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七六章 雳雳雷霆动 浩浩长风起(二)
    雷雨倾盆而下,由于大军出击陡然少了上万人的河谷在大雨之中显得有些荒凉,不过,下方聚居区内,仍旧能看见不少人活动的痕迹,在雨里奔波来去,收拾东西,又或是挖出沟渠,引导水流注入排水系统里。瞭望塔上仍有人在站岗,谷口的水坝处,一群穿着蓑衣的人在周围照看,关注着水坝的状况。尽管大量的人都已经出去,小苍河河谷中的居民们,仍旧还处于正常运转的节奏下。

    河谷那边的麦子,已经割了小半,因为下雨,便又停了下来。一些闲下来的农夫组成了巡逻队,披着蓑衣雨具在河谷周围的数个瞭望塔间巡行,此时正冒着暴雨行走在山上,提防着还有下一拨敌人的趁乱而来,闵初一的父亲闵三便身在其间,自记事起便沉默寡言的汉子,虽有一把力气,但遇上谁都强势不起来,这次却是自愿加入的巡逻队。以至于他提着叉子出门时,妻子便反复叮嘱了:“遇上那些坏人,你要叉啊,你就用力叉死他们,你这性子,不要退后。”

    小苍河中此时还是步兵居多,训练时讲得多的,便是结阵时不要退后:当身边有同伴,遇上任何事情,只进不退。说得多了,这些加入进来的农人、家属便也都曾听过。你退后半步,便是害了身边人。

    沉默的农人拿着叉子,便点点头:“我当他们是野猪。”

    他在这山上艰难地行走巡逻时,妻子便在家中缝缝补补。闵初一蹲在房子的门边,透过雨幕往半山上的院子看,那边有她的学堂,也有宁家的院子。自那日宁曦受伤,母亲流着眼泪给了她狠狠的一个耳光。她当时也在大哭,到现在已然忘了。

    只是这几天以来,宁曦在家中养伤,未曾去过学堂,小姑娘心中便有些担心,她这几天上课。犹豫着要跟元老师询问宁曦的伤势,只是看见元老师漂亮又严肃的面孔,她心中的才刚刚萌芽的小小勇气就又被吓回去了。

    于是这时候也只好蹲在地上一面默写元老师教的几个字,一面闷闷地生自己的气。

    半山腰上的院子里,宁曦的伤倒是已经好了,只是头上还缠着绷带,此时与弟弟宁忌都搬了小板凳坐在屋檐下托着下巴看水:“好大的雨啊。”一旁的门边,云竹抱着女儿坐在那一道看着这漫天大雨。小姑娘生于夏天,一开始身体虚弱。听到雷声、雨声、任何声音都要被吓得哇哇大哭,这次听到雷雨,竟不再哭了,甚至还有点好奇的样子,小小的身体裹在襁褓里,外面每次闪电亮起,她便要眯起眼睛,将小脸皱成包子一般。然后又舒展开来。

    隔壁的房间里,说话的声音不时便传出来。不过,大雨之中,许多说话也都是模模糊糊的,门外的几人中,除了云竹,大抵没人能听懂话中的涵义。

    “……所谓罢儒反儒。并非是指儒家一无是处,相反,在这千余年的时间里,儒家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只要忽视外来之敌。它的精巧程度,近乎完美。而且也正在变得更加完美,但是这个完美的方向,是走歪了的。您说读书人要明理,要读书,读什么,为什么不能读论语?当然要读论语,要读四书五经。”

    “……可是,死读书不如无书。左公,您摸着良心说,千年前的圣人之言,千年前的四书五经,是如今这番解法吗?”

    “……最简单的,孔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左公,这一句话,您如何将它与圣人所谓的‘仁’字并排做解?自贡赎人,孔子曰,赐失之矣,为何?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喜曰:‘鲁人必多拯溺者矣。’为何?孔子曰,乡愿,德之贼也。可如今天下乡野,皆由乡愿治之,为何?”

