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九五章 春来我不先开口
    二月二十七,天气已经开始转暖,真定附近的野地间,开满各色的花朵。

    大地显得安静,乌鸦飞下来,啄食那野花之间的尸骸。蔓延的鲜血已经开始凝结,真定府,一场大战的结束已有一天的时间,铁骑蔓延,踏过了这片土地,往南辐射数十里的范围内,十余万的军队,正在溃败逃散。

    武建朔二年二月中旬,女真人誓师出兵,拉开了第三度伐武的序幕。二月二十三,由粘罕率领,越过雁门关不久的女真中路军便遇上武朝将领候信带领的十五万大军拦截。

    自去年女真军队破汴梁而北归后,黄河以北、雁门关以南地区,名义上隶属武朝的部队数量就一直在膨胀着,一方面,为求生存落草为寇者数量激增,另一方面,先前驻于此地的数支军队为求应对将来战事,以及稳固自身地盘,便一直在以权宜姿态不断扩军。

    到得康王上位,改元建朔后,负责北方戍务的宗泽不辞辛劳来回奔走,将黄河以北的数支达到数万乃至数十万的民间力量先后收编入武朝正规军体系,此时,黄河以北的土地上,这一股股的山匪、军队力量割据各方,便形成了统一对外、抵抗女真人的第一道防线。

    候信候文敬本就是武胜军统帅,此次女真人南下,他并未选择退避,与属下说:“家国悬危,大丈夫只得迎难而上。”遂誓师而来,交兵之际,宗翰见这军队士气正盛,并不与之交手,双方来回试探了两日,二月二十六凌晨,以铁骑对候信部队发起了进攻。

    此时的武胜军,在女真人前两次南征时便已败于对方之手,此时仓促扩军到十五万,本身也是良莠不齐。宗翰夜袭而来。候信原本还算有些准备,然而接敌之后,十余万人仍旧发生了哗变。女真的骑兵如洪流般的贯穿了武胜军的防线,当晚。被女真人杀死的士兵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二十六当天,银术可顺势攻陷真定府。

    二十七的早晨,溃散的士兵便挤满了真定以南的道路、山岭。这些良莠不齐的士兵疯狂南逃,有些原本就是土匪流寇出身。被正规军招安和吸纳后,由军法管制着,也激起了与女真人作战的第一波血性,然而在逃亡过程中,这些东西,就终于消失殆尽。

    距离真定六十里外的原昌县内,挤满了溃逃而来的第一波士兵,秩序已经开始混乱起来,一拨数百人的队伍驱赶着县城里的百姓,告知他们女真人杀来的消息。催促着大家逃离这里。在这样的驱赶中,他们也开始抢掠县城内已经不多的财富、粮米,并且出现了强暴妇女的现象,县令刘东修试图制止这一乱象,这天下午,他在冲突中被杀死,尸首陈于县衙大堂当中,劫掠的士兵不久之后,做鸟兽散了。

    发生这种现象的地方,不止是原昌县一地。真定、太原等地在先前的战争中本就饱受战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已是被遗弃的地方。士兵在溃散的途中便已明白这附近的大势已去。犹有热血、牵挂之人奔向南方,投奔其它的军队、义军,半数以上的开始为自己着想。或逃入山中,或散于远方。这期间,寻附近村民乡民劫掠一番,得过且过地享受一番者,不在少数。

    平定之时,招安的土匪成了军人。战败之后,军人便又再度化为了山匪。

    十万人的溃败逃散中,卷动了更多人的奔逃,各地的斥候、探子则以更快的速度往不同方向逸散。女真人来势汹汹的讯息,便以这样的方式,如潮水般的推向整个天下。

    更多的军队在黄河以北集结,然而再度见识到女真战神完颜宗翰的用兵威力后,大家更多的开始采取谨慎的态度,不敢再有冒进的动作了。

    黄河防线,宗泽迅速地集结了手头上有限的兵力,于汴梁、黄河沿岸加固防守,他在写信稳定黄河以北几支义军军心的同时,也向应天发去了折子,希望此时的陛下能够坚决抵抗,以提升军心士气。

