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八〇章 雳雳雷霆动 浩浩长风起(六)
    日渐西斜,董志塬一侧的山岭沟豁间升起道道炊烟,黑底辰星的旗帜招展,有的旗帜上沾了鲜血,幻化出点点深红的污渍来,炊烟之中,有着肃杀沉稳的气氛。

    偶有窥探者来,也只敢在远处的阴影中悄然窥视,而后迅速远离,如同董志塬上鬼祟的小兽一般。

    从小苍河中杀出的这支部队,吞并于此。几日之前,朝他们扑来的铁鹞子队伍犹如一头扎入了深渊,除了少量溃败之人,其余骑士的性命,几乎葬于一次冲锋之中,如今几乎半个西北,都已经被这一消息震动了。

    西夏王的十万大军就在朝这边推进,看似稳重,实则有些不情不愿的意味。

    人们害怕未知之物。

    远在环州的种冽听说此事后,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表情,他麾下种家军只余数千,已经翻不起太大的风浪。但在东北面,府州的折家军,已经开始有动作了。

    一方面再度派人确认这犹如天方夜谭般的消息,一方面整军待发,同时,也派出了使者,星夜兼程地赶往山中小苍河的所在。这些事情,驻于董志塬的黑旗军尚不知道,推进而来的西夏军队也不清楚——但即便知道,那也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了。

    最重要的,还是这支黑旗军的动向。

    以一万人从山中扑出,不到两日破延州,随后立刻转到西进,当头一战覆灭铁鹞子。再强的兵也有战损。也有身体和精神上的疲劳。他们如果掉头跑掉又或是派出使者谈判,都很正常,但问题在于。这两种端倪,如今都未曾出现。

    往最疯狂的方向想,这支军队不再休息,一头往十万大军中央插过来,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种可能性让人心惊肉跳。

    数里外董志塬上一场大战的现场,残存的尸首在这夏日阳光的暴晒下已化作一片可怖的腐烂地狱。这边的山豁间,黑旗军已驻留修整四日。对于外界的窥探者来说,他们安静沉默如巨兽。但在驻地内部,轻伤员经过修养已大致的康复。伤势稍重的士兵此时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每一天,士兵们还有着适当的劳动——到附近劈柴、生火、分割和熏烤马肉。

    两千七百铁鹞子,在战场上直接战死的不到一半。后来跑掉了两三百骑。有将近五百骑士投降后存存活下来,其余的人或是在战场对垒时或是在清理战场时被一一杀死。战马死的少,但伤的多,还能救的多数被救下来。铁鹞子骑的都是好马,魁梧高大,一些可以直接骑,一些哪怕受轻伤,养好后还能用来驮东西。死了的,许多当场砍了拖回来。留着各种伤势的战马受了几天苦,这四天时间里,也已一一杀掉。

    投降的五百人也被强令着执行这屠夫的工作。这些人能成为铁鹞子,多是党项贵族,一辈子与战马为伴,待到要拿起尖刀将战马杀死,多有下不了手的——下不了手的当即便被一刀砍了。也有反抗的,同样被一刀砍翻在地。

    军心已破、军胆已寒的士兵,即便能拿起刀来反抗,在有防备的情况下,也是威胁有限——这样的反抗者也不多。黑旗军的士兵眼下并没有妇人之仁,西夏的士兵如何对待西北民众的,这些天里,不仅仅是传在宣传者的言语中,他们一路过来,该看的也已看到了。被焚毁的村庄、被逼着收割麦子的群众、陈列在路边吊在树上的尸体或白骨,亲眼看过这些东西以后,对于西夏军队的俘虏,也就是一句话了。

    敢反抗,很好,那就你死我活!

