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七三章 弥天大逆 战争伊始(中)
    小苍河,阳光明媚,对于来袭的绿林人士而言,这是艰难的一天。

    自从宁毅弑君之后,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来到小苍河试图行刺的绿林人,其实每月都有。这些人零零碎碎的来,或被杀死,或在小苍河外围便被发现,负伤逃遁,也曾造成过小苍河内少量的伤亡,对于大局无碍。但在整个武朝社会以及绿林之间,心魔这个名字,评价早已掉落到负数。

    被分派任务后的半年多时间里,总捕头樊重便一直在为此奔走,召集绿林群豪,为袭杀宁毅做准备。在这之前,竹记早将周侗刺杀粘罕的事情渲染得悲壮,樊重去拉人时,不少义愤填膺的绿林人反倒是被竹记给煽动起来,这样的事情,常令樊重与铁天鹰等人觉得讽刺有趣。

    这一次聚集在小苍河外的绿林人,一共是三百六十二人,三教九流混杂,当初一些被宁毅抓捕后投诚,又或是先前便有仇的绿林人也被叫了过来。

    例如关胜、例如秦明这类,他们在梁山是折在宁毅手上,后来进入军队,宁毅造反时,未曾搭理他们,但此后清算过来,他们自然也没了好日子过,如今被调派过来,戴罪立功。

    而如雷横、李俊这些人,梁山破后,被右相府的势力追得到处跑,整天提心吊胆。樊重找到他们后,许以重利,同时又加上威胁,他们也就这样跟着过来。

    但先前与宁毅打过交道的这帮人,彼此见了,其实多半都脸色复杂。

    小苍河除易守难攻的正门之外,四周仍旧是有崎岖的山路可以绕行进去的。进攻的时机选择在白天,是因为黑夜里的隐蔽同时也会让人看不清周围的机关陷阱,那心魔宁毅原本就擅用火器机关、奇巧淫技。这一次既然是几百人的进攻,选在晚上,反倒可能被人意外瞬间打乱。

    无论如何,大伙儿都已下了生死的决心。周宗师以数十人舍身行刺,差点便杀死粘罕,自己这边几百人同行。就算不成功,也必要让那心魔胆寒。

    ——在制定计划时,大伙儿都是这样呼应的。

    只是在面临生死时,遭遇到了尴尬而已。

    ***************

    为了牵制小苍河河谷内的防御力量,这一次进攻,绿林人一共选择了三个地方。

    首先以少量人手潜行上西面山坡,若是被发现——又或者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一支八十人左右的绿林好手,将尝试突破小苍河河口正门。这边道路狭窄。说起来易守难攻,但绿林人中本就有不少擅长飞檐走壁、攀援爬墙的,这些好手攻杀过去,对方总不能把堤给决了吧,只要上了河堤,狭窄的地方彼此交锋的人手都不会太多,何况旁边都是水,绿林人中。也有不少水性厉害的,由李俊带着。足以将小苍河的防守者弄个措手不及。

    真正的进攻,摆在山体的东侧,最后发动,由原本初步探查过的小道上山,翻越过去,直取那心魔的老巢。按照刑部的情报。这一次小苍河为出山抢粮,守军全数出动,纵然还有防御者留下,也必定不多了。绿林人战阵攻杀或许差点,只要冲进去。伺机杀死心魔,大伙儿的努力,便都有回报了。

    徐强居于东侧的两百多主力当中,他并不知道其余两路的具体情况如何,只是这一路才刚刚开始,便遭遇了问题。

    “白牙枪”于烈踩到了火雷,整个人被炸飞,鲜血淋了徐强一身,这倒不算是太过奇怪的问题,出发的时候,众人便预料到会有陷阱。只是这陷阱威力如此之大,山上的守卫也必定会被惊动,在前方领队的“侠盗”何龙谦大喝:“所有人当心地面新动过的地方!”

    “断门刀”李燕逆则道:“反正已经惊动山上了,我等不要再停留,立刻强杀上去——”

    一时间,群情激昂,但真正的问题发生在奔跑出几步之后,后方响起喝声:“关胜!我早知你有问题!”

    这说话的却是曾经的梁山英雄郝思文,他与雷横、关胜都站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没有举步。听得这声音,众人都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只见关胜手持大刀,面色阴晴不定。这时候周围还有些人,有人问:“关胜,你为何不走!”

