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七九章 雳雳雷霆动 浩浩长风起(五)
    喊杀如潮,马蹄声轰然翻卷,怒吼声、厮杀声、金铁相击的各种声音在偌大的战场上沸腾。

    黑色、灰色的烟尘在空中飘荡,空气里充斥着渗人的气味,铁甲的骑兵在近距离内猝然发力时,枪阵在前方迎上来,长枪与战马的角力伴随着扭曲的金铁刮擦声,顺着缝隙刺进铁甲中的枪尖扎进马的身体,带出大量的血腥气,战马吃痛转弯,枪阵中有人倒下,马上的骑士挥舞手中的长戈,从人的面孔上划过,也有重锤挥舞而来,轰然一声巨响中狠狠敲在战马的头颅上,战马带着血浆倾倒在地。

    号角声中,更大规模的爆炸声又响了起来,延绵成片,几乎摇撼整片大地。巨大的烟柱升上天空。

    随即是黑旗军士兵如海潮般的包围冲锋。

    董志塬上的这场战斗,从打响开始,便没有给铁鹞子多少选择的时间。火药改进后的巨大威力打破了原本可用的作战思路,在最初的两轮炮击之后,遭受了巨大损失的重骑兵才只能稍稍反应过来。如果是在普通的战役中,接敌之后的铁鹞子损失被扩大至六百到九百这个数字,对方未曾崩溃,铁鹞子便该考虑离开了,但这一次,前阵只是稍稍接敌,巨大的损失令人接下来几乎无从选择,当妹勒大致看清楚局势,他只能通过直觉,在第一时间做出选择。

    他做出了选择。

    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任何命令被下达。铁鹞子各部只能继续冲锋。

    此时重骑兵前阵损失虽大,但对于伤亡的准确认知还未曾确实地进入每一名骑兵的心中。不久之后,铁鹞子如怒潮般的涌向炮兵阵地,一百多门的大炮在此时进行了仓促第三轮的射击。自开战起过去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铁鹞子冲阵的巨大威力展现。它撕裂炮兵本阵的防御,铁骑的身影冲刷而过。

    大地之上骑兵奔突。侧面冲来的由常达带领的轻骑部队原本已经存了冲锋之念,然而见到铁骑中央突破,终于还是做出了与黑旗军骑兵相绕骚扰的决定。

    然后,在所有人的眼前,整个炮兵阵地被延绵的爆炸淹没下去。黑烟蔓延,地动山摇。

    自开战时起,一阵阵的爆炸、烟尘将整个战场点缀得犹如梦魇,铁骑在奔突中被击中、被波及、战马受惊、互相碰撞而失去战斗力的情况连续发生着,然而作为西夏最精锐的部队,铁鹞子仍旧籍着其强大的冲阵能力完成了一次突破,也仅仅是一次突破。

    当炮兵在铁骑的追杀中拖着少量铁炮溃退到战场边缘,留在整个中阵上的两百多只木箱子里存放的炸药陆续爆炸,蔓延的黑烟便如暴涨的海浪吞没了所有人的视野。同一时刻。低沉的号角声渐至嘹亮,事先便在往两侧转移的黑旗军发动了总攻。

    在连番的爆炸中,被分割在战场上的骑兵小队,此时基本已经失去速度。步兵从周围蔓延而来,一些人推着铁拒马前冲,往马队里扔,被奔突的重骑撞得哐哐哐的响,一部分的铁鹞子试图发起近距离的冲锋突围——他们是西夏人中的精英。即便被分割,此时仍旧拥有着不错的战力和战斗意识。只是士气已陷入冰凉的谷底。而他们面对的黑旗军,此时同样是一支哪怕失去建制仍能不断缠斗的精锐。

    铁骑的最后反抗偶尔便将人推飞在血泊里,长枪与铁刺、拒马也在一匹匹的将战马推翻,重锤砸打在沉重的铁甲上,发出可怖的声响,内里的**几乎被震得糜烂。每每一匹战马倒下,浓稠的血浆便在下方汹涌而出。

    罗业带领麾下士兵推着铁制的拒马往敌军帅旗方向疯狂地冲过去,刚刚经过爆炸的阵地上弥漫着灰土与烟尘,偶有裂甲残骑自尘土中冲出,迎上前去的人们首先将拒马扔出。钩镰枪紧随其后戳刺、勾马腿,铁锤兵随时等着重锤砸出,不时的,也有黑旗军士兵因为无法破防而被对方长矛重戈斩翻。

    最后的、真正实力上的较量,此时开始出现,双方犹如冷硬的钢铁般冲撞在一起!

