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七百章 铁火(一)
    八月,阳光常现壮丽的颜色,金秋将至了,温度也稍稍的降了些。李频柱着一根棍子,在人群里走,他身体不好,面有菜色而又气喘吁吁。周围都是难民,人们前行时的茫然、小心、惶恐的神色,与孩子的啼哭声,饿意与疲惫,都混杂在一起。

    同行两月的李频,与这些难民看来,也没什么两样了。

    他们行经的是泽州附近的乡野,临近高平县,这附近尚未经历大规模的战火,但想必是经过了许多逃难的流民了,田里光秃秃的,附近没有吃食。行得一阵,队伍前方传来骚动,是官府派了人,在前方施粥。

    人们涌动过去,李频也挤在人群里,拿着他的小罐子讨了些稀粥。他饿得狠了,蹲在路边没有形象地吃,道路附近都是人,有人在粥棚旁大声喊:“九牛山义军招人!肯卖命就有吃的!有馒头!参军立刻就领两个!领安家银!众老乡,金狗嚣张,应天城破了啊,陈将军死了,马将军败了,你们背井离乡,能逃到哪里去。我们乃是宗泽宗爷爷手下的兵,立志抗金,只要肯卖命,有吃的,打败金人,便有钱粮……”

    人们眼馋那馒头,挤过去的不少。有的人拖家带口,便被妻子拖了,在路上大哭。这一路过来,义军募兵的地方不少,都是拿了钱财粮食相诱,虽说进去之后能不能吃饱也很难说,但打仗嘛,也不见得就死,人们走投无路了,把自己卖进去,临到上战场了,便找机会跑掉,也不算奇怪的事。

    而多数人还是木然而小心地看着。一般来说,流民会造成哗变,会造成治安的不稳,但其实并不见得这样。这些人大多是一辈子的安安分分的农民村户。自小到大,未有出过村县附近的一亩三分地,被赶出来后,他们大多是害怕和恐惧的。人们害怕陌生的地方,也害怕陌生的未来其实也没多少人知道将来会是什么样。

    真有稍稍见过世面的老人,也只会说:“到了南边,朝廷自会安置我等。”

    也有的人是抱着在南面躲几年,等到兵祸停了。再回去种地的心思的。

    母亲抱着孩子,警惕而惶然地看着旁边的一切,三三两两的家庭聚集在一起。李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一个多月以前,他救了一名在逃难途中饿得奄奄一息的孩子,当天晚上,那孩子偷了他的包袱跑了,宁毅给他的秦嗣源留下的那三本书也在里面。

    书他倒是早已看完,丢了,只是少了个纪念。但丢了也好。他每回看到,都觉得那几本书像是心中的魔障。最近这段时间随着这难民奔走,有时候被饥饿困扰和折磨,反倒能够稍稍减轻他思想上负累。

    在这里,大的道理可以舍去,有的只是眼前两三里和眼前两三天的事情,是饥饿、恐惧和死亡,倒在路边的老人没有了呼吸,跪在尸体边的孩子目光绝望,从前方溃败下来的士兵一片一片的。跟着逃,他们拿着钢刀、长枪,与逃难的民众对立。

    有一晚,发生了劫掠和屠杀。李频在黑暗的角落里躲过一劫,然而在前方溃败下来的武朝士兵杀了几百平民,他们劫掠财物,杀死看到的人,强奸难民中的妇女,然后才仓皇逃去……

    由北至南。女真人的军队,杀溃了人心。

    喝完了粥,李频还是觉得饿,然而饿能让他感到解脱。这天晚上,他饿得狠了,便也跑去那招兵的棚子,想要干脆参军,赚两个馒头,但他的体质太差了,对方没有要。这棚子前,同样还有人过来,是白日里想要参军结果被阻止了的汉子。第二天早上,李频在人群中听到了那一家人的哭声。

    往南的逃难队伍延绵无际,人时多时少,多数人甚至都没有明确的目的。又过得十几天,李频在前行之中,看到了涌来的逃兵,泽州,九牛山与其余几支义军,在与女真人的战场上败下阵来。

