟李频谈起的事情涉及的层次颇深,许多是儒道根子上的讨论,而周佩这几年追逐着某个男人的背影,逐渐务实起来。成舟海若要将他们所聊之事完全复述,周佩恐怕只会觉得无聊和浪费时间,他尽量简单地说了一下李频的现状,周佩叹息一声,也便不再理会了。

    两人的谈话至此结束,临离开时,成舟海道:“听人说起,太子今日要过来。”周佩点点头:“嗯,说下午到。先生想见他?”

    “倒也不是。”成舟海摇头,犹豫了一下,才说,“太子欲行之事,阻力很大。”

    “他醉心格物,于此事,反正也不是很坚决。”

    成舟海苦笑:“怕的是,太子还是很坚决的……”

    这话说完,成舟海告辞离去,周佩微微笑了笑,笑容则微微有些苦涩。她将成舟海送走之后,回头继续处理公务,过得不久,太子君武也就过来了,穿过公主府,径直入内。

    相对于赫赫的太子身份,眼下二十三岁的君武看起来有着太过简朴的装容,一身淡青色朴素服冠,颌下有须,目光锐利却微微显得心不在焉——这是因为脑子里有太多的事情且对某方面过分专注的原因。互相打过招呼之后,他道:“渠宗慧今天来闹了。”

    “你没必要安排人在他身边。”周佩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他再闹,我迟早打断他的腿。”

    “你们以前还是朋友呢。”周佩微微笑了笑,片刻后,“我的意思是,人要用在适当的地方,他是无足轻重之人,实在不值当。”

    自秦嗣源死去,宁毅造反,原本右相府的根底便被打散,直到康王继位后再重聚起来,主要还是汇集于周佩、君武这对姐弟之下。其中,成舟海、觉明和尚跟随周佩处理商、政两方面的事情,闻人不二、岳飞、王山月等人托庇于太子君武,双方不时互通有无,守望相助。

    但在性情上,相对随性的君武与严谨死板的姐姐却颇有差异,双方虽然姐弟情深,但每每见面却免不了会挑刺斗嘴,产生分歧。主要是因为君武终究醉心格物,周佩斥其不务正业,而君武则认为姐姐越来越“顾全大局”,就要变得跟那些朝廷官员一般。故此,这几年来双方的见面,反倒渐渐的少起来。

    眼下见面,两人一开始便都下意识的离开了可能争吵的话题,聊了一些家庭琐碎。过得片刻,君武才提起有关北面的事情:“……为四月的事情,王中其劾岳飞冒进,我就忍了,罚俸就是。越来越得寸进尺,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闹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也不想跑这一趟。父皇那样子……我实在是……”

    他说起这事,便是一肚子火,女真人搜山捡海之时,父亲周雍只顾着逃跑,父子交流之后,军队对于父亲多少有些尊重,然而当天下稍稍稳定,这个皇帝永远是一副和稀泥、听大家讲话的温吞样,不管任何事情君武找过去,对方都表现出“你是我儿子”而不是“你有理”,就真让人有些愤懑了。

    对于他的生气,周佩沉默片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啊,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还能拿出来炫耀不成!?”

    “准备还不够,没人想再把女真人招过来。”

    “一仗不打,就能准备好了?”

    “朝堂的意思……是要谨慎些,徐徐图之……”周佩说得,也有些轻。

    君武便往旁边的茶几上锤了一下。

    “当然,你既然过来了,他们也会让步的……”

    “这个天下,这样子弄,终究还是没救……”君武咬牙切齿。

    周佩摇了摇头,语气轻柔:“毕竟还未有站稳,这些时日以来,外间的样子看起来繁华,实则流民不断南下,我们还未曾守住局势。下方根子不稳,不是几句慷慨的话能解决的,朝堂中的大人们,也不是不想往北,但既然大势趋和,他们只能先维护住局面……”

    “大势趋和……北面来的人,都想打回去,大势趋战才是真的,这么好的机会,没人要抓住……”

    “女真人再来一次,江南全都要垮。君武,岳将军、韩将军他们,能给朝堂众人挡住女真一次的信心吗?我们至少要有可能挡住一次吧,怎么挡?让父皇再去海上?”

