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七七章 雳雳雷霆动 浩浩长风起(三)
    武朝靖平二年六月,天下局势正处于暂时的稳定和回复期。

    女真在攻下汴梁,掠夺大量的奴隶和资源北归后,正在对这些资源进行消化和归纳。被女真人逼着上台的“大楚”皇帝张邦昌不敢觊觎皇帝之位,在女真人去后,与大量朝臣一道,弃汴梁而南去,欲选择武朝残余宗室为新皇。

    女真人的离去并未使北面局势平定,黄河以北此时已动荡不堪。察觉到情况不对的许多武朝民众开始携家带口的往南面迁徙,将熟的麦子稍稍拖慢了他们离开的速度。

    至于黄河以北的诸多大户,能走的走,不能走的,则开始运筹和谋划将来,他们有的与周围军队勾连,有的开始扶持武力,打造救亡私军。这中间,有为私有为公的,多半都是出于无奈。一股股这样那样的地方势力,便在朝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于北方大地上,逐渐成型。

    谁都能看出来,自女真人的两度南下,甚至攻破汴梁之后,雁门关以南、黄河以北的这片区域,武朝已经不存在实质上的掌控权。或能一时掌控话语,但女真一来,这片地方军胆人心已破,不存在坚守的可能了。

    麦子便要收获,水稻也快差不多了,将要上台的皇帝成为百姓心中新的期盼。在武朝经历如此大的耻辱之后,希望他能选贤任能、励精图治、重振国体,而在蔡京、童贯等盘踞朝堂多年的势力去后,武朝残存的朝堂,也确实存在着振作的可能和空间,大量的学人士子,民间武者。再度开始奔走运作,希望能够从龙有功,一展抱负。甚至不少原本隐居之人,眼见国事危殆,也已经纷纷出山,欲为振兴武朝。献计献策。

    而在这段时间里,人们选择的方向,大约有两个。其一是位于汴梁以东的应天府,其二则是位于长江南岸的江宁。

    此时,经过女真人的肆虐,原本的武朝都城汴梁,已经是狼藉一片。城墙被破坏,大量防御工事被毁,事实上。女真人自四月里离去,是因为汴梁一片死人太多,疫情已经开始出现。这古老的城池已不再适合做都城,一些北面的官员属意此时作为武朝陪都的应天府,重建朝堂。而另一方面,即将登基为帝的康王周雍原本居住在江宁府,新朝堂的核心会被放在哪里,如今大家都在观望。

    这辽阔天地。武朝与金国,是如今天地中心的两方。野心家与实权者们熙来攘往,等待着这下一步局势的变化,观望着两个大国之间的再度博弈,百姓则在这稍许安宁的夹缝间,期待着更长的平安能够持续下去。而在不被主流关注的边缘之地,一场战斗正在进行。

    西北。庆州,董志塬,中华农耕文明最古老的发源地,一望无际。铁蹄翻飞如雷动。

    阴天,铁甲的骑兵。像是一堵巨墙般冲锋过来了!

    平山铁鹞子。

    有史以来最恐怖的重骑兵之一,西夏王朝立国之本。总数在三千左右的重骑兵,人马皆披铁甲,自西夏王李元昊建立这支重骑兵,它所象征的不仅仅是西夏最强的武力,还有属于党项族的贵族和传统象征。三千铁甲,父传子、子传孙,代代相续,他们是贵族、军官,亦是国本。

    对于统帅铁鹞子的大首领妹勒来说,眼前这仗,并非是铁鹞子遇上的最艰难的阵势,将要进行的,只是一次平平无奇的交锋。从山中出来的这支悍匪军队触怒了李乾顺,西夏大营超过七万人都已经开始拔营东进,但他们并非是为了这支军队而来,而是在延州丢失之后,西夏高层不得不放弃立刻往西推进的计划,在小麦收割的重要关头,稳定下后方已经进了肚子的战果,并且避免被躲在一旁的折家军摘了桃子。

    在此之前,西夏已经被种家压着打了二十年,李乾顺能够一战拓开西北局势,西夏才隐隐有了中兴之势。然而这样的势头才进行到一半,被人从后方捅了这样的一刀,李乾顺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这些年来,因为铁鹞子的战力,西夏发展的骑兵,早已不止三千,但其中真正的精锐,终究还是这作为铁鹞子核心的贵族队伍。李乾顺将妹勒派出来,便是要一战底定后方乱局,令得众多宵小不敢作乱。自离开西夏大营,妹勒领着麾下的骑兵也没有丝毫的拖延,一路往延州方向碾来。