    战场一侧,常达率领的两千七百轻骑兵朝着这边发起了冒死的冲击,不久之后,稀稀拉拉的爆炸声再度响起,黑旗军这边的两千轻骑朝着对方同样高速的冲击过去,两支骑兵如长龙一般在侧面的原野上交战、厮杀开来……

    而战龙于野,其血玄黄。浓稠的鲜血,将大地染红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决定整个西北局势的一场战斗,便到了尾声。

    *************

    漫漫长风虽阴霾的卷云掠过,马队偶尔奔行过这阴云下的原野。西北庆州附近的大地上,一拨拨的西夏士兵分布各处,感受着那山雨欲来的气息。

    这些士兵中,一部分原本就驻守本地,监督各地收粮,一部分由于延州大乱,西夏将领籍辣塞勒身亡,朝着西面溃逃。马队是最快的,而后是步兵,在遇上同伴后,被收留下来。

    溃败的士兵在渲染着那支山中乱匪的可怖。前线多处虽尚未传来接敌讯息,但也有不少人知道了消息:此时,一支悍匪正从东面飞速杀来,来意不善。

    延州、清涧一带,由籍辣塞勒带领的甘州甘肃军虽非西夏军中最精锐的一支,但也称得上是中坚力量。往西而来,庆州此时的驻军,则多是附兵、辎重兵——因为真正的主力,不久以前已被拉去原、环两州,在延州迅速溃败的前提下,庆州的西夏军,是没有一战之力的。

    野利荆棘早两天便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是此时庆州驻军中的精锐之一,原本便是西夏大族旁系,从小念过书,受过武艺训练,此时乃是大将豪荣麾下直系卫队成员,当第一波的消息传来。他便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纵然不肯相信此时西北还有折家以外的势力敢捋西夏虎须,也不相信对方战力会有斥候说的那般高,但籍辣塞勒身死,全军溃败,是不争的事实。

    为了应付这忽如其来的黑旗军队,豪荣放出了大量值得信任的卫队成员、精英斥候。往东面加强消息网,关注那支军队过来的情况。野利荆棘便被往东放出了二十余里,守在十虎原上,要密切盯紧来犯之敌的动向。而昨天夜里,黑旗军尚未通过十虎原,铁鹞子却先一步赶到了。

    野利荆棘这才放下心来,铁鹞子名震天下,他的冲阵有多可怕,任何一名西夏士兵都清清楚楚。野利荆棘在铁鹞子军中同样有认识之人。这天夜里找对方聊了,才知道为了这支军队,陛下震怒,整支大军已经拔营东归,要稳定下东面的整个局势。而铁鹞子六千骑浩浩荡荡杀来,无论对方再厉害,眼下都会被截在山里,不敢乱来。

    第二天天阴。铁鹞子拔营离开,再之后不久。野利荆棘便收到了讯息,说是前方已发现那黑旗军踪迹,铁鹞子便要对其展开攻击。野利荆棘命人回庆州通传此消息,自己带了几名信任的手下,便往东面而来,他要第一个确定铁鹞子大捷的消息。

    天空中风云漫卷。从十虎原的口子上到董志塬后,大地一望无垠。野利荆棘与几名手下一路奔驰,便听得东边隐隐似有雷鸣之声,他趴在地上听声音,从大地传来的讯息纷乱。好在此时还能见到一些大军通过的痕迹,一路追寻,陡然间,他看见前方有倒下的战马。

    鲜血殷红,地面上插着飞散的箭矢,战马被弓矢射中倒下了,它的主人也倒在不远的地方,身上伤痕数处,临死之前显然有一番恶战——这竟是铁鹞子副兵骑队的一员,放眼望去,远远的还有尸体。

    那又是倒下的铁鹞子副兵,野利荆棘过去翻身下马,只见那人胸口被刺中数枪,脸上也被一刀劈下,伤痕凄厉、森然见骨。铁鹞子主队固然名震天下,但副兵乃是各个大族精心挑选而出,往往更为彪悍。此人身材高大,手上数处旧伤,从缀满荣誉的服饰上看,也是身经百战的勇士,也不知遇上了怎样的敌人,竟被斩成这样。

    而看他们奔行和倒下的方向,分明与先前的大军行进方向相反。竟是在逃亡?

