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〇七章 凛锋(一)
    八月底了,秋日的末尾,天气已渐渐的转凉,落叶的树大片大片的黄了叶子,在漫漫漠漠的秋风里,让山河变了颜色。..om 言情首发

    武朝的河山,也确实在变着颜色。

    这是英雄豪杰辈出的年月,黄河两岸,无数的朝廷军队、武朝义军前仆后继地参与了对抗女真侵略的战斗,宗泽、红巾军、八字军、五马山义军、大光明教……一个个的人、一股股的力量、英雄与侠士,在这混乱的大潮中做出了自己的抗争与牺牲。

    在宗辅、宗弼大军攻破应天后,这座古城已惨遭屠戮犹如鬼城,宗泽去世后不久,汴梁也再度破了,黄河南北的义军失去统制,以各自的方式选择着抗争。中原各地,虽然反抗者不断的涌现,但女真人统治的区域仍然不断地扩大着。

    更多的平民选择了南逃,在由北往南的主要路途上,每一座大城都渐渐的开始变得人满为患。这样的逃难潮与偶尔冬季爆发的饥荒不是一回事情,人数之多、规模之大,难以言喻。一两个城市消化不下,人们便继续往南而行,承平已久的江南等地,也终于清晰地感受到了战争来袭的阴影与天地动荡的战栗。

    扬州城,此时是建朔帝周雍的临时行在。俗话说,烟花三月下扬州,此时的扬州城,乃是江南之地首屈一指的繁华所在,名门汇聚、富商云集,青楼楚馆,比比皆是。唯一遗憾的是,扬州是化之江南,而非地域之江南,它实际上,还位于长江北岸。

    周雍离开应天时。原本想要渡江回江宁,然而身边的人力阻,道皇帝离了应天也就罢了。若是再渡长江,势必士气尽失。周雍虽嗤之以鼻,但最终拗不过这些阻拦,选了正位于长江北岸的扬州落脚。

    这地方虽然不是早已熟悉的江宁,但对于周雍来说,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他在江宁便是个闲散胡来的王爷,待到登基去了应天,皇帝的位子令他枯燥得要死,每日在后宫玩弄一下新的妃子。还得被城中人抗议,他下令杀了煽动民意的陈东与欧阳澈,来到扬州后,便再无人敢多说话,他也就能每日里尽情体会这座城市的青楼繁华了。

    及至八月底,被推举上位的周雍每日里在行宫寻欢,又让宫外的小官进贡些民间女子,玩得不亦乐乎。对于政事,则大多交给了朝中有拥立之功的黄潜善、汪伯彦、秦桧等人,美其名曰无为而治。这天君武跑到宫中来闹。急吼吼地要回江宁,他红着眼睛赶跑了周雍身边的一众女子,周雍也颇为无奈。摒退左右,将儿子拉到一边诉苦。

    “你想回江宁,朕当然知道,为父何尝不想回江宁。你如今是太子,朕是皇帝,当初过了江,如今要回去,谈何容易。这样,你帮为父想个主意。如何说服那些大臣……”

    “父皇您只想回去避战!”君武红了眼睛,瞪着面前身着黄袍的父亲。“我要回去继续格物研究!应天没守住,我的东西都在江宁!那热气球我就要研究出来了。如今天下危亡,我没有时间可以等!而父皇你、你……你每日只知饮酒作乐,你可知外头已经成什么样子了?”

    “朕哪有不知?朕想要御驾亲征,君武你觉得如何啊?”周雍的目光严肃起来,他胖墩墩的身子,穿一身龙袍,眯起眼睛来,竟隐约间颇有些威严之气,但下一刻,那威严就崩了,“但实际上打不过啊,君武你说朕只知避战,朕不避战,带人出去,立马被抓走!那些兵油子什么样,那些大臣怎么样,你以为为父不知道?可比起他们来,为父就懂打仗了?懂跟他们玩那些弯弯道道?”

    “……”

    “你爹我!在江宁的时候是拿锤子砸过人的脑袋,砸烂以后很吓人的,朕都不想再砸第二次。朝堂的事情,朕不懂,朕不插手,是为了有一天事情乱了,还可以拿起锤子砸烂他们的头!君武你自小聪明,你玩得过他们,你就去做嘛,为父帮你撑腰,你皇姐也帮你,你……你就懂怎么做?”

    君武红着眼睛不说话,周雍拍拍他的肩膀,拉他到花园一侧的湖边坐下,皇帝胖墩墩的,坐下了像是一只熊,耷拉着双手。

    “你爹从小,就是当个闲散的王爷,学堂的师父教,家里人指望,也就是个会吃喝玩乐的王爷。忽然有一天,说要当皇帝,这就当得好?我……朕不愿意插手什么事情,让他们去做,让君武你去做,不然还有什么办法呢?”

