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〇二章 铁火(三)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衰草覆地,秋卷天云。`

    建朔二年八月底,黑旗军与女真西路军的第一轮冲突,是在八月二十三这天夜间,于延州城东北方向的原野间爆的。

    其时考虑到女真军队中海东青的存在,以及对于小苍河明目张胆的监视,对于女真军队的偷袭很难奏效。但出于概率考虑,在正面的交战开始之前,黑旗军中上层仍旧准备了一次偷袭,其计划是,在女真人意识到热气球的全部作用之前,使其中一只热气球飞至女真军营上空,对完颜娄室帅帐投下包。

    投弹时间选在夜间,若能侥幸奏效炸死完颜娄室,则黑旗军不费吹灰之力解除西北之危。而即便爆炸生在帅帐附近,女真军营骤然遇袭也必然慌乱,然后以韩敬四千军队袭营,有极大可能女真军队将就此崩盘。

    此时的热气球——不管何时的热气球——控制方向都是个极大的问题,但是在这段时日的升空中,小苍河中的热气球操控者也已经初步把握到了诀窍。热气球的飞行在大方向上仍是可控的,这是因为在空中的每一个高度,风的流向并不一致,以这样的方式,便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热气球的飞行。但由于精度不高,热气球升空的位置,距离女真大营,仍旧不能太远。

    因为这样的原因,热气球在升空之前,最终被女真斥候现,或许也是因为老天爷并不愿意黑旗军在这里胜得太过容易。此后,黑旗军特种团的带队人陈兴果断选择了放弃任务,高撤走,韩敬自然也只能放弃夜袭女真的计划。

    然而在此之后,女真将领撒哈林坎木率领千余骑兵尾随而来,与韩敬的队伍在这个夜里生了摩擦。这原本是试探性的摩擦却在之后迅升级,或许是双方都未曾料到过的事情。

    这女真将领撒哈林原本便是完颜娄室麾下亲随,率领的都是这次西征军中精锐。他们这一路南下,战场上悍勇无畏,而在他们眼前的汉人军队。往往也是在一次两次的冲杀下便溃不成军。

    双方打个照面,列阵奔袭、骑射,一开始还算有章法,但毕竟是夜间。`两轮纠缠后。撒哈林惦记着完颜娄室想要那飞天之物的命令,开始试探性地往对方那边穿插,第一轮的冲突爆了。

    韩敬这边的骑兵,又哪里是什么省油的灯。本就是吕梁山中最为玩命的一群人,没饭吃的时候。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与人搏杀都是家常便饭。其中不少还都参加过与怨军的夏村一战,当小苍河的黑旗军打败了西夏十五万大军,这些胸中已满是傲气的汉子也早在渴望着一战。

    而最要命的,还是这一年以来,宁毅在青木寨、小苍河几地对董志塬一战的宣传,当时禹藏麻带领轻骑兵对冲阵队伍造成威胁时,特种团参谋长官周欢率领数百人以暴烈无比的方式起冲锋。最终数百骑兵硬生生地打垮了几千骑兵的士气。小苍河能做到的事情,青木寨又有什么做不到的!

    当双方心中都憋了一口气,又是夜间。第一轮的冲锋和搏杀“不小心”爆之后,整个夜晚便陡然间沸腾了起来。歇斯底里的呐喊声陡然炸裂了夜空,前方小半已混在一起的情况下,两边的领军者都不敢叫撤,只能尽量收束手下,但在黑暗里谁是谁这种事情,往往只能冲到眼前才能看得清楚。片刻间,厮杀、呐喊、冲撞和翻滚的声音便在夜空下席卷开来!

    以双方手头的兵力和盘算来说,这两只军队,才只是第一次相遇。可能还弄不清目的的前锋队伍。在这接触的片刻间,将彼此的士气提升到极点,然后变成纠缠厮杀的状况,委实是不多见的。但是当反应过来时。彼此都已经骑虎难下了。

    在这夜色里参与了惨烈混战的士兵,总共也有千人左右,而剩下的也不曾闲着,互相射箭、纠缠。火箭、不曾点火的箭矢斑斑点点的乱飚。女真人一方先放出撤退的烟火,之后韩敬一方也传令退却,然而已经晚了。

    黑暗中的混乱厮杀早已蔓延开去。大规模的混乱逐渐变成小团体、小规模的奔袭、火拼。这个夜里,纠缠最久的几支队伍大概是一路杀出了十里开外。吕梁山中出来的军人对上长白山中的猎户,双方即便变成了不成建制的小团体,都不曾在黑暗的山岭间失去战斗力。`半个夜晚,山岭间的喋血拼杀,在各自奔逃、寻找同伴和大队的路上,几乎都没有停下来过。

    当临近午夜,完颜娄室派出的接应部队到来,韩敬率领手下施施然地退去,对方便也没有选择追赶。而韩敬的人马在后退数里之后,便停留下来,安营扎寨,不打算走了。

    这个夜晚,生在延州城附近的热闹持续了大半晚。而就此时仍率领九万大军在围城的言振国所部来说,对于生了什么,仍旧是个大写的懵逼。到得第二天,他们才大概弄清楚昨晚撒哈林与某支不知名的军队生了冲突,而这支军队的来历,隐隐指向……东北面的山中。

    言振国叫上幕僚隆志用、慕文昌等人在营中开了个会。他虽是身居秦凤路制置使,但秦凤路一带,多数本就是西军地盘,这令得他权位虽高,实际地位却不隆。女真人杀来时,他左支右拙,跑也没跑掉,最终被俘,便干脆降了女真,被驱赶着来攻打延州城,反倒觉得此后再无退路了,豁然起来。然而在这边这么长时间,对于周围的各种势力,还是清楚的。

