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一〇章 凛锋(四)
    宣家坳是位于庆州北面,与保安军交界的一个庄子,如今已近废弃了。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八一小≯说网 ≥> ≤.81z.om

    罗业等人抵达时,时间已近黄昏,秋雨未歇。灰黑色天幕下的废弃村庄看来俨如无人的鬼蜮。事实上,这一路过来未曾再与女真军队撞上,他们心中便有些准备了。失散的黑旗军大部队不曾往这边来,很可能是往西南方向去了。

    他们扑了个空。

    这一天的雨淋下来,众人的精神都有些萎靡,几匹俘获的女真战马看来更是恹恹的,开始拉稀,已经无力奔走。接下来便只能在附近找地方过夜。

    出于谨慎考虑,一行人隐匿了行迹,先派出斥候往前方宣家坳的废村里过去探查情况,随后现,此时的宣家坳,还是有几户人家居住的。

    在那看起来经过了不少混乱局势而荒废的村庄里,此时居住的是六七户人家,十几口人,皆是老迈贫弱之辈。黑旗军的二十余人在村口出现时,先看见他们的一位老人还转身想跑,但颤巍巍地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目光惊恐而迷惑地望着他们。罗业先上前:“老丈不要怕,我们是华夏军的人,华夏军,竹记知不知道,应该有那种大车子过来,卖东西的。没有人通知你们女真人来了的事情吗?我们为抵抗女真人而来,是来保护你们的……”

    他说过之后,又让本地的士兵过去复述,破烂的村庄里又有人出来,看见他们,引起了小小的骚乱。

    这场小骚乱不久之后总算还是平息了,村庄中的十几名老弱之人在这里过的是极难的生活,看来家中已无后人,也没有能力再迁去其它地方,因此呆在这里艰难度日,说是苟延残喘也不为过。见到罗业等人的第一反应他们本是想要逃跑,但这样的距离下,逃跑也已无用,他们这才选出一名看来见过些许世面的干瘦老人前来交涉。

    罗业表达了善意,大致说明状况之后,二十余人找了几间还能遮雨的房子,在其中点起火来。他们在屋外杀了两匹战马,又将另外两匹已经不好行动的战马分给村中人,再搭了些许干粮。村中的老人诚惶诚恐地收下,其后倒也变得友善起来。

    干瘦的老人对他们说清了这里的情况,其实他就算不说,罗业、渠庆等人多少也能猜出来。

    自去年年初开始,南侵的西夏人对这片地方展开了大肆的屠杀,先是大规模的,后来变成小股小股的杀戮和摩擦,以十万计的人在这段时间里死去了。自黑旗军打败西夏大军之后,非聚居区域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混乱,逃亡的西夏溃兵带来了第一波的兵祸,然后是匪患,接着是饥荒,饥荒之中,又是更加激烈的匪患。这样的一年时间过去,种家军统治时在这片土地上维持了数十年的生机和秩序,已经完全打破。

    宣家坳距离城市太远,原本聚居于此的人,死的死走的走,这片地方已经不太适合居住了。十余人因为年纪老迈,侥幸幸存后也很难选择离开,他们在附近原本还种了些田地、麦子,前不久秋收,却又有山匪几次三番的过来,将粮食抢得差不多了,如果没有粮,这个冬天,他们只能以野菜树皮为实,又或者活生生地被冻饿而死。

    罗业等人分给他们的战马和干粮,多少能令他们填饱一段时间的肚子。

    那老人面黄肌瘦,口齿不清地说到最后,只是千恩万谢。罗业等人听得辛酸,问起他们日后的打算,随后跟他们说起女真人来了的事情,又说起小苍河,说起延州、庆州等地或有粥饭可领,老人却又是一片茫然——他们在这片地方太久了,畏惧于外面的世界,也并不知道换个地方还能如何生存。