    “世上的事,没有一定可能的。”君武看着面前的姐姐,但片刻之后,还是将目光挪开了,他知道自己该看的不是姐姐,周佩不过是将别人的理由稍作陈述而已,而在这其中,还有更多更复杂的、可说与不可说的理由在,两人其实都是心知肚明,不开口也都懂。

    下午的院落,阳光已没有了正午那般的炽烈,房间里开始有了凉风,弟弟站起来,开始站在窗边看外间那明媚的荷塘,知了不停鸣叫。两人又随意地聊了几句,君武忽然说道:“……我收到了西北早些时候的消息。”

    “我不想听。”周佩第一时间回答。

    “打得太惨了。”君武扶着窗框,望着外头,低声说了一句。过得片刻,回头道,“我待会入宫,可能在宫中用膳。”

    周佩点了点头:“晚上许府有宴,许夫人再三来请,我应承了过去。”

    君武点头,沉默了片刻:“我先走了。”

    “我送你。”

    姐姐将弟弟送到了府门,临别时,周佩说了一句:“你既然过来了,父皇会应承你的。”

    君武笑了笑:“只可惜,他不会应承往北打。”那笑容中有些讽刺,“……他害怕。”

    周佩没有说话,几年前的搜山捡海,更远时女真人的摧枯拉朽,印在所有人的脑海里,而这段时间以来,岳飞、韩世忠、张浚、刘光世等一些将领一面练兵一面往秦淮以北的混乱区域挺近,也曾打过几仗,收复了几处州县,但每每有大战果时,朝堂中主和力量必然开始叫停,其核心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他害怕。

    这是……无法在台面上言说的东西。

    周雍可以没有原则地和稀泥,可以在台面上,帮着儿子或是女儿倒行逆施,然而究其根本,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是害怕的。女真人第三次南下时,他曾两度修书向金兀术求和,及至术列速突袭扬州,周雍未能等到儿子的抵达,终究还是先一步开船了。在内心的最深处,他终究不是一个坚强的皇帝,甚至连主见也并不多。

    送走了弟弟,周佩一路走回到书房里,下午的风已经开始变得温和起来,她在桌前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伸出了手,打开了书桌最下方的一个抽屉,不少记录着情报讯息的纸片被她收在那里,她翻了一翻,这些情报天南海北,还未曾归档,有一份情报停在中间,她抽出来,抽了小半,又顿了顿。

    那是不久前,从西北传回来的消息,她已经看过一遍了。放在这里,她不愿意给它做特殊的分类,此时,甚至抗拒着再看它一眼,那不是什么奇怪的情报,这几年里,类似的讯息常常的、常常的传来。

    她坐在那儿,低下头来,闭着眼睛努力地使这一切的心情变得寻常。不久之后,周佩整理好心情,也整理好了这些情报,将它们放回抽屉。

    不过是寻常的情报,这是寻常的一天,自己也并未想起什么极为特别的事情……这样的想法过后,她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现实之上,于是招呼了侍婢漪人,稍作打扮后上了马车出门。

    公主府的车队驶过已被称为临安的原杭州街头,穿过密集的人流,去往此时的右相许梿的宅邸。许梿妻子的娘家乃是江南豪族,田土广大,族中出仕者众多,影响极深,与长公主周佩搭上关系后,请了多次,周佩才终于答应下来,参加许府的这次女眷聚会。

    武建朔六年的夏末,包括杭州城在内的江南之地,正显出一片盎然的繁华生机来,甚至令人在恍然间觉得,中原的沦陷,是否有可能是一件好事?

