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七八章 雳雳雷霆动 浩浩长风起(四)
    阴霾的天空下,骑兵的推进犹如海潮汹涌。总数将近六千的骑兵阵,从天空中看下去,密密麻麻,前端的铁甲重骑在整个冲势间,就像是潮水涌起的一**巨浪,在平原上冲锋起来,真有小山都要推平的威势,碾碎一切。

    铁甲重骑呼啸前行时,侧后方的半段逐渐分离,开始往侧面绕行前突,这是从铁甲骑兵中分离的半数轻骑——铁鹞子虽是重骑,却常在西夏作战中被用作主力,长于奔袭作战,机动迅速。在长程奔袭时,会以等量或是倍之的驮马跟随,携带重甲。这些驮马虽不如战马精锐,然而当重甲被卸下,随行的副兵仍旧能够以之为坐骑,组成轻骑作战。

    西夏本就为部落制,等级森严,铁鹞子作为精锐中的精锐,一人常配三名副兵,这些副兵便是铁鹞子骑士家中的奴仆、亲卫,无论勇力还是忠诚心都颇为过关,堪称百里挑一。纵然胯下战马不够好,仍旧是颇为精锐的一股力量。

    这次黑旗军破延州展现出来的战力强横,为了迅速咬死这支后方出来的流匪部队,妹勒带领两千七百铁鹞子迅速奔袭而来,跟随的则是两千七百多的驮马轻骑。自准备开战时起,副兵首领常达接到的命令便是从旁干扰,见机而行。他带领近三千轻骑开始往侧面环绕,对面阵列有序,看来颇为凶悍,但按照往日作战的经验,这支凶悍到不知天高地厚的军队仍旧会被重骑前锋已一换多,迅速砸开。而自己需要注意的,是对方阵列后侧已经列队的一两千轻骑兵。

    对方骑的是专为作战而养的骏马,自己这边坐骑稍微逊色,但麾下骑士的勇武。却绝不会逊色这天下的任何人,对此,常达有着巨大的信心。一旦对方露出什么不好的端倪,自己带领的这支骑兵,将会毫不犹豫地冲向对方。

    他紧盯着前方的战局,一呼、一吸。铁蹄翻腾的重骑兵将速度加到了巅峰。便要踏入一箭之地。按照往日的经验,箭矢将会飞过来,然而对于铁鹞子,意义是不大的——纵然明白这点,仍然会有箭矢,有时候会有几个运气不好的重骑落马。

    然而没有箭矢。

    下一刻,攻击排山倒海般的来了!

    没有多少的预兆,随着第一朵爆炸火焰的升腾,无数的爆炸就在铁骑浪潮前拍的锋线上掀起了巨浪。震耳欲聋的响声席卷而出,那巨浪无声地掀起、升腾,就像是迎面冲来,与铁鹞子巨潮扑在一起,僵持了一瞬,然后,双方都互相拍打进去。

    “哇啊——”

    砰!

    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小队长那古呐喊着冲入烟尘的巨潮,又从另一面狠狠地砸了出去。摔倒的铁甲战马压住了他的身体,在痛苦与麻木并存的感觉里抬起头来。巨浪的这边,无数的花朵在升腾!

    灰黑色的屏障、烟尘、涌起的冲击波、呛人而干燥的气味,一切都在升腾扩张,从前方发射而出的物体轰然射进这片屏障里。黄色的光芒在黑烟、尘土中爆炸开,随之呼啸的还有暗红的火焰,各种细小物体飞溅。气浪滚滚翻涌肆虐。

    在那古的视野中,近处呈现的爆炸犹如地动山摇,对于个人来说,重甲的铁鹞子奔驰如山,他们奔突出这片屏障。倾倒、翻滚便也犹如山崩一般。对敌军阵列的冲击收缩了骑兵队列的锋面,使战马之间的间隔变得比通常情况密集,升腾的黑烟与土尘挡住了骑兵的视线,不少骑兵仍显完好,然而在高速的冲刺下,他们或被战马的尸体绊倒,或是撞上了前方开始受惊横插的同伴,在轰然巨响中撞飞向地面。

    黄土高坡的地面上,植被本就稀少,此时虽然还不如后世那般贫瘠,但被爆炸的威力一搅,土尘滚滚升腾。

    这样巨大的混乱中,一部分的战马还是惊了。

    视野在震荡,不祥的气流混乱难言,同伴往这黑色的屏障外冲出来,或奔或崩,或也有少量还在加速前行的。那古看见一匹重骑从烟尘里冲出来,马上骑士还显得完好,下一刻,从那边射来的物体砰的打中了狂奔的骑士,战马还在冲出去,马上着甲的半个身体往后方炸得四分五裂。

    这是妖法!他心中涌起巨大的恐惧,还想从马下爬出来,正自用力,后方一匹铁鹞子奔突出来,马失前蹄,犹如小山一般的淹没了他的视野……

    “——榆木炮第二发装填!”