    而这些俘虏也感受到了这种坚决。是坚决而并非狂热,这几天的时间下来,整个驻地中的大部分军人做的,看似是在杀马,每天的吃食也是马肉,但他们真正做的,却并非如此,而是:杀铁鹞子,吃了他们的马。

    至于接下来的一步,黑旗军的士兵们也有议论,但到得今天,才变得更为正式起来。因为上层想要统一所有人的意见,在西夏大军到来之前,看大家是想打还是想留,讨论和汇总出一个决议来。这消息传来后,倒是许多人意外起来。

    例如在收到这个消息之后,这天处理马肉弄得一身血腥味的侯五就愣了片刻:“我还以为我们等在这里就是要打李乾顺的……怎么还用讨论吗?”

    “是啊。”毛一山等人也还傻傻的点了头。

    “怎么不要讨论?”营长徐令明在前方皱着眉头,“李乾顺十万大军,两日便至,不是说怕他。但是攻延州、打铁鹞子两战,我们也确实有损失,如今七千对十万,总不能狂妄自大地直接冲过去吧!是打好,还是走好,就算是走,我们华夏军有这两战,也已经名震天下,不丢人!如果要打,那怎么打?你们还想不想打,意志够不够坚决,身体受不受得了,上面总得知道吧,自己表态最踏实!各班各连各排,今天晚上就要统一好意见,然后上面才会确定。”

    “那当然要打。”有个连长举着手走出来,“我有话说,各位……”

    “罗疯子你有话等会说!不要这个时候来捣乱!”徐令明一巴掌将这名叫罗业的年轻将领拍了回去,“还有,有话可以说,可以讨论,不准强行将想法按在别人头上,罗疯子你给我注意了——”

    不久之后,整个军营就变得热闹起来了。

    距离这边三十余里的路程,十万大军的推进,惊动的烟尘遮天蔽日,前后蔓延的旌旗自大道上一眼望去,都看不见边际。

    这次随本阵而行的,多是西夏国中的精兵了,善走山路的步跋。成片成片的强弩军,操控投石器械的泼喜,战力高强的擒生军。与铁鹞子一般由贵族子弟组成的数千禁军卫戍营,以及少量的轻重精骑,拱卫着李乾顺中军大帐。单是如此浩浩荡荡的阵势,都足以让其中的士兵士气高涨。

    而组成西夏高层的各个部族大首领,此次也都是随军而行,铁鹞子的存在、西夏的存亡代表了他们所有人的利益。若是不能将这支突如其来的军队碾碎在大军阵前,此次举国南下。就将变得毫无意义,吞入口中的东西,统统都会被挤出来。

    没有人能容忍这样的事情。

    “……对方来势汹汹。兵力虽不足万人,但战力极高,不容小觑。若对方尚有心机,想要谈判。咱们可先谈判。但若是要打。以兵法而言,以快打慢、以少击多,对方必冲王旗!”

    这两天的军略会议上,大将阿沙敢不便推测了对方的动作。西夏王李乾顺咬牙切齿。

    “七千人对阵我十万,他们若还敢冲朕中阵。朕便接了他们又何妨!”

    “陛下勇武,末将敬佩。但兵法正要以强击弱,陛下乃西夏之主,不该轻易涉嫌。这支军队自山中杀出。两战之中,屡出奇谋。我等也不可掉以轻心,一旦接战,正该以兵力优势,耗其锐气,也看看他们有无后手。对方若不出奇谋,我军十倍于他,自然可轻易扫平对方,若真有奇谋,我方大军十万,也不惧他。因此末将建议,一旦接战,不可冒进,只以保守为上。毕竟铁鹞子前车之鉴……”

    阿沙敢不的话多少有些涨对方志气灭自己威风,但这只是高层商议,又有铁鹞子的事例在前,他的说话也代表了许多人的看法,因此,纵然觉得憋屈,越是迫近黑旗军,西夏大营的防御,便愈发严密起来。到得夜间,层层拱卫的大营灯火延绵,犹如众星捧月的巨大堡垒,气氛肃杀无已。

