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九六章 吞下牙齿
    光尘舞动,房屋内外静静的,像是没有人在。春日的气息微寒,带着些许的湿润,浸入人的肌肤里。范弘济便站在那里,看着房间里的众人,端详着每一个人的脸色。罗业看看桌上的那两颗人头,然后将目光平静地挪开了,宁毅在门外微笑着,他打量范弘济,然后也打量了房间里众人的表情,就在范弘济似乎想要说话时,开了口。

    “哈哈,范使者胆子真大,令人佩服啊。”

    “哦?”范弘济转过头来,笑望走进来的宁毅,“宁先生何出此言。”

    “若这两位勇士真是小苍河的人,范使者这样过来,岂能全身而退。”宁毅走到那桌前,在木盒子上拍了拍,笑着说道。

    范弘济也笑:“哈哈,宁先生言重了,范某可不是这样想的,若这两位勇士真是贵属之中的人,贵属又如此不智,恐怕此次天下大变,小苍河也难全身而退啊。或者……就无身可退了呢。”

    “如同你我之前说的,那总得打过才知道。”

    范弘济目光一凝,看着宁毅片刻,开口道:“这么说来,这两位,真是小苍河中的勇士了?”

    宁毅的目光扫过房间里的众人,一字一顿:“当然不是。”

    “可我看贵属下的表情,可不是这样说的。”

    范弘济慢条斯理,一字一顿,宁毅随即也摇摇头,目光温和。

    “范使者,谷神大人与时院主的想法,我明白。可您拿两颗人头这样子摆过来,您面前一堆玩刀的年轻人,任谁都会觉得您是挑衅。而且说句实在话,贵国在汴梁抓去近二十万人,固然是武朝无能,我不愿与贵国为敌,可若是真有办法救这些人,哪怕是赎买。我也是很愿意做的。范使者,如宁某昨日所说,我小苍河虽有华夏之人不投外邦的底线,但很愿意与人来往贸易。您看。你们金国一场大仗就抓来几十万人,若真的愿意买卖,你们稳赚不赔啊。”

    范弘济正要说话,宁毅靠近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范使者以汉人身份。能在金国身居高位,家中于北地必有势力,您看,若这生意是你们在做,你我联手,未尝不是一桩美事。”

    宁毅还要说话,对方已挥了挥手:“宁先生果然能言会道,只是汉人俘虏亦不许买卖外邦,此乃我大金决策,不容更改。因此,宁先生的好意,只得辜负了,若这人头……”

    “哎,谁说决策不能更改,必有折衷之法啊。”宁毅拦住他的话头,“范使者你看,我等杀武朝皇帝,如今偏于这西北一隅,要的是好名声。你们抓了武朝俘虏。男的做工,女人充作娼妓,固然有用,但总有用坏的一天吧。譬如说。这俘虏被打打骂骂,手断了脚断了,瘦得快死了,于尔等无用,你们说个价格,卖于我这边。我让他们得个善终,天下自会给我一个好名声,你们又能多赚一笔。你看,人不够,你们到南面抓就是了。金**队天下无敌,俘虏嘛,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这个提议,粘罕大帅、谷神大人和时院主他们,未必不会感兴趣,范使者若能从中促成,宁某必有重谢。”

    范弘济皱起眉头:“……断手断脚的,快死的,你们也要?”

    “当然更想要身体康健的,但万事开头难嘛,我们的想法不多,可以慢慢来。”

    “宁先生,此事非范某可以做主,还是先说这人头,若这两人并非贵属,范某便要……”

    房间之中的气氛原本肃杀,此时却变得有些怪异起来,那范弘济也是人杰,将话题拉回来,便要去拿那两颗人头。也在此时,宁毅伸手将近处的放人头的箱子推了一下:“人头就留下吧。”

    “嗯?”范弘济偏过头来,盯着宁毅,一字一顿,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宁先生,这样可容易出误会啊。”

    “误不误会的,关系都不大。”宁毅随意地摆了摆手,“既然都是勇士,必然属于这南面的某一方,正好范使者送过来,我打听一下,为他们大肆做做宣传,而后将头送回去,这就是个人情,有人情,才有往来,才有生意。范使者,拿来的礼物,岂有收回去的道理。”

