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六九章 琴音古旧 十面埋伏(五)
    回到半山上的小院子的时候,里里外外的,已经有不少人聚集过来。

    宁毅走进院里,朝房间看了一眼,檀儿已经回来了,她坐在床边望着床上的宁曦,脸色铁青,而头上包着绷带的小宁曦正在朝母亲结结巴巴地解释着什么。宁毅跟门口的大夫询问了几句,随后脸色才微微舒展,走了进去。

    “爹。”宁曦在床头看着他,微微扁嘴,“我真的是为了抓兔子……差点就抓到了……”

    宁毅走过去捏捏他的脸,然后看看头上的绷带:“痛吗?”

    “一开始不痛,现在有点痛了。”

    “没事的。”宁毅笑了笑,然后冲着门口挥了挥手,“大夫都说没事,你们全跑过来干嘛!宁毅,你看谁过来看你了。”

    “左爷爷。”宁曦朝着跟进来的老人躬了躬身,左端佑面目严肃,前一天晚上大伙儿一块吃饭,对宁曦也没有表露太多的亲切,但此时终究无法板着脸,过来伸手扶住宁曦的肩膀让他躺回去:“不要动不要动,出什么事了啊?”

    “我跟初一去捡野菜,家里来客人了,吃的又不多。后来找到一只兔子,我就去捉它,然后我摔跤了,撞到了头……兔子本来捉到了的,有这么大,可惜我摔跤把初一吓到了,兔子就跑了……”

    孩子说着这事,伸手比划,还颇为沮丧。好不容易逮着一只兔子,自己都摔得受伤了,闵初一还把兔子给放掉,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么。

    左端佑回头看了一眼宁毅。宁毅此时却是在安慰苏檀儿:“男孩子摔摔打打,将来才有可能成材,大夫也说没事。你不要担心。”随后又去到一边,将那满脸内疚的女兵安慰了几句:“他们小孩子,要有自己的空间,是我让你别跟得太近,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责。”

    这场小小的风波随后方才渐渐消弭。小苍河的气氛看来安详。实则紧张,内部的缺粮是一个问题,在小苍河外部,亦有这样那样的敌人,一直在盯着这边,众人面上不说,心中是有数的。宁曦忽然出事,一些人还以为是外面的敌人终于动手,都跑了过来看看。眼见不是,这才散去。

    小宁曦头上流血,坚持一阵之后,也就疲惫地睡了过去。宁毅送了左端佑出来,随后便去处理其他的事情。老人在随从的陪同下走在小苍河的半山上,时间正是下午,倾斜的阳光里,谷地之中训练的声音不时传来。一处处工地上热火朝天,人影奔走。远远的那片水库之中,几条小船正在撒网,亦有人于水边垂钓,这是在捉鱼填补谷中的粮食空缺。

    这些东西落在视野里,看起来平常,实际上。却也有种与其他地方绝不相同的气氛在酝酿。紧张感、危机感,以及与那紧张和危机感相矛盾的某种气息,老人已见惯这世道上的许多事情,但他仍旧想不通,宁毅拒绝与左家合作的理由。到底在哪。

    作为根系遍布整个河东路的大家族掌舵人,他来到小苍河,当然也有利益上的考虑。但另一方面,能够在去年就开始布局,试图接触这边,其中与秦嗣源的情谊,是占了很大成分的。他就算对小苍河有所要求,也绝不会非常过分,这一点,对方也应该能够看出来。正是有这样的考虑,老人才会在今天主动提出这件事。

    仅仅为了不被左家提条件?就要拒绝到这种干脆的程度?他难道还真有后路可走?这里……分明已经走在悬崖上了。

    他心头思考着这些,随后又让随从去到谷中,找到他原本安排的进入小苍河内的奸细,过来将事情一一询问,以确定河谷之中缺粮的事实。这也只让他的疑惑更为加深。

    不过,此时的山谷之中,有些事情,也在他不知道或是不在意的地方,悄然发生。

    为了补充士兵每日口粮中的肉食,山谷之中已经着厨房宰杀战马。这天傍晚,有士兵就在菜肴中吃出了细碎的马肉,这一消息传播开来,一时间竟导致小半个食堂都沉默下来,然后有为首的士兵将碗筷放在食堂的柜台前方,问道:“怎么能杀马?”