    雷雨声中,房间里传出的宁毅的声音,流畅而平静。老人起初话语急躁,但说到这些,也平静下来,话语沉稳有力。

    “……教授弟子,自然用之直解,只因弟子能够读书,不久之后,十中有一能明其道理,便可传其教化。然而世人愚昧,即便我以道理直解,十中**仍不能解其意,何况乡人。此时可用直解,可用乡愿,但若用之直解,时间矛盾丛生,必引祸端,故此以乡愿做解。哼,这些道理,皆是入门初浅之言,立恒有什么说法,大可不必如此拐弯抹角!”

    “好,我的话不就在其中了吗。孔子著论语,乃是将其一生所得,收录其中。后世扬儒家,乃是以其中利于统治之言,曲解所得。我要得其道理,不曲解,做直解不就行了。”

    “哈哈,做直解,你根本不知,欲教化一人,需费何等功夫!春秋战国、秦至两汉,讲恩怨,重复仇,此为立恒所言盛世么?春秋战国战乱不断,秦二世而亡,汉虽强大,但诸侯并起,民众起事不断。世间每有如此纷争,必定民不聊生,死者无数,后世先贤怜悯世人,故如此释义儒家。诚如立恒所言,数百年前,民众血性有失,然而两百余年来的太平,这一代代人能够在此世间过活,已是何其不易。立恒,用你之法,一两代人激起血性,或能赶跑女真,但若无儒学节制,此后百年必定流毒不断,战乱纷争频起。立恒,你能看到这些吗?认同这些吗?民不聊生百年就为你的血性,值得吗?”

    “……坦白说,我自然能看到,我也认同。老人家您能想到这些,自然很好,这说明您心中已存改良儒家之念,这岂非就是我当初说过的事情?千百年来,儒学如何变成如今这样,您看得到,我也看得到,你我分歧,从不在此,只是对于今后是否还要如此去做,统御民众是否只能用乡愿。你我所见不同。”

    “你!还!能!如!何!去!做!”

    “……世间上所有事情,皆在发展变化之中,自上古以来,人们由刀耕火种,到后来渐渐的善用各种工具,初时人们走出一座大山。要花很多天,后来马车、道路渐渐多了,勾连两地,成本渐低,各种物资的出现,各种新器物的出现,包括大运河、航运的发达。它们在另一方面,也在不断改变朝廷统治和施政的方法。”

    “……新的变化,如今正在出现。统治的儒家。却因为当初找到的规矩,选择了不变,这是因为,我在圆圈里画一条线出来,要么你们折断它,要么你们让整个圆变得比那条线还大。左公,设想如今这些作坊再发展,一人可抵五十人之力。一人可生产往常五十人之货物,则天下物资丰盈。设想人人都有书念,则识字不再为士人之特权。那么,这天下要如何去变,统治方式要如何去变,你能想象吗?”

    “老夫是想不出来,但你为了一个八字没有一撇的东西。就要肆意妄为!?”

    “我也不想,若是女真人未来,我管它发展一千年!但如今,左公您为何来找我谈这些,我也略知一二。我的兵很能打,若有一天,他们能席卷天下,我自然可以直解论语,会有一大群人来帮忙解。我可以兴商业,兴工业,其时社会结构自然瓦解重来。至少,用何者去填,我不是找不到东西。而左公,如今的儒家之道在根性上的错误,我已经说了。我不期待你跟。但大变之世就在眼前,符合儒家之道的将来也在眼前,您说儒家之道,我也想问您一个问题。”

    房间里的声音持续传出来:“——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这句话,左公何解啊!?”

