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八七章 爱和平 不要战争(上)
    问:说说在汴梁时,尔所在的那个地方。

    答:回大人,那是一片很大的地方,在汴梁城西的一个庄子,十几个作坊,五六百人,都是一个东家的产业……

    问:你做火药?

    答:是,小民家中,世代皆是做烟花的匠人,原本也有一个小作坊,可惜……

    问:你是如何进那个庄子的?

    答:先是那里的人上门来请,小民制烟花本是家传手艺,守着店铺不愿意过去,不久之后,小民家对面开了另一家烟花铺,他们的烟花花样多,炸得响,又都是贱卖,小民比不过他们,生意就淡了。后来庄子里的人开了优渥的条件,小民便也只得过去。

    问:进去之后,学会了火药改良之法?

    答:是。

    问:火药既能如此改良,你先前为何不曾想到?

    答:火药制备,原为祖上传下来的法子,进了那院子之后,才知有如此讲究的地方。那院中诸般规矩都极为讲究,哪怕是一个杯子、一杯水如何去用,都规定了起来,火药制备的工序,也有些复杂,小民先前根本想不到这些。

    问:火药改良之工序,是何人想出来的?

    答:小、小民不清楚,管火药作坊的乃是公孙先生,管整个大院的是林先生,另外还有一位负责之人姓蔺,他们都有参与,但也有人说,改良之法乃是东家亲自指导传授下来,只是林先生他们管着造。

    问:你的那位东家叫什么?

    答:宁毅、宁立恒。

    问:他后来……杀了你们的皇帝。

    答:嗯,便、便是他。

    问:你见过他吗?

    答:见过几次,他每年请我们大伙吃一顿饭,有时候过来问候一下,都是与林先生、公孙先生他们在谈事情。小民……大概见过他三四次吧。

    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答:他……年轻,但是有威严,与我们说话时他总是笑,但与林先生、公孙先生他们谈事情的时候笑得少,没人敢在他面前太过放肆。

    问:可知他为何要办个那样的院子?

    答:小民不知。说是要研究些有趣的东西。给竹记去卖。

    问:竹记?

    答:他还开了很多店,酒楼茶肆,卖吃的用的,出去说书、变戏法。统统都叫竹记。从汴梁出去,许多大城都有,也有许多车子拖了东西到乡里去卖。

    问:你在的这个院子,大概有多少种作坊?

    答:小民不太清楚,有些地方不让进。但记得有火药、布料、酒、花露水、造纸、打铁、制煤球、水果酱、干肉……

    问:你们东家的事情。你还知道多少?

    答:小民……只知道天兵南下时,他出了城,说是要去……坚壁清野,再后来,又说是在夏村,打了胜仗。小民都不清楚是真的还是假的,因为后来,上面就说东家跟右相府勾结,右相府倒台,东家就也受了连累。

    问:嗯。确实是他们在夏村,打败了郭药师的怨军,令郭药师率兵西逃。再后来,便是你们东家杀了皇帝。

    答:是、是的。

    问:你恨你们东家?

    答:是,他……不,小民,小民草芥之人,谈不上,谈不上……

    问:若他不杀周喆,会不会觉得。尔等就不会来这里?

    答:小民……不知。而且,王师代天行事,小民能来到这里,也是好事……

    问:……若是我说。你们东家在夏村那一战,真是对我军攻下汴梁造成了大阻碍,你可会觉得……

    答:……

    ……呵。算了,不为难你……

    ……

    轰的一声,响起在山那边的土坡上,一群穿着金国官服的人走过去。看那爆炸的痕迹。这边的台子上,几位大员坐在位置上喝茶,还没有动。

    这里地位最高的,乃是元帅府的右监军完颜希尹,与汉人身份任知枢密院事的大臣时立爱。希尹摇了摇头:“威力似是有所增加,然则要用于战场,看来还需改良。”

    时立爱点头:“这些人才刚开始做事,尚有改进可能。”他说完这句,略皱了皱眉,“武朝那弑君的宁姓之人,我先前亦有所耳闻,只是想不到,谷神大人竟在关注于他。”

    完颜希尹乃是女真大员中最懂汉学之人,文武双全。这汉人大臣时立爱原本也是燕云之地有名的大才,家中是实力雄厚的一方豪绅,原本跟随张觉做过事,张觉欲判武朝时,时立爱立刻致仕归乡,待武朝人收回燕云数州,也曾数度遣人来请时立爱为官,但时立爱对武朝腐朽之势知之甚深,不愿投靠。最终燕云尽归金人之手,他才入仕为官,此时执掌宗翰元帅麾下枢密院,万人之上。朝堂大员中,希尹与时立爱二人便也颇为投契,算得上好友。

    “某原本也不曾关注太多,近两日西夏战报传来,才探知些许事情,这火药之事,也就才问起来。”希尹笑了笑,“说起来,我与此人,先前倒是有个梁子。”

    “哦?谷神大人与他交过手?”