    而在应天,更多的讯息和争论充斥了金銮殿,皇帝周雍整个懵了,他才登位半年,无敌天下的女真军队便已经往南杀来。这一次,完颜宗翰领中路军直扑而来,太原方向已无险可守,而女真皇子完颜宗辅、完颜宗弼等人率领的东路军扑向山东,打出的口号都是覆灭武朝、活捉周雍,此时北地的防线虽然军队人数至于巅峰,然大而无当,对于他们能否挡住女真,朝堂上下,真是谁都没有底。

    在这期间,左相李纲仍旧主张严守、坚拒女真人于黄河一线,等待勤王之师催破女真大军。而应天城中,为抵抗女真,群心激愤,太学生陈东、欧阳澈等人每日奔走,呼吁抵抗。

    但有前两次抵抗女真的失败,此时朝堂之中的主和派呼声也已经起来,不同于当初唐恪等人畏战便被斥责的局势。此时,以右相黄潜善、枢密使汪伯彦等人为首的主张南逃的声音,也已经有了市场,不少人认为若女真真的势大难制,或许也只得先行南狩,以空间换取时间,以南方水路纵横的地形,钳制女真人的马战之利。

    毕竟,靖平帝被掳去北方的事情过去才只一年,如今仍是整个武朝最大的耻辱,若是新上位的建朔帝也被掳走,武朝恐怕真的就要完了。

    理性而言,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内,这支迅速崛起甚至此时还不见衰退的女真大军,看起来都像是无敌于天下、也无人能制的虽然曾经似乎有一支,但对于此时的朝堂诸公来说,都有些不太能考虑它,毕竟那支军队的头领曾经在金銮殿上那样睥睨地说过他们:“一群废物。”

    如果那个人只是打死了童贯、杀死了周喆,或者也就罢了。然而这样的一句话,其实也说明了,在对方眼中,其它的人与它们口中的贪官、奸臣比起来,也没什么两样。这是包括李纲等人在内,犹为不能忍受的东西。

    如今,那人所在的西北的局势,也已经完全的让人无法估测。

    小苍河也已经陡然紧张起来了。

    对于士兵的训练。每日里都在进行。大量的、能从外界搜刮进来的物资,也在这山间不断的进进出出这中间也包括了与青木寨的来往。

    河滩边,一场训练刚刚完毕,罗业抛下那些几乎累瘫了的士兵。就着河水匆匆地洗了个脸,便快步地走向了营房,拿了小本子和炭笔出来,走向半山腰的房舍群落时,遇上了两名匆忙奔行。神色严肃的士兵。这两人皆是竹记体系密侦一部的成员,罗业与他们也认识,拉住一人:“怎么了?”

    女真南侵消息传来,整个小苍河河谷中气氛也开始紧张而肃杀,这些管情报的每日里恐怕都会被人询问许多次,希望先一步打听外面的具体消息。那人与罗业也是极熟,且是华炎会的成员,看看周围,有些为难:“不是外面的事,这次可能要遭处分。”

    “怎么回事?”罗业眉头一皱。“你们犯事了?”

    “北面,卢掌柜的事情,你也知道。有人告诉了他家里人,今日明坊他娘去找宁先生哭诉,希望有个准信。”

    他话语颇快,说起这事,罗业点了点头,他也是知道这消息的。原本在武朝时,右相府名下有密侦司,其中的一部分。已经融入竹记,宁毅造反之后,竹记里的情报系统仍以密侦为名,其中三名负责人之一。便有卢延年卢掌柜,去年是卢掌柜首先走通北面金国的贸易线,赎回了一些被女真人抓去的匠人,他的儿子卢明坊爱说爱笑,与罗业也颇有些交情,如今二十岁未到。素来是随着卢延年一道做事的。

