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一二章 凛锋(完)
    当西北由于黑旗军的出兵陷入激烈的大战中时,范弘济才南下渡过黄河不久,正在为更为重要的事情奔走,暂时的将小苍河的事情抛诸了脑后。『言*情*首*发..om『可*乐*言*情*首*发(..om)』> 壹小说 <≤.1xioshuo

    中原大地,战火延烧,一场最大规模的动荡,正由北往南,汹涌蔓延。

    一次次数十万人的对冲,百万人的死去,千万人的迁徙。其中的混乱与悲怆,难以用简短的笔墨描述清楚。由雁门关往太原,再由太原至黄河,由黄河至徐州的中原大地上,女真的军队纵横肆虐,他们点城池、掳去妇女、抓走奴隶、杀死俘虏。

    许许多多的人死去了,失去家庭、亲族的人流离四散,对于他们来说,在战火中烙下的痕迹,因为亲人突然逝去而在灵魂里留下的空白,可能此生都不会再消弭。

    义军的抵抗自周雍南下、宗泽去世后便开始变得无力,黄河两岸一股股的势力已开始臣服女真,而小规模的混乱正愈演愈烈。因不愿臣服而躲入山中的乡民、匪人,市井间的侠客、豪强,在所能触及的地方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着反抗。

    对落单的小股女真人的猎杀每一天都在生,但每一天,也有更多的反抗者在这种激烈的冲突中被杀死。被女真人攻占的城池附近往往十室九空,城墙上挂满闹事者的人头,此时最有效率也最不费心的统治方法,还是屠杀。

    这是属于女真人的时代,对于他们而言,这是沧海横流而显出的英雄本色,他们的每一次冲锋、每一次挥刀,都在证明着他们的力量。而曾经繁华鼎盛的半个武朝,整个中原大地,都在这样的厮杀和践踏中崩毁和剥落。

    半年多的时间里,被女真人叩开的城门已越来越多,臣服者越来越多。逃难的人群拥挤在女真人尚未顾及的道路上,每一天,都有人在饥饿、抢夺、厮杀中死去。

    在这浩浩荡荡的大时代里,范弘济也早已顺应了这宏伟征伐中生的一切。在小苍河时,由于自身的任务,他曾短暂地为小苍河的选择感到意外,然而离开那里之后,一路来到郑州大营向完颜希尹回复了任务,他便又被派到了招降史斌义军的任务里,这是在整个中原浩大战略中的一个小部分。

    即便在完颜希尹面前曾完完全全尽量诚实地将小苍河的见闻说过一遍,完颜希尹最终对那里的看法也就是捧着那宁立恒的诗作摇头晃脑:“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好诗!”他对于小苍河这片地方并未轻视,然而在眼下的整个大战局里,也实在没有过多关注的必要。

    宁立恒固是人杰,此时女真的上位者,又有哪一个不是睥睨天下的豪雄。自年初开战以来,宗翰、宗辅、宗弼、希尹、娄室、银术可、辞不失、拔离等人攻城略地、摧枯拉朽几乎一刻不停。只是西北一地,有完颜娄室这样的名将坐镇,对上谁都算不得轻敌。而中原大地,大战的锋线正冲向徐州。

    自东路军攻陷应天,中路军夺下汴梁后,整个中原的主干已在沸腾的杀戮中趋于沦陷,如果女真人是为了占地统治,这庞大的中原地区接下来将要花去女真大量的时间进行消化,而即便要继续打,南下的兵线也已经被拉得越来越长。

    重镇徐州,已是由中原通往江南的门户,在徐州以北,不少的地方女真人尚未平定和攻陷,各地的反抗也还在持续,人们估测着女真人暂时不会南下,然而东路军中用兵激进的完颜宗弼,已经将军队的前锋带了过来,先是招降,而后对徐州展开了包围和攻击。

    大量南下的难民被困在了徐州城中,等待着生与死的宣判。而知州王复在拒绝招降之后,一面派人南下求援,一面每日上城奔走,竭力抵抗着这支女真军队的进攻。

    这并不猛烈的攻城,是女真人“搜山捡海”大战略的开始,在金兀术率军攻徐州的同时,中路军正派出大量如范弘济一般的游说者,竭力招降和稳固下后方的局势,而大量在周围攻城略地的女真军队,也已经如星火般的朝徐州涌过去了。

    九月,银术可抵达徐州,胸中有着火烧一般的情绪。同时,金兀术的大军对徐州真正展开了最为猛烈的攻势,三日后,他率领大军踏入鲜血累累的城防,刀锋往这数十万人聚集的城池中蔓延而入。

    而在城外,银术可率领麾下五千精骑,开始拔营南下,汹涌的铁蹄以最快的度扑向扬州方向。

    搜山捡海捉周雍!