    这天夜里,没有等到任何谈判的使者,许多人都知道,事情难堪了。

    此时,远在数千里外的江宁,街市上一片生平祥和的景象,政坛高层则多已有了动作:康王府,这两日便要北上了。

    以国都而言,此时的陪都应天府,显然是比江宁更好的选择。哪怕女真人已经将黄河以北打成了一个筛子,毕竟未曾正式占领。总不至于武朝新皇一登基,就要将黄河以北甚至长江以北全都扔掉。

    女真人在之前两战里搜刮的大量财富、奴隶还不曾消化,而今新政权已除净“七虎”,若新皇帝、新官员能振作,将来抵御女真、收复失地,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真正决定将政权核心定于应天的,也不仅仅是康王周雍这个往日里的闲散王爷,以强有力的方式推动了这一步的,还有原本康王府背后的许多力量。

    成国公主府的意志,便是其中最核心的一部分。这期间,南下而来迎接新皇的秦桧、黄潜善、汪博彦等官员多次游说周萱、康贤等人,最终敲定此事。当然,对这样的事情,也有不能理解的人。

    “……定都应天,我根本想不通,为何要定都应天。康爷爷,在这里,您可以出来做事,皇姐可以出来做事,去了应天会怎么样,谁会看不出来吗?那些大官啊,他们的根基、宗族都在北面,他们放不下北面的东西,最主要的是,他们不想让南面的官员起来,这中间的勾心斗角,我早看清楚了。最近这段时间的江宁,就是一滩浑水!”

    即将成为太子的君武正在康贤的书房里大声说话,义愤填膺。一头发丝已白,但目光依旧清晰的康贤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喝了一口茶,听着他嚷。

    “……真是为国为民我没话说。国家都要亡了,全都在争着抢着,考虑是不是自己说了算,国家交给他们?那个秦桧看起来大义凛然,我就看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康爷爷,我就不明白了。而且……”年轻人压低了声音,“而且,宁……宁毅说过,三年之内,长江以北全都要没有,此时此刻,更该南撤才是。我的作坊也在这边,我不想到应天去再造一个,康爷爷,那个孔明灯。我已经可以让他飞起来了,只是尚不足以载人……”

    “我看你就是为了你那作坊吧。”康贤笑了笑,沉吟片刻。“你还年轻,聪明,但也该听过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的道理。这些大官,背后当然都有自己的利益在,长江以北的人、黄河以北的人,当然也有自己的利益。为这些利益,也就是为这个国家,大员亦如是。讲利益,不代表是奸臣,反而不讲利益的,可能才真有问题。”

    老人倒了一杯茶:“武朝南北。泱泱来去数千里。利益有大有小,雁门关南面的一亩田里种了麦子,那就是我武朝的麦子嘛。武朝就是这麦子,麦子也是这武朝,在那里种麦子的农民,麦子被抢了,家被烧了,他的武朝也就没了。你岂能说他是为了麦子。就不是为了我武朝呢?大员小民,皆是如此。家在哪里,就为哪里,若真是什么都不想要、无所谓的,武朝于他自然也是无所谓的了。”

    “你为作坊,人家为麦子,当官的为自己在北方的家族,都是好事。但怕的是被蒙了眼睛。”老人站起来,将茶杯递给他,目光也严肃了,“你将来既然要为太子,甚至为君,目光不可短浅。黄河以北是不好守了,谁都可以弃之南逃,唯独皇帝不可以。那是半个国家,不可言弃,你是周家人,必要尽全力,守至最后一刻。”

    “若是无法守得住,我们就是上去送死的?”