    这一次女真南下前,北面陡然开始肃清南人奸细,几日的消息静默后,由北面逃回的竹记成员带回了讯息,由卢延年带领的情报小队首当其冲,于云中遇伏,卢延年掌柜恐怕已身死,其余人也是凶多吉少。这一次女真高层的动作凌厉非常,为了配合大军的南下,在燕云十六州一带掀起了可怕的腥风血雨,只要稍有嫌疑的汉人便遭到屠杀。

    竹记众人面对这种事情虽然先就有预案,然而在这种不把汉人当人看的屠杀氛围下,也是损失惨重。其后女真大军大举南下的消息才传过来。

    罗业微微想了想:“霍婶其实也是个懂事的人,应该不会给宁先生添太多麻烦才对。”

    “不是为这个……”那人叹了口气,远远看见另一名同伴已在招手催促,甩了甩手,“唉,你过阵子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要再外传,跟人提都别再提。”

    他拔腿就走,罗业反应过来:“我知道了。”

    半山腰上的院落里,苏檀儿陪伴着正在哭泣的卢家妇人,正在细细安慰其实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在丈夫、儿子都有可能已经去死的情况下,安慰恐怕都是无力的。

    而在另一处议事的房间里,竹记情报部门的中高层都已经聚集过来,宁毅冷冷地看着他们:“……你们觉得山谷中的人都没有问题。你们觉得自己身边的朋友都忠诚可靠。你们自己觉得什么事情便是大事什么事情就是小事,所以小事就可以掉以轻心。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是搞情报的!”

    “你们现在或许还看不清自己的重要性,哪怕我已经反复跟你们讲过!你们是战争生死中最重要的一环!料敌先机!料敌先机!是什么概念!你们面对的是什么敌人!”

    “女真人,他们已经开始南下,没有人可以挡得住他们!我们也不行!小苍河青木寨加起来五万人不到,连给他们塞牙缝都不配。你们以为身边的人都可靠,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贪生怕死的人投靠了他们!你们的信任没有意义,你们的想当然没有意义,纪律才有意义!你们少一个疏忽、多一个成果,你们的同伴,就有可能多活下来几百几千人,既然你们觉得他们可信任可依靠,你们就该有最严格的纪律对他们负责。”

    “霍婶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但不管是不是通情达理,卢掌柜可能还是回不来了。如果你们更厉害,女真人动手之前。你们就有可能察觉到他们的动作。你们有没有提升的空间?我觉得,我们可以首先从自己的弱点动手,这一次,但凡跟身边人讨论过未被公开消息的。都要被处分!你们觉得有问题吗?”

    他这句话说完,房间里响起一阵的:“没有。”

    宁毅敲打了几下桌子:“女真人要来了,我们会不会受到波及,很难说,但很有可能。有多少的准备,可能都嫌不够。打败西夏,不是什么好事,我们已经过早地进到了别人的视线里,这其实是最坏的情况,你们……”

    他话没说完,门外有人报告,却是负责为他传讯的小黑,他走过来说了几句话,宁毅顿了顿。然后看了看房间里的众人:

    最坏的情况,还是来了。

    这一天,房间里的人中,没有几个听到那句话的内容,就算听到了,也不曾外传,然而这天晚上,谷中大部分人还是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由女真军队派来的使者已经抵达谷中,向小苍河传达最后的通牒。

    听到这个消息,河谷中愤慨者有之。兴奋着有之,心头惴惴者也有之。没有经过上面的组织,罗业等人便自发地召集了士兵,开会打气。坚定斗志,但当然,真正的决策,还是要由宁毅那边下达。

    这天夜里没有几个人知道宁毅与那使者谈了些什么。第二天,罗业等人在训练完毕之后按照预定的安排去上课,聚集一起。讨论这次女真大军南下的局势。

    此时,女真大军调动的讯息河谷之中业已清楚。中路军宗翰、东路军宗辅、宗弼,都是直朝应天扑过去的,不必考虑。而真正威胁西北的,乃是女真人的西路军,这支军队中,金人的组成仅仅万人,然而领军者却绝不可轻忽,乃是身为女真军中战绩最为卓著的大将之一的完颜娄室。