    有人走上来:“关家哥哥,有话说话。”

    这时候虽是攻山开始,却也是最为紧急的时刻,爆炸刚过,谁知道山上会出什么敌人。有人下意识地围过来,关胜朝着后方退了两步,脱离开周围几人的包围。眼见他竟然反抗,附近的人便下意识地欺上前去,关胜大刀一横,顺势扫出,附近三人兵器与他大刀一碰,彼此尽皆退开。

    “梁山过后,我与那姓宁的没来往。但你们今日上得去?”

    郝思文咬着牙齿:“你被那心魔打破了胆!”

    “无益之事,送死罢了。”关胜目光扫过这漫山的群雄,“哼,郝思文你想错了我,但有一点却对了,以那心魔的算计,这中间岂能没有他的人?怕还不是一个两个吧。打这样的仗,我看那樊重才是心魔的人!”

    “狡辩!关胜你将话说清楚,敢做不敢认么!”

    有人扑过来,关胜一个转身,刀锋一晃,将那人逼开,身形已朝来路跨了出去:“事情至此,关某多说又有何益……”

    他话音未落,山坡之上一道身影举起钢鞭锏,砰砰将身边两人的脑袋如西瓜一般的打碎了,这人哈哈大笑,却是“霹雳火”秦明:“关家哥哥说得没错,一群乌合之众自愿前来,中间岂能没有奸细!他不是,秦某却是的!”

    附近有反应快的,拔刀便冲来:“杀了他!”

    秦明钢鞭一荡,脚下刷刷刷的退了好几丈远,拔刀者再度冲来,只听轰的一声。地面炸开,将那人炸得飞滚出去,血花洒了一地。

    秦明站在那里,却没人再敢过去了。只见他晃了晃手中钢鞭:“一群蠢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敢妄称侠义,实则愚昧不堪。尔等趁这小苍河空虚之时前来杀人,但可有人知道。这小苍河为何空虚?”

    “不要听他胡言!”一枚飞蝗石刷的飞过去,被秦明顺手砸开。

    “尔等可知,小苍河全军尽出,乃是西进,二十万西夏大军,如今肆虐西北。这小苍河全军,是与西夏人作战去了!尔等鼠辈小人!华夏沦陷,生灵涂炭时不敢与外族相战,只敢偷偷摸摸地过来这里逞威风。想要扬名。全死在这里吧!”

    他的这句话回荡山间,话说完,人影朝后方飞掠而去,消失在远处的乱石里。山坡上众人面面相觑。徐强脸上还带着血,一时间觉得牙是酸的,没有力量。

    一群人摆上生死,要来诛除魔头,才刚刚开始。便又是内奸又是内讧。这铁索横江,上不去也下不来。这还怎么打?

    片刻,有人喊道:“此乃妖言惑众之举,心魔最擅这等奸计。我等过来早知艰险,诸位不可动摇,来啊,随我杀上去——”

    随即有人应和:“没错!冲啊。除此魔头——”

    众人呼喊着,朝着山上冲将上去,不一会儿,便又是一声爆炸响起,有人被炸飞出去。那山头上逐渐出现了人影,也有箭矢开始飞下来了……

    ****************

    河谷之中,隐约能够听到外面的冲杀和爆炸声,半山腰上的院子里,宁毅端着茶水和糕点出来,口中哼着轻快的调子。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嗯~上住呜……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姑娘就像……花一样……”

    院门边,老人背负双手站在那儿,仰着头看天上飘动的气球,气球挂着的篮子里,有人拿着红色的白色的旗子,在那儿挥来挥去。

    “此物便要飞出去了,该如何转向?”

    “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嗯,无法转向,这东西只能靠风力,吹到哪算哪。左公,来喝茶。”

    左端佑走过去,拿起了一块糕点,放进口中吃了,随后拍拍手掌,继续听那外面的打斗声:“几百绿林人,冲上来也死得差不多了,看来立恒真不怕得罪全天下了。匹夫一怒血溅十步,你今后不得宁日啊。”

    宁毅喝了一杯茶:“我早就得罪了,不是吗?”