    东路军南下的目的,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为了打烂一个中原,他们要将敢于称帝的每一个周家人都抓去北国。

    同样的九月,西北庆州,两支军队的殊死搏杀已至于白热化的状态,在激烈的对抗和厮杀中,两边都已经是人困马乏的状态,但即便到了人困马乏的状态,两边的对抗与厮杀也已经变得越来越激烈。

    九月初四晚,名为宣家坳的地区附近,始终死死咬住对方的两支军队隔着并不算远的距离,维持了短暂的平静,即便是在这样平静的休息中,双方也始终保持着随时要向对方扑过去的状态。团长孙业牺牲后的四团士兵在夜色下打磨着兵刃,预备在夜晚对女真人起一次佯攻——佯攻变成真的进攻也无所谓,总之让对方无法安心睡觉。此时,地面尚泥泞,星光如流水。

    九月初四晚,宣家坳的废村地窖里,一支二十余人的小队默默地等待着上方脚步的平静,等待着空气的渐渐稀薄,他们预备在附近女真士兵不多的时间朝对方动一次突袭,然而空气先便支撑不住了。

    这个夜晚,他们冲了出去,冲向附近先看到的,地位最高的女真军官。

    那女真将领与他身边的士兵也看到了他们。

    冲突在一瞬间爆!

    卓永青以右手持刀,摇摇晃晃地出来,他的身上打满绷带,他的左手还在流血,口中泛着血沫,他近乎贪婪地吸了一口夜色中的空气,星光温柔地洒下来,他知道,这或许是最后的呼吸了。

    “爹、娘,孩儿不孝……”痛感和疲累感又在涌上来,身上像是带着千斤重压,但这一刻,他只想背着那重量,奋力向前。

    “冲——”

    侯五与毛一山等人合起了盾牌,罗业冲向前方:“女真贱狗们!爷爷来了——”

    刀盾相击的声音拔升至巅峰,一名女真卫士挥起重锤,夜空中响起的像是铁皮大鼓的声音,火光在夜空中飞溅,刀光交错,鲜血飚射,人的手臂飞起来了,人的身体飞起来了,短暂的时间里,人影猛烈的交错扑击。

    数十人影冲杀成一片。卓永青朝着一名女真士兵的刀锋扑上去,甲胄的坚硬处挡住了对方的锋芒,两人翻滚在地,卓永青的刀剐开了对方的肚子,粘稠的腹肠汹涌而出,卓永青哈哈哈的笑出来,他试图爬起来,然而摔倒在地,然后才真的站起来,踉跄冲了两步。前方,罗业、毛一山等人与那女真将领厮杀在一起,他看见那女真将领身材高大,偏瘦,手中大枪猛地一挥,将罗业、毛一山同时逼退。

    正在旁边与女真人厮杀的侯五被他一枪扫在腿上,整个人翻到在地,周围同伴冲上来了,罗业再度朝那女真将领冲过去,那将领一枪刺来,洞穿了罗业的肩膀,罗业大叫:“宰了他!”伸手便要用身体扣住长枪,对方枪锋已经拔了出去,两名冲上来的士兵一名被打飞,一名被直接刺穿了喉咙。

    那女真将领吼了一声,声音豪迈浑然,持枪杀了过来。罗业肩膀已经被刺穿,踉踉跄跄的要咬牙上前,毛一山持盾冲来,挡住了对方一枪,一名冲来的黑旗士兵被那大枪轰的砸在头上,脑浆迸裂朝旁边跌倒,卓永青正要挥刀上去,后方有同伴喊了一声:“当心!”将他推开,卓永青倒在地上,回头看时,方才将他推开的士兵已被那大枪刺穿了肚子,枪锋从背后突出,干脆利落地搅了一下。

    血肉如同爆开一般的在空中飞洒。

    夜色中的互杀,不断的有人倒下,那女真将领一杆大枪挥舞,竟犹如夜色中的战神,转眼间将身边的人砸飞、打倒、夺去性命。毛一山、罗业、渠庆等人奋勇而上,在这片刻之间,悍不畏死的搏杀也曾劈中他一刀,然而当的一声直接被对方身上的铁甲卸开了,人影与鲜血汹涌绽放。

    卓永青在血腥气里前冲,交错的兵刃刀光中,那女真将领又将一名黑旗军人刺死在地,卓永青只有右手能够挥刀,他将长刀横到了极致,冲进战圈范围,那女真将领猛地将目光望了过来,这目光之中,卓永青看到的是平静而汹涌的杀意,那是长期在战阵之上搏杀,杀死无数敌手后积累起来的巨大压迫感。长枪若巨龙摆尾,轰然砸来,这一瞬间,卓永青仓促挥刀。