    许府之中,众多的官宦女眷,恭迎了长公主的到来。夕阳西下时,许府后院的香榭中,宴席开始了,对于周佩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应酬场景,她熟练地与周围的妇人交谈,表演时优雅而带着些许距离地观看,偶尔开口,引导一些宴席上的话题。在场的众多女子看着前方这不过二十五岁的一国公主,想要亲近,又都有着战战兢兢的敬畏。

    眼前的这位,并非是那种不通俗务世事的皇室女子,她的手上,掌握着皇族的半个家,大部分时候,她的手段温柔,名义上不涉任何朝政之事,然而在先前两三年的各种饥荒、乱局中,长公主府的出手,也是有着相当多的凌厉例证的。

    一群习惯着大门大户后院中的勾心斗角的贵妇人,面对着这样的女子,有着天然的弱势和憧憬。尽管也有不少人在暗中腹诽这位长公主在家中过于强势,甚至逼得驸马自暴自弃,在临安城内放浪形骸,然而当对方一直以来对这种传言毫不理睬时,她们对于周佩,也就更添了几分恐惧。

    一个连家和名声都不太要的女子,真要发起飙来,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的?

    于是,腹诽也就仅止于腹诽了。

    宴席间够筹交错,女子们谈些诗文、才子之事,谈起乐曲,随后也谈起月余之后七夕乞巧,能否请长公主一道的事情。周佩都得体地参与其中,宴席进行中,一位体弱的官员妇人还因为中暑而晕倒,周佩还过去看了看,雷厉风行地让人将女子扶去休息。

    戌时方至,天刚刚的暗下来,宴席进行到大半,许府中的歌姬进行表演时,周佩坐在那儿,已经开始闲闲无事的神游天外了,无意间,她想起中午做的梦。

    距离那场噩梦般的战乱,过去多久了呢?建朔三年的夏天,女真人于黄天荡渡江,如今是建朔六年。时间,在记忆中过去了很久。然而细细想来……也不过三年罢了。

    三年啊……她看着这歌舞升平的景象,几乎有恍如隔世之感。

    一名仆人从外头过来了,侍婢宫漪人见到,无声地走了过去,与那名仆人稍作交流,然后拿着东西回来。周佩看在眼里,一旁,那位许夫人陪着笑脸,向这边说话,周佩便也笑着回应,宫漪人悄悄地将一张纸条交过来。周佩一面说着话,一面看了一眼。

    她的笑容无声消退,逐渐变得没有了表情。

    那是谁也无法形容的空洞,出现在长公主的脸上,众人都在聆听她的说话——纵然没什么营养——但那说话声戛然而止了。她们看见,坐在那花榭最前方中央的位置上的周佩,缓缓地站了起来,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左手上的纸条,右手轻轻地按在了桌面上。

    没有人敢说话,那空洞的表情,也可能是冰冷、是恐怖,面前的这位长公主是指挥过人杀人,甚至是曾亲手杀过人的——她的身上没有气势可言,然而冰冷、排斥、不亲切等所有负面的感觉,还是第一次的,仿佛肆无忌惮地表露了出来——如果说那张纸条里是某些针对许家的消息,如果说她忽然要对许家开刀,那可能也没什么出奇的。

    “公主……”宫漪人试图过来扶她,周佩的左手,轻轻地挥了挥,她听见她说了一声:“假的。”

    一旁的许夫人也过来了,正开口询问,迎来的是周佩激烈而短促的一句:“走开!”这句话仿佛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许夫人心中悚然一惊,脸色煞白地止住步伐。

    前方,那身躯晃了晃,她自己并没有感觉,那双眼睛大大地睁着,眼泪已经涌了出来,流得满脸都是,她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扫过前方,左手捏紧了纸条:“假的……”这声音没有很好地发出来,因为口中有鲜血流出来,她往后方的座位上倒下了。

    三年了……

    目光穿过香榭的上方,天空中,夜色正吞没最后的一缕晚霞,云是橙灰色的,缓缓飘过。三年了……黑色的东西落下来,被她压在心灵深处的讯息正在汹涌而来,刀枪剑戟、万人相敌,铁马冰河,那汹涌的呐喊与蔓延的鲜血,尸骨盈城、火海漫天,那巨人,以强悍与不屈的姿态握住砥砺的天穹与地辄……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排山倒海的朝她眼前涌过来。

    江南,普通的、而又炎热的一天,云霞悠悠。

    周佩坐在椅子上……

    最为巨大的梦魇,降临了……(未完待续。)

    ps:看了看,这章八千字。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