    里面安静了片刻,雨声之中,坐在外面的云竹微微笑了笑,但那笑容之中,也有着微微的苦涩。她也读儒,但宁毅此时说这句话,她是解不出来的。

    片刻之后,老人的声音才又响起来:“好!那老夫便跟你解一解儒家之道……”

    外头大雨倾盆,天上闪电偶尔便划过去,房间里的争论持续许久,待到某一刻,屋里茶水喝完了,宁毅才打开窗户,探头往外面看,叫人送水。左端佑嚷着:“我却不用!”这边的宁曦已经往厨房那边跑过去了,待到他端着水进入书房,左端佑站在那儿,争得面红耳赤,须发皆张,宁毅则在桌边整理打开窗户时被吹乱的纸张。宁曦对这个颇为严肃的老人家印象还不错,走过去拉拉他的衣角:“爷爷,你别生气了。”

    左端佑哼了一声,他不理宁曦,只朝宁毅道:“哼,今日过来,老夫确实知道,你的军队,破了籍辣塞勒五万大军,攻下了延州。这很不简单,但还是那句话,你的军队,并非真正的明事理,他们不能就这样过一辈子,这样的人,放下刀枪,便要成祸害,这非是他们的错,乃是将他们教成这样的你的错!”

    “左公,不妨说,错的是天下,我们造反了,把命搭上,是为了有一个对的天下,对的世道。所以,他们不用担心这些。”

    “大言不惭,我且问你,你攻下延州而又不守,打得是什么主意。”

    宁毅回答了一句。

    “什么?”

    宁毅又重复了一遍。

    不多时,左端佑砰的推门出来,他的仆人随从连忙上来,撑起雨伞,只见老人走进雨里,偏头大骂。

    “愚不可及——”

    他柱着拐杖,在随从持伞的遮挡和搀扶下,大步地走出了院子,迎着大雨越走越远。当初宁毅说出那些造反整个天下的话,李频走后,老人留下来继续看事态的发展,谁知道才两天,便传来在当日下午延州城便被攻破的消息。

    对于道的争论是大事,但毕竟一时间不会波及到现实,相反,武朝还没有一支这样能打的部队,本着既哀且怒的心理,他最终决定过来,与宁毅辩上一番,试图拯救这走错路的孩子,谁知道最后聊起黑旗军的动向,听到宁毅的那个答案,他才真能确定,这整个山谷的人,都已经疯了,秦家的小子。也已经疯了。

    老人才不愿跟真正的疯子打交道。

    不过,这天夜里生完闷气,第二天上午,云竹正在院子里哄女儿,抬头看见那白发老人又一路矫健地走过来了。他来到院子门口,也不打招呼。推门而入——旁边的守卫本想阻拦,是云竹挥手示意了不用——在屋檐下读书的宁曦站起来喊:“左爷爷好。”左端佑大步穿过院子,偏过头看了一眼孩子手中的漫画书,不搭理他,直接推开宁毅的书房进去了。

    正在桌边写东西的宁毅偏过头看着他,满脸的无辜,随后一摊手:“左公,请坐,喝茶。”

    不多时。房间里的争吵又开始了。

    *****************

    就在小苍河河谷中每天无所事事到只能坐而论道的同时,原州,局势正在急剧地变化。

    楼舒婉与随行的人站在山头上,看着西夏大军拔营,朝东北方向而去。数万人的行动,一时间黄土漫天,旌旗猎猎,杀气延绵欲动天云。

    “楼大人。我们去哪?”

    随行的人员只有一名丫鬟是女子,其余皆是男人。但面对楼舒婉,都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怠慢。

    “……去庆州。”

    “是。”

    “我总觉得……”

    “嗯?大人,觉得什么?”

    楼舒婉欲言又止,随行的虎王麾下官员问了一句,但片刻之后。女人还是摇了摇头,她心中的话,不好说出来。

    原本西夏大军屯兵原州以北,是为了出击剿灭种冽率领的西军残部,然而随着延州忽如其来的那条军报。西夏王勃然大怒。平山铁鹞子已率队先行,随后本阵拔营,只余深入环州的万余精锐应付种冽。要以雷霆万钧之势,踏灭那不知天高地厚的万余武朝流匪。