    “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

    “不要让他们喘气——”

    黑旗军的阵地上,特种团的军官正歇斯底里地大喊出声,后方,两千骑兵开始拉出去了,步兵阵列中气氛肃杀,侯五、毛一山等人正等待着冲锋的那一刻。在他们的周围,特种团的士兵正在迅速组装便携式拒马。这些拒马以铸铁长棍为中轴,交叉插入铁制长枪后固定,六柄长枪与一根铸铁为一组,固定后放在地上几乎不可能移动,就算翻滚一个面,也依旧是同样的造型,组装好后,飞速地推向前方。

    董志塬上的这场大战才刚刚开始,然而这迎面而来的一击犹如梦幻一般,在这个时代,几乎是从不曾出现过的景象。

    第一轮的炮击直接炸瘫或是震死的大概仅是百多的铁甲重骑,但真正壮观的还是那正在升腾的烟尘屏障。它遮挡了铁鹞子冲锋的视线,倒下的骑兵同时成为了拒马,此时摔倒的骑兵数量还在不断上涨。整个前列被覆盖进去的近千骑兵,或多或少的都已受到影响,有的战马惊了,发足狂奔却错了方向——这年月里,骑兵有放鞭炮或是制造噪音让战马适应战场声响的训练,但从未到过这种程度。

    有的骑兵则在马背上被震裂了鼓膜,飞散的烟尘迷住了眼睛,而战马的平衡同样受到了影响,一时间。奔突出来的重骑或被同伴绊倒,摔得颈骨折断,或是在奔跑中撞向其它骑兵,马上骑士拼命拉马,越奔越快然后轰然飞扑倒地。剩余的骑兵在微微调整后持续奔来,而在这边。炮弹也还在连续地发射着。

    不少的骑兵被持续过滤出去。

    炮阵中,士兵迅速地清理炮膛,在榆木炮中装入或空心或实心的炮弹,铁炮的占比则有二十余门,装入的多是空心的炮弹,这些铁炮规格、口径不尽相同,有些浑然一体,有些则已经分作两段,如后世的佛郎机炮一般。炮管与装药的子炮呈分体结构,一发射出后,子炮拆下,另一枚子炮已迅速地装上去。

    小苍河中工匠技艺一项的负责人林静微与公孙胜站在铁炮集群的附近,看着战线前方落单后迷惘徘徊,或是挣扎着试图从地上爬起来的重骑,微微皱眉。此时周围满是巨大噪音、呐喊声、炮声。林静微一面看,一面也朝着旁边大喊:“按照平日里来。按照平日里来,那边。你干什么!当心手里的炮弹,炸死你个王八蛋——”

    砰砰的声音中,还有炸药包在飞上天空,有的落在马群里爆开,有的过了一阵才爆。公孙胜仔细地看着那爆炸的威力。

    自宁毅来到武朝之后,时间已过去了将近九年。而对于火药,宁毅几乎从一开始就在下意识的做改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古代的黑火药与现代的黄火药是两个概念,黑火药的提升空间并非无限,而要发展至现代的炸药。三硝基甲苯、(石肖)化甘油,则需要大量的化学基础。

    瓶颈存在,但有些事情并不是没有折衷的办法。制作(石肖)化甘油的三样基本化合物,硫酸,在古代就早已被炼丹师发现,硝酸暂时是没有的,但其原料在武朝并不缺少,这个年月里,硝石的作用主要是大户人家在夏天制冰之用,硝石干馏,又或是与硫酸反应,水解都能得到硝酸。至于甘油,以硫酸与动植物油脂加热反应,然后与苏打或石灰反应,便能分离出来,甚至于,顺便还能做肥皂。

    对于宁毅来说,这些原理并不陌生,但想要在这个年代找到合适的配比和制作方法,自然有着巨大的难度。好在他的专长虽非化学,却是用人和运营。在给手下的匠人普及基本的化学知识后,这些事情都可以由别人去做,而自公孙胜这些人加入进来,旗下的匠人不断增加,他最初的化学知识,其实已经跟不上作坊里研究的进展。

    在后来的炸药坊推进中,实践成果是远高于理论知识的,拥有了基本化学常识的匠人们也成不了门捷列夫,但在追求效率,讲究记录、对比的现代研究体系下,其制造的火药成色已经愈发精纯。在硫酸、硝酸皆能制备之后,例如硝化棉等物已经在作坊里出现,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被公孙胜这些人混合后,火药的爆炸力也已经相当可观,足以在战场上决定性地运用起来了。

