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〇三章 铁火(四)
    巨大的热气球高高地飞过黄昏的天幕,黑旗军徐徐推进,进入交战线时,如蝗的箭雨还是划过了天空,黑压压的抛射而来。

    黑旗一方同样予以回击。

    成千上万人的军阵,成千上万的箭矢,延绵数里的范围。这人海之中,卓永青举起盾牌,将身边射出了箭矢的同伴覆盖下去,然后便是噼噼啪啪的声音,有箭矢打在他的盾上被弹开了。周围是嗡嗡嗡的躁动,有人呐喊,有人痛呼出声,卓永青分明能听到有人在喊:“我没事!没事!他娘的倒霉……”一息之后,呐喊声传来:“疾——”

    身边的同伴身体在绷紧,然后,卓永青大声地呐喊出来:“疾!”

    这一刻,数千人都在呐喊,呐喊的同时,持盾、发力,猛然间奔行而出,脚步声在一瞬间怒如潮水,在长达里许的阵线上踏动了地面。

    “杀——”

    呐喊声排山倒海,对面是两万人的阵地,分作了前后几股,方才的箭矢只对这片人海造成了些许波澜,领兵的层层将领在大喊:“抵住——”军队的前方结成了盾阵枪林。这边领兵的主将名叫樊遇,不断地传令放箭——相对于冲来的五千人,自己麾下的军队近五倍于对方,弓箭在第一轮齐射后仍能陆续发射,然而稀稀拉拉的第二轮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他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牙关已不自觉地咬紧,牙根酸涩。

    这不是正统的打法,也根本不像是武朝的队伍。仅仅是一万多人的军队,从山中跃出之后,直扑正面战场,然后以分出的五千人对着自己两万兵,以及后头的压阵的七万余人,直接发起正面进攻。这种不要命的气势,更像是金人的军队。然而金国人无敌于天下,是有他的道理的。这支军队虽然也有着赫赫战绩,然而……总不至于便能与金人匹敌吧。

    他之前是这样想的,但至少在这一刻,对方爆发出来的惊人举动。令人心中的想法多少有点动摇:“给我挡住——”他口中暴喝,同时吩咐手下,看能否以强弓将天上的“妖法”射下。阵型前方,一箭之地缩短为零!

    轰隆隆的声音,海潮一般延绵的轰响。来自于盾牌与盾牌的冲撞。各种呼喊声响成一片,在接近的一瞬间,黑旗军的锋线成员以最大的努力做出了躲避的动作,避免自己撞上刺出的枪尖,对面的人疯狂呐喊,枪锋抽刺,第二排的人撞了上来。接着是第三排,卓永青用尽最大的力量往同伴的身上推撞过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实的脚步不断地朝后蹬,往前推!盾阵僵持了片刻时间,第二排上。罗业几乎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军阵朝后方退去的摩擦声,在原地防守的敌人抵不过这瞬间的冲力。他深吸了一口气:“都有——一!”

    周围的人都在挤,但响应声稀稀拉拉地响起来:“二——”

    第三声响起的时候,周围这一团的人声已经整齐起来。他们同时喊道:“三————”

    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用力!

    前方,盾牌和盾牌后的敌人被推飞开了,罗业与身边的将士抡起了钢刀,哗的一刀斩下去,白蜡杆制成的枪身被劈断了,在空中飞舞,罗业已经看到了前方士兵的眼神。看起来也是一般的凶狠粗豪,目露血光,只在眼中有着慌乱的神色——这就够了。

    他的第二刀劈了出去,身边是无数人的前行。杀入人群,长刀劈中了一面盾牌,轰的一声木屑飞溅,罗业逼上前去,照着眼前放大的敌人的头脸,又是一刀。这豁尽了全力的刀光之下。他几乎没有感受到人的骨头造成的阻隔,对方的身体只是震了一下,骨血横飞!

    刀真好用……

    他的心中闪过了这一丝丝的念头,粘稠的红色已经蔓延开来。有人发出了来自心底最野蛮之处的吼声。

    “杀啊啊啊啊啊啊啊——”

    厮杀的锋线,蔓延如怒潮般的朝前方扩散开去。

    一颗热气球扔下了炸药包,在樊遇帅旗附近发出轰然震响,一些士兵朝着后方看了一眼,樊遇倒是无事。他大声嘶喊着,命令周围的士兵推上去,命令前列的士兵不许推,命令军法队上前,然而在交战的前锋,一道长达数里的血肉涟漪正疯狂地朝周围推开。

    卓永青在不断向前,前方看起来有很多人,他们有的在抵抗,有的逃跑,人挤人的情况下,这个速度却极难加快,有的人被推翻在了地上,执着长枪的黑旗兵一个个捅将过去。不多时,卓永青挥出了第一刀,这一刀挥在了空处——那是一名拼命想要后退的敌人,咬紧了牙关照着这边挥砍,卓永青如同往日的每一次训练一般,一刀全力挥出,那人朝着后方瘫倒在地,拼命后退,同伴从卓永青身边冲过,将长枪捅进了那人的肚子,另一名同伴顺手一刀将这敌人劈倒了。

    潮水不断前推,在这黄昏的原野上扩大着面积,有的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喊:“我愿降!我愿降!”罗业带队碾杀过去,一面推进,一面大喊:“掉头厮杀,可饶不死!”有的还在迟疑,便被他一刀砍翻。