    “未曾去做,哪有绝对之事!?”康贤瞪了他一眼,“若真再有汴梁之事,到时候可以逃嘛,但只要还有一丝可能,我等自然就要尽全力。你说你师父,那么多事情,他可曾诉过苦吗?女真第一次攻城,他还是挡下来了的。他说长江以北沦陷,那也不是必然之事,只是可能的推测而已。”

    这是近来康贤在君武面前第一次提起宁毅,君武高兴起来:“那,康爷爷,你说,将来我若真当了皇帝,是否可能将师父他再……”

    “闭嘴!”康贤斥道,“今日你提一句,他日提也休提。他弑君作乱,天下共敌,周姓人与他不可能和解!他日你若在别人面前露出这类心思,太子都没得当!”

    “我还没说呢……”

    “我还不知道你这孩子。”康贤看着他,叹了口气,然后面色稍霁,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君武啊,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从小就聪明,可惜早先料不到你会成太子,有些东西教得晚了些。不过,多看多想,谨言慎行,你能看得清楚。你想留在江宁,为了你那作坊,也为了成国公主府在南面的势力,觉得好做事。你啊,还想在公主府的屋檐下躲雨,但其实,你已经成太子啦。”

    “成了太子,你要变成别人的屋檐,让别人来躲雨。你说这些大员都为了自己的利益,没错,但你是太子,将来是皇帝,摆平他们,本就是你的问题。这世上有些问题可以躲,有些问题没办法,你的师父,他从不诉苦,时局艰难,他还是在夏村打败了怨军,九死一生,最后路走不通,他一刀杀了皇帝,杀皇帝之后很麻烦,但他直接去了西北。如今的局势,他在那山里被南北包夹,但康爷爷跟你打赌,他不会坐以待毙的,不久之后,他必有动作。路再窄,只能走,走不出,人就死了。就这么简单。”

    “你将来成了太子,成了皇帝,走不通,你难道还能杀了自己不成?百官跟你打擂,百姓跟你打擂,金国跟你打擂,打不过,无非就是死了。在死之前,你得尽力,你说百官不好,想办法让他们变好嘛,他们碍事,想办法让他们做事嘛。真烦了,把他们一个个杀了,杀得尸山血海人头滚滚,这也是皇帝嘛。做事情最重要的是结果和代价,看清楚了就去做,该付的代价就付,没什么出奇的。”

    康贤挥了挥手,话语还在房间里回荡,君武有点愣愣的,随即看见老人吐了一口气,慈祥地笑起来:“这些东西,你先记住就行。康爷爷不能陪你们北上了,去了应天,将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但这天下啊,可爱的、可敬的人很多,当了若皇帝,你要为他们挣出一条生路来。当然,尽力就好。”

    君武愣了半晌:“我记住了。但是,康爷爷。你不觉得,该恨师父吗?”

    “君子之交,交的是道,道同则同道,道不同则不相为谋。至于恨不恨的,你师父做事情,把命摆上了。做什么都堂堂正正。我一个老头子,这辈子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有什么好恨的。只是有些惋惜罢了。当初在江宁,一同下棋、闲聊时,于他心中所想,了解太少。”

    老人顿了顿。随后微微放低了声音:“你师父行事。与老秦类似,极重成效。你曾拜他为师,那些朝堂大员,未必不知。他们依旧推你父亲为帝,与成国公主府固有一部分关系,但这其中,未尝没有看中你、看中你师父做事之法的原因。据我所知,你师父在汴梁之时。做的事情方方面面,他曾用过的人。有些走了,有些死了,也有些留下了,零零散散的。太子尊贵,是个好屋檐。你去了应天,要研究格物,没关系,可不要浪费了你这身份……”

    君武眼中亮起来,连连点头,随后又道:“只是不知道,师父他在西北那边的困局之中,如今怎样了。”

    他安排了一些人收集西北的消息,但毕竟不成系统,相对而言,成国公主府的信息网就要灵通得多,此时康贤能毫无芥蒂地谈起宁毅来,君武便趁机旁敲侧击一番,不过,老人随后也摇了摇头。

    “天高路远,西北局势一塌糊涂,那边的讯息,康爷爷又岂能尽知。如今还未传出那帮反贼的动作呢。只是西夏、金国两面相围,西北大半沦陷,不好受啊……”