    **************

    山麓东侧,稍后方的崎岖崖壁上,此时,两条绳子正无声地悬在那儿,外面热闹的打斗中,有数十人沿着这最不可能爬上的岩壁,艰难地往上爬。

    李频是其中的一个。他面色涨得赤红,手上已经被绳子勒破了皮,然而在身边同行者的帮助下,已然体弱的他仍旧是不依不饶地爬到了半山之上。

    至今为止,他们还没有惊动任何小苍河的守军,因为这片崖壁,想要上下确实艰险。然而,找到了一名能够钻山攀岩的奇人,也正是李频此行的最大依仗。

    宁毅经营小苍河已有一载,即便山中的军队大都已出去,想要偷偷地潜入进来行刺,依然是不可能的。为了这一天的进攻,樊重集结了一大帮绿林人士,但李频从一开始就不信任这支队伍——这或许也是受到了宁毅当初的影响,没有严格组织的人手,百无一用。

    他们只是诱饵。

    这边山壁上,众人一个个的拉在这绳索上,再度攀援前进。风从西面吹过去了,李频站在最后的落脚点上,休息过后正要再次上去,陡然间愣了一愣,不少人也都愣了一愣。

    一只巨大的热气球从山里面顺着风飘出来。李频举起手上的一只千里镜朝那边看过去,天空中的篮子里,一个人也正举着千里镜望过来,表情似有微微变形。

    篮子里的那人放下千里镜,用力摇晃了手中的旗帜!

    “上——”

    李频大喊了一声——

    山谷里,有马队朝着这边的山崖奔行过来了。

    在马队到达之前,李频手下的人翻上了这片陡峭的崖壁,首先上来的人。开始了防御和厮杀。另一边,山坡上的爆炸还在响起来,冒着防守者的弓箭,李燕逆等人浑身浴血地冲入了山谷之中,他们想要找人厮杀,先前在上头的防御者们已经开始速度更快地后撤。冲下来的人再度落入陷阱、弓矢等物的夹击当中。

    外侧的山坡上,此时是斑斑点点的血迹、横陈的尸首,有的人已经死了,有的人趴在山坡的土石间,此时还不敢动弹,因为不知道哪里会忽然的发生爆炸,也有负伤之人,正在逐渐变得安静的这侧山麓上痛苦地嚎叫着。

    冲入山谷之中的人们又往前冲杀了一阵子,才终于有人出来。与他们交手。那三五人一组的队伍朝着落单的绿林人们冲过去,一阵砍杀后奔跑离开。“焚城枪”祝彪,宇文飞渡、小黑等人神出鬼没地收割着落单的人命。这场本就算不得公平的战斗,对于进攻者来说,就像是落入了一潭泥沼。他们朝着那边山腰上的院落继续发起进攻——这山谷毕竟不大,他们进来,便远远看到了院落那边的宁毅等人。

    另一边,李频等人也在马队的“风筝”战术中艰难地杀来。他身边的人在悬崖上大战一场后。还剩有四十多位,这些人进退相对严密、有章法。算是不太好啃的硬骨头。

    当然,宁毅原也没打算与他们硬干。

    陈凡、纪倩儿这些防守者中的精锐,此时就在院落附近,等待着李频等人的到来。

    左端佑看着东北侧山坡杀过来的那支队列,微微皱眉:“你不打算立刻杀了他们?”

    “强攻毕竟还会有点伤亡,杀到这里。他们心气也就差不多了。”宁毅手中拿着茶杯,看了一眼,“中间也有个朋友,许久未见,总该见一面。左公也该见见。”

    “哦?”

    “叫做李频。曾与秦家大哥一同守太原,九死一生。人已经历练出来了,不错的读书人。”宁毅朝左端佑偏了偏头,“可以……传承儒学。”

    “传承?”老人皱了皱眉。

    宁毅点头,没有解释。

    过得不久,两拨人在小院侧前方相聚约数十米的空地前碰头,预备杀过来。院落这边,十余面大盾被拖了出来,摆开阵势,林立如墙,负责驻守小苍河的人们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将手中弓矢、刀枪指向那边。

    能够冲到这里的,眼下不过是百余人,然而这时候从附近冲出来的,足有三五百人之多,将这山坡上包围了起来。事实上,从李频等人被发现的那一刻开始,这些人已然没有了任何机会,如今,一次冲锋,便要见分晓了。