    “宁先生若拿了,范某回去,可就要如实禀报了。”

    “当然要如实禀报,肯定要禀报,范使者尽管说这人是我小苍河的,又或者将今日之事原封不动地复述,都没有关系。就算这人真是我的,也只表现了我想要做买卖的拳拳之意嘛,范使者不妨顺势提提这件事。”宁毅揽着范弘济的肩膀,“来,范使者,此地无趣,我带你去看看自汴梁城带出来的珍奇之物。”

    “你……”

    范弘济还要挣扎,宁毅带着他出去了。众人只听得那范弘济出门后又道:“宁先生巧舌如簧,只怕无用,昨日范某便已说了,此次大军前来为的是什么。小苍河若不愿降,不愿拿出火器等物,范某说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

    “宁某也是那句话,你们要打,我们就接。女真于白山黑水中杀出,满万不可敌,不过为求活而已,我等也是如此,若娄室将军心意已决,我等必慷慨以待,此事简单。但若是稍有转机,宁某当然更加喜欢,范使者不要嫌我唠叨,只要贵方公正、公平、有善意,火器之事,也不是不能谈的嘛。”

    “哦……”

    “只是我等居于山中,此物乃我华夏军立身之本,真要换去,大金一方也得有诚意,有很多诚意才行。这样的事情,想必范使者可以理解?哈哈,请这边走……”

    两人的声音逐渐远去,房间里还是安安静静的。摆在桌子上,卢延年与副手齐震标的人头看着房间里的众人,某一刻,才有人陡然在桌上锤了一锤。先前在房间里主持讲课和讨论的渠庆也没有说话,他站了一阵,举步走了出去。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才再度进来,宁毅随后也过来了,他进到房间里。看着桌上的人头,目光肃然。

    过了一阵,他回过头来,看房间里一直站着的众人:“脸都被打肿了吧?”

    人群中。名叫陈兴的年轻人咬了咬牙,然后陡然抬头:“报告!先前那姓范的拿东西出来,我未能控制,握拳声音恐怕被他听到了,自请处分!”

    旁边便也有人说话:“我也自请处分!”

    “宁先生。我去弄死他,反正他已经看出来了。”又有人这样说。

    “如西夏那般,反正是要打的。那就打啊!宁先生,我等未必干不过完颜娄室!”

    “大不了一死!”

    宁毅的目光扫过他们的脸,眉头微蹙,目光冷淡,偏过头再看一眼卢延年的头:“我让你们有血性,血性用错地方了吧?”

    他绕到桌子那边,坐了下来,敲打了几下桌面:“你们先前的讨论结果是什么?我们跟娄室开战。必胜吗?”

    “没有。”罗业开口道,“最好是有更多的时间。”

    宁毅看了他一眼:“打西夏,是早先就定下的战略目标,不论对西夏使者做出什么事情,战略不变。而现在,因为被打了一个耳光,你们就要改变自己的战略,提前开战,这是你们输了,还是他们输了?”

    他话语平静。房间里没有回答,宁毅继续说了下去:“金国以女真人为主,能在朝堂上有位置的汉人,都不容小觑。范弘济给我一个下马威。没错,我很难堪,已经死了的卢掌柜,让我更难受。但我之前跟你们说过什么?不是会怒发冲冠的就叫男人,所谓男人,要看顾好你们背后的人。你们都是带兵的将领,每个人手下几百条人命,你们做决策的时候,开不得半点玩笑,容不得半点冲动,你们必须给我冷静到极点,你们的每一分冷静,可能都是几个人的命。”

    他目光肃然地扫过了一圈,然后,微微放松:“女真人也是这样,完颜希尹跟时立爱看上我们了,不会善了。但今天这两颗人头不管是不是我们的,他们的决策也不会变,完颜娄室会平定其它地方,再来找我们,你杀了范弘济,他们也不会明天就冲过来,但……未必不能拖延,不能谈谈,只要可以多点时间,我给他跪下都行。就在刚才,我就送了几样书画、铜壶给他们,都是无价之宝。”

    “送礼有个诀窍。”宁毅想了想,“公开送给他们几个人的,他们收下了,回去可能也会拿出来。所以我选了几样小、但是更贵重的玉器,这两天,还要对他们每个人私下里、偷偷的送一遍,这样一来,哪怕明面上的好东西拿出来了,暗地里,他还是会有颗私心。只要有私心,他回报的讯息,就一定有偏差,你们将来为将,辨认讯息,也一定要注意好这一点。”

    宁毅沉默片刻,道:“这个送礼、装孙子的事情,你们有谁,愿意跟我一起去的?”