    “未曾,只是大军入汴梁时,众人顾着收取武朝金银,某特意让人搜刮武朝珍本典籍,所获不丰,后来才知,此人弑君作乱占了汴梁两三日,离开时不光搜刮了大量军械军资,对于汴梁城中几处藏书之处,也曾搜过一遍,竟装了十数车带走。先某一步,实在遗憾。”

    时立爱笑起来:“谷神大人与此人,倒像是有些惺惺相惜。”

    “惺惺相惜谈不上,南人文化,灿若星河、浩如烟海,有时候,南面出的事情,令人惋惜,但这样的文化里,也总能孕育出一些人,令人赞叹感慨。如同这一位,早先数年,他便在为汴梁布局。大军南下,他亲赴前方,甚至身陷死地而败郭药师,郭药师的两个兄弟。可是尽丧于他手。立下如此功勋,回去之后被诬陷打压,他金殿亲手弑君,实为一代人杰,令人拍手称快。”他说着。轻轻拍了拍大腿,“周喆死时神情,某未曾亲见,却有些可惜。”

    完颜希尹在女真人中地位超然,此时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时立爱目光复杂,压低了声音:“谷神大人慎言,此人毕竟弑君行径……”

    “哈哈,时院主,您就是太过稳妥了。”完颜希尹毫不在意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女真朝堂,与汉人朝堂不同,我等能从白山黑水里杀出来,靠的是上下一心、将士用命,不是谁的献媚谗言、曲意逢迎。武朝有此人君,本就是亡国之象,挥刀杀之,大快人心!我金国能得天下,又岂有千秋百代之理。他日若有金国皇帝如此,也正说明我金国到了灭亡之时。这等至理,我等正该大声说出来,以为警惕。若有人胡乱引申攀扯。正好,我便一剑斩了他。免得这等鼠辈,乱了我金国朝堂。”

    他虽是女真的造字者,然而一生戎马,平素有彬彬文气,执剑时却不怒而威。哪怕是阿骨打的几个亲子,他都尽可下手打得。四皇子完颜宗弼与他有些过节,畏之如虎。此时两人说话,周围还有其他人在,深受儒家熏陶的时立爱便劝他慎言,完颜希尹目光扫过去一遍,众人大都噤声,不敢对视。

    完颜希尹的这番做派,倒也不算是张扬,此时的金国朝堂,确实如他所说,话尽可说得。就连吴乞买,做错了事情都曾被大臣打过板子。完颜希尹乃是实打实的开国功臣,女真朝堂上的排位可进前十,并不在意口中爽直的几句话。只是说完之后,又肃容起来,微带缅怀。

    “时院主,你知道吗。武朝西北一战,倒令某想起了起事时的经历。早些年,部族之中尝受辽人欺压,我等早知必有一战,出河店,辽人兴十万大军前来,我方带甲之士不过三千余,先皇带我等夜袭,豪迈壮烈,然而身于军阵之中,知道对方有十万人时的感觉,你是难以知晓的……”

    他微微顿了顿:“至护步达岗,辽人七十万人,我军两万。说出来,是女真满万不可敌,是辽人起了内乱,是这样那样。可身于战场,谁不是咬着牙往前上。说这等军略那等军略,实情是,即便没有军略,我等也只能往前,我等本无家当,后退一步,全都要死。”

    完颜希尹目光平淡地说出这些话来,却也自有经历过大阵仗,跨过生死之后的沉稳:“我先前与众人说道,不可轻视汉人,可惜啊,我重视他们,汉人却从未给我长脸。如今总算可以说,汉人亦有英雄,时院主,与英雄同世,天下争锋,我等大可与有荣焉。”

    “谷神大人明鉴。”发色黑白参差的时立爱点了点头,片刻后,缓缓说道,“只是弑君之人,自古难有大成就,哪怕一时张扬,恐怕也只是昙花一现,不可久长。时某觉得,他偏安一隅或可,天下争锋,怕是难有资格了。”

    完颜希尹伸手敲打着大腿,沉默了片刻,俄顷,笑了起来:“时大人所言,确也不错……来人。”他叫来身后官员,“此次北上汉人中,所有火药、烟花匠人,不论如今在哪的,我全都要。”