    徐强混在这些人当中,心中有绝望冰冷的情绪。作为习武之人,想得不多,一开始说置生死于度外,然后就只是下意识的冲杀,待到了这一步,才知道这样的冲杀可能真只会给对方带来一次震撼而已。死亡,却真真实实的要来了。

    而且,杀到这里,他甚至没能跟谁交手,身上被爆炸炸伤了一次,挨了两箭,其余的时候,不过挥舞兵器拼命躲闪而已。真要说会被对方带来震撼,恐怕也不太可能。

    前方,有声音响起来,延迟了他死去的时间。

    “李兄,好久不见了,过来叙叙旧吧。”

    人群里,李频排开众人,艰难地走出来,他看了看身边的百余人,随后朝对面走了过去。

    ***************

    越过盾墙,院子里,宁毅朝他举了举茶杯。

    “三百多绿林人,几十个衙役捕快……小苍河就算全军尽出,三四百人肯定是要留下的。你昏了头了?过来喝茶。”

    小小的院子,这说话的声音平实而简单,李频看见宁毅的身影,深吸一口气,整了整衣冠。这个时候,他自知必死,却还不知道,眼下的这番对话,会发展到一个怎样的程度。

    于是他回答道:“我昏头了?你才昏头了?世人皆说心魔十步一算,素无遗策。却想不到,一怒弑君,与天下为敌。你走这一步,不止是昏头。更是疯了!”

    “杀周喆只是小事,我造反造定了。哦,对了,左端佑左公。”

    李频走到近处,微微愣了愣,然后拱手:“末学晚辈李德新。见过左公。”

    左端佑站在那儿,点了点头:“你助秦家子守太原,置生死于度外,很好。”

    “此乃晚辈职责。太原最终还是破了,生灵涂炭,当不得很好。”这话说完,他已经走到院子里,拿起桌上茶杯一饮而尽,随后又喝了一杯。

    “造反造定了?”李频沉默片刻。才再度开口说道,“造反有造反的路,金殿弑君,天地君亲师,你什么路都走不了!宁立恒,你愚不可及!今日我死在这里,你也难到明日!”

    “造反……”宁毅笑了笑,“那李兄不妨说说。造反有什么路?”

    “你的路多了,你有吕梁山帮衬。有右相遗泽,南面,你有康驸马为友,你有康王府的关系。康王如今便要身登大宝。无论如何,你只要徐徐图之,所有的路。都会比你眼前走得更好。但你选了最鲁莽的路……不对,你选的地方没有路。”

    李频摇了摇头,看着宁毅,宁毅站在那儿,一直都带着笑。他将茶水再度倒上:“还喝吗?”

    “可以了。”

    “好,那我们来说说造反和杀皇帝的区别。”宁毅拍了拍手,“李兄觉得,我为何要造反,为何要杀皇帝?”

    李频微微沉默了片刻:“为武朝衰弱,为忠臣蒙冤,为努力没有结果?”

    “为万民受苦。”宁毅补充一句。

    “有吗?”

    “有的,你们总喜欢往大处看,秦老是忠臣,他受苦,就是受苦,别人就不是?我在夏村打仗,看见过被女真人强暴的女子,她被救回来,瘦骨嶙峋,非常可怜,休息了几天,起来给救她的兵做饭,给他们包扎伤口,有人说要娶她。夏村大战最后一天的时候,她拿着刀冲出去,你看,她学会了拿到,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人……死在战场上了。”

    宁毅摇了摇头:“为了守住汴梁城,有多少人死了,城里城外,夏村的那些人哪,他们是为了救武朝死的。死了以后,没有结果。一个皇帝,肩上有天下亿万人的命,权衡来权衡去就像是小孩子开玩笑一样,没有任何责任,他不死谁死?”

    “这就是为万民?”

    “求同存异,我们对万民受苦的说法有很大不同,但是,我是为了这些好的东西,让我觉得有重量的东西,珍贵的东西、还有人,去造反的。这点可以理解?”

    “你虽该死,但可以理解。”

    “嗯,那么李兄认为,造反这么大的事,最重要的是什么?”