    风声微显呜咽,野利荆棘为心头的这个想**了片刻,回头看看,却难以接受。必是有其它缘由,他想。

    按照先前讯息传来的时间推断,铁鹞子与对方就算开战也未有太久。六千铁鹞子,铁骑三千,就算遇上数万大军,也从不会畏惧,岂有逃亡可能?倒有可能是对方被杀得逃亡,轻骑一路追杀当中被对方反杀了几人。

    他想着必是如此,再度翻身上马,不久之后,他循着天空中飘荡的黑尘,寻到了交战的方向。一路过去,可怖的事实出现在眼前。路上倒下的骑兵愈发多起来,绝大多数都是铁鹞子的轻骑副兵,远远的,战场的轮廓已经出现。那边烟尘环绕,众多的人影还在活动。

    附近没有其它的活人,野利荆棘强压住心中不祥的感觉,继续前行。他希望看到大量铁鹞子活动、打扫战场的情景,然而,对面的景象,愈发的清晰了……

    尸山血海、倒下的重骑战马、无法瞑目的眼睛、那斜斜飘荡的黑色旗帜、那被人拎在手上的钢铁战盔、人身上、刀尖上滴下的浓稠鲜血。

    更远处的地方,似乎还有一群人正脱下铁甲,野利荆棘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幕,漫漫原野上,此时都是那从未见过的军队,他们在血海里走,也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

    铁鹞子在这里进行了一次的冲锋,陷落了……

    一小队轻骑朝这边奔行而来,有什么在脑后敲打他的血管,又像是死死掐住了他的后脑。野利荆棘头皮发麻,陡然间一勒马头:“走!”

    他没命地狂奔起来,要远离那地狱般的景象……

    *************

    砰的一声,有人将战马的尸体推倒在地上,下方被压住的士兵试图爬起来,才发现已经被长剑刺穿胸口,钉在地下了。

    “娘的!娘的——”

    那黑旗军士兵破口大骂。身体微微的挣扎,两只手握住了剑柄,旁边的人也握住了剑柄,有人按住他,有人大喊:“人呢!大夫呢!?快来——”

    “娘的——”血渐渐从地上那士兵的口中涌出来了。周围都是狂乱的声音,烟柱升上天空。担架奔跑过战场、跑过一堆堆的尸体,地上的士兵睁着眼睛,直到目光渐渐逝去颜色。不远处,罗业掀开一名铁鹞子重骑的头盔,那骑士竟还能动弹,陡然挥了一剑,罗业一刀捅进他的脖子里,搅了一搅,血喷在他的身体上。直到周围弥漫起巨大的血腥气,他才陡然站起,刷的将头盔拉了下来。

    “毛一山!在哪里!廖多亭、廖多亭——”

    周围弥漫着各种各样的喊声,在打扫战场的过程里,有的军官也在不断寻找麾下士兵的踪迹。没有多少人欢呼,纵然在杀戮和死亡的威胁过后,足以给每个人带来难以言喻的轻松感,但只有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能做的事情,在这些事情里。感受着某种情绪在心中的落地、扎根。

    这一刻,他们真实地感觉到自己的强大,以及胜利的重量。

    这重量,来自于身边每一个人的强大。

    对阵铁鹞子的这场战斗,在先前有过太多的预期,到战斗发生。整个过程则太过迅速。对于铁鹞子来说,在巨大的爆炸里如山崩一般的溃败让人毫无心理预期,但对于黑旗军的士兵来说,后来的碰撞,没有花俏。若他们不够强大。即便打乱了铁鹞子的阵型,他们也吞不下这块硬骨头,但最后的那场硬仗,他们是硬生生地将铁鹞子塞进了自己的胃里。

    延州一战,过于迅速的胜利对他们来说还有些没有实感,但这一次,众人感受到的就真正是凝于刀锋上的实力了。

    但同样付出了代价,一些重骑的最后顽抗造成了黑旗军士兵不少的伤亡,战场一侧,为了营救深陷泥沼的铁鹞子主力,常达率领的轻骑对战场中央发动了狂烈的攻击。事先被撤下的数门大炮对轻骑造成了可观的伤亡,但无法改变轻骑的冲势。刘承宗率领两千轻骑截断了对方的冲锋,双方近五千骑在战场侧面展开了白热化的厮杀,最终在少量重骑杀出重围,部分铁鹞子投降之后,这支西夏副兵队伍才崩溃逃散。

    对于这些大户人家的随从来说,主人若然死去,他们活着往往比死更惨,因此这些人的抵抗意志,比铁鹞子的主力甚至要更为顽强。

    但无论从哪个层面上来说,这一战里,黑旗军都正面压住了铁鹞子,无论是主战场上的混战还是侧面骑兵的疯狂厮杀,黑旗军士兵在高度的组织纪律下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与侵略性,都强过了这支西夏赖以成名的重骑。

    摇摇晃晃地,毛一山从血泊里爬起来,感到胸口在疼。混战之中,他与侯五等人组成阵列与重骑厮杀,一匹落单的骑兵从侧面杀来时,毛一山抓起盾牌从侧面撞了上去,整个人被撞飞了,到得此时,方才醒来。