    老人叹了口气,君武也点点头。这天离开成国公主府时,心中还多少有些遗憾。康贤此时固然将他当成太子来传授,但他心中对于当太子的欲念,却实在不怎么强烈,相反,对于手中的作坊,远在西北的宁毅的状况,他是更感兴趣的。

    不久之后,康王北迁登基,天下瞩目。小太子要到那时才能在接踵而来的消息中知道,这一天的西北,已经随着小苍河的出兵,在雷霆剧动中,被搅得天翻地覆,而此时,正处于最大一波震动的前夕,无数的弦已绷至极点,一触即发了。

    小苍河的傍晚。

    宁毅正坐在书房里,看着外面的院落间,闵初一的父母领着小姑娘,正提了一只灰白相间的兔子上门的情景。

    苦惯了的农人不擅言辞,宁曦与闵初一在捉兔子期间受伤的事情,与小姑娘关系不大,但两人依然觉得是自家女儿惹了祸。在他们的心目中,宁先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他们连上门都不太敢。直到这天出去逮到另一只野兔,才有些胆怯地领着女儿上门道歉。

    身形偏瘦但精神已经好起来的苏檀儿接待了他们,然后将伤势已痊愈的宁曦打发出去跟小姑娘玩了。

    “将来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好过。我家相公说,男孩子要经得起摔打,将来才能担得起事情。闵家哥哥嫂嫂,你们的女儿很懂事,山里的事情,她懂的比宁曦多,往后让宁曦跟着她玩,没关系的。”

    他收回目光,伏首于桌边的工作,过得片刻,又拿起手边的几分情报看了看,然后放下,目光望向窗外,微微失神。

    黑旗军破延州、黑旗军于董志塬破铁鹞子,如今军队正于董志塬边扎营等待西夏十万大军。这些情报,他也反反复复看过许多遍了。今天左端佑过来,还问起了这件事。老人是老派的儒者,一方面有愤青的情绪,另一方面又不认同宁毅的激进,再接下来,对于这样一支能打的军队因为激进埋葬在外的可能,他也颇为着急。过来询问宁毅是否有把握和后手——宁毅其实也没有。

    战术推演所能达到的地方有限,首先对于军心的推测,都是模糊的。如果说延州一战还尽在推演和把握当中,董志塬上的对阵铁鹞子,就只能把握住一个大概了。黑旗军带了大炮、火药,只能估测将来有机会遇上铁鹞子,如果之前战局不激烈,大炮和火药就藏着,用在这种关键的地方。而在董志塬之战过后,早先的推演,基本就已经失去意义。

    七千人对阵十万。考虑到一战尽灭铁鹞子的巨大威慑,这十万人必然有了防备,不会再有轻敌。七千人遇上的将会是一块硬骨头。此时,黑旗军的军心士气到底能支撑他们到什么地方,宁毅无从估测了。同时,延州一战之后,铁鹞子的溃败太快太干脆,未曾波及其他西夏军队,形成雪崩之势。这一点也很遗憾。

    西夏十余万可战之兵,仍旧将对西北形成压倒性的优势,铁鹞子覆灭之后。他们不会撤离。一旦黑旗军后撤,他们反而会继续攻击延州,甚至攻击小苍河,以此时种家的实力、折家的态度来看。这两家也无法以主力姿态对西夏造成决定性的打击。

    综合这些。此时对于前线,宁毅已经不再是决策者,他也只能微带紧张地,等待着下一步发展的消息,是战是走,是胜是败,又或者是要动用青木寨——这是一个长期经商,外围已经被附近势力渗透成筛子的地方。颇为敏感——而这就得将女真人乃至于周围势力的态度纳入考量。那便是一场新的战略了。

