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九九〇章 将夜(上)
    useShow(1);

    八月,秋风在黄土地上卷起了疾走的尘埃。西北的大地上乱流涌动,古怪的事情,正在悄然地酝酿着。

    自古以来,西北被称为四战之地。在先前的数十乃至上百年的时间里,这里时有战乱,也养成了彪悍的民风,但自武朝建立以来,在传承数代的几支西军镇守之下,这一片地方,总算还有个相对的安宁。种、折、杨等几家与西夏战、与吐蕃战、与辽国战,建立了赫赫武勋的同时,也在这片远离主流视野的边陲之地形成了偏安一隅的生态格局。

    西北的不太平,那是与武朝腹地相比,然而自种家种师道将西军战线全力地推过横山,西夏劣势之中,西北的子民,其实也已经过了多年相对安生的日子了。

    这样的格局,被金国的崛起和南下所打破。此后种家破败,折家战战兢兢,在西北战火重燃之际,黑旗军这支陡然插入的外来势力,给予西北众人的,仍旧是陌生而又奇怪的观感。

    在这一年的七月之前,知道有这样一支军队存在的西北民众,或许都还不算多。偶有耳闻的,了解到那是一支盘踞山中的流匪,神通广大些的,知道这支军队曾在武朝腹地做出了惊天的叛逆之举,如今被多方追赶,躲避于此。

    对于这支军队有没有可能对西北形成危害,各方势力自然都有着些许猜测,然而这猜测还未变得认真,真正的麻烦就已经将领。西夏大军席卷而来,平推半个西北,人们早已顾不得山中的那股流匪了。而一直到这一年的六月,安静已久的黑旗自东面大山之中跃出,以令人头皮发麻的惊人战力摧枯拉朽地击溃西夏大军。人们才恍然想起,有这样的一直队伍存在。同时,也对这支队伍,感到难以置信,和陌生。

    回归延州城之后的黑旗军,仍旧显得与其他军队颇不一样。无论是在外的势力还是延州城内的民众。对这支军队和他的领导层,都没有丝毫的熟悉之感——这熟悉或许并非是亲切,而是如同其他所有人做的那些事情一样:如今太平了,要召名流、抚乡绅,了解周围生态,接下来的利益如何分配,作为统治者,对于此后大家的往来,又有些什么样的安排和期待。

    这些事情。没有发生。

    “我们华夏之人,要守望相助。”

    “既同为华夏子民,便同有保家卫国之义务!”

    “这是我们当做之事,不必客气。”

    一两个月的时间里,这支华夏军所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他们挨家挨户地统计了延州城内和附近的户籍,随后对所有人都关心的粮食问题做了安排:凡过来写下“华夏”二字之人,凭人头分粮。与此同时。这支军队在城中做一些急难之事,譬如安排收留西夏人屠杀之后的孤儿、乞丐、老人。军医队为这些时日以来受过刀兵伤害之人看问医治,他们也发动一些人,修葺城防和道路,并且发付工钱。

    如果说是想要得民心,有这些事情,其实就已经很不错了。

    只是对于城中原本的一些势力、大族来说。对方想要做些什么,一时间就有些看不太懂。如果说在对方心中真的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对于这些有家世,有话语权的人们来说,接下来就会很不舒服。这支华夏军战力太强。他们是不是真的这么“独”,是不是真的不愿意搭理任何人,如果真是这样,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样的事情,人们心中就都没有一个底。

    如果这支外来的军队仗着本身力量强大,将所有地头蛇都不放在眼里,甚至打算一次性扫平。对于部分人来说,那就是比西夏人更加可怕的地狱景状。当然,他们回到延州的时间还不算多,或者是想要先看看这些势力的反应,打算故意扫平一些刺头,杀鸡儆猴以为将来的统治服务,那倒还不算什么奇怪的事。

    延州大族们的心怀忐忑中,城外的诸般势力,如种家、折家其实也都在暗地里揣摩着这一切。附近局势相对稳定之后,两家的使者也已经来到延州,对黑旗军表示问候和感谢,私下里,他们与城中的大族乡绅多少也有些联系。种家是延州原本的主人,然而种家军已打得七七八八了。折家虽然未曾统治延州,然而西军之中,如今以他居首,人们也愿意跟这边有些来往,以防黑旗军真的倒行逆施,要打掉所有强人。

    “……西北人的性情刚烈,西夏数万军队都打不服的东西,几千人就算战阵上无敌了,又岂能真折得了所有人。他们难道得了延州城又要血洗一遍不成?”

