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〇五章 铁火(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建朔二年八月二十五,夜晚戌时二刻左右,黑旗军与女真西路军的第一次对撞,在延州城东北面的丘陵间发生了。

    作为初次交手的双方,作战的章法并没有太多的花俏。随着女真大营陡然间的火光通明,女真精骑如水流般汹涌环抱而来,其气势确实在瞬间便到达了巅峰,然而面对着这样的一幕,华夏军的众人也只是在瞬间绷紧了心弦,当箭矢如雨点般抛飞、落下,外围的士兵也早已举起盾牌,照着早已训练无数遍的姿势,让空中落下的箭矢噼噼啪啪的在盾牌上打落。

    此时,战鼓已经擂起来了。军队的阵型朝着前方推进、舒展,步伐并未加快太多,但坚定而森然。何志成率领的一团在前,孙业的四团在左翼和后侧,吕梁山的两千余步兵在右,间中混杂着特种团的装备队伍。战场东南,韩敬率领的两千骑兵已经策动步子,迎向满都遇率领的骑兵。

    南面,言振国的大军已近全线崩溃,巨大的战场上只是混乱。北面的战鼓惊动了夜色,许多人的注意力和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天空中的三只热气球已经在飞过延州城的城墙,气球上的士兵远远地望向战场。如果说女真人骑兵射出的箭矢就像是扑上来的海潮,此时的黑旗军就像是一艘对抗潮水的巨轮,它破开波浪,朝着小山坡上女真人的营地坚定地推过去。

    抛飞箭矢的骑兵阵还在蔓延扩大。东南面,韩敬的骑兵与满都遇的骑兵互相开始了抛射,南面,马队拖着的热气球朝着华夏军后阵靠拢过去。从大营中出来的数千女真精骑已经奔行至两翼,而华夏军的军阵犹如庞大的*,也在不断变形。盾阵严密,箭矢也自阵列中不断射向远处的女真骑队,予以还击。但整个队伍,还是在一刻不停地推向女真大营。

    以步兵对抗骑兵。战法上来说,没有多少可供选择的东西。骑兵行动迅速且阵型分散,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步兵射箭的准确率太低,但骑兵没有甲胄和盾牌,远射虽能给人压力,对上严谨的阵型,能够依靠的就只是主动权而已。

    这是女真骑兵对阵武朝部队的常态。武朝部队每每以龟缩战术逼退对方,然后往上头报胜率,最后胜率竟堆积到百分之八十之多,然而一旦女真骑兵真的看准时机决定冲锋,武朝部队即便是阵型完整,在搏命的厮杀中也总是一败涂地。这与战法无关,纯粹是没有决死之心的军队上了战场,导致的结果罢了。

    然而,华夏军并不一样……

    ***********

    轰!

    轰!

    轰轰!

    一声声的鼓点伴随着前推的脚步声,震动夜空。周围是如雨点般的箭矢,带着火焰的光点从两侧飞舞掉落,人就像是置身于箭雨的谷底。

    传令的声音。军官嘶喊的声音一阵紧接着一阵的响,有时候,甚至会非常荒谬地听到人的笑声。

    黑旗猎猎招展,秦绍谦骑在马上,不时扭头观望四周的情况,漫山遍野的黑旗军士兵以连为单位,都在推进,远处是浩浩荡荡的女真骑队。拖着热气球的马队已经从后头上来了。

    没有了一只眼睛,有时候很不方便。

    他皱着眉头。没有人知道,在他浮着紧张情绪的心里。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人到紧张的时候,有时候会闪过一些不合时宜的情绪。女真……他不是第一次面对女真人了。曾经的几次战斗,那惨烈的……不能说是惨烈的战斗,只能说是惨烈的溃败和屠杀,汴梁城外无数的惨叫似乎还在他的脑海中盘旋,那绝望的抗争。每到这个时候,父亲的脸,那斑斑白发的样子会在他的眼前闪过去,还有兄长的面孔……

    他在家中,算不得是顶梁柱一类的存在,兄长才是继承父亲衣钵和学识的人,自己受母亲溺爱,少年时性情便张扬出格。好在有父兄教导,倒也不至于太不懂事。家中文脉的路父兄要走到尽头了,自己便去参军,一是叛逆,二来也是因为胸中的傲气,既然自知不可能在文人的路上超过兄长,自己也不能太过逊色才是。

    如果说一个男人总是望着另一个男人的背影前进,他当初存在心底的想法,或许也是希望有一天,在另一个方向上,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只可惜,军队的糜烂,同僚的蝇营狗苟,很快让他心底的想法被掩埋下去。

    那繁华的武朝,歌舞升平,军队有问题又如何呢?匪患还是被镇压下去了。他在军队中的升迁不是没有父兄关系的帮忙,但那又如何,真要是天下太平,就这样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但天下毕竟不太平了。

    女真人的南下,将重量压了下来。他带着身边值得相信的同伴绝望地冲锋,看到的还是同伴的惨死,女真人摧枯拉朽,好在后来有立恒这样的雄才,有父兄的挣扎,以及更多人的牺牲,打退了女真第一次。

    那一次,自己以为会有希望……

    而这一次,自己带着这支不一样的队伍再度杀到女真人阵前了。这一次没有武朝,没有父兄,没有了背后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没有大义的名分,什么都没有。

    父兄若是活着,或许不会太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对于立恒或许也喜欢不起来了。但他们终究是没有了。

    眼睛没有了一只,天地都不一样了……

    军队的前阵悍然推至女真人的大营正面,盾阵前行,女真大营里,有火光亮起,下一刻,带着火焰的箭雨升上天空。

    火的雨点哗啦啦的落下来,那紧密的盾阵岿然不动,这是秋末了,箭雨斑斑点点地引燃了地上的枯草。

    刘承宗挥手,炮阵推向前方。

    如果说在这片刻的交手间,女真人表现的是疾如风与掠如火。华夏军表现出的便是徐如林与不动如山。迎着箭雨和骚扰直推对方必救之处,直接轰开你的大门,骑兵尽管玩就是!