    身边有倒下的战友,脑袋有点嗡嗡的响,好一阵子,响声才停下来。他举步前行,看见身边走的都是战友:“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对方的反问中,毛一山已经缓缓的笑了起来,他心中已经知道是怎么了。

    我们打败铁鹞子了。

    **************

    哐哐哐的声音里,堆积的是如小山一般的钢铁盔甲。

    被俘虏的重骑兵正聚集于此,约有四五百人。他们早已被逼着扔掉了兵器,脱掉了盔甲。看着黑旗的飘扬,士兵环绕周围。那沉默的独眼将军站在一侧,看向远方。

    一队轻骑正从那边回来,他们的后方带回了一些战马,战马上驮着重盔,一些人被绳子绑在后方奔跑前行。

    这些人被拖到了前方,其中一人身材高大,气质尊贵,此时却显得须发凌乱而凄凉。投降的五百余人看着这人,这人也同样将目光扫过他们,而后望向朝这边走来的独眼将军。

    “尔等……用的什么妖法。”那人正是铁鹞子的首领妹勒,此时咬牙开口,“尔等触怒西夏,迟早覆亡,若要活命的,速速放了我等,随我向我朝陛下请罪!”

    独眼的将军在他面前停下来,过得片刻,朝一旁摊开手来:“看看战场上的这些人。”

    周围的战场上,那些士兵正将一副副钢铁的盔甲从铁鹞子的尸体上剥离下来,烽烟散去,他们的身上带着血腥、伤痕,也充满着坚定和力量。妹勒回过头,长剑出鞘的声音已经响起,秦绍谦拔剑斩过他的脖子,血光如匹练。这名党项大首领的头颅飞了出去。

    **************

    阴霾的天空下,有人给战马套上了盔甲,空气中还有些许的血腥气,重甲的骑兵一匹又一匹的再度出现了,马上的骑士同样穿上了盔甲,有人拿着头盔,戴了上去。

    “从今日起……不再有铁鹞子了。”

    董志塬上,两支军队的碰撞犹如雷霆,造成的震动在不久之后,也如雷霆般的蔓延扩散,肆虐出去。

    这个时候,黑旗军的可战人数,已减员至七千人,几乎所有的榆木炮在这一战中都已消耗殆尽,炮弹也接近见底了,唯独铁甲重骑,在大败铁鹞子后升至一千五百余。自夏村过后,到弑君造反,再经小苍河的一年训练,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在展露锋芒后,终于第一次的成型、稳定下来。

    而在他们的面前,西夏王的七万大军推进过来。在收到铁鹞子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后,西夏朝堂上层的情绪接近崩溃,然而与此同时,他们聚拢了所有可以聚拢的兵源,包括原州、庆州两地的守军、监粮部队,都在往李乾顺的主力聚集。到六月二十七这天,这整支军队,包括轻骑、步跋、强弩、擒生、泼喜等各个兵种在内,已经超过十万人,如同巨无霸一般,浩浩荡荡地朝着东面正在休整的这支军队压了过来。

    小苍河,宁毅坐在院子外的山坡上乘凉,老人走了过来,这几天以来,第一次的没有开口与他辩论儒家。他在昨日上午确定了黑旗军正面打败铁鹞子的事情,到得今日,则确定了另一个消息。

    “你们大败了铁鹞子以后……竟还不肯撤去?”

    “是啊。”宁毅捏着手指,望向前方,回答了一句。

    “……唉。”老人迟疑许久,终于叹了口气。没人知道他在叹息什么。

    庆州城里,留下的西夏人已经不多了,楼舒婉站在客栈的窗边,望向东边快要变暗的天光。

    十万人已经推过去了,对方却还没有动作。

    这几日以来发生的一切,令她感到一种发自心底深处的森寒和战栗,自弑君之后便藏在山中的那个男人于这危局中表现出来的一切,都令她有一种难以企及甚至难以想象的疯狂感,那种横扫一切的野蛮和兽性,数年前,有一支军队,曾恃之横扫天下。

    她能够明白李乾顺的难处。那支军队只要稍微有一点动作,无论是后撤还是躲避,西夏大军都能有更多的选择,但对方根本没有。军报上说对方有一万人,但真实数字恐怕还少于这个数。对方毫无动静,于是十万大军,也只能持续的推过去。

    西夏人的为难于她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今天的梦里,她又梦见他了。就像当初在杭州第一次见面那样,那个文质彬彬温和有礼的书生……她醒来后,一直到现在,身上都在隐隐的打着寒颤,梦里的事情,她不知应该为之感到兴奋还是感到恐惧,但总之,夏日的阳光都像是没有了温度……

    老天爷,请你……杀了他吧……

    庆州,战云凝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