    这里的消息传到清涧,刚刚稳定下清涧城局势的折可求一面说着这样的风凉话,一面的心中,也是满满的疑惑——他暂时是不敢对延州伸手的,但对方若真是倒行逆施,延州说得上话的地头蛇们主动与自己联系,自己当然也能接下来。与此同时,远在原州的种冽,或许也是同样的情绪。无论是士绅还是平民,其实都更愿意与本地人打交道,毕竟熟悉。

    这样的疑惑生起了一段时间,但在大局上,西夏的势力未曾退出,西北的局势也就根本未到能稳定下来的时候。庆州怎么打,利益如何瓜分,黑旗会不会出兵,种家会不会出兵,折家如何动,这些暗涌一日一日地未曾停歇。在折可求、种冽等人想来,黑旗固然厉害,但与西夏的全力一战中,也已经折损许多,他们盘踞延州休养生息,或许是不会再出动了。但即便如此,也不妨去试探一下,看看他们如何行动,是否是在大战后强撑起的一个架子……

    八月底,折可求预备向黑旗军发出邀请,共商出兵平定庆州事宜。使者尚未派出,几条令人错愕到极点的讯息,便已传过来了。

    自小苍河山中有一支黑旗军再度出来,押着西夏军俘虏离开延州。往庆州方向过去。而数日后,西夏王李乾顺向黑旗军归还庆州等地。西夏大军,退归横山以北。

    一直按兵不动的黑旗军,在悄无声息中,已经底定了西北的局势。这匪夷所思的事态,令得种冽、折可求等人错愕之余。都感到有些无处着力。而不久之后,更加古怪的事情便接踵而至了。

    黑旗军的使者分别来到清涧、原州,邀请折、种等人赴庆州谈判,解决包括庆州归属在内的一切问题。

    折可求接到这份邀请后,在清涧城暂居之所的会客室中怔怔地愣了许久,然后以打量什么难以名状之物的目光打量了眼前的使者——他是城府和著称的折家家主,黑旗军使者进来的这一路上,他都是以极为热情的姿态迎接的,唯有此时。显得有些许失态。

    “商议……庆州归属?”

    或许是这天下真的要天翻地覆,我已有些看不懂了——他想。

    不久之后,折可求、种冽来到庆州,见到了那位令人迷惑的黑旗军领导人,曾经在金殿上弑杀武朝皇帝的书生,宁立恒。

    这个时候,在西夏人手上多呆了两个月的庆州城满目疮痍,幸存民众已不足之前的三分之一。大量的人群濒临饿死的边缘,疫情也已经有冒头的迹象。西夏人离开时。先前收割的附近的麦子已经运得七七八八。黑旗军以西夏俘虏与对方交换回了一些粮食,此时正在城内大肆施粥、发放救济——种冽、折可求到来时,见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

    **************

    这个名叫宁毅的逆贼,并不亲切。

    见面之后,这是种冽与折可求的第一印象。

    还算整齐的一个军营,乱糟糟的忙碌景象。调配士兵向民众施粥、施药,收走尸体进行烧毁。种、折二人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对方,令人焦头烂额的忙碌之中,这位还不到三十的小辈板着一张脸,打了招呼。没给他们笑容。折可求第一印象便直觉地感到对方在演戏,但不能肯定,因为对方的军营、军人,在忙碌之中,也是一样的刻板形象。

    “这段时间,庆州也好,延州也好,死了太多人,这些人、尸体,我很讨厌看!”领着两人走过废墟一般的城市,看那些受尽苦楚后的民众,名叫宁立恒的书生显出嫌恶的神色来,“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冥思苦想,这几日,有一点不成熟的看法,两位将军想听吗?”

    “宁先生忧民疾苦,但说无妨。”

    “我觉得这都是你们的错。”

    宁毅的目光扫过他们:“居于一地,保境安民,这是你们的责任,事情没做好,搞砸了,你们说什么理由都没有用,你们找到理由,他们就要死无葬身之地,这件事情,我觉得,两位将军都应该反省!”

    过来之前,实在料不到这支无敌之师的率领者会是一位如此耿直正气的人,折可求嘴角抽搐到脸皮都有点痛。但老实说,这样的性格,在眼下的局势里,并不令人讨厌,种冽很快便自承错误,折可求也从善如流地反省。几人登上庆州的城墙。

    “……我在小苍河扎根,原本是打算到西北做生意,其时老种相公未曾过世,心怀侥幸,但不久之后,西夏人来了,老种相公也去了。我们黑旗军不想打仗,但已经没有办法,从山中出来,只为挣一条命。如今这西北能定下来,是一件好事,我是个讲规矩的人,所以我麾下的兄弟愿意跟着我走,他们选的是自己的路。我相信在这天下,每一个人都有资格选择自己的路!”