    此人在女真军中,战功赫赫,当初曾便是他生擒辽国天祚帝与耶律大石。女真两度伐武期间,他于太原、关陕等地胜绩无数,最擅以金兵为核心,辅以降卒、伪兵,扩大自身的打法,往往麾下兵将越打越多,在政治军事、战略战术上都极有手腕。即便在此时将星辈出的女真人中,他恐怕都是战术层面最强的那一个。

    一如宁毅所言,打败西夏的同时,小苍河也已经提前落入了女真人的眼中,假如女真使者的到来意味着金国高层对这边的企图,小苍河的军队便极有可能要对上这位无敌的女真战将。黑旗军虽有七千人打破西夏十万大军的战绩,然而在对方那边,陆续打败的敌人,恐怕要以百万计了,并且兵力比在一比十以上的悬殊战斗,比比皆是。

    一群人正在房间中讨论,门外渐渐传来说话的声音,那声音中有宁毅,也有几句稍显奇怪的汉话。众人停下讨论,门口那边,宁毅与身着金国官服的身影出现了。

    “哗”的一声响,众人望着门边,一齐站了起来,那金国使臣明显愣了一下,宁毅环顾了里面的众人:“这位是金国来的使者,范弘济范使臣,范先生,这是我军中子弟。”他摊了摊手,“我们走吧。”

    那范弘济看了一圈,笑起来:“果然不愧是英雄豪杰,无怪能打下那等战绩,哦,对了,范某想起一事。”

    “哦?”

    “离开云中时,谷神大人与时院主托范某带来两样东西,送与宁先生一观,此时这么多人在,不妨一道看看。”

    那范弘济说着,后方跟随的两名卫士已经过来了,拿出一直挂在身边的两个大盒子,就往房间里走,这边陈凡笑咪咪地过来,宁毅也摊开了手,笑着:“是礼物吗?我们还是到一边去看吧。”

    “无妨的无妨的。”

    那两人身材高大,想来也是女真军中勇士,随即被陈凡按住,简单的推阻之中,啪的一声,其中一个盒子被挤破了,范弘济将盒子顺势掀开,有些许石灰晃出来,范弘济将里面的东西抄在了手上,宁毅目光微微凝住,笑容不改,但里面的不少人也已经看到了。

    那是一颗人头。

    房间内外沉默了片刻,隐约间,似乎有人的拳头捏得微微作响,宁毅的声音响起来:“这种东西带过来,你们是什么意思?”他的话语已经平淡起来,也已经不再阻拦对方,这名叫范弘济的使者笑着,端了那腌制的人头,走进门里去,将人头放在了桌子上。而另一名卫士也拿着木盒子进去,放下,打开了盒子。

    房间里,所有人都平静地看着这边,范弘济的目光与他们对视,笑着扫过去。

    “没什么,之前不久,有些人在云中府闹事,这是其中两位。他们想要在云中买下汉人奴隶,送回中原,这种事情,我们金国是不许的,但这两位是勇士,他们被抓之后,怎样拷打都不肯说出自己的来历,最终自尽而死。谷神大人感其勇决,甚是佩服,说,这可能是你们的人,托范某带来给你们认认,若真是,也好让他们入土为安。”

    范弘济笑着,目光平静,宁毅的目光也平静,带着笑容,房间里的一群人目光也都平平静静的,有的人嘴角微微的拉出一个笑弧来。这是诡异到极点的安静,杀气似乎在酝酿、四散。然而范弘济不怕任何人,他是这天下最强一支军队的使者,他不必畏惧任何人,也不必畏惧任何事情。

    桌子上,卢延年的眼睛睁开,静静地瞪着前方,空洞而死寂。

    就在女真的军队扑向整个天下的同时,西北的这个角落里,时间,短暂地凝固住了。

    小小的插曲……(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