    这番交涉之后,那老人回去,随后又带了一人过来,给罗业等人送来些干柴、可以煮热水的一只锅,一些野菜。随老人过来的乃是一名女子,干干瘦瘦的,长得并不好看,是哑巴没法说话,脚也有些跛。这是老人的女儿,名叫宣满娘,是这村中唯一的年轻人了。

    他让这哑女替众人做些粗活,目光望向众人时,有些欲言又止,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他们杀了马,将肉煮熟,吃过以后,二十余人在这里歇了一晚。卓永青已淋了两三天的雨,他在小苍河受过高强度的训练,平日里或许没什么,此时由于胸口伤势,第二天起来时终于觉得有些头晕。他强撑着起来,听渠庆等人商量着再要往东南方向再追赶下去。

    此时,窗外的雨终于停了。众人才要启程,陡然听得有惨叫声从村子的那头传来,仔细一听,便知有人来了,而且已经进了村子。

    门外的渠庆、罗业、侯五等人各自打了几个手势,二十余人无声地拿起兵器。卓永青咬紧牙关,扳开弩弓上弦出门,那哑巴跛女从前方跑过来了,指手画脚地对众人示意着什么,罗业朝对方竖起一根手指,随后摆了摆手,叫上一队人往前方过去,渠庆也挥了挥手,带上卓永青等人沿着房屋的墙角往另一边绕行。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

    前方的村落间声音还显得混乱,有人砸开了房门,有老人的惨叫,求情,有人大喊:“不认得我们了?我们乃是罗丰山的义士,此次出山抗金,快将吃食拿出来!”

    又有人喊:“粮在哪!都出来,你们将粮藏在哪里了?”

    “砸烂他们的窝,人都赶出来!”

    “老东西……”

    山匪们自北面而来,罗业等人顺着墙角一路前行,与渠庆、侯五等人在那些破旧土房的空隙间打了些手势。

    ——大概六十人。

    ——有马。

    外面的喊声还在继续:“都给我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

    “有两匹马,你们怎会有马……”

    ——动手,杀了他们。

    墙后的黑旗士兵抬起弩弓,卓永青擦了擦鼻子,毛一山抖了抖手脚,有人扣动机簧。

    刷刷几下,村庄的不同地方,有人倒下来,罗业持刀举盾,陡然冲出,呐喊声起,惨叫声、碰撞声更为剧烈,村庄的不同地方都有人冲出来,三五人的阵势,凶悍地杀入了山匪的阵型当中。

    “有人——”

    “救……”

    “小心……”

    “受死——”

    罗业的盾牌将人撞得飞了出去,战刀挥起、劈下,将披着木甲的山匪胸口一刀劈开,无数甲片飞散,后方长矛推上来,将几名山匪刺得后退,长矛拔出时,在他们的胸口上带出鲜血,然后又猛地刺进去、抽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我乃罗丰山义士,你们——”

    卓永青奋起全力,将一名高声呼喊的看来还有些武艺的山匪头目以长刀劈得连连后退。那头目只是抵挡了卓永青的劈砍片刻,旁边毛一山已经料理了几名山匪,持着染血的长刀一步步走过去,那头目目光中狠劲一:“你莫以为老子怕你们——”刀势一转,长刀挥舞如泼风,毛一山盾牌抬起,行走间只听砰砰砰的被那头目砍了好几刀,毛一山却是越走越快,逼近间一刀捅进对方的肚子里,盾牌格开对方一刀后又是一刀捅过去,一连捅了三刀,将那人撞飞在血泊里。

    这场战斗很快便结束了。进村的山匪在仓惶中逃掉了二十余人,其余的大多被黑旗军人砍翻在血泊之中,一部分还未死去,村中被对方砍杀了一名老者,黑旗军一方则基本没有伤亡,唯有卓永青,罗业、渠庆开始吩咐打扫战场的时候,他摇摇晃晃地倒在地上,干呕起来,片刻之后,他晕厥过去了。