    “是。”那人领命,随后下去了。

    完颜希尹站了起来,时立爱等人也随之站起,在这平台上看了几眼,他转身开始往下方走。时立爱跟在旁边,希尹侧过头去,低声交谈,微风隐隐将那交谈声传过来。

    “武朝再立新皇……殊为不智……”

    “……伐武……等明年……”

    “小苍河与种、折家……我欲派人……”

    名字出现在这场交谈之中,许是意味着宁毅终于开始以相对对等的形式,落入这些人的视野。话语虽云淡风轻,但在这之后会造成的影响,此时尚无法估量。不多时,一群人离开了这片荒山,沿着道路,回归城区。

    金,天会四年。

    西京大同,故称云中府,在金国二度攻伐武朝后,此时正迅速地繁荣起来。他是完颜宗翰的东路元帅府、枢密院所在,不久之前。随着宗望的西路枢密院主刘彦宗的去世,原本被分为东西两路的金**事核心此时正迅速地往大同集中。

    奴隶的大量增加填补了战时空缺的人口与劳动力,贵族与商人的集中带动了城市的繁荣,尽管此地如今仍是军镇重地。城市之中的各项商业,确也已经大大的繁荣起来。

    在此地的每一家青楼里,此时你都可以找到沦为妓妇南方武朝贵族女子,每一间商铺里,此时都有一两名南面掳来的奴隶。戴着绳套、刺了面颊,被逼着干活。眼下,正是女真人真正无敌天下的时代,并且仍未失去进取之心。将星与人杰云集在这座城池里,但当然,三教九流,暗处的勾连和交易,也没有一刻真正的停止过。

    城东的一个院落里,两拨人正在会面。

    “早几个月,人大批大批地来。倒是好说,最近开始查得严了,价格就比以前高些。”一本正经的女真官员接过对方手中的金银,皱眉清点,口中还在说话,“何况你要的还专门是干这行的,接下来自然能够找到,只是……怕又要加价,到时候可别怪我没说明白。”

    “这个自然。”付钱的女真华服男子笑着,“只要七爷帮我把上京烟火生意做成独一份。钱不是问题。嗯,七爷,这些契文,没有问题吧。”

    “自然没有。皆是官契,你可当面看好了。”

    “七爷说没问题,便不用看了。”华服男子将文契放进怀里。

    “从这里回上京,包你无事,只是你可别乱走。”对方皱了皱眉,“老实说。既收了钱,我不管你干嘛。这些猪仔,你该怎么用怎么用,不肯做事你就打,打死了,自上官府交钱去,但你若路上乱来,出了篓子,可别攀扯到我身上来。若不是兀颜那小子介绍你来,我才不会跟你做这生意。”

    “知道,七爷放心。生意嘛,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没事,下回才又有得做嘛。如今正是好时候,我岂会要了几个猪仔就不再要了。”

    “我看您也不是这样的人,哎,烟火生意真这么好做吗?”

    “上京与西京不同,西京一帮大头兵,懂什么,就懂上青楼上馆子,上京人爱凑个热闹,晚上放个烟花爆竹。我那边之前有几个辽国的匠人,可契丹人在这方面怎比得上武朝,那才是会玩的地方。您看好吧,这笔我要大赚。”

    “该您赚钱。”

    双方说着,哈哈一笑,然后取到后方,将几个武朝“猪仔”提出来:这一共是五名武朝的匠人,脸上都被刺了字,有一人不知道得罪了谁,此时也被还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样子,一个人的手臂齐肘断了,五个人被链子串着站在那儿,衣衫褴褛、目光呆滞、皮包骨头。

    华服男子对那断臂之人表示了不满,但不久之后,还是收货了。他与五名手下押着这五名奴隶离开院落,往城市东门方向过去,一行十一人,不久之后遇上了盘查。

    下午,完颜希尹回到府中,陪着名为小妾实为妻子的陈文君说了会儿话,不久之后有人求见,乃是被他安排着去集中火药匠人的心腹将领。完颜希尹未有避嫌,将人召进院子里,这将领向陈文君行礼之后,低声向完颜希尹报告了一些事情:“有几件奇怪的事……”

    完颜希尹听完之后,目光凝重起来,片刻,挥了挥手:“知道了,找一找。”那心腹将领告退下去,完颜希尹站在那儿,又沉思了片刻,陈文君过来:“相公,什么事?”

