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一四章 悠悠天地 战争序曲(上)
    从武朝持续长达两百年的、兴盛繁华的时光中过来,时间约摸是四年,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时光中,人们已经开始渐渐的习惯战火,习惯流离,习惯死亡,习惯了从云端跌落的事实。..om 言情首发八一中≧ ≦≤≤.≤8﹤1≦z≦≤.<om武朝建朔三年的春初,江南融在一片灰白色的惨淡之中。女真人的搜山捡海,还在继续。

    江宁,皑皑的积雪还在城池上覆盖,但巨大的混乱,已经在酝酿之中。

    许许多多的豪绅与富户,正在6续的逃离这座城池,成国公主府的产业正在迁移,当初被称为江宁第一富商的濮阳家,大量的金银被搬上一辆辆的大车,各个宅邸中的家眷们也已经准备好了离开,家主濮阳逸并不愿先逃走,他奔走于官府、军队之间,表示愿意捐出大量金银、产业,以作抵抗和****之用,然而更多的人,已经走在离城的途中。

    如果大家还能记得,这是宁毅在这个时代先接触到的城池,它在数百年的时光沉淀里,早已变得沉静而雍容,城墙巍峨庄严,院落斑驳古老。曾经苏家的宅邸此时仍旧还在,它只是被官府封存了起来,当初那一个个的院落里此时已经长起树丛和杂草来,房间里贵重的物品早已被搬走了,窗棂变得破旧,墙柱褪去了老漆,斑斑驳驳。

    宁毅与檀儿曾经居住的院子里,房间中结起了蛛网,猫和流浪的狗儿将这里当成了安居的家园,它们在这里寻找食物,静静地走过积雪的院墙。或许我们还记得,在近十年前,宁毅与名叫苏檀儿的女子曾在这边院落的房间里说话、生活,在春雨秋霜里渐渐的熟悉,渐渐的成为一对简单的夫妻,曾经这里有两栋小楼,后来被檀儿烧去一栋,他们住在了一起。

    那时候,老人与孩子们都还在这里,纨绔的少年每日里坐着走鸡斗狗的有限的事情,各房之中的大人则在小小利益的驱使下互相勾心斗角着。曾经,也有那样的雷雨到来,凶恶的强人杀入这座院落,有人在血泊中倒下,有人做出了歇斯底里的反抗,在不久之后,这里的事情,导致了那个名叫梁山水泊的匪寨的覆灭。

    院落之外,城市的道路笔直向前,以风月著称的秦淮河穿过了这片城池,两百年的时光里,一座座的青楼楚馆开在它的两侧,一位位的花魁、才女在这里逐渐有了名气,逐渐又被雨打风吹去。十数年前曾在江宁城中有数一数二排名的金风楼在几年前便已垮了,金风楼的主事名叫杨秀红,其性情与汴梁矾楼的李蕴李妈妈不无相似之处。

    与李蕴不同的是,金兵破汴梁时,朝堂在城内搜捕漂亮女子供金兵淫了的巨大压力下,妈妈李蕴与几位矾楼花魁为保贞节仰药自尽。而杨秀红于几年前在各方官吏的威逼勒索下散尽了家财,此后生活却变得清净起来,如今这位韶华已渐渐老去的女子踏上了离城的道路,在这寒冷的雪天里,她偶尔也会想起曾经的金风楼,想起曾经在大雨天里跳入秦淮河的那位姑娘,想起曾经贞洁自持,最终为自己赎身离去的聂云竹。

    沿着秦淮河往上,河边的偏僻处,曾经的奸相秦嗣源在道路边的树下摆过棋摊,偶尔会有这样那样的人来看他,与他手谈一局,如今道路悠悠、树也依然,人已不在了。

    再往上走,河边宁毅曾经跑步经过的那栋小楼,在两年前的积雪和失修中已然坍圮,曾经那名叫聂云竹的姑娘会在每日的清晨守在这里,给他一个笑容,元锦儿住过来后,咋咋呼呼的捣蛋,有时候,他们也曾坐在靠河的露台上聊天歌唱,看夕阳落下,看秋叶飘零、冬雪漫漫。如今,废弃腐朽的楼基间也已落满积雪,淤积了蒿草。

    曾经作为江宁三大布商家族之的乌家,乌启隆已经继承了这一家的家主,曾经在争夺皇商的事件中,他被宁毅和苏家狠狠地摆了一道,此后乌启隆痛定思痛,在数年的时间里变得更为沉稳、成熟,与官府之间的关系也愈紧密,终于将乌家的生意又推回了曾经的规模,甚至犹有过之。最初的几年里,他想着崛起之后再向苏家找回场子,然而不久之后,他失去了这个机会。