    *************

    卓永青并未在这场战斗中受伤,只是胸口的骨伤撑了两天,加上风寒的影响,在战斗后脱力的此时,身上的伤势终于爆出来。

    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残留的意识当中,班长毛一山跟他说了一些话,大抵是前方还在战斗,众人无法再带上他了,希望他在这边好好养伤。意识再清醒过来时,那样貌难看的跛腿哑女正在床边喂他喝草药,草药极苦,但喝完之后,胸口中微微的暖起来,时间已是下午了。

    卓永青的精神稍稍的放松下来,虽然作为延州本地人,也曾知道什么叫做民风彪悍,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的上战场。随着同伴的连番辗转厮杀,看见那样多的人的死,对于他的冲击还是极大的,只是无人对此表现异常,他也只能将复杂的情绪在心底压下来。

    反倒是此时放松了,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血淋淋的情景,有许多与他一同训练了一年多的同伴,在第一个照面里,死在了敌人的刀下。这些同伴、朋友此后数十年的可能性,凝在了一瞬间,陡然结束了。他心中隐隐的竟害怕起来,自己这一生可能还要经过很多事情,但在战场上,这些事情,也随时会在一瞬间消失掉了。

    这种情绪伴随着他。房间里,那跛腿的哑女也坐在门边陪着他,到了傍晚时分,又去熬了药过来喂他喝,然后又喂他喝了一碗粥。

    天光将尽时,哑女的父亲,那干瘦的老人也来了,过来问候了几句。他比先前总算从容了些,但言语吞吞吐吐的,也总有些话似乎不太好说。卓永青心中隐隐知道对方的想法,并不说破。在这样的地方,这些老人可能已经没有希望了,他的女儿是哑巴,跛了腿又不好看,也没办法离开,老人可能是希望卓永青能带着女儿离开——这在许多贫苦的地方都并不出奇。

    老人没开口,卓永青当然也并不接话,他虽然只是延州平民,但家中生活尚可,尤其入了华夏军之后,小苍河河谷里吃穿不愁,若要娶亲,此时足可以配得上西北一些大户人家的女儿。卓永青的家中已经在张罗这些,他对于未来的妻子虽然并无太多幻想,但对眼前的跛腿哑女,自然也不会产生多少的喜爱之情。

    他的身体素质是不错的,但骨伤伴随风寒,第二日也还只能躺在那床上静养。第三天,他的身上还是没有多少力气,但感觉上,伤势还是快要好了。大概中午时分,他在床上陡然听得外头传来呼声,随后惨叫声便越来越多,卓永青从床上下来,努力站起来想要拿刀时,身上还是无力。

    那哑女从门外冲进来了。

    她没有打手势,口中“阿巴阿巴”地说了几声,便过来扶着卓永青要走,卓永青挣扎着要拿自己的刀盾衣甲,那哑女拼命摇头,但终于过去将这些东西抱起来,又来扶卓永青。

    此时卓永青全身无力,半个身子也压在了对方身上,好在那哑女虽然身材瘦小,但极为坚韧,竟能扛得住他。两人跌跌撞撞地出了门,卓永青心中一沉,不远处传来的喊杀声中,隐约有女真话的声音。

    两人穿过几间破屋,往不远处的村子的破旧祠堂方向过去,跌跌撞撞地进了祠堂旁边的一个小房间,哑女放开他,努力推开墙角的一块石头,却见下方竟是一个黑黑的洞窖。哑女才要过来扶他,一道身影遮蔽了房门的光芒。

    卓永青下意识的要抓刀,他还没能抓得起来,有人将他一脚踢飞。他此时穿着一身单衣,未着甲胄,因此对方才未有在第一时间杀死他。卓永青的脑袋砰的墙角撞了一下,嗡嗡作响,他努力翻过身子,哑女也已经被打翻在地,门口的女真士兵已经大喊起来。

    有其它的女真士兵也过来了,有人看到了他的兵器和甲胄,卓永青胸口又被踢了一脚,他被抓起来,再被打翻在地,然后有人抓住了他的头,将他一路拖着出去,卓永青试图反抗,然后是更多的殴打。