    六月二十三的上午,两军在董志塬的边缘相遇了。

    骑兵也好,迎面而来的黑旗军也好,都没有减速。在进入视野的尽头处,两只军队就能看到对方如黑线般的延伸而来,天色阴霾、旌旗猎猎,放出去的斥候轻骑在未见对方主力时便已经历过几次搏杀,而在延州兵败后,铁鹞子一路东行,遇上的皆是东面而来的溃兵,他们便也知道,从山中出来的这支万人军队,是不折不扣的悍匪劲敌。

    这样的认知对铁鹞子的将领来说,没有太多的影响,察觉到对方竟然朝这边悍勇地杀来,除了说一声大胆外,也只能说是这支军队连番大胜昏了头——他心中并不是没有疑惑,为了避免对方在地形上做手脚,妹勒命令全军绕行五里,转了一个方向,再朝对方缓速冲锋。

    只见视野那头,黑旗的军队列阵森严,他们前排长枪林立,最前方的一排士兵手扶斩马巨刃,一步一步地朝着铁鹞子走来,步伐整齐得犹如踏在人的心跳上。

    当两军这样对垒时,除了冲锋,其实作为将领,也没有太多选择——最起码的,铁鹞子尤其没有选择。

    有许多事情的被决定,往往没有给人太多时间。这几天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快节奏的,那黑旗军下延州是无比快速的节奏,一路杀来是无比快速的节奏,妹勒的出击是无比快速的节奏,双方的相遇。也正落入这种节奏里。对方没有任何迟疑的摆开了迎击阵势,士气昂然。作为重骑的铁鹞子在董志塬这种地形上面对主要是步兵的列阵,如果选择迟疑,那以后他们也不用打仗了。

    更何况,西夏铁鹞子的战法,向来也没什么多的讲究。一旦遇上敌人,以小队聚拢结群,朝着对方的阵势发动冲锋。在地形不算苛刻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军队,能正面挡住这种重骑的碾压。

    对方阵型中吹起的号声首先点燃了导火索,妹勒目光一厉,挥手下令,随后,西夏的军阵中响起了冲锋的号角声。旋即铁蹄飞奔。越来越快,犹如一堵巨墙,数千铁骑卷起地上的尘土,蹄音轰鸣,排山倒海而来。

    前阵即将踏入一箭之地,妹勒在后方隐约看见对面的军队拔腿朝后飞奔,他心中感到不对。但这样的距离下,如果前方真有什么陷阱。铁鹞子并非没有变阵或者直接冲杀过去的能力。而对方调头,锐气已失。距离只要过去,对方就要经历屠杀——往日里,这等异想天开,让大军调头然后推拒马出来的敌人,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往往只是死得更快而已。

    有什么东西飞起在天空中。然后落下来了……

    **************

    小半个时辰前,黑旗军。

    高磊一面前行,一面用手中的石片摩擦着长枪的枪尖,此时,那长枪已锐利得能够反射出光芒来。

    前、后、左右。都是奔行的同伴,他将手中的石片递给旁边的同行者,对方便也卸下了枪锋,挥手打磨。

    他们都知道,再过不久,便要面对西夏的铁鹞子了。

    “老子在延州,杀了三个人。”磨刀的青石与枪尖相交,发出清冽的响声,旁边的同行者擦过几下,将石片递给另一侧的人,口中与高磊说话,“你说这次能不能杀一个铁鹞子?”

    “夏村之后,咱们还怕过谁吗。”高磊低头说了一句,声音沉闷。这个时候,他全身的血脉都在动,感觉脑子里突突突的响,视野微微颤抖。奔跑纯是本能,前后左右所有人,几乎都是这样。不奔跑是不行的。

    自一次杀穿延州之后,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不是什么杂兵,而是这支名震天下的重骑。谁的心中,都酝着一股紧张,但紧张里又有着自傲的情绪:咱们说不定,真能将这重骑压过去。

    汴梁城外面对女真人时的感觉已经淡漠了,而且,当时身边都是逃跑的人,就算面对着天下最强的军队,他们到底有多强,人们的心中,其实也没有概念。夏村之后,众人心里大约才有了些骄傲的情绪,到得这次破延州,所有人心中的情绪,都有些意外。他们根本想不到,自己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这种强大的自信并非因为单人的勇武而盲目得到,而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在小苍河的简单授课中明白,一支军队的强大,源于所有人合力的强大,彼此对于对方的信任,所以强大。而到得如今,当延州的战果摆在面前,他们也已经开始去幻想一下,自己所在的这个群体,到底已经强大到了怎样的一种程度。

    也是因此,即便接下来要面对的是铁鹞子,众人也都是微带紧张、但更多是狂热和谨慎的冲过去了。

    看看周围,所有人都在!