    宁毅的话说到前半段,种、折二人都点头应和,并且愿意说两句恭维的话,然而到得后半段时,那书生对着这满目疮痍的城池严肃地摊开手,两人就或多或少地疑惑起来,彼此皱眉,交换着眼神。

    这样的人……难怪会杀皇帝……

    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宁毅的话语未停:“这庆州城的人,受尽苦楚,等到他们稍微安定下来,我将让他们选择自己的路。两位将军,你们是西北的中流砥柱,他们也是你们保境安民的责任。我如今已经统计下庆州人的人数、户籍,待到手头的粮食发妥,我会发起一场投票,按照票数,看他们是愿意跟我,又或者愿意跟随种家军、折家军——若他们选择的不是我。到时候我便将庆州交给他们选择的人。”

    城头上已经一片安静,种冽、折可求惊愕难言,他们看着那冷脸书生抬了抬手:“让天下人皆能选择自己的路,是我毕生心愿。”

    “两位,接下来局势不容易。”那书生回过头来,看着他们,“首先是过冬的粮食,这城里是个烂摊子,如果你们不想要。我不会把摊子随便撂给你们,他们只要在我的手上,我就会尽全力为他们负责。如果到你们手上,你们也会伤透脑筋。所以我请两位将军过来面谈,如果你们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从我手里接过庆州,嫌不好管,那我理解。但如果你们愿意,我们需要谈的事情。就很多了。”

    他转身往前走:“我仔细考虑过,如果真要有这样的一场投票。很多东西需要监督,让他们投票的每一个流程如何去做,票数如何去统计,需要请当地的哪些宿老、德高望重之人监督。几万人的选择,一切都要公平公正,才能服众。这些事情,我打算与你们谈妥,将它们条条款款地写下来……”

    那宁毅絮絮叨叨地一面走一面说,种、折二人像是在听天方夜谭。

    “……坦白说,我乃商贾出身。擅经商不擅治人,因此愿意给他们一个机会。若是这边进行得顺利,哪怕是延州,我也愿意进行一次投票,又或是与两位共治。不过,无论投票结果如何,我至少都要保证商路能通行,不能阻碍我们小苍河、青木寨的人自西北过——手头宽裕时,我愿意给他们选择,若将来有一天无路可走,我们华夏军也不吝于与任何人拼个你死我活。”

    宁毅皱着眉头,提起商路的事情,又轻描淡写地带过。此后双方又聊了不少东西。宁毅偶尔道:“……当然两位将军也别高兴得太早,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黑旗军做了这么多事情,他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未必一定选你们。”

    两人便哈哈大笑,连连点头。

    这天夜里,种冽、折可求连同过来的随人、幕僚们如同做梦一般的聚集在休息的别苑里,他们并不在乎对方今天说的细节,而是在整个大的概念上,对方有没有说谎。

    让民众投票选择何人治理此地?他真是打算这样做?

    远处黑暗的阁楼上,宁毅远远地看着那边的灯火,然后收回了目光。旁边,从北地回来的探子正低声地述说着他在那边的见闻,宁毅偏着头,偶尔开口询问。探子离开后,他在黑暗中久久地静坐着,不久之后,他点起油灯,埋头记录下他的一些想法。

    负责卫戍工作的卫士偶尔偏头去看窗户中的那道身影,女真使者离开后的这段时间以来,宁毅已愈发的忙碌,按部就班而又争分夺秒地推动着他想要的一切……

    此后两天,三方会面时着重商议了一些不重要的事情,这些事情主要包括了庆州投票后需要保证的东西,即不论投票结果如何,两家都需要保证的小苍河商队在经商、经过西北区域时的便利和优待,为了保障商队的利益,小苍河方面可以使用的手段,譬如优先权、监督权,以及为了防止某方突然翻脸对小苍河的商队造成影响,各方应该有的互相制衡的手段。

    宁毅还着重跟他们聊了这些生意中种、折两方可以拿到的税收——但老实说,他们并不是十分在意。

    就在这样看来皆大欢喜的各行其是里,不久之后,令所有人都匪夷所思的活动,在西北的大地上发生了。

    (未完待续。)

    ps:掉了一名……求票啊求票啊啊啊啊啊啊啊——

    章节名取自一位朋友的不怎么出名的作品,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