    “此时西北,折家已降。若非假降,眼下出来的,恐怕便是吕梁山中那混世魔王了,此军凶悍,与女真人怕是有得一拼。若然前来,我等不得不早作预防。”

    这时候外头还在攻城,言振国书生性情,想起此事,多少有点头疼。幕僚隆志用便安慰道:“东主安心,那黑旗军虽然悍勇,然弑君之举足显其格局有限。女真人席卷天下。气吞山河,完颜娄室乃不世名将,用兵稳重,此时按兵不动正显其章法。若那黑旗军真的前来,学生以为必然难敌金兵大势。东主只管静观其变便是。”

    那穆文昌道:“我方十万大军,攻城绰绰有余。东家既然心忧,其一,当尽快破城。如此,黑旗军即便前来,延州城也已无法救援,它无西军援手,无益再战。其二,我方腾出两万人列阵于后,摆出防御便可。那黑旗军确是混世魔王,但他人数不多,又有娄室大帅在侧。他若想对付我方,解延州之危。只需稍作纠缠,娄室大帅岂会把握不住机会……”

    穆文昌说完,言振国笑起来,点头称善,随后派将领分出两万人马,于阵营后方再扎一营,以防御东面来敌。

    此时是八月二十四的下午,延州的攻防战还在剧烈的厮杀,于攻城方的后方,又分出了两万余人的军阵。延州城头。感受着愈剧烈的攻城力度,浑身浴血的种冽隐隐察觉到了某些事情的生,城头的士气也为之一振。

    而在傍晚时分,东面的山麓间。一支军队已经迅地从山间跃出。这支军队步履迅,黑色的旗帜在秋风中猎猎招展,华夏军的五个团,一万三千多人延绵数里长的队列,到了山外,方才停下来歇息了片刻。

    炊事兵放了馒头和肉汤。

    卓永青是黑旗军中的新兵。本就是延州人,此时坐在田埂边,呼呼地吃馒头和喝汤,在他身边一排的同伴大多也是同样的姿态。夜色已渐临,然而周围放眼望去,荒芜的天地间,道路边都是黑旗军士兵的身影,一排排一列列的仿佛根本不在野外,他便将些许的紧张压了下来。

    黑旗军平日里的训练不少,一天时间的行军,对于卓永青等人来说,也只是稍感疲倦,更多的还是要赴战场的紧张感。这样的紧张感在老兵身上也有,但很少能看出来,卓永青的班长是毛一山,平日里人好,憨厚好说话,也会关心人,卓永青轻声地问他:“班长,十万人是什么样子的?”

    毛一山埋头吃东西,看他一眼:“伙食好,不说话。”然后又埋头吃汤里的肉了。

    所有人都拿馒头将碗底扫了一遍,稍作休息后,军队又启程了,再走五里左右方才扎营,途中毛一山对卓永青道:“跟一万人也差不多。”夜色之中,是延绵的火把,同样步履的军人和同伴,这样的一致其实又让卓永青的紧张有所消失。

    除了必要的休息,黑旗军几乎未有停留,第二天,是二十五里的路程,下午时分,卓永青已经能隐约看到延州城的轮廓,前方的远处,漫山遍野的人和军帐,而延州城头之上,隐约可见红色、黑色杂陈的迹象,足见攻城战的惨烈。

    卓永青所在的这支军队稍作休整,前方,有一支不知道多少人的军队慢慢地推过来。卓永青被叫了起来,军队开始列阵,他站在第三排,举盾,持刀,身体两侧、前后,都是同伴的身影,如同他们每次训练一般,列阵以待。

    旁边,班长毛一山正悄悄地用嘴呼出长长的气息,卓永青便跟着做。而在前方,有人大喊起来:“出时说的话,还记不记得!?遇上敌人,只有两个字——”

    卓永青顿了顿,然后,有血丝在他的眼里涌起来,他用力地吼喊出来,这一刻,整个军阵,都在喊出来:“凶!残——”原野上被震得嗡嗡嗡的响。

    他不知道自己身边有多少人。但秋风起了,巨大的气球从他们的头顶上飞过去。

    延州城上,种冽放下手中的那只劣质望远镜,微感疑惑地蹙起眉头:“他们……”

    八月二十五,黑旗军兵分两路,一支八千人,于延州城东北面与韩敬汇合,一万二千人在汇合之后,缓缓推向女真人的军营。同时,第二团第三团的五千余人,在稍南一点的地方,与言振国率领的九万攻城大军展开对峙。

    完颜娄室命令言振国的部队对黑旗军起进攻,言振国不敢违背,命令两万余人朝这边推进过来。然而在交战之前,他还是有些迟疑:“是不是当派使者,先行招降?”

    幕僚想想,回应:“大人所言甚善,正和先礼后兵之道。”

    傍晚时分,他们派出了使者,往五千余人这边过来,才走到一半,看见三颗巨大的气球飞过来了,五千人列阵前推。北面,两军主力正在对峙,所有的动静,都将牵一而动全身,然而一路奔袭而来的黑旗军根本就没有迟疑,纵然面对着女真战神,他们也没有给予任何面子。

    其中一颗热气球朝两万余人的帅旗位置扔下了包。卓永青跟随着身边的同伴们冲上前去,照着所有人的样子,展开了厮杀。随着苍茫的夜色开始吞食大地,血与火大规模地盛放开来……(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访问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