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九二章 几处早莺争暖树(上)
    春日,万物渐醒。¢£¢£小¢£说,北归的雁群穿过了广袤的原野与起伏的山川、丘陵,洁白的山岭上积雪开始消融,大河广阔,奔腾向远远的天边。

    辽阔的大地,人类建起的城池、道路点缀其间。

    武朝建朔、金国天会年间,这片大地上人们的冲突打破了武、辽并立数百年来的平静。混乱还在酝酿,时代渐显其波澜壮阔的一面,在令一些人激昂奋进的同时,也令另一些人感到焦灼与心忧。

    然而时间,一如既往的,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在人们不曾注意的地方,不急不缓地往前推移着。武朝建朔二年,在这样的光景里,毕竟还是如约而至了。

    大名府附近,岳飞骑着马踏上山头,看着下方山岭间奔跑的士兵,然后他与几名亲随从马上下来,沿着青绿的山坡往下方走去。这个过程里,他一如既往地将目光朝远处的村庄方向停留了片刻,万物生发,附近的村民已经开始出来翻动土地,准备播种了。

    他跃上山坡边缘的一块大石头,看着士兵从前方奔跑而过,口中大喝:“快一点!注意气息注意身边的同伴!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看到那边的村人了吗?那是尔等的父母,他们以钱粮奉养尔等,想想他们被金狗屠杀时的样子!落后的!给我跟上——”

    年轻的将领双手握拳,身形挺拔,他样貌端方,但严肃与刻板的性格并不能给人以太多的亲切感,被安排在大名府附近的这支三千人的新建军队在成立之后,接受的几乎是武朝同等军队中最好的待遇与最为严厉的训练。这位岳小将的治军极严,对于部下动辄军棍、鞭打,每一次他也反复与人重申女真人南下时的灾难。军队中有一部分乃是他手下的旧人,其它的则指着每日的吃食与从不克扣的饷钱,渐渐的也就捱下来了。

    不过,虽然对于麾下将士极其严格,在对外之时,这位名叫岳鹏举的小将还是比较上道的。他被朝廷派来招兵。编制挂在武胜军名下,钱粮、兵器受着上方照应,但也总有被克扣的地方,岳飞在外时,并不吝啬于陪个笑脸,说几句好话,但军队体系,溶入不易,有些时候。人家便是要不分青红皂白地刁难,哪怕送了礼,给了份子钱,人家也不太愿意给一条路走,于是来到这边之后,除了偶尔的应酬,岳飞结结实实地动过两次手。

    第一次动手还比较节制,第二次是拨给自己麾下的甲胄被人截留。对方将领在武胜军中也有些背景,而且自恃武艺高强。岳飞知道后。带着人冲进对方营地,划下场子放对,那将领十几招之后便知难敌,想要推说平手,一帮亲卫见势不好也冲上来阻拦,岳飞凶性起来。在几名亲卫的帮助下,以一人敌住十余人,一根齐眉棍上下翻飞,身中四刀,然而就那样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将领活生生地打死了。

    其时那将领早已被打翻在地,冲上来的亲卫先是想救援,后来一个两个都被岳飞浴血打翻,再后来,众人看着那景象,都已胆寒,因为岳飞浑身带血,口中念着周侗所教的《棍经》,一棒一棒犹如雨点般的往地上的尸体上打。到最后齐眉棍被打断,那将领的尸身从头到脚,再没有一块骨头、一处皮肉是完整的,几乎是被硬生生地打成了肉酱。

    这件事最初闹得沸沸扬扬,被压下来后,武胜军中便没有太多人敢这样找茬。只是岳飞也从不吃独食,该有的好处,要与人分的,便规规矩矩地与人分,这场比武之后,岳飞乃是周侗弟子的身份也透露了出去,倒是极为方便地接下了一些地主、乡绅的保护请求,在不至于太过分的前提下当起这些人的保护伞,不让他们出去欺负人,但至少也不让人随意欺负,如此这般,补贴着军饷中被克扣的部分。

    不少时候,都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周侗。岳飞心中却明白,师父的一生,最为耿直刚正,若让他知道自己的一些行为,少不得要将自己打上一顿,甚至是逐出门墙。可没到如此想时,他的眼前,也总会有另一道身影升起。