    混乱的队伍延延绵绵的,看不到头尾,走也走不到边际,与先前几年的武朝大地比起来,俨然是两个世界。李频有时候在队伍里抬起头来,想着过去几年的日子,见到的一切,有时候往这逃难的人们中看去时,又好像觉得,是一样的世界,是一样的人。

    宁毅的话又像是魔咒一样的响起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天地已经开始变得残酷了,温暖的世界一片一片的剥离碎裂。人到底能怎么样,人到底该怎么样,不那么饥饿时,他的头又开始痛起来。这一日到得黄河边上,大量的难民在聚集,武朝军队和义军不断地招募敢战之士,更多的讯息也都传了过来。

    据闻,西北如今也是一片战乱了,曾被认为武朝最能打的西军,自种师道死后,已一蹶不振。早前不久,完颜娄室纵横西北,打出了几近无敌的战绩,无数武朝部队丢盔卸甲而逃,如今,折家降金,种冽固守延州,但看起来,也已岌岌可危。

    据闻,攻下应天之后,未曾抓到已经南下的建朔帝,金人的军队开始肆虐四方,而自南面过来的几支武朝大军,多已败阵。

    据闻,宗泽老大人病重……

    无数人聚集的黄河岸边,秋雨绵绵而下,哗乱难言,这是笼罩整个天下的恐慌……

    **************

    汴梁城,秋雨如酥,打落了树上的黄叶,岳飞冒雨而来,走进了那处院子。

    女真人自攻下应天后,暂缓了往南面的进军,而是扩大和巩固占据的地方,分成数股的女真大军已经开始扫荡山东和黄河以北未曾归降的地方,而宗翰的部队,也开始再度接近汴梁。

    在宗泽老大人巩固了城防的汴梁城外,岳飞率军与小股的女真人又有了几次的交锋,女真骑队见岳飞军势井然,便又退去不再是都城的汴梁,对于女真人来说,已经失去强攻的价值。而在恢复防御的工作方面,宗泽是强有力的,他在半年多的时间内。将汴梁附近的防御力量基本恢复了七八成,而由于大量受其节制的义军聚集,这一片对女真人来说,仍旧算是一块硬骨头。

    只有岳飞等人明白。这件事有多么的艰难。宗泽整日的奔走和周旋于义军的首领之间,用尽一切方法令他们能为抵御女真人做出成绩,但事实上,他手中能够动用的资源已经寥寥无几,尤其是在皇帝南狩之后。这一切的努力似乎都在等待着失败的那一天的到来但这位老大人,还是在这里苦苦地支撑着,岳飞并未见他有半句怨言。

    尤其是在女真人派出使者过来招降时,或许唯有这位宗老大人,直接将几名使者推出去砍了头祭旗。对于宗泽而言,他未曾想过谈判的必要,汴梁是破釜沉舟的哀兵,只是如今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而已。

    撑到如今,老人终于还是倒下了……

    ……

    延州城。

    巨大的石块划过天空,狠狠地砸在古旧的城墙上。石屑四溅,箭矢如雨点般的飞落,鲜血与喊杀之声,在城池上下不断响起。

    攻城的楼车撞上城墙,随后被射出的火矢、泼出的火油点燃,一名名士兵嚎叫着,从城楼上掉下去了。

    种冽挥舞着长刀,将一群籍着云梯爬上来的攻城士兵杀退,他须发凌乱,汗透重衣。口中呐喊着,率领麾下的种家军儿郎奋战。城墙上上下下都是密密麻麻的人,然而攻城者并非女真,乃是归降了完颜娄室。此时负责强攻延州的九万余汉人军队。