    他摊了摊手:“天下是什么样子,朕知道啊,女真人这么厉害,谁都挡不住,挡不住,武朝就要完了。君武,他们这样打过来,为父……也是很怕的。你要为父往前面去,为父又不懂领兵,万一两军交战,这帮大臣都跑了,朕都不知道该什么时候跑。为父想啊,反正挡不住,我只能往后跑,他们追过来,为父就往南。我武朝现在是弱,可毕竟两百年底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真有英雄出来……总该有的吧。”

    君武低下头:“外面已经人满为患了,我每日里赈灾放粮,看见他们,心里不舒服。女真人已经占了黄河一线,打不败他们,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打过来的。”

    “嗯。”周雍点了点头。

    “我心里急,我现在知道,当初秦爷爷他们在汴梁时,是个什么心情了……”

    “嗯……”周雍又点了点头,“你那个师父,为了这个事情,连周喆都杀了……”

    “他……”

    “唉,为父只是想啊,为父也未必当得好这个皇帝,会不会就有一天,有个那样的人来,把为父也杀了。”周雍又拍拍儿子的肩膀,“君武啊,你若见到那样的人,你就先拉拢重用他。你从小聪明。你姐也是,我原本想,你们聪明又有何用呢。将来不也是个闲散王爷的命,本想叫你蠢一些。可后来想想,也就放任你们姐弟俩去了。这些年,为父未有管你,可是将来,你也许能当个好皇帝。朕登位之时,也就是这样想的。”

    父子俩一直以来交流不多,此时听周雍说了这掏心掏肺的一番话,君武的怒气却是上不来了。过得片刻。周雍问道:“含微的病还好吧。”

    君武摇了摇头:“尚不见好。”他迎娶的正室名叫李含微,江宁的望族之女,长得漂亮,人也知书达理,两人成亲之后,还算得上相敬如宾。只是随着君武一路上京,又匆匆回来扬州,这样的旅程令得女人就此病倒,到如今也不见好,君武的烦心。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此。

    “女人如衣服,你不必太过伤心了。”

    皇帝挥了挥手,说出句安慰的话来。却是分外混账。

    有了这几番对话,君武已经没法在父亲这边说什么了。他一路出宫,回到府中时,一帮和尚、巫医等人正在府里咪咪哞哞地烧香点烛群魔乱舞,想起瘦得皮包骨头的妻子,君武便又愈发心烦,他便吩咐车驾再次出去,穿过了依旧显得繁华精致的扬州街道,秋风飒飒。路人匆匆,如此去到城墙边时。便开始能看到难民了。

    登上城楼,城外密密麻麻的便都是难民。夕阳西下。城池与河山都显得壮丽,君武心中却是愈发的难受。

    他这些时日以来,见到的事情已越来越多,如果说父亲接皇位时他还曾意气风发,如今许多的想法便都已被打破。一如父皇所说,那些大臣、军队是个什么样子,他都清楚。然而,即便自己来,也不见得比这些人做得更好。

    自己毕竟只是个才刚刚见到这片天地的年轻人,如果傻一点,或许可以意气风发地瞎指挥,正是因为多少看得懂,才知道真正把事情接到手上,其中盘根错节的关系有多么的复杂。他可以支持岳飞等将领去练兵,然而若再进一步,就要触及整个庞大的体系,做一件事,或许就要搞砸三四件。自己即便是太子,也不敢乱来。

    几年前秦爷爷与老师他们在汴梁,遇上的或许就是这样的事情。这看似平安的城池,实已摇摇欲坠。天要倾地要崩了,这片大地,就像是躺在床上皮包骨头的妻子,欲挽天倾而无力,眼看着厄运的到来。他站在这城头,陡然间掉下了眼泪。

    不久之后,女真人便攻破了徐州这道通往扬州的最后防线,朝扬州方向碾杀过来。

    而这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西北方向,华夏军与女真西路军的对阵,还在激烈地进行。

    范弘济骑着马,奔行在崎岖的山道上,虽然风尘仆仆,但身上的使臣官服,还未有太过凌乱。

    在华夏军与女真人开战以后,这是他最后一次代表金国出使小苍河。

    虽然战争已经打响,但强者的谦卑,并不丢人。当然,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华夏军的出手,确实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强悍。