    村子中央,老人被一个个抓了出来,卓永青被一路踢打到这边的时候,脸上已经打扮全是鲜血了。这是大约十余人组成的女真小队,可能也是与大队走散了的,他们大声地说话,有人将黑旗军留在这里的女真战马牵了出来,女真人大怒,将一名老人砍杀在地,有人有过来,一拳打在勉强站住的卓永青的脸上。

    他砰的摔倒在地,牙齿掉了。但些许的痛楚对卓永青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说也奇怪,他先前想起战场,还是恐惧的,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反倒不那么恐惧了。卓永青挣扎着爬向被女真人放在一边的兵器,女真人看了,又踢了他一脚。

    卓永青继续爬,附近,那哑女“阿巴阿巴”地竟在挣扎,似乎是想要给卓永青求情。卓永青只是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些,他仍旧在往兵器那边伸手,一名女真说了些什么,然后从身上拔出一把细长的刀来,猛地往地上扎了下去,卓永青痛呼起来,那把刀从他的左手手背扎进去,扎进地里,将卓永青的左手钉在那儿。

    卓永青的叫喊中,周围的女真人笑了起来。此时卓永青的身上无力,他伸出右手去够那刀柄,然而根本无力拔出,一众女真人看着他,有人挥起鞭子,往他背后抽了一鞭。那哑女也被打翻在地,女真人踩住哑女,朝着卓永青说了一些什么,似乎认为这哑女是卓永青的什么人,有人哗的撕开了哑女的衣服。

    后方老人之中,哑女的父亲冲了出来,跑出两步,跪在了地上,才要求情,一名女真人一刀劈了过去,那老人倒在了地上。卓永青“啊——”的喊了一声,附近的女真人将那哑女的上衣撕掉了,露出的是干巴巴的瘦骨嶙峋的上身,女真人议论了几句,颇为嫌弃,他们将哑女拖到卓永青身前,踩住哑女的女真人双手握住长刀,朝着哑女的背心刺了下去。

    “阿……巴……阿巴……”

    卓永青看着鲜血从那哑女的口中涌出来,她眼中的细微光芒慢慢的也消失了。卓永青用力地想要将钉住左手的刀拔出来,但还是没有力量。女真人笑着,开始杀其他的人,有人又往卓永青的身上踢了一脚,然后他又挨了一鞭,血腥的气息弥漫着,卓永青听到奇异的“扑”的一声。

    有女真人倒下。

    然后是混乱的声音,有人冲过来了,兵刃陡然交击。卓永青只是执着地拔刀,不知什么时候,有人冲了过来,刷的将那柄刀拔起来,在周围乒乒乓乓的兵刃交击中,将刀锋刺进了一名女真士兵的胸膛。

    “卓永青、卓永青……”

    那是隐约的喊声,卓永青踉踉跄跄地站起来,附近的视野中,村子里的老人们都已经倒下了,女真人也逐渐的倒下。回来的是渠庆、罗业、侯五、毛一山等人的队伍,他们在厮杀中将这批女真人砍杀殆尽,卓永青的右手抓起一把长刀想要去砍,然而已经没有他可以砍的人了。

    他在地上坐下来,前方是那半身****屈辱死去的哑女的尸体。罗业等人搜索了整个村子又回来,毛一山来给卓永青做了包扎,口中说了些事情,外面的大战已经完全混乱起来,他们往南走,又看到了女真人的前锋,急匆匆地往北过来,在他们离队的这段时间里,黑旗军的主力与娄室又有过一次大的火拼,据说伤亡不少。

    不久之后,女真人就有可能会来到这边——他们当初觉得宣家坳方向可能是女真人转移的选择,到此时方才实现。

    小股的力量难以对抗女真大军,罗业等人商议着赶快转移,或者在某个地方等着加入大队——他们在途中绕开女真人其实就能加入大队了,但罗业与渠庆等人极为主动,他们觉得赶在女真人前头总是有好处的。此时商议了一会儿,可能还是得尽量往北转,议论之中,一旁绑满绷带看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卓永青陡然开了口,语气沙哑地说道:“有个……有个地方……”

