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七五章 雳雳雷霆动 浩浩长风起(一)
    混乱还在持续,弥漫在空气中的,是隐隐的血腥气。

    六月十八,下午,延州城,烟柱在升腾。

    此时的时间还是盛夏,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树荫清晰地摇晃在城中的道路上,蝉鸣声里,掩盖不了的喊杀声在城间蔓延。百姓闭门固户,在家中提心吊胆地等待着事情的发展,也有原本心有血性的,提了刀棍,叫三五邻人,出来撵杀西夏人。

    延州本就由西军统治多年,百姓血性尚存,无能为力时,人们只得屈辱躲避,然而当有军队杀进城来,他们尾随其后,发泄愤怒的勇气,终究还是有的。

    也有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开了院门,提了一桶井水,拿了几颗枣子,颤巍巍地等着给进来的军人吃喝的,看见杀进来的军人便递。口中在问:“是天兵到了吗?是种相公回来了吗?”

    士兵便指了后方黑旗:“我等乃小苍河,华夏军!”

    老妇人或许听不太懂,眼中便已哭起来:“我的孩儿,已经死了,被他们杀死了……”西夏人来时,大军屠城,后来又统治半年,城内被杀得只剩鳏寡孤独的,非只一户两户。

    遇上的小队士兵愣了愣,随后席卷前行、支援巷战。

    一支队伍跑过街道,在街道末尾的小广场处稍作停留,有些人喘息着在路边的墙角坐下来。这是华夏军第二团一营二连,毛一山在其中,已经杀得浑身是汗,中午才用河水冲了身子,眼下又已经半身染血,手跟钢刀刀柄绑在一起。此时解开,都有些微微发抖。

    排长侯五比他好些。不远处是袒着上半身,随他们一道行动的渠庆。他身上皮肤黝黑扎实,肌肉虬结,从左肩往右肋还绑着绷带,此时也早已沾满血迹和灰尘。他站在那儿。微微张开嘴,努力地调匀呼吸,右手还提着刀,左手伸出去,抢过了一名士兵提来的水桶里的木瓢,喝了一口,然后倒在头上。

    “哈哈……爽啊——”

    大伙儿素知他以往带过兵,性格沉稳内敛,不会轻易张扬于外。但此时这汉子右手微微颤抖着。喊出这一声来,虽已在巨大的疲累当中,却是发自肺腑,激动难抑。

    后方,也有些人猛的发声:“没错!”

    “就该这样打!就该这样打——”

    “过瘾!”

    话语之中,微微颤动。那是巨大的兴奋、张扬与疲倦混杂在了一起。

    视野前方,又有更多人从远处杀了过去,士气昂然。如饥似渴。

    从昨日出山时起,黑旗军的整个攻速。实在是太快了,快得甚至连军中的将士本身都觉得意外和震撼。孙子兵法上说,其疾如风、侵略如火、动如雷霆,说是这样说,一支军队能做到这种程度,谈何容易。然而自昨日起。黑旗军从山中扑出,整个战略层面真如一刀劈出,舍身忘死,所向无前。

    无论大小规模的战斗,触物即崩!

    在众多将士的心中。从来不曾将这一战看得太过简单。近一年时间以来感同身受的压力,对身边人渐渐的认同,让他们在出山之时义无反顾,但西夏又不是什么软柿子,当无法可想,九千多人一齐杀出去,给对方一下狠的,但对自己来说,这样的行动也必然九死一生。然而带着这样的死志杀出时,两天时间内一路击溃数万军队,毫无停留地杀入延州城,甚至于军中不少人都觉得,我们是不是遇上的都是西夏的杂兵。

    唯有渠庆这样的人,能够明白这是怎样的军魂。他曾经统领过武朝的军队,在女真铁骑追杀下全军覆没,后来在夏村,看着这只军队九死一生地打败怨军,再到造反,小苍河中一年的压抑和淬炼,给了他们太过强大的东西。

    再严苛的训练也无法将一个人的体能提升两三倍,然而,当数千人如怒潮般的对冲,在接敌的瞬间斩出的那一刀,决定了一支军队是何其的强大。西夏人并非弱小,他们按照训练结阵,在接敌时按照训练挥出刀锋、刺出枪尖。而自己身边的这些人,最大的念头就是要一刀斩翻前方的敌人,不仅斩翻,还要试图将前头的屏障推开、撞开。

    许许多多的人都认为,对冲临敌的瞬间,士兵裹挟于千万人中,能否杀敌、幸存,只能取决于训练和运气,对于大部分军队而言,固然如此。但实际上,当训练到达一定程度,士兵对于厮杀的欲念、狂热以及与之并存的清醒,仍旧可以决定交锋一刻的状况。

    当在交锋的一瞬间,一边倒下八个人,一边只倒下两个的时候,那一瞬间的差距,就足以造成天崩地裂的后果。这样的战斗,决定胜负的不过是军阵前两三排的杀伤,当这两三排崩溃太快,后头的会被直接推开,裹挟着形成排山倒海般的溃退。

    当然,这样的军人何其难以造就,然而经历了小苍河的一年,至少在这一刻,渠庆知道,身边聚集的,就是这样的一批士兵。

    他此时手臂微微颤抖,胸中热血还在涌动。身边有这样的一帮同伴,几年前遇上怨军会如何,遇上女真人会如何,可能只是微带感慨的想象。但是接下来会如何,基本就不会有太多的迷惘。

    “还有谁的刀上,未曾沾血的?”