    这些年来,曾经薛家的纨绔子弟薛进已至而立之年,他依旧没有大的建树,只是四处拈花惹草,妻儿满堂。此时的他或许还能记起年少轻狂时拍过的那记砖头,曾经挨了他一砖的那个入赘男人,后来杀死了皇帝,到得此时,仍旧在某地进行着造反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他偶尔想要将这件事作为谈资跟别人说起来,但事实上,这件事情被压在他心中,一次也没有出口。

    女真人就要来了。

    在他们搜山捡海、一路烧杀的过程里,女真人的前锋此时已临近江宁,驻守此地的武烈营摆出了抵抗的阵势,但对于他们抵抗的结果,没有多少人抱持乐观的态度。在这持续了几个月的烧杀中,女真人除了出海抓捕的时候稍遇挫败,他们在6地上的攻城掠地,几乎是完全的摧枯拉朽。人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朝廷的军队毫无战力的事实,而由于到海上追捕周雍的失利,对方在6地上的攻势就愈凶狠起来。

    几个月前,太子周君武曾经回到江宁,组织抵抗,后来为了不连累江宁,君武带着一部分的士兵和工匠往西南面逃走,但女真人的其中一部依旧沿着这条路线,杀了过来。

    成国公主府的车驾在这样的混乱中也出了城,年事已高的成国公主周萱并不愿意离开,驸马康贤同样不愿意走,道岂有让妇人殉国之理。这对夫妇最终为彼此而妥协,然而在出城之后的这个夜晚,成国公主周萱便在江宁城外的别业里病倒了。

    他们在别业里呆了两日,周萱的病情已愈严重,康贤不打算再走。这天夜里,有人从外地风尘仆仆地回来,是在6阿贵的陪同下星夜兼程赶回的太子君武,他在别业中探看了已然病危的周萱,在院落中向康贤询问病情时,康贤摇了摇头。

    老人也已白苍苍,几日的陪同和担忧之下,眼中泛着血丝,但神情之中已然有了一丝明悟,他道:“她在江宁过了一辈子,早几日商议该不该走时,我便想过了,许是不该走的,只是……事到临头,心中总难免有一丝侥幸。”

    随后又道:“你不该回来,天明之时,便快些走。”

    君武眼中有泪:“我愿意为,我走了,女真人至少会放过江宁……”

    “你父皇在这里过了半辈子的地方,女真人岂会放过。另外,也不必说丧气话,武烈营几万人在,未必就不能抵抗。”

    他说完这句,君武看着他,摇了摇头,口中的话未曾说出来,康贤倒是笑了笑:“好吧,是我自欺了,武烈营……该是抵挡不了的,所以啊,你只能走。”

    “那你们……”

    “成国公主府的东西,已经交给了你和你姐姐,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国家积弱,是两百年种下的果子,你们年轻人要往前走,只得慢慢来了。君武啊,这里不用你慷慨就义,你要躲起来,要忍住,不用管其他人。谁在这里把命豁出去,都没什么意思,只有你活着,将来也许能赢。”

    老人心中已有明悟,说起这些话来,云淡风轻的,君武心中悲懑难言,却不知从何出口。

    这天深夜时分,周萱的意识清醒起来,康贤进了房间跟妻子说话,君武在门口等着。他以为老人最后会叫他进去,然而等待了许久许久,里面都没有更多的动静。天将破晓了,夜色最黑,房间里的灯烛也已自然而然地灭掉,君武小心地推了推门进去,点上灯,床边康贤握着妻子的手,一直在静静地坐着。他脸上泪水已干,目光却清澈,君武走过去,周萱抱住康贤的一只手,闭着眼睛已经永远的、安详的睡去。

    君武忍不住跪倒在地,哭了起来,一直到他哭完,康贤才轻声开口:“她最后说起你们,没有太多交代的。你们是最后的皇嗣,她希望你们能守住周家的血脉。你们在,周家就还在。”他轻轻抚摸着已经死去的妻子的手,转头看了看那张熟悉的脸,“所以啊,赶紧逃。”

    此时的周佩正随着远逃的父亲飘荡在海上,君武跪在地上,也代姐姐在床前磕了头。过得许久,他擦干眼泪,有些哽咽:“康爷爷,你随我走吧……”