    根本够不到对方的长刀被扔了出去,他的脚下踩中了湿滑的血肉,往旁边滑了一下,横扫的铁枪从他的头顶飞过去,卓永青倒在地上,满手触及的都是尸体粘稠的血肉,他爬起来,为自己方才那一瞬间的怯弱而感到羞愧,这羞愧令他再度冲向前方,他知道自己要被对方刺死了,但他一点都不怕。

    然而枪锋没有刺过来,他冲过去,将那高瘦的女真将领扑倒在地,对方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他的衣襟反抗了一下,卓永青抓住了一块砖头,往对方头上拼命地砸下去,砰砰砰的一下又一下,那将领的喉间,鲜血正在汹涌而出。

    卓永青滑的那一下,害怕的那一瞬间扔出的长刀,割开了对方的喉咙。

    毛一山等人持着盾牌冲上来,组成了一个小的防御阵势,周围,女真的战号已起,士兵如潮水般的汹涌过来了。他们奋力搏杀、他们在奋力搏杀中被杀死,转眼间,鲜血已经染红了一切,尸体在周围堆砌起来。

    与此同时,华夏军在夜色中展开了冲锋……

    九月,徐州陷落时,扬州的朝堂之上,对于此事仍自懵然无知。九月初七这天,讯息陡然传入宫中,银术可的五千精骑已直抵天水军,正在宫中寻欢作乐的周雍整个人都懵了。

    天水军距离扬州,只有不到一日的路程了,传讯者既然赶到,说来对方已经在路上,或许马上就要到了。

    周雍穿了裤子便跑,在这途中,他让身边的太监去通知君武、周佩这一对儿女,随后以最快度来到扬州城的渡头,上了早已准好的逃难的大船,不多时,周佩、一部分的官员也已经到了,然而,太监们此时尚未找到在扬州城北勘察地形研究布防的君武。

    一个时辰后,周雍在焦急之中下令开船。

    九月的扬州,带着秋日过后的,独特的灰蒙蒙的颜色,这天傍晚,银术可的军队抵达了这里。此时,城中的官员富户正在相继逃离,城防的军队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意志,五千精骑入城搜捕之后,才知道了皇帝已然逃离的消息。

    夜晚,整个扬州城起了熊熊的大火,报复性的烧杀开始了。

    另一边,岳飞麾下的军队带着君武仓皇逃离,后方,难民与得知有位小王爷未能上船的部分女真骑兵追赶而来,此时,附近长江边的船只基本已被别人占去,岳飞在最后找了一条小船,着几名亲卫送君武过江,他率领麾下训练不到半年的士兵在江边与女真骑兵展开了厮杀。

    小船朝长江江心过去,岸边,不断有平民被厮杀逼得跳入江中,厮杀持续,尸体在江上浮起来,鲜血逐渐在长江上染开,君武在小船上看着这一切,他哭着朝那边跪了下来。

    人还在不断地死去,扬州在大火之中烧了三天,半个城池付之一炬,对于江南一地而言,这才是刚刚开始的劫难。徐州,一场屠城结束后,女真的东路军就要蔓延而下,在此后数月的时间里,完成横贯江南无人能挡的烧掠与杀戮之旅——由于他们最后也未能抓住周雍,完颜宗辅、宗弼等人开始了一连串的焚城和屠城事件。

    整个建朔二年,中原大地、武朝江南在一片火海与鲜血中沉沦,被战争波及之处无不死伤盈城、哀鸿遍野,在这场几乎贯穿武朝繁华所在的杀戮盛宴中,唯有这一年九月,自西北传来的消息,给女真大军送来了一颗难以下咽的苦果。它几乎一度打断女真人在搜山捡海时的昂扬气势,也为此后金国对西北进行那场难以想象的滔天报复种下了根由。

    然而战争,它从来不会因为人们的懦弱和后退给予丝毫怜悯,在这场舞台上,无论是强大者还是弱小者都只能不择手段地不断向前,它不会因为人的求饶而给予哪怕一秒钟的喘息,也不会因为人的自称无辜而给予分毫温暖。温暖因为人们自身建立的秩序而来。

    秩序已经破碎,自此之后,便只有铁与血的峥嵘、直面刀锋的勇气、灵魂最深处的抗争和呐喊能让人们勉强在这片海雨天风中站立不屈,直至一方死尽、直至人老苍河,不死、不休。

    建朔二年九月初六这天,宁毅拿到了传来的消息,那一瞬间,他知道这一片地方,真的要变成百万人坑了。

    “干得太好了……”他甚至笑了笑,喉间有近乎呻吟的叹息。

    “……剧本应该不是这样写的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