    时间回到八月二十五这天的晚上,华夏黑旗军与完颜娄室亲率的女真精骑展开了对阵,在上万女真骑兵的正面冲击下,同样数目的黑旗步兵被淹没下去,然而,他们未曾被正面推垮。大量的军阵在强烈的对冲中依然保持了阵型,一部分的防御阵型被推开了,然而在片刻之后,黑旗军的士兵在呐喊与厮杀中开始往旁边的同伴靠拢,以营、连为建制,再度组成坚固的防御阵。

    当炮声开始陆续响起时,防御的阵型甚至开始推进,主动的切割和挤压女真骑兵的前进路线。而女真人——或者说是完颜娄室——对战场的敏锐在此时展露了出来,三支骑兵分队几乎是贴着黑旗军的军列,将他们作为背景,直冲拥有大炮的黑旗中阵,中阵在秦绍谦的指挥下结阵做出了顽强的抵抗,薄弱之处一度被女真骑兵凿开,但终于还是被补了上去。

    一击未能得手的女真骑兵开始迅速地冲凿,脱离战场,在完颜娄室的指挥下,战场东侧一度出现激烈到极点的厮杀,犹如两个巨大石碾的碰撞,然而在炮兵推进至此前,完颜娄室也已将冲阵的女真骑兵尽量拧成一股,在保持巨大箭矢威慑力的情况下脱离战场,随后环绕战场抛洒箭雨,逼退韩敬后,朝着延州城的北面冲杀过去。

    这仅仅是一轮的厮杀,其对冲之凶险激烈、战斗的强度,大到令人咋舌。在短短的时间里,黑旗军表现出来的,是巅峰水准的阵型协作能力,而女真一方则是表现出了完颜娄室对战场的高度敏锐以及对骑兵的驾驭能力,在即将陷入泥潭之时,迅速地收拢大队,一面压制黑旗军,一面命令全军在冲杀中撤出黏着区。黑旗军的炮阵在对付这些看似松散实则目标一致的骑兵时,甚至没有能造成大规模的伤亡——至少,那伤亡比之对冲厮杀时的死人是要少得多的。

    真正对女真骑兵造成影响的,首先自然是正面的冲突,其次则是军队中在流水线支持下大规模装备的强弩,当黑旗军开始守住阵型,近距离以弩弓对骑兵发动射击,其战果绝对是令完颜娄室感到肉疼的。

    而在这持续时间不久的、激烈的碰撞之后,原本摆出了一战便要覆灭黑旗军姿态的女真骑兵未有丝毫恋战,径直冲向延州城。此时,在延州城西北面,完颜娄室安排的早已撤离的步兵、辎重兵所组成的军阵,已经开始趁乱攻城。

    不久之后,红提率领的军队也到了,五千人投入战场,截杀女真步兵后路。完颜娄室的骑兵赶到后,与红提的军队展开厮杀,掩护步兵逃离,韩敬率领的骑兵衔尾追杀,不多久,华夏军大队也追逐过来,与红提军队汇合。

    汇合了步兵的女真精骑无法快速撤离,华夏军的追赶则一步不慢,这个夜里,持续大半晚的追逐和撕咬就此展开了。在长达三十余里的崎岖路程上,双方以强行军的形式不断追逃,女真人的骑队不断散出,籍着速度对华夏军进行骚扰,而华夏军的列阵效率令人咋舌,骑兵突出,试图以任何形式将女真人的骑兵或步兵拉入鏖战的泥沼。

    在这样的黑夜中行军、作战,双方皆有意外发生。完颜娄室的用兵天马行空,偶尔会以数支骑兵远距离撕扯黑旗军的队伍,对这边一点点的造成伤亡,但黑旗军的咄咄逼人与步骑的配合同样会令得女真一方出现左支右拙的情况,几次小规模的对杀,皆令女真人留下十数乃是数十尸体。

    如此追逐大半晚,双方疲惫不堪,在延州西北一处黄果岭间相距两三里的地方扎下工事休息。到得第二天上午,还未睡好,便见黑旗军又将炮阵推向前方,女真人列阵起来时,黑旗军的队伍,已再度推过来了。完颜娄室指挥大军绕行,随后又以大规模的骑兵与对方打过了一仗。

    此后两日,彼此之间转进摩擦,冲突不断,一个拥有的是惊人的纪律和协作能力,另一个则拥有对战场的敏锐掌控与几臻化境的用兵指挥能力。两支部队便在这片土地上疯狂地碰撞着,犹如重锤与铁毡,彼此都凶残地想要将对方一口吞下。

    面对着几乎是天下第一的军队,天下第一的将领,黑旗军的应对凶悍至此。这是所有人都不曾料到过的事情。

    回想起几次出使小苍河的经历,范弘济也从不曾想到过这一点,毕竟,那是完颜娄室。

    快要到达小苍河的时候,天空之中,便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