    康贤只是望着妻子,摇了摇头:“我不走了,她和我一生在江宁,死也在江宁,这是我们的家,现在,别人要打进家里来了,我们本就不该走的,她活着,我才惜命,她死了,我也该做自己应做之事。”

    “但接下来不能没有你,康爷爷……”

    “当然可以没有我。老人走了,小孩子才能看到世事残酷,才能长起来独当一面,虽然有时候快了点,但世间事本就如此,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君武啊,未来是你们要走的路……”

    君武这一生,亲族之中,对他最好的,也就是这对爷爷奶奶,如今周萱已去世,面前的康贤意志显然也极为坚决,不愿再走,他一时间悲从中来,无可抑制,哽咽半晌,康贤才再次开口。

    “唉,年轻的时候,也曾有过自己的路,我、你秦爷爷、左端佑、王其松……这些人,一个一个的,想要为这天下走出一条好路来。君武啊,我们是失败了,看起来有些经验,但无非是败者的经验,该教给你的,其实都已教给你,你不要迷信这些,老人家的看法,失败者的看法,只供参考,不足为凭。”他沉默片刻,又道,“唯一一个不愿承认失败的,杀了皇帝……”

    他说起宁毅来,却将对方看做了平辈之人。

    在这个房间里,康贤没有再说话,他握着妻子的手,仿佛在感受对方手上最后的温度,然而周萱的身体已无可抑制的冰凉下去,天亮后许久,他终于将那手放开了,平静地出去,叫人进来处理后面的事情。

    到得中午时分,康贤催促着君武上路离开,君武最后一次劝说康贤同行,康贤回头看了看扎满白花的院落和房子,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又笑了笑:“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康爷爷也已经老啦,随你离开,是肯定会死在路上的……你就忍心看你奶奶一直呆在江宁,我却客死异乡,从此不能团聚?好了,你们离开。”

    君武等人这才备马里去,到临别时,康贤望着杭州城里的方向,最后道:“这些年来,唯独你的老师,在西北的一战,最令人振奋,我是真希望,我们也能打出这样的一战来……我大概不能再见他,你将来若能见到,替我告诉他……”他或许有不少话说,但沉默和斟酌了许久,终于只是道:“……他打得好,很不容易。但拘泥俗务太多,下起棋来,怕再不会是我的对手了。”

    去年冬天到来,女真人摧枯拉朽般的南下,无人能当其一合之将。唯有当西北战报传来,黑旗军正面击溃女真西路大军,阵斩女真战神完颜娄室,对于一些知情的高层人士来说,才是真正的震撼与唯一的振奋讯息,然而在这天下崩乱的时刻,能够得知这一消息的人终究不多,而杀了周喆的宁毅,也不可能作为振奋士气的榜样在中原和江南为其宣传,对于康贤而言,唯一能够抒两句的,恐怕也只是面前这位同样对宁毅怀有一丝善意的年轻人了。

    这既是他的自豪,又是他的遗憾。当年的周喆和武朝腐坏太深,宁毅这样的豪杰,终究不能为周家所用,到如今,便只能看着天下沦陷,而身处西北的那支军队,在杀死娄室之后,终究要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里……

    此后,君武等人几步一回头地朝西南而去,而在这天傍晚,康贤与成国公主的棺椁一道返回江宁。他已经老了,老得心无牵挂,于是也不再畏惧于侵入家中的敌人。

    不久之后,女真人兵逼江宁,武烈营指挥使尹涂率众投降,打开城门迎接女真人入城,由于守城者的表现“较好”,女真人未曾在江宁展开大肆的屠杀,只是在城内劫掠了大量的富户、搜罗金银珍物,但当然,这期间亦生了各种小规模的****屠杀事件。

    康贤遣散了家人,只余下二十余名亲族与忠仆守在家中,做出最后的抵抗。在女真人到来之前,一名说书人上门求见,康贤颇有些惊喜地接待了他,他面对面的向说书人细细询问了西北的情况,最后将其送走。这是自弑君后数年以来,宁毅与康贤之间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间接交流了,宁毅劝他离开,康贤做出了拒绝。

    远在西南的君武已经无从知晓这小小的插曲,他与宁毅的再次相见,也已是数年之后的绝地中了。不久之后,名为康贤的老人在江宁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