    “没有!”

    “那……仗未打完,你们杀够了吗!?

    “没有——”

    稍稍休息后的众人起来,气势如虹!

    轰的一声,大门被推开,戴着黑色眼罩,穿黑披风的独眼将军步伐未停,一路前行,身边是拱卫的小队。前行的路途、院落间,西夏人的旌旗倾倒,尸首横陈。巨大的气球从头顶飞过去。

    更前方的一个院落间,摆放着不少大车,这边明显是先前战斗激烈的区域,一辆大车还在燃烧。华夏军的士兵提着水桶,正在浇灭火焰,不少人聚集于此,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鲜血,周围便是一排排的库房。陈驼子拿了湿毛巾擦脸上的血迹,朝这边走过来。汗水和更多敌人的鲜血早在他身上混杂起来,凝成一股难闻的味道。

    这味道对于敌人来说,或许就是真正的可怖了。

    “将军,籍辣塞勒猝不及防,尚未安排人大规模烧粮,这里面如今多数是新收的麦子,还有西夏人先前的军粮。”

    库房的大门打开,一堆堆的布袋陈列眼前,犹如小山一般堆积。秦绍谦看了一眼:“还有其它几个粮库呢?”

    “都已拿下。”

    小苍河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缺粮。陈驼子等人在延州城内埋伏许久,对于几个粮库的位置,早已探查清楚。突破北门之后,几支精锐部队首要的任务便是突袭这些粮库。西夏人始终觉得自己占据上风,又何曾想到过要烧粮。

    “城中的战斗,要迅速收尾,但是残留在延州的西夏士兵不会少,我们没有时间留下来清理。你在此地数月。与本地人已经联系好了吧?”

    城中战事尚未停歇,秦绍谦看了一眼。便一面询问,一面朝外走去,陈驼子黑道出身,小眼睛眨了眨,阴鸷而嗜血:“是有些本地帮派愿意出手,也有提条件的。嘿嘿……”

    “条件不管,你的人手留下,另外五团再留下两百人给你,于延州城收拢这一路伤员,看好这些粮库。大军将取五日粮草。其余所有事,都待回头再说。”

    陈驼子眨了眨眼:“军队要继续前行吗?将军,我愿跟随杀敌,延州已平,留下来实在没意思。”

    两人此时已经一路走了出去,秦绍谦回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此地要个压得住阵脚的人,你随宁兄弟这么久,又在延州城呆了数月,最让人放心。我等以快打慢,下延州占了猝不及防的便宜,但只下延州,并无意义,接下来才是真正的破釜沉舟,若出问题,有你在后方,也好接应。”

    这话简简单单,却是沉重无比。陈驼子点头,拱手,秦绍谦翻身上马,也拱手行礼:“陈兄,保重。”

    “将军保重。诸位保重。”

    延州城内,鲜血流淌、战痕倾泻,大量的西夏士兵此时已从延州西面、西南面溃退而出,追杀的黑旗军士兵,也从后方不断出来,城外西北的山地间,一团厮杀的漩涡还在继续,籍辣塞勒帅旗已倒,然而追杀他的几支队伍犹如疯虎,从入城时,这些队伍便直插他的本阵,到得此时,还紧紧撵住不放。

    因为出兵时的心理预期太高,此时在延州内外,多的是感到没有杀够的黑旗军士兵,尤其是对于大军的这些将领,对小苍河中某一部分的年轻士兵,有着巨大的诱惑力,这是因为小苍河如今的精神领袖,杀了一个皇帝。

    少量的亲卫和大量的溃兵围绕着籍辣塞勒,这位西夏将领抱着他的长枪,站在地上,胸口是压抑的发闷和痛楚。这支从山中杀来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军队。甚至到得眼前,他心中还有些懵,区区两日的时间,天翻地覆,几万大军的崩溃,对方如同狼虎般**。若是从客观的角度,他能够知道自己为何失败的原因,只是……仍旧无法理解。

    那纯粹是太过悬殊的战力差了,交锋的一瞬间,对方陡然爆发出来的战斗烈度,已经远远超过普通军队的承受能力。自己的指挥没有问题,策略没有问题,先前定下的守城预案没有问题,只是没有任何预案,是为了应付超出常识这么多的事情而准备的。

    就好像女真士兵与武朝士兵的战力对比。当武朝将领接受了女真强大的事实,与女真军队对阵时,还能有来有往。如果从一开始,大伙儿将彼此放在同一水平线上去衡量,那么只需要一次对冲,武朝不管多少的军队,都只会兵败如山。

    在西北这片土地上,西夏军队已经是占了优势的,即便面对折家军,彼此对冲也不是什么糟糕的选择。谁会预料到忽然从山中蹦出这么一支超出常理的队伍?