    在城下领军的,乃是曾经的秦凤路经略安抚使言振国,此时原也是武朝一员大将,完颜娄室杀来时,大败而降金,此时。攻城已七日。

    折家是五日前降金的,折可求不答应攻延州,但亲手写了劝降信过来,力陈形势比人强,不得不降的为难,也指出了小苍河不愿参战的现状。种冽将那信撕碎了,率军奋战至此。

    种家军乃是西军最强的一支,当初余下数千精锐,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又陆续收拢旧部,招募新兵,如今聚集延州的可战之人在一万八千左右这样的核心军队,与派去凤翔的三万人不同此时守城犹能支撑,但西北陆沉,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完颜娄室率领的最强的女真部队,还一直按兵未动,只在后方督战。种冽知道对方的实力,等到对方看清楚了状况,发动雷霆一击,延州城恐怕便要陷落。到时候,不再有西北了。

    然则,种家一百多年镇守西北,杀得西夏人闻风丧胆,岂有投降外族之理!

    他挥舞长刀,将一名冲上来的敌人当头劈了下去,口中大喝:“言贼!尔等卖国求荣之辈,可敢与我一战”

    那声如雷霆,凛凛声威,城墙上战士的士气为之一振。

    无数攻防的厮杀对冲间,种冽昂起已有白发的头。

    最可惜是,已回不去清涧了……

    ……

    苗疆,铁天鹰走在黄叶灿烂的山间,回头看看,四野都是林叶茂密的山林。

    几间小屋在路的尽头出现,多已荒败,他走过去,敲了其中一间的门,随后里面传来问询的话语声。

    铁天鹰说了江湖切口,对方打开门,让他进去了。

    房间里的是一名年老腿瘸的苗人,挎着腰刀,看来便不似善类,双方报过姓名之后,对方才恭敬起来,口称大人。铁天鹰问询了一些事情,对方目光闪烁,往往想过之后方才回答。铁天鹰便笑了笑,从怀中拿出一小袋银钱来。

    “我是官身,但素来知道绿林规矩,你人在此地,生活不易,这些银钱,当是与你买消息,也好贴补家用。只是,闽瘸子,给你银钱,是我讲规矩,也敬你是一方人物,但铁某人也不是第一次行走江湖,眼里不掺沙子。这些事情,我只是打听,于你无害,你觉得可以说,就说,若觉得不行,直言无妨,我便去找别人。这是说在前头的好话。”

    他这番话说出,对方连连点头。这次,收下银钱之后,话语倒是爽快了,只是说了几句。又有点犹豫。

    铁天鹰冷哼一句,对方身体一震,抬起头来。

    “铁大人,此事,恐怕不远。我便带你去看看……”

    话语说完,两人随即出门。那苗人虽然瘸了一条腿,但在山岭之中,仍旧是步伐飞快,不过铁天鹰乃是江湖上一流高手,自也没有跟不上的可能,两人穿过前方一道山坳,往山顶上去。待到了山顶,铁天鹰皱起眉头:“闽瘸子,你这是要消遣铁某。还是安排了人,要埋伏铁某?何妨直接一点。”

    “大人误会了,应该……应该就在前方……”闽瘸子朝着前方指过去,铁天鹰皱了皱眉,继续前行。这处山岭的视野极佳,到得某一刻,他陡然眯起了眼睛,随后拔腿便往前奔,闽瘸子看了看,也陡然跟了上去。伸手指向前方:“没错,应该就是他们……”

    远远的,山岭中有人群行进惊起的尘埃。

    随着他们在山岭上的奔行,那边的一片景象。逐渐收入眼底。那是一支正在行进的军队的尾末,正沿着崎岖的山岭,朝前方蜿蜒推进。

    离开西北之后,铁天鹰在江湖上厮混了一段时间,待到女真人南下,他也来到南面躲避。此时倒记起了数年前的一些事情。当初在杭州,宁毅与霸刀有过一段交情,后来在押解方七佛上京的冲突中,宁毅当着刘西瓜的面斩下方七佛的脑袋,两人算是接下了不死不休的梁子,但到得后来,当他更为清楚宁毅的性格,才察觉出一丝的不对劲,而在李频的口中,他也无意间听说,宁毅与霸刀之间,还是有着不清不楚的联系的。