    在汴梁、在夏村的那个人,他的行事并不正派,讲求实效,极其功利,然而他的目的,却无人能够指责。在女真大军之前兵败时,他率领麾下众人杀回去烧粮草,九死一生,在夏村,他以各种方法鼓动众人,最终打败郭药师的怨军,待到汴梁平定,右相府与他自身却遭受政争威胁时,他在巨大的艰难之中积极地奔走,试图让所有的同行者求个好结果,在这期间,他被绿林人士仇视、刺杀,但岳飞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若无弑君之事,岳飞极愿意跟随对方,做竹记之中的一名马前卒。

    岳飞先前便曾经率领厢兵,当过领军之人。只有经历过这些,又在竹记之中做过事情之后,才能明白自己的上头有这样一位领导者是多幸运的一件事,他安排下事情,然后如羽翼一般为下方做事的人遮挡住不必要的风雨。竹记中的所有人,都只需要埋首于手头的工作,而不必被其它乱七八糟的事情烦心太多。

    如今他也要真正的成为这样的一个人了,事情极为艰难,但除了咬牙撑住,还能如何呢?

    队伍奔行往前,岳飞也跃下了巨石,开始跟随队伍,往前方跟去。这充满力量与勇气身影渐至奔行如风,从队尾追过整列队伍,与带头者并行而跑,在下一个转弯处,他在原地踏动步伐,声音又响了起来:“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不要像个娘们!呼!吸!呼!吸!呼!吸!是个小孩子都能跑过你们!你们太慢了太慢了太慢了——快!”

    那声音严肃、洪亮,在山间回荡,年轻将领肃然而凶狠的表情里,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是他一天里最高兴的时刻。只有在这个时候,他能够如此单纯地考虑向前奔跑。而不必去做那些内心深处感到厌恶的事情,纵然那些事情,他必须去做。

    “有一天你也许会有很大的成就,也许能够抵抗女真的,是你这样的人。给你个私人的建议怎么样?”

    隐约间,脑海中会响起与那人最后一次摊牌时的对话。

    “什么?”

    “譬如你将来建立一支军队。以背嵬为名,如何?我写给你看……”

    “……为何叫这个?”

    “背嵬,既为军人,你们要背的责任,重如山岳。背着山走,很有力量,我个人很喜欢这个名字,虽然道不同,此后不相为谋。但同行一程,我把它送给你。”

    他从一闪而过的记忆里转回来,伸手拉起奔跑在最后的士兵的肩膀,用力地将他向前推去。

    口中暴喝:“走——”

    ——背嵬,上山下鬼:背负山岳,命已许国,故,此身成鬼。

    ***********

    南面。汴梁。

    被女真人蹂躏过的城市尚未恢复元气,绵绵的春雨带来一片阴霾的感觉。原本位于城南的弥勒寺前,大量的民众正在聚集,他们拥挤在寺前的空地上,争相跪拜寺中的光明弥勒。

    林宗吾站在寺庙侧面佛塔塔顶的房间里,透过窗户,注视着这信众云集的情景。旁边的护法过来,向他报告外面的事情。

    “……幸不辱命,城外董家、杜家的几位,已经答应加入我教,担任客卿之职。钟叔应则反复询问,我教是否以抗金为念,有何等动作——他的女儿是在女真人围城时死的,听说原本朝廷要将他女儿抓去送入女真军营,他为免女儿受辱,以鹰爪将女儿亲手抓死了。看得出来,他不是很愿意信任我等。”

    林宗吾听完,点了点头:“亲手弑女,人间至苦,可以理解。钟叔应鹰爪难得,本座会亲自拜访,向他讲解本教在北面之动作。这样的人,满心上下,都是复仇,只要说得服他,往后必会对本教死心塌地,值得争取。”

    “是。”那护法点头,随后,听得下方传来几波齐呼,林宗吾看了看旁边,有人会意,将旁边的盒子拿了过来,林宗吾又看了一眼。

    “说起来,郭京也是一代人才。”盒子里,被石灰腌制后的郭京的人头正睁开眼睛看着他,“可惜,靖平皇帝太蠢,郭京求的是一个功名利禄,靖平却让他去抵御女真。郭京牛吹得太大,若是做不到,不被女真人杀,也会被皇帝降罪。旁人只说他练六甲神兵乃是骗局,实则汴梁为汴梁人自己所破——将希望放在这等人身上,尔等不死,他又如何得活?”