    巨大的混乱席卷而来,隐隐的,天边的日头已经显出橙黄色。喊杀声也越来越近。最后的几次视野中,他看见不远处一名年轻将领浑身赤红,杀过尸山血海,口中正在大喊:“我的——”微微偏头,有人手持钢刀,当头劈了下来——

    延州。由籍辣塞勒率领的西夏甘州甘肃军司在西北的土地上仅仅坚持了两天的时间,六月十八的这天下午,延州城破,西夏大军溃败如海潮冲散。而自山中陡然扑出之后,这支忽如其来的军队形如疯狂举动,到此时才仅仅完成了前半步。

    ***************

    轰--哗--

    闪电划过阴沉的雨幕,大雨之中,雷鸣声传来。

    六月二十,小苍河河谷。正笼罩在一片暴雨之中。

    半山上的小院,房子里点起了油灯,院落里,还有人在奔走回来,鸡飞狗跳的。云竹抱着女儿坐在门边看雨时,还能听见隔壁有声音传来。

    “……想要变这天下陈俗,说来好听,令民众知之。也不过说来好听。若真能做到,你以为这些年来便无人去试么。会做成什么样子……你小苍河的军队是不错,你可以将血性还给他们,逞一时之勇,可将来你如何管束。能为自我而战,就叫明事理?你以为哪个读书的不想做到令人明理……”

    “……而且,明理也并非读书能解决的。你也说了。我左家子孙不肖,有哪家子孙都是好的?莫非都只是长辈溺爱!?左家子孙谁不能读书?我左家家风莫非不严?不明道理,自以为是者,十有**。这还是因为我左家诗书传家。左某敢断言,你就算真令天下人都有书读。天下能明理者,也不会足十一!”

    “……儒家是一个圆!这圆虽难改,但未尝不能徐徐扩大,它只是不能一步登天!你为求格物,反儒?这中间多少事情?你要人明理,你拿什么书给他们念?你黄口小儿自己写!?他们还不是要读《论语》,要读圣人之言。读了,你难道不让他们信?老夫退一步说,就算有一天,天下真有能让人明理,而又与儒家不同之学问,由儒家变成这非儒家之间的空,你拿什么去填?填不起来,你便是空口妄言--”

    前日谷中的混战之后,李频走了,左端佑却留下了。此时雷雨之中,老人的话语,振聋发聩,宁毅听了,也不免点头,皱了皱眉……

    *****************

    原州腹地,西夏大军军营,楼舒婉走出营帐,看见了军营当中的异动,有党项贵族军官匆匆过去,口中还在说着什么。询问身边懂西夏话的随从时,对方皱着眉头:“似乎是说……他们皇帝陛下,受伤了……”

    楼舒婉心中一惊,她皱起眉头,随后加快两步,冲过去拉住了一名已经熟识的年轻军官:“怎么了?你们……陛下遇刺了?”

    “不是,陛下砸翻他的桌子,手上负了些轻伤。”那军官看了看周围,“延州传来战报。”

    “延州?”

    “籍辣塞勒……”那军官正要详述,忽然又想起这女人的来历,和说过的一些话,“……你先前说的,山中的那帮流匪,有动作了。”

    “……宁毅?”楼舒婉甚至愣了一愣,才说出这个名字,然后瞪大眼睛,“小苍河那些人?”

    “四日前,他们从延州东侧山中杀出,一共万人,直扑延州,籍辣塞勒没能挡住他们。”

    “……他们绕过延州?去哪里?”

    “强攻延州,半日破城……”楼舒婉惊愕的目光中,这军官说出了犹如神话般的讯息,风吹过军营上空,天地都显得苍凉。楼舒婉先是愕然,然后沉吟,她想说“我早料到他会有动作的”,她心中隐约的的确有这种预期,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动作而已,对方从来就不坐以待毙。

    但真正让她惊愕到极点,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的空气都在消失般不真实的讯息,来自于接下来随口的一问。

    ……

    她问道:“那攻下延州之后呢?他们……”

    对方回答了他的问题。(未完待续。)

    ps:  几乎是推翻了重写一遍,两更可能不太现实了。六七五的废稿我待会会发在书评区,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