    “……没事。”完颜希尹想了想,笑着摇摇头,“跳梁小丑……对了,近来武朝出了件大事,我还未跟你说……”

    夕阳渐红,栽了各种花木的院子里,名震天下的将军搂着他的妻子,轻声地说着话,妻子偶尔笑起来,两人的依偎在这夕阳中溶成一抹幸福的剪影。

    **************

    七月底的延州城,一片热闹的景象。

    李频坐在小广场边的石阶上,看着不远处一群人的哭诉和抗议,乔装成商贩模样的铁天鹰站在他的身边,皱起眉头:“这宁立恒,打的什么主意……”

    六月底,董志塬上的一战经过此后近一个月的扩散和发酵后,震惊天下。李频在小苍河原本是心丧若死的离开,听闻这个消息的传来,他的整个人。也被震撼得无以复加。在小苍河中以那种语气说着要颠覆儒家的人,首先给人的感觉固然是疯了,然而当黑旗军以一万人打垮十余万西夏军,在这样的危局中以一己之力夺回西北大势。这种疯子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就都让人无法忽视。

    李频不知道如何打败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入手,但思前想后,他决定来看看。此后。又阴差阳错地遇上了铁天鹰,便结伴而来。

    夺取延州之后,黑旗军也夺取了西夏军原本收割的大量粮食,此后他们在延州城内做出了古怪的事情:他们一家一户地统计好了户籍,在这几天宣布,但凡名字在户籍上的人,过来书写“华夏”二字,便可领回定额的一人之粮。

    写两个字领粮食,这是在西北这块地方从未有过的事情,一些人喜出望外。但同样的,也原本居于此地的不少人,他们原本就是富户,期待着官兵杀回来后,恢复他们原本的田地,如今仅仅变成定额的一人之粮,如何能肯。随后,这些乡绅大户便推举出人来,试图与黑旗军上层联系、谈判,这一过程持续了几天。且还在继续。

    在这些日子里,延州城外,折家军收复了清涧城,种家军攻下原州。黑旗占延州之后便按兵不动。而在西夏王李乾顺大败之后,众多军队开始北返,不久之后李乾顺出现,也已经在回国的途中——对于部落制的党项族来说,经历了如此大败,皇帝又失踪了几日。此时便只得回去稳定局势,跟众多首领做斗争。

    但当初攻下的庆州城以及其他一些小城镇,此时仍旧处于西夏军的控制之中,虽然此时留在这里的都已经是些战斗力不强的军队,但折家力求稳妥,种家实力不再,想要打下庆州,仍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有人此刻也都在观望着黑旗军的动作,假如这支军队真的兵逼庆州,展现出此前的无敌战力以及那些新型火器,要摧垮这些西夏军队,相信绝不会是什么难事。而能够再有一次这样规模的战争,也就更能方便周围观望的势力看清楚黑旗军的真正实力了。

    汉名林厚轩的西夏使者等待在院落中,不久之后,有人过来邀他进去,他便再一次地见到了原本小苍河中的那位弑君者。

    这位还显得颇为年轻的黑旗军领导者正在书桌上写字,林厚轩扫过一眼,那句子隐约是“度尽波折兄弟在,相逢一笑”,后面的还没写完,也不知道是给谁题的字。林厚轩拱手拜见时,对方抬头搁下毛笔,然后笑着迎了过来。

    “哈哈,林兄,又见面了,不必多礼,请坐请坐。”

    “见过宁先生。”

    “说了不必多礼,坐吧,我给你泡茶。”

    宁毅不坐,林厚轩便仍旧站着,不久之后,宁毅简单地泡了两杯热茶坐下挥挥手,对方才在旁边落座了。

    “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宁毅坐下后,便开口道,“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一些误会、不愉快的事情,现在我们两边都不好过,这样的情况下,林兄能够过来,我很高兴。”

    林厚轩沉默了片刻:“华夏军厉害,林某佩服。”

    “但对于这些误会,我有一点不成熟的看法,林兄想听吗?”

    “……愿闻其详。”

    “我觉得这都是你们的错。”

    “……”

    听到宁毅的这句话,林厚轩皱着眉头,眨了眨眼睛,大概是不知道表情该怎么摆,宁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是这样的,我们华夏军从来就没想过要打仗,就想做做生意,你来小苍河之前,我们的人一直在外头联系,也联系过你们西夏人,你一过来,就让我们归降,跟你说华夏之人不投外邦,这是原则。不投外邦,但可以合作。你们太霸道,非要封锁我们,还联系女真人,你说我们能怎么样?我们求的是和平共存,从来就不想打,到头来,搞成这个样子……”

    宁毅的话语平静,但说到后来,目光已经开始变得严肃和冰冷:“但还好,我们大家追求的都是和平,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谈。”

    (未完待续。)

    PS:    嗯,这章六千字!标题很棒吧^_^

    月底了,求月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