    北地,寒冷的天气在持续,人间的繁华和人间的惨剧亦在同时生,不曾间断。

    靖平皇帝周骥,这位一生喜欢求神问卜,在登基后不久便启用天师郭京抗金,而后被掳来北方的武朝皇帝,此时正在这里过着悲惨难言的生活。自抓来北方后便被吴乞买“封”为昏德公的周骥,此时是女真贵族们用于取乐的特殊奴隶,他被关在皇城附近的小院子里,每日里供应些许难以下咽的饭食,每一次的女真聚会,他都要被抓出去,对其侮辱一番,以宣示大金之武功。

    最初的时候,养尊处优的周骥自然无法适应,然而事情是简单的,只要饿得几天,那些俨如猪食的食物便也能够下咽了。女真人封其为“公”,实则视其为猪狗,看守他的侍卫可以对其随意打骂,每至送饭来,他都得五体投地地对这些看守的小兵下跪称谢。

    这些并不是最难忍受的。被抓去北国的皇族女子,有的是他的嫂嫂、侄女——便是景翰帝周喆的妻女——有的是他的亲生女儿,乃至妻妾,这些女子,会被抓到他的面前****凌辱,当然,无法容忍又能如何,若不敢死,便只能忍下去。

    北国的冬日寒冷,冬日到来时,女真人也并不给他足够的炭火、衣物御寒,周骥只能与跟在身边的皇后相拥取暖,有时候侍卫心情好,由皇后肉身布施或者他去磕头,求得些许木炭、衣物。至于女真宴席时,周骥被叫出去,每每跪在地上对大金国称颂一番,甚至作上一诗,称赞金国的治武功,自己的咎由自取,若是对方开心,或就能换得一顿正常的饭食,若表现得不够心悦诚服,或者还会挨上一顿打或是几天的饿。

    我们无法评判这位上位才不久的皇帝是否要为武朝承受如此巨大的屈辱,我们也无法评判,是否宁毅不杀周喆,让他来承受这一切才是更加公道的结局。国与国之间,败者从来只能承受悲惨,绝无公道可言,而在这北国,过得最为凄惨的,也并非只是这位皇帝,那些被打入浣衣坊的贵族、皇族女子在这样的冬日里被冻饿致死的接近一半,而被掳来的奴隶,绝大部分更是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在最初的第一年里,就已经有过半的人悲惨地死去了。

    女真人不在乎奴隶的死去,因为还会有更多的66续续从南面抓来。

    过去的这第二个冬日,对于周骥来说,过得更加艰难。女真人在南面的搜山捡海并未顺利抓住武朝的新皇帝,而自西北的战况传来,女真人对周骥的态度更是恶劣。这年年关,他们将周骥召上宴席,让周骥写作了几分诗词为女真歌功颂德后,便又让他写下几份诏书。

    其中一份诏书,是他以武朝皇帝的身份,劝告南朝人臣服于金国的大统,将那些抵抗的军队,斥责为禽兽不如的逆民,咒骂一番,同时对周雍谆谆教导,劝他不要再躲藏,过来北面,同沐金国陛下天恩。

    第二份,他再度声讨西北原武瑞营的谋逆弑君行为,号召武朝国民共同讨伐那弑君后逃亡的天下公敌。

    第三份,是他传位于开济南城门投降的知府,有德之士刘豫,命其在雁门关以南建立大齐政权,以金国为兄,为其守地御边、抚民讨逆。

    然后,金国令人将周骥的歌颂章、诗词、诏书集结成册,一如去年一般,往南面免费送……

    **************

    西北,短暂的和平还在持续。

    开春之后,宁毅来到延州城探访了种冽。此时,这片地方的人们正处于昂然的士气之中,附近如折家一般、凡有亲近女真的势力,大多都已龟缩起来,日子颇不好过。

    许多人都选择了加入华夏军或是种家军,两支军队如今已然结盟。

    “群情激昂哪。”宁毅与种冽站在城墙上,看下方报名参军的景象。

    这是最后的热闹了。

    中原沦陷已成实质,西北成为了孤悬的绝地。

    “没有退路了。”种冽将双手压在城墙上,高大的身躯上有着西北汉子独有的豪迈,“那就杀出一条路来!”

    对女真西路军的那一战后,他的整个生命,仿佛都在烧。宁毅在旁边看着,没有说话。

    一月二十九,江宁沦陷。

    他想起那座城市。

    有很多东西,都破碎和远去了,黑暗的光影正在碾碎和压垮一切,并且就要压向这里,这是比之以往的哪一次都更难抵御的黑暗,只是如今还很难说清楚会以怎样的一种形式降临。

    武朝建朔三年,西北化为惨烈绝地的前夕。(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