    军阵后方的军法队砍翻了几个逃跑的人,守住了战场的边缘,但不久之后,逃跑的人越来越多,有的士兵原本就在阵型中央,往两侧逃跑已经晚了,红着眼睛挥刀冲杀过来。开战后仅仅不到半刻钟,两万人的溃败如同海潮倒卷而来,军法队守住了一阵,而后不及逃跑的便也被这海潮吞没下去了。

    樊遇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看了看后方,七万人的本阵那边,言振国等人想必也在目瞪口呆地看着,此外,还有城墙上的种冽,想必也有女真那边的完颜娄室。他咬紧了牙关,目中充血,发出“啊——”的一声呐喊,然后带着亲卫策马朝战场南面逃亡而去。

    随着樊遇的逃跑。言振国大营那边,也有一支马队冲出,朝樊遇追赶了过去。这是言振国在军队跺脚呐喊的结果:“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立刻派人将他给我抓回来,此战过后。我杀他全家,我要杀他全家啊——”

    目光充血的疯狂呐喊代表了言振国此时的心情,攻城数日,他麾下军队的损失都算不得太大,然而当着面前一战之下。眨眼间迎来的是两万人的溃败。他的心中除了惊慌、不可置信外,心底已经有了隐隐的寒意。

    两万人的溃败,何曾如此之快?他想都想不通。女真擅骑兵,武朝军队虽弱,步战却还不算差,许多时候女真骑兵不想付出太大伤亡,也都是骑射骚扰一阵后跑掉。但就在前方,步兵对上步兵,不过是这一点时间,大军溃败了。樊遇像是疯子一样的跑了。即便摆在眼前,他都难以承认这是真的。

    但溃败还不是最糟糕的。

    此时那溃败的军队中,有半数是朝着两侧逃跑的,对面那混世魔王的军队当然不好追赶,但仍有大量的溃兵被裹挟在中间,朝这边冲来。

    这些溃败的士兵固然不想回头作为前锋与本阵厮杀,然而要往两侧逃跑已经有些晚了,已然冲杀过来的黑旗军非但未有停下休整,其前推的势子甚至有愈发暴烈的态势,顶多。后阵暂时变作了前阵,以半月形的姿态驱赶着溃败的樊遇大军,一路推杀。

    双方此时的相隔不过两三里的距离,天空中夕阳已开始黯淡。那三个巨大的飞球,还在靠近。对于言振国而言,只觉得眼前遇上的,简直又是一支凶残的女真军队,这些野人无法以常理度之。

    他也曾知道一些那小苍河、那混世魔王的事情,只是在他想来。即便对方能打败西夏,与女真人比起来,终究还是有距离的。但直到这一刻,西夏人曾经面对过的压力,朝着他的头上结结实实地压过来了。

    对方的这次出兵,显然便是针对着那女真战神完颜娄室来的,北面,那一万二千人还在以咄咄逼人的姿态与女真西路军对峙。而自己这边,很显然的,是要被当成碍事者被先行清扫。以五千人扫十万,乍然想起来,很愤慨很憋屈,但对方一点迟疑都未曾表现出来。

    而且,如果以对方摆明车马硬肛女真人的战力来衡量,两万人溃退得如此迅速,自己这边的几万人能不能打过对方,他确实是一点信心都没有的。

    像是神仙打架,小鬼遭了殃。

    当然,无论心情如何,该做的事情,只能硬着头皮上,他一面派兵向女真求援,一面调动军队,防御攻城大营的后方。

    此时,罗业等人驱赶着将近六七千的溃兵,正在大规模地冲向言振国本阵。他与身边的同伴一面奔跑,一面呐喊:“华夏军在此!掉头冲杀者,可饶不死!余者杀无赦——”

    人潮两侧,二团团长庞六安派出了不多的骑兵,追逐砍杀想要往两侧逃亡的溃兵,前方,原本有九万人聚集的攻城营地防御工事马虎得惊人,此时便要经受考验了。

    女真军队方面,完颜娄室派出了一支千人队南来督战,与他对峙的黑旗军毫不客气,朝着女真大营与攻城大营之间推进过来,完颜娄室再派出了一支两千人的骑兵队,开始朝这边进行奔射骚扰。延州城,种家大军正在集结,种冽披甲持矛,正在做打开城门的安排和准备。

    他曾经拉拢过黑旗军,希望双方能够并肩作战,被对方拒绝,也觉得不算意外。却从未曾想过,当黑旗军自山中跃出的一刻,其姿态是如此的暴烈凶残——他们竟要与完颜娄室,正面硬战。

    只是想一想,都觉得血在翻滚燃烧。

    家中的大夫过来劝说他的伤情,游说他派旁人领兵,种冽只是哈哈一笑。

    “若今日败,延州满城上下,再无幸理。扶危定难,马革裹尸,大丈夫当有此一日。”他举起长戈,“种家人,谁愿与我同去!?”

    周围传来了呼应之声。

    夜色降临,北面,两支军队的摩擦试探正往来进行,随时可能爆发出大规模的冲突。

    而在延州城下,人海冲向了一起,汹涌翻滚,飞来的气球上扔下了东西。言振国离开了他的帅旗,还在不断地传令:“守住——给我守住——”

    这一战的开端,十万人对冲厮杀,已然混乱难言……(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