    这句话出来,房间里的众人开始陆续开口,自告奋勇:“我。”

    “宁先生,我愿意去!”

    宁毅笑了笑:“开玩笑的。”

    他站了起来:“还是那句话,你们是军人,要保有血性,这血性不是让你们冲昏头脑、搞砸事情用的。今天的事,你们记在心里,将来有一天,我的面子要靠你们找回来,到时候女真人要是不痛不痒,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至于现在,做错了要认,挨打了立正。卢掌柜的与齐兄弟的人头,要过几天才能下葬,你们都给我好好记住他们,我们不是最痛的。”他看着那两颗人头,过了好久,方才吐出一口气,“好了,孙子我和竹记的兄弟去装,对你们就一个要求,这两天,见到姓范的他们,控制住自己……”

    他敲了敲桌子,转身出门。

    “……要友善。”

    此后的一天时间里,宁毅便又过去,与范弘济谈论着生意的事情,趁着过来的几人落单的机会,给他们送上了礼物。

    二月二十九这天,范弘济离开小苍河,宁毅将他送出了好远,最终分别时,范弘济回过头去,看着宁毅诚恳的笑脸,心中的情绪有点无法归纳。

    其实,如果真能与这帮人做起人口生意,估计也是不错的,到时候自己的家族将获利无数。他心想。只是谷神大人和时院主他们未必肯允,对于这种不愿降的人,金国没有留下的必要,而且,谷神大人对于火器的重视,并非只是一点点小兴趣而已。

    娄室大人这次经略关陕,那是女真族中战神,纵然身为汉臣,范弘济也能清楚地知道这位战神的恐怖,不久之后,他必将横扫西北、与黄河以北的这一切。

    可惜了……

    此时,于西北各地,不仅是小苍河。折家、种家所属各处、各个势力,女真人也都派出了使者,进行劝说招降。而在辽阔的中原大地上,女真三路大军汹涌而下,数量以百万计的武朝勤王军队集结各处,等待着碰撞的那一刻。

    不久,碰撞到来了。

    云中府。

    卢明坊自藏匿之处虚弱地爬出来,在夜色中悄然地寻找着食物。那是破旧的房舍、杂乱的庭院,他身上的伤势严重,意识模糊,连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到这的,唯一握紧的,是手中的刀。

    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似乎从外面过去了,卢明坊吸了一口气,挣扎着起来,试图在那破旧的房舍里找到可用的东西。后方,传来吱呀的一声。

    门打开了,旋又关上。

    卢明坊艰难地扬起了刀,他的身体摇晃了两下,那身影往这边过来,步伐轻盈,几近无声。

    “不要害怕,我是汉人。”

    这声音轻柔平稳,罕见的,带着一丝坚定的气息,是女子的声音。在他倒下前,对方已经走了过来,稳稳地扶住了他的手和肩膀。晕厥的前一刻,他看到了在微微的月光中的那张侧脸。美丽、柔韧、而又冷静。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陈文君。(未完待续。)

    ps:ps:大家误会了,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指的是女真人。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叫做《湛蓝之誓》,作者是苍岚,这本书还是幼苗,属于友情推,但作者本人的文学功底和网文功底都很深,是常与我讨论写书的人,嗯,这是马甲,暂时就不说对方到底是谁了。大家有兴趣,有空的话,可以帮忙收藏一下、推荐一下、鉴定一下。

    之前的卡文期,几乎重构了整个第八集的下半截剧情,目前算是比较具体的大情节了,预计短时间内不至于卡得太厉害也只是预计。所以、呃,以坑蒙拐骗的姿态说一下,有月票的,觉得可以投给我的,不要忘记出手啊^_^手机用户请访问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