    关于战法,从三天前开始,众人就已经在军官的带领下反复的推敲。而在战场上的配合,早在小苍河的训练中,大致都已经做过。这两三天的行军中,即便是黑旗军最底层的军人,也都在心中咀嚼了几十次可能出现的情况。

    当那支军队到来时,高磊如预定般的冲向前方,他的位置就在斩马刀后的一排上。后方,马队逶迤而来,特种团的战士迅速地下马,翻开箱子,开始布置,后方更多的人涌上来,开始收缩整个整列。

    铁鹞子转变了进攻的方向,高磊与众人便也奔跑着改变了方向。即便有着变阵的推演,高磊还是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长枪,摆出的是无可挑剔的面对战马的姿势。

    “……战场形势千变万化,如果后方出现问题,不能变阵的情况下,你们作为前列,还能不能后退?在身后同伴提供的支援不能打败铁鹞子的情况下,你们还有没有信心面对他们!?你们靠的是同伴,还是自己!?”

    这是在几天的推演当中,上头的人反复强调的事情。众人也都已有了心理准备,同时也有信心,这军阵当中,不存在一个怂人。即便不变阵,他们也自信要挑翻铁鹞子,因为只有挑翻他们,才是唯一的出路!

    站在第二排的位置上,巨大的军阵已成型,视野之中,个人的存在渺小难言。前方,那铁骑以翻飞而来了。数千铁骑拉开的阵势长达百丈,不断加快着速度,犹如一堵巨墙,震荡了原野。西夏的铁鹞子重骑并非连环马,他们不以勾索彼此勾连,然而每一匹铁骑上,战马与骑士的铁甲是彼此绞连的。这样的冲阵下,即便马背上的骑士已经死去,其胯下的战马仍旧会驮着尸体,跟随大队冲锋,也是这样的冲阵,让天下难有部队能够正面抗衡。

    鲜血在身体里翻涌犹如燃烧一般,后撤的命令也来了,他抓起长枪,转身随着队列飞奔而出,有一样东西高高的飞过了他们的头顶。

    那东西朝前方落下去,马队还没冲过来,巨大的爆炸火焰升腾而起,骑兵冲来时那火焰还未完全收起,一匹铁鹞子冲过爆炸的火焰当中,毫发无损,后方千骑震地,天空中有数个包裹还在飞出,高磊再度站住、转身时,身边的阵地上,已经摆满了一根根长长的东西,而在其中,还有几样铁制的圆形大桶,以仰角朝向天空,首先被射出去的,就是这大桶里的包裹。

    第二发包裹落进了马队里,随后是第三发、第四发,巨大的气浪冲击、扩散,在那一瞬间,空间都像是在变形,高磊手持长枪站在那儿朝前方看,他还看不出什么来,但旁边的后方有人在喊:“走开!走开!走远点……”高磊才偏过头,随即感到巨响传来,他脑袋便是一懵,视野摇晃、嗡嗡嗡的乱响,再朝前看时,他的耳朵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一百多门榆木炮,几乎在同时发射!

    对面,当第一个包裹落下爆炸时,军阵中的妹勒还在陡然间放下了一颗心。铁鹞子并不害怕武朝的火器,他们身上的铁甲不怕那爆炸的气浪,久经战阵的骏马也并不畏惧忽如其来的爆炸声,然而下一刻,可怕的事情出现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无数的炸响几乎是在同一刻响起,冲击而来,长达百丈的巨墙上,无数的花朵盛放,爆炸的气浪、黑烟、飚射的碎屑,混合的血肉、铁甲,一瞬间犹如陡然聚成的巨浪,它在所有人的面前,转眼间扩张、升高、升高、暴涨成滔天之势,吞没了铁鹞子的整个前阵。

    第一列第二列已被吞没,第三列、第四列、第五列的骑兵还在飞驰进去,转眼间,扑入那片巨墙。按照往昔的经验,那不过是一片烟尘的屏障。

    铁鹞子小队长那古呐喊着冲进了那片昏暗的区域,视野收紧的瞬间,一样东西朝着他的头上砸了过来,哐的一声被他高速撞开,飞往后方,然而在惊鸿一瞥中,那竟像是一只带着铁甲的断手。脑子里还没反应过来,后方有什么东西爆炸了,声音被气浪吞没下去,他感到胯下的战马微微飞了起来——这是不该出现的事情。

    巨大的冲击在下一刻来了,战马和他一同砸在了地上,一人一马朝着前方飞出了好远,他被战马压住,整个下半身,疼痛和麻木几乎是同时存在的两种感觉。他已经冲出了那片屏障,前一刻还被蹄音统治的大地,此时已经换成另一种声音,他躺在那里,想要挣扎,最后的视野之中,看到了那犹如无数花开一般的瑰丽景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