    只因在攻下延州后,那黑旗军竟未有丝毫停留,据说只取了几日粮食,径直往西面扑过来了。

    此时地里的麦子还没割完,由延州往庆州、往原州一线,不仅仅是延州溃兵在逃散,有许多麦子还在地里等着收运,对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朝着这边过来,不论其目的到底是麦子还是后防空虚的庆州,对于西夏王来说,这都是一次最大程度的藐视,**裸的打脸。

    按照分析,从山中跃出的这支队伍,以铤而走险,想要呼应种冽西军,打乱西夏后防的目的居多,但偏偏西夏王还真的很忌讳这件事。尤其是攻下庆州后,大量粮草军械囤积于庆州城内,延州先前还只是籍辣塞勒坐镇的中心,庆州却是往西取的前哨,真要是被打一下,出了问题,以后怎么样都补不回来。

    一切发展都极快,军情来得极快,对方来得极快,西夏大军反应的速度也极快。一支九千人的部队像傻逼一样扑向一支七万人的,七万人这边要怎么反应——其实也没多少可说的。

    总不至于调头逃跑吧。

    唯有楼舒婉,在这样的速度中隐约嗅出一丝不安来。先前诸方封锁小苍河,她感到小苍河毫无幸理,然而内心深处还是觉得,那个人根本不会那么简单,延州军报传来,她心中竟有一丝“果然如此”的想法升起,那叫做宁毅的男人,狠勇决绝,不会在这样的局面下就这样熬着的。

    能攻下延州,必是呕心沥血的布局,九死一生的战斗,小苍河危局已解,然而更大的危机才正要到来——西夏王岂能吞下这样的屈辱。就算一时解了小苍河的粮食之危,异日西夏大军反扑,小苍河也必然无法抵挡,攻延州不过是无法可想的饮鸩止渴。然而当听说那黑旗军队直扑庆州,她的心中才隐隐升起一丝不祥来。

    那个男人在攻下延州之后直扑过来,真的只是为种冽解围?给西夏添堵?她隐约感到,不会这么简单。

    她望着远方,沉默不语,心中扑通扑通的,为了隐约察觉到的那个可能,已经烧起来了……

    不会是这样,简直痴人说梦……可对于那个人来说,若真是这样……

    作为这次大战的第三方,正在环州加快收粮,苟延残喘种冽西军是在第二天才收到女真拔营的情报的,一番打探之后,他才稍稍理解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西军内部,随后也展开了一场讨论,关于要不要立刻行动,呼应这支可能是友军的队伍。但这场讨论的决议最终没有做出,因为西夏留在这边的万余大军,已经开始压过来了。

    几天之后,他们才收到更多的消息,那时,整个天地都已变了颜色。

    从女真二次南下,与西夏勾连,再到西夏正式起兵,吞并西北,整个过程,在这片大地上已经持续了半年之久。然而在这个夏末,那忽如其来的决定整个西北走向的这场战事,一如它开始的节奏,动如雷霆、疾若星火,凶狠,而又暴烈,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迅雷不及掩耳的劈开一切!

    “走!快一点——”

    “走走走走走——”

    山川之上,黑旗延绵而过,一队队的士兵在山间奔行,朝西面而来。秦绍谦骑着马,目光冰冷却又炽烈,他望着这山间奔行的洪流,脑中转着的,是在先前多次推演中宁毅所说的话。

    “……但凡新技术的出现,只有第一次的破坏是最大的。我们要发挥好这次破坏力,就该选择性价比最高的一支军队,尽全力的,一次打瘫西夏军!而理论上来说,应该选择的军队就是……”

    军队穿过山岭,秦绍谦的马穿过山岭高处,前方视野陡然开朗,牧野山川都在眼前推展开去,抬起头,天色微微有些阴沉。

    “不要下雨啊……”他低声说了一句,后方,更多驮着长箱子的战马正在过山。

    百余里外,天下最强的铁骑正穿过庆州,席卷而来。两支军队将在不久之后,狠狠地相遇、碰撞在一起——(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彭海帆”“会奔跑的裸奔男”打赏的盟主,二月到了,求个保底月票^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