    他虽然身在南方,但消息还是灵通的,宗翰、宗辅两路大军南侵的同时,战神完颜娄室同样肆虐西北,这三支军队将整个天下打得趴下的时候,铁天鹰好奇于小苍河的动静但实际上,小苍河目前,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女真人开战但铁天鹰总觉得,以那个人的性格,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他一路来到苗疆,打听了关于霸刀的情况,有关霸刀盘踞蓝寰侗之后的动静这些事情,许多人都知道,但报知官府也没有用,苗疆地势险恶,苗人又素来自治,官府已经无力再为当初方腊逆匪的一小股余孽而出兵。铁天鹰便一路问来……

    八月二十这天,铁天鹰在山上,看到了远处令人震惊的景象。

    这么多年来,盘踞和沉默于苗疆一隅的,当初方腊永乐朝起义的最后一支余匪,从蓝寰侗出兵了。

    延绵的军队,就在铁天鹰的视野中,正如长龙一般,推过苗疆的山岭。

    ***************

    八月二十晚,大雨。

    岳飞与其余一些官员、将领在院子里,听病床上的宗泽说了许多话。

    这些话语还是关于与金人作战的,随后也说了一些官场上的事情,如何求人,如何让一些事情得以运作,等等等等。老人一生的官场生涯也并不顺利,他一辈子性情刚直,虽也能做事,但到了一定程度,就开始左支右拙的碰壁了。早些年他见许多事情不可为,致仕而去,这次朝堂需要,便又站了出来,老人性情刚直,哪怕上面的许多支持都不曾有,他也尽心竭力地恢复着汴梁的城防和秩序,维护着义军,推动他们抗金。即便在皇帝南逃之后,许多想法已然成泡影,老人还是一句埋怨未说的进行着他渺茫的努力。

    如今,北面的战事还在持续,在黄河以北的土地上,几支义军、朝廷军队还在与金人争夺着地盘,是有老人不可磨灭的贡献的。哪怕败阵不断,此时也都在消耗着女真人南侵的精力虽然老人是一直希望朝堂的军队能在陛下的振奋下,决然北推的。如今则只能守了。

    于是他也只能交代一些接下来防守的想法。

    下午时分,老人昏睡过去了一段时间,这昏睡一直持续到入夜,夜幕降临后,雨还在刷刷刷的下,使这院子显得破旧凄凉,戌时左右,有人说老人醒来了,但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没有反应。岳飞等人进去看他,戌时一刻,床上的老人陡然动了动,旁边的儿子宗颖靠过去,老人抓住了他,张开嘴,说了一句什么,依稀是:“渡河。”

    “什么?”宗颖未曾听清。

    “渡河。”老人看着他,然后说了第三声:“渡河!”

    他瞪着眼睛,停止了呼吸。

    岳飞感到鼻头酸楚,眼泪落了下来,无数的哭声响起来。

    老人在离开前的这一刻,混淆了希冀与现实。

    早已失去渡河的机会了。从建朔帝离开应天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有了。

    秋雨潇潇、黄叶飘零。每一个时代,总有能称之伟大的生命,他们的离去,会改变一个时代的样貌,而他们的灵魂,会有某一部分,附于其他人的身上,传递下去。秦嗣源之后,宗泽也未有改变天下的命运,但自宗泽去后,黄河以北的义军,不久之后便开始分崩离析,各奔他方。

    汴梁陷落,岳飞奔向南方,迎接新的蜕变,唯有这渡河二字,此生未有忘却。当然,这是后话了。

    ……

    天下极小的一隅,小苍河。

    平静的秋天。

    黄叶落下时,山谷里安静得可怕。

    不同于一年以前出兵西夏前的躁动,这一次,某种明悟已经降临到许多人的心中。

    傍晚,罗业整理军服,走向半山腰上的小礼堂,不久,他遇上了侯五,随后还有其它的军官,人们陆续地进来、坐下。人群接近坐满之后,又等了一阵,宁毅进来了。

    所有的人,都正襟危坐,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握起拳头。

    窗外,是怡人的秋夜……(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了,求个月票^_^手机用户请访问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