    不久之后,卓永青带着他们,去到了祠堂边的小破房里,看到了那个黑黑的洞窖。

    这是宣家坳村子里的老人们偷偷藏食物的地方,被现之后,女真人其实已经进去将东西搬了出来,只有可怜的几个袋子的粮食。下面的地方不算小,入口也极为隐蔽,不久之后,一群人就都聚集过来了,看着这黑黑的窖口,难以想清楚,这里可以干什么……

    ************

    傍晚时分,二十余人就都进到了那个洞窖里,罗业等人在外面伪装了一下现场,将废村里尽量做成厮杀结束,幸存者全都离开了的样子,还让一些人“死”在了往北去的路上。

    这样会不会有用,能不能摸到鱼,就看运气了。如果有女真的小队伍经过,自己等人在混乱中打个伏击,也算是给大队添了一股力量。他们本想让人将卓永青带走,到附近荒山上养伤,但最终因为卓永青的拒绝,他们还是将人带了进来。

    “若是来的人多,我们被现了,可是瓮中捉鳖……”

    “看了看外边,关上以后还是挺隐蔽的。”

    女真人尚未过来,众人也就未曾关闭那窖口,但由于天光逐渐暗淡下来,整个地窖也就漆黑一片了。偶尔有人轻声对话。卓永青坐在洞窖的角落里,班长毛一山在附近询问了几句他的情况,卓永青只是虚弱地声,表示还没死。

    众人对他的期待也只有这点了,他全身是伤,没有直接死掉已是大幸。洞窖里的气息沉闷中带着些腐臭,卓永青坐在那儿,脑海中始终盘旋着村子里人的死,那哑女的死。

    那女人不漂亮,又哑又跛,她生在这样的家中,大概这辈子都没遇上过什么好事。来了外人,她的父亲希望外人能将她带出去,不要在这里等死,可最终也没有开口。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她心里有这个期盼吗?这样的一生……直到她最后在他面前被杀死时,可能也没有遇上一件好事。

    他心中只是想着这件事。外面逐渐有女真人来了,他们悄悄地关上了地窖,脚步声轰隆隆的过,卓永青回忆着那哑女的名字,回忆了很久,似乎叫做宣满娘,脑中想起的还是她死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他还一直被打,左手被刀刺穿,现在还在流血,但回想起来,竟一点痛楚都没有。

    毛一山坐在那黑暗中,某一刻,他听卓永青虚弱地开口:“班长……”

    “嗯。”

    “我想……”卓永青说道,“……我想杀人。”

    “嗯。”毛一山点头,他并未将这句话当成多大的事,战场上,谁不要杀人,毛一山也不是心思细腻的人,更何况卓永青伤成这样,恐怕也只是单纯的感慨罢了。

    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楚。

    在那黑暗中,卓永青坐在那里,他全身都是伤,左手的鲜血已经浸润了绷带,到如今还未完全止住,他的背后被女真人的鞭子打得伤痕累累,皮开肉绽,眼角被打破,已经肿起来,口中的牙被打掉了几颗,嘴唇也裂了。但就是这样剧烈的伤势,他坐在那儿,口中血沫盈然,唯一还好的右手,还是紧紧地握住了刀柄。

    他似乎已经好起来,身体在烫,最后的力气都在凝聚起来,聚在手上和刀上。这是他的第一次战斗经历,他在延州城下也曾杀过一个人,但直到如今,他都没有真正的、迫切地想要取走某个人的性命——这样的感觉,此前哪一刻都不曾有过,直到此时。

    地窖上,女真人的动静在响,卓永青没有想过自己的伤势,他只知道,如果还有最后一刻,最后一分力气,他只想将刀朝这些人的身上劈出去……

    ——我想杀人。

    这个晚上,他们掀开了地窖的盖子,朝着前方无数女真人的身影里,杀了进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