    宁毅问出这句话,李频看着他,没有回答,宁毅笑了笑。

    “你、你们,很多人以为是如何实施,如何一步步的策划,徐徐图之。你们把这种事情,当做一种冷冰冰的事例分析来做,简单的一件事,拆掉,看看怎么样能做成。但我不认同:任何一件大事,高远到造反这种程度的大事,他最重要的是立意!”

    宁毅举起一根手指,目光变得冰冷严苛起来:“陈胜吴广受尽压迫,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方腊造反,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你们读书读傻了,以为这种雄心壮志就是喊出来玩玩的,哄那些种田人。”他伸手在桌上砰的敲了一下,“——这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他笑了笑:“那我造反是为什么呢?做了好事的人死了,该有好报的人死了,该活着的人死了,该死的人活着。我要改变这些事情的第一步,我要徐徐图之?”

    李频冷冷道:“那你便要弑君?”

    “在于我有没有能力弑君。”宁毅道,“我若没有能力,当然是徐徐图之,我若是陈胜吴广,是方腊,我当然要徐徐图之,但我不是,这个可能性摆在我面前。我要造反,他要付出代价,我能杀他而不杀,那我以后也就不必反了。”

    院子里沉默了片刻,宁毅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做人做事都是这样,到最后,你的标准,会退到某个程度,因为世界严苛。你有一个最高标准,人生标准做事的标准都行,走不通,你可以退一点,你可以妥协一点,但你最后的成就,就在于你退了多少。宁死不退,熬过去了的,才能成大事,从一开始就讲徐徐图之的人,想得再清楚,也只能一事无成。”

    “你可曾想过……汴梁的百姓会怎么样?天下会怎么样?”

    “废话。”宁毅将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他们得死啊。”

    砰!李频的手掌拍在了桌子上:“他们得死!?”

    宁毅目光平静:“选错边当然得死,你知不知道,老秦下狱的时候,他们往老秦身上泼粪了。”

    李频已经一字一顿地吼了出来:“那是他们的错?”

    “不是他们的错?”宁毅摊了摊手,然后耸肩,“哦,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是无辜的。”

    宁毅说完这句,目光中有着怜悯,却已经开始变得严厉起来,缓缓的,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就是他们的错!他们不是无辜的!他们是武朝人!武朝打不过女真,他们就死有余辜——”

    他声音浑厚,内力激荡,到后来,声音已经震荡四周,远远传开:“你们讲情理,是因为你们组成武朝!农人耕织劳作,士人读书统治,工人修葺房屋,商人通货四方!你们一同生存!国家强大,人民身受其惠!国家虚弱,人民死有余辜!这是天罚!因为国家面对的是这片天地,天地不讲情理!天理只有八个字……”

    他的声音传出去,一字一顿:“——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声音隐隐如雷霆,李频皱着眉头,他想要说点什么,对面如此作态之后的宁毅陡然笑了起来:“哈,我开玩笑的。”

    这一下,就连旁边的左端佑,都在皱眉,弄不清宁毅到底想说些什么。宁毅转过身去,到旁边的盒子里拿出几本书,一面走过来,一面说话。

    “确实啊,汴梁的百姓,是很无辜的,他们为什么不无辜,他们一辈子什么都不知道,皇帝做错事,女真人一打来,他们死得屈辱不堪,我这样的人一造反,他们死得屈辱不堪。不管他们知不知道真相,他们说话都没有任何用处,天上掉什么下来他们都只能接着……呐,李频,这是秦相留下来的书,给你一套。”

    宁毅将书扔在桌子上:“所以,在这中间,诸位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东西吗?他们太无辜了,这本身就是不对的,做了这种错事怎么还能无辜呢?所以我在想,给他们一个说话多少能有用国家怎么样?这样一来,再出什么事情,人就死有余辜了,道理也就齐了。”

    这絮絮叨叨犹如呓语的声音中,隐约间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在酝酿,宁毅坐在了那里,手指敲打膝盖,似乎在思考。李频素知他的行事,不会无的放矢,还在想他这番话的深意。另一边,左端佑眉头紧蹙,开了口。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中间的道理,可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那边,敲打膝盖的手指停下来了,宁毅抬起头来,目光之中,已经没有了半点的戏谑。

    不久之后,他开口说出来的东西,犹如深渊一般的可怖……(未完待续。)

    ps:  嗯,这章七千字。

    给点月票呗^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