    但总的来说,这次的出击。其在大体上宁毅是满意的,破延州、破铁鹞子,都证明了黑旗军的军心和战力已经到了极高的程度。而这满意又带着些许遗憾,横向对比过来,女真人出河店大捷,三千七破十万,护步达岗,两万破七十万,而在尚没有完备攻城器械和战法不算熟练的情况下,半日攻破上京城——他们可没有火药。

    此时的这支华夏黑旗军,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士气是否已经真的坚不可摧,横向对比女真人是高还是低。对于这些,不在前线的宁毅,终究还是有着些许的疑惑和遗憾。

    其实如同左端佑所说,热血和激进不代表能够明事理,能把命豁出去,不代表就真开了民智。哪怕是他生活过的那个年代,知识的普及不代表能够拥有智慧,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在自主和智慧的入门要求上——亦即世界观与人生观的对立统一问题上——都无法过关,更何况是在这个年代。

    破除儒家,改变一些东西,塞进去一些东西,无论话说得多么慷慨,他对于接下来的每一步,也都是走的战战兢兢。只因路已经开始走了,便没有回头的可能。

    他忧虑了一阵前线的情况,随后又低下头来,开始继续归纳起这一天与左端佑的争吵和启发来。

    ……

    黑旗军驻地,铁鹞子俘虏拓吉被押着从帐篷间走过去,周围喧闹成一片,他用并不熟练的汉语能力努力地听着,还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押出来之前,他还在跟一同被俘的同伴低声说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这支古怪军队与西夏王师的谈判,他们有可能被放回去,而后可能遭到的惩罚,等等等等。

    不久之后,他才在一阵惊喜、一阵愕然的冲击中,了解到发生了的以及可能发生的事情。

    “……出小苍河是为什么?打延州、打铁鹞子是为什么?现在退走,李乾顺喘好气了,一路追到延州,大家耗下去我们耗得过吗?现在是唯一的机会,打他!打怕他!我不是说这个机会很好把握,不是说李乾顺很好打,十万头猪都不好杀。但如果做不到,我们死的兄弟就白死。”

    “……出来之前宁先生说过什么?我们为什么要打,因为没有别的可能了!不打就死。现在也一样!哪怕我们打赢了两仗,情况也是一样,他活着,我们死,他死了,我们活着!”

    “……告诉你们,两天之后,十万大军,李乾顺的人头,我是要的!”

    “……怎么打?那还不简单吗?宁先生说过,战力不对等,最好的战法就是直冲本阵,我们难道要照着十万人杀,只要割下李乾顺的人头,十万人又怎样?”

    “……有防备?有防备就不打了吗?你们就只想着打没防备的敌人!?有防备,也只能冲——”

    “……说大话谁不会,说大话谁不会!对阵十万人,就不用想怎么打了吗?分一路、两路、还是三路,有没有想过?西夏人战法、兵种与我等不同,强弩、轻骑、泼喜,遇上了怎么打、怎么冲,什么地形最好,难道就不用想了吗?既然大家在这,告诉你们,我提了人出来,那帮俘虏,一个个提,一个个问……”

    “……这位兄弟,西夏哪里人啊?不想死就帮个忙呗……”

    被拉出到空地上之前,拓吉正被迎来的讯息潮冲击得有些恍惚,皇帝陛下携十万大军杀过来了——他看着这犹如烧烤晚会般的情景:面对着扑来的十万大军,这支不足万人的军队,兴奋得如同过节一般。

    他们在讨论的,不是逃跑吗?

    他环顾四周,篝火的光焰当中,无数的议论声远远近近的还在响,这一片帐篷的小空地间,一个个看似正常的军装疯子正在看着他。

    “……说话啊,第一个问题,你们泼喜遇敌,一般是怎么打的啊?”

    ……

    长风漫卷,吹过西北苍茫的大地。这个夏日就要过去了。

    六月二十九上午,西夏十万大军在附近拔营后推进至董志塬的边缘,缓缓的进入了交战范围。

    一场最猛烈的厮杀,随秋日降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