    他语气平静,却也有些许的轻蔑和感叹。

    一年以前,郭京在汴梁以六甲神兵抵御女真人,最终导致汴梁城破。会有这样的事情,是因为郭京说六甲神兵乃是天物,施法时旁人不得观看,打开城门之时,那城门上下的守军都被撤空。而女真人冲来,郭京已经悄然下城,逃跑去了。旁人后来大骂郭京,却没有多少人想过,骗子本身是最清醒的,抵御女真人的命令一下,郭京唯一的生路,就是让一城人都死在女真人的屠刀下了。

    郭京是故意开门的。

    不久之后,弥勒寺前,有宏大的声音回荡。

    “……妖道郭京,倒行逆施,为九地邪魔所属,戮害全城百姓,为此,我教教主神通,承接明王怒火,与妖道在鄂州附近大战三日,终令妖道伏诛!今有其人头在此,昭示天下——”

    欢呼、哭喊声如潮水般的响起来,莲台上,林宗吾睁开眼睛,目光清澈,无怒无喜。

    自去年西夏大战的消息传来之后,林宗吾的心中,时常感到空虚难耐,他越来越觉得,眼前的这些愚人,已毫无意思。

    他的武艺,基本已至于无敌之境,然而每次想起那反逆天下的疯人,他的心中,都会感到隐隐的难堪在酝酿。

    迟早有一天,要亲手击杀此人,让念头通达。

    他的心中,有这样的想法。然而,念及那场西北的大战,对于此时该不该去西北的问题,他的心中还是保持着理智的。虽然并不喜欢那疯人,但他还是得承认,那疯人已经超出了十人敌百人的范畴,那是纵横天下的力量,自己纵然天下无敌,贸然过去自逞武力,也只会像周侗一样,死后尸骨无存。

    此人最是算无遗策,对于自己这样的敌人,必然早有预防,一旦出现在西北,难有幸理。

    只能积蓄力量,徐徐图之。

    他心中流过了念头,某一刻,他面对众人,缓缓抬手。宏亮的教义声音随着那惊世骇俗的内力,迫发出去,远近皆闻,令人心旷神怡。

    不久之后,虔诚的教众不断磕头,人们的欢呼声,更为汹涌炽烈了……

    **************

    小苍河。

    随着雪融冰消,一列列的商队,正沿着新修的山路进进出出,山间偶尔能见到不少正在为小苍河、青木寨等地开路的百姓,热火朝天,好不热闹。

    过去的这个冬天,西北饿死了一些人。种家军收了庆州延州,折家军占了清涧等地之后,粮食的库存本来就是不够的,为了稳定局势,恢复生产,他们还得交好当地的豪绅大族。中层被稳定下来之后,缺粮的问题并没有在当地掀起大的乱局,但在各种小的摩擦里,被饿死的人不少,也有些恶**件的出现,这个时候,小苍河成为了一个出口。

    一直呆在山中的小苍河这边,粮食也不能算很多,想要救济全西北,肯定是不可能的。人们想要得到救济,一是加入黑旗军,二是替小苍河务工、做事。黑旗军对于招人的标准颇为严格,但此时还是稍微放开了一些,至于务工,冬日里能做的事情不算多,但总算,外界的几批原材料到货之后,宁毅安排着在谷内谷外新建了几个作坊,也愿意发给外面的人生丝等物,让人在家中织布,又或是来到山谷这边,帮忙织造、印书、制取火药、掏空石弹等等,如此这般,在给予最低生活保障的情况下,又救下了一批人。

    渐至开春,虽然雪融冰消,但粮食的问题已更为严重起来,外面能活动开时,修路的工作就已经提上日程,大量的西北汉子来到这里领取一份事物,帮忙做事。而黑旗军的招募,往往也在这些人中展开——最有力气的、最吃苦耐劳的、最听话的、有才能的,此时都能一一吸纳。

    种、折两家人对此并无意见。首先宁毅让出两个城的利益,是吃了大亏的——哪怕最终折家得到的利益不多,但其实在延州等地,他们仍旧得到了不少权力——哪怕是公开的招兵,短时间内种冽和折可求都不会阻止,至于招募人做事,那就更好了。他们正愁无法养活所有人,宁毅的行为,也正是为他们解了大麻烦,属于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此时春虽未暖,花已渐开,小苍河河谷中,新兵的训练,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半山腰上的小院子里,宁毅与檀儿、小婵等人正在收拾行李,预备往青木寨一行,处理事情,以及探望住在那边的苏愈等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他们此时的“回娘家”。

    (未完待续。)

    ps:    嗯,幕间的生活戏开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