    (石肖)化甘油此时倒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制备基础,但宁毅并没有贸然发展这个。一来因为造反以后,物资确实缺乏,后世养猪,一身肥膘,这年月里养猪全是瘦肉,以动植物脂肪制取甘油,都太过奢侈,性价比不高。二来(石肖)化甘油从发明到能够相对安全的使用,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走,在作坊里的匠人弄懂硅藻土之前,宁毅也不敢乱来。而这次的出兵,小苍河中所有能够动用的东西,基本都已经用上了。

    自作坊中制出的几种延迟引信,手工制作的空心弹,包括宁毅从一开始就要求制作的大当量炸药包,极为奢侈的铁制发射筒--这些口径极大的抛射炸药包的圆筒,在后世被称作飞雷。

    解放战争时期,以油桶迫发的炸药包,落下时威力比一般的大炮要惊人得多,其中包装的现代炸药爆炸的威力,一次可以横扫方圆二十余米的范围,人畜尽没,因为被冲击波震死,死时连伤口都找不到,因此又被称作“没良心炮”。

    此时发射的炸药包自然不会有这样的威力,然而落在地上爆炸之后,冲击波扩大到周围三四米的范围,声势、气浪惊人,滚滚烟尘之中,战马在近处因为巨大的冲势便会被抛飞出去,砰的撞向旁边的同伴。

    “世道要变了……”

    天空中乌云流散,公孙胜看着冲过来的少量重骑,说了一句,然后伸手拿起地上的大铁锤。他一身道士长袍,看起来仙风道骨,实际上能在梁山匪帮里占一席之地,本身却颇有力量,此时拖着锤子冲向前方,一匹重骑正朝他这里疾奔而来,两人转眼相触,道士借着冲势猛地挥起重锤,由下而上砰的一声恐怖的巨响,砸在了那战马的头上,整匹战马嗷的一声,四蹄翻飞砸向了一旁的地面,鲜血与浮尘翻滚。

    他拿着锤子,走向冲来的另一名骑兵,旁边也有步兵涌了过去,待到将那骑兵砸翻在地,公孙胜才朝着后方大吼出来:“快一点——”

    从对面奔驰而来,冲过了爆炸区域后得以幸存,并成功抵达这边前沿的重骑兵,此时已仅有三分之一了,一部分的重骑兵因为骑士或是战马的受损还在烟尘里迷惘地拍换。二十余架铁制拒马被士兵扛着等在了他们的前方,其后是斩马刀、长枪和铁锤。等在这边的士兵耳朵里同样受到了巨大的震撼,他们的耳朵里,几乎是没有声音的。铁骑因为汹涌的炮击损失了一些速度,但依旧排山倒海般的过来了,铁甲的重骑撞在那拒马上,将拒马撞断,或是推得它在地上走,更多的重骑过来,他们挥舞斩马刀和长枪迎上去,铁锤兵挥舞开山重锤狠狠地砸在那战马或是骑士的铁甲上,血从铁甲的甲缝里涌出来。

    这时候,铁鹞子的中阵也已经扑过了那面烟尘的巨墙,他们相对谨慎,速度也稍有减慢,更多的绕向了烟尘的两侧,而由于炮击的减弱,升腾的黑烟正在空处视野来,后方的妹勒也大致看清楚了前方的情况。

    这年月里,一般的军队战损一成便要崩溃,铁鹞子并非是这样的弱鸡军队,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在许多时候,他们也不惜以牺牲来换取胜利,但重要的是,牺牲能够换来胜利。

    此时,大战才开始不久,一次的冲锋,前阵冲了过去,中阵稍有犹豫,此时也已经跨入接战的一箭之地的范围,他们还想往前冲,但在更前方,那只军队犹如巨兽,正将三分之一的铁鹞子部队吞噬殆尽。在这之前,没有任何远程的交锋,能够如此威胁到铁鹞子。

    中阵还在冲锋,事情发生得太快,他们还来不及崩溃,阵列中的士兵只是觉得迷茫,稍有理智的军官回头看那巨大的帅旗。妹勒也在率众狂奔而来——他原本想要营救或是支援陷入爆炸中的前阵,这个时候,即便是久经沙场的他,心中也是一片空白。

    整个前阵几乎完全失去战力——完蛋了。

    但士气未失,冲过去似乎又还能打。继续冲,还是不冲,这是个问题。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他的麻麻……

    ************

    没有多少人发现,整个炮阵,此时已经沉默下来……(未完待续。)

    ps:  明天不知道还能不能码出来,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啦^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