    此时。女真大营的营墙一角上,完颜娄室正目光肃静地望着这一幕。对方的火器和那大孔明灯,他都有兴趣,眼见着对方已杀到近处,他对身旁的亲卫说了一句:“这确实是我见过最有侵略性的武朝军队。”

    华夏军的军阵中,秦绍谦仰着头,微微蹙起了眉:“等等……”他说。

    军阵后方的天空中,陡然传来异变,一只在夜色中飞来的海东青避开了箭矢。在空中热气球的外壁上抓出了一道口子,由于飞得不高,热气球正徐徐坠落。

    阵型前方,看到这一幕的士兵点燃了导火索,火炮的齐射骤然撕裂了夜空,在片刻间,无数的爆炸火光升腾而起,地动山摇!站在木墙一侧的完颜娄室第一次目睹了火炮的威力,他用拳头砸了砸身前的木墙,陡然转身。离开。

    **************

    火光随着爆炸而升腾,站在队列前方,陈立波仿佛都能感受到那木制营门所受到的摇撼。他是何志成麾下第一团一营三连的连长。在盾阵之中站在第二排,身边密密麻麻的同伴都已经握紧了刀。眼看着爆炸的一幕,身边的同伴偏了偏头,陈立波明显地看见了对方咬牙的动作。

    “骑兵厉害又怎么样,攻敌必守,女真人骑兵再多也不至于没有辎重,看他完颜娄室怎么办。”

    “最难的在后头,不要掉以轻心。若是按照课上讲的那样……呃……”陈立波微微愣了愣,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摇头,不至于的……

    此时。火炮齐射已毕,前方女真大营半边营门都被打塌了。剩下的正在燃烧着火光,摇摇欲垮。周围的士兵都已经在暗自吸气,做好了冲锋准备。下一刻,命令陡然传来,那是大嗓门传令兵的呐喊:“传令各部,稳住”

    陈立波抬起头,目光望向不远处木墙的上方:“那是什么!”

    砰的一声,有女真士兵将一只木桶扔了下来,然后便见到那延绵的营墙上,一只只木桶都被推下,有的朝着坡下滚落,有的直接砸碎在了地上,黑色的液体摔落一地,刺鼻的气息在片刻后传了过来。这山坡不算陡,那黑色的液体倒不至于蔓延至华夏军所在的一箭之地外,但片刻之后,火焰熊熊地燃烧起来,蔓延在黑旗军眼前的,已是一片巨大的火墙。

    那是火油。

    女真大营里,完颜娄室已经提枪上马,扔掉了火油的女真士兵奔向自己的战马,号角声响起来了,那号声高亢嘹亮,是女真人开始围猎攻杀的讯号。南面,一共七千的女真骑兵已经听到了讯号,开始逆冲合流,汇成巨大的洪潮。

    华夏军的后阵两千余人,陡然开始收缩阵型,前方的盾牌狠狠地扎在了地上,后方以铁棒支撑,人们拥挤在一起,架起了如林的枪阵,压住枪杆,一直到拥挤得无法再动弹。

    军队的中阵、侧翼已经开始往回扑来,特种团的士兵推着大泡疯狂回赶。而七千女真骑兵已经汇成了海潮,箭雨滔天而来。

    “稳住”

    巨大的,歇斯底里的呐喊

    时间倒回去片刻,开炮之前。秦绍谦抬头望着那天空,望向远处斑斑点点的火光,微微蹙起了眉头:“等等……”他说。

    “箭的数量太少了……”

    这是黑旗军与女真人的第一次对抗,一切的战略考量,是以女真人几近天下无敌的超强战力为前提的,他们有自己的自信和骄傲,而完颜娄室,更是有着几乎是全天下最为亮眼的战绩。但黑旗军也没有退缩的理由因为根本无法退缩,在拥有火炮的情况下,黑旗军一方也毅然选择了最为刚硬的打法,大家推算了很多种可能遇上的情况,但总有些事情,是不好推想的。

    完颜娄室真正将黑旗军作为了对手来考虑,甚至以超乎想象的重视程度,预防了火炮与热气球,在第一次的交手前,便撤离了整个营地的辎重和步兵……

    攻敌必守,若反过来想,他不守了呢?

    前阵右侧,马蹄声已经传过来了,不止是在山坡下,还有那正在燃烧的女真大营一侧,一支骑兵正从侧面绕行而出,这一次,女真人倾巢而来了。

    陈立波陡然间笑了起来,他对周围的属下道:“果然没这么简单。”旁边的人还在错愕,随后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变阵”

    密集的盾阵开始改变了方向,枪林被压下来,简易的铁制拒马被推出在阵前!有人呐喊:“我们是什么!?”

    无数人呐喊。

    “华!夏”

    此时,山坡上是蔓延开来,熊熊燃烧的火墙,山坡下的不远处,七千女真骑兵已经形成冲势,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了。

    陈立波呼出胸中的口气,笑得狰狞起来:“蠢女真人……”

    他想。

    前方,女真的骑队冲势,已越来越清晰

    ……

    形成撞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