    不少人都因此停下了筷子,有人道:“谷中已到这种程度了吗?我等就算饿着,也不愿吃马肉!”

    “我等也不是顿顿都要有肉!穷惯了的,野菜树皮也能吃得下!”有人附和。

    众人心中焦灼难受,但好在食堂之中秩序未曾乱起来,事情发生后片刻,将领何志成已经赶了过来:“将你们当人看,你们还过得不舒服了是不是!?”

    军中的规矩良好,不久之后,他将事情压了下来。同样的时候,与食堂相对的另一边,一群年轻军人拿着刀枪走进了宿舍,寻找他们此时比较信服的华炎社发起人罗业。

    “罗兄弟,听说今日的事情了吗?”

    罗业正从训练中回来,满身是汗,扭头看了看他们:“什么事情?你们要干嘛?”

    “宁家大公子出事了,听说在山边见了血。我等猜测,是不是谷外那帮孬种忍不住了,要干一场!”

    这些人一个个情绪高昂,目光赤红,罗业皱了皱眉:“我是听说了宁曦公子受伤的事情,只是抓兔子时磕了一下,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退一步说,就算是真的有事,干不干的,是你们说了算?”

    众人微微愣了愣,一人道:“我等也实在难忍,若真是山外打进来,总得做点什么。罗兄弟你可代我们出面,向宁先生请战!”

    “你们被冲昏头脑了!”罗业说了一句,“而且,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你们要去打谁!还说要做大事,不能冷静些。”

    一群人原本听说出了事,也不及细想。都兴冲冲地跑过来。此时见是谣传,气氛便渐渐冷了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觉得有些难堪,其中一人啪的将钢刀放在桌上,叹了口气:“这做大事。又有什么事情可做。眼看谷中一日日的开始缺粮,我等……想做点什么,也无从入手啊。听说……他们今天杀了两匹马……”

    这人说起杀马的事情,心情沮丧。罗业也才听到,微微蹙眉,另外便有人也叹了口气:“是啊,这粮食之事,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

    “你们莫非是信不过秦将军、宁先生?”罗业道,“上面的几位大人。可是一日都未有偷懒。”

    “自然不是信不过,只是眼看连战马都杀了,我等心中也是着急啊,要是战马杀完了,怎么跟人打仗。倒是罗兄弟你,原本说有熟悉的大族在外,可以想些办法,后来你跟宁先生说过这事。便不再提起。你若知道些什么,也跟我们说说啊……”

    “我是猜到一些。却不好说。”罗业摇了摇头,“总之,你们平日里多下点功夫做训练,也就是了,上头自会有解决的办法!”

    “平日里训练,这里有谁偷过懒么!”

    “是啊。如今这干着急,我真觉得……还不如打一场呢。如今已开始杀马。即便宁先生仍有妙计,我觉得……哎,我还是觉得,心中不痛快……”

    “罗兄弟你知道便说出来啊。我等又不会乱传。”

    “宁先生他们策划的事情,我岂能尽知,也只是这些天来有些猜测,对不对都还两说。”众人一片喧嚷,罗业皱眉沉声,“但我估计这事情,也就在这几日了——”

    这宿舍之中的喧嚷声,一时间还未有停下。难耐的暑热笼罩的山谷里,类似的事情,也不时的在各处发生着。

    山上房间里的老人听了一些细节的报告,心中更为笃定了这小苍河缺粮并非虚假之事。而另一方面,这桩桩件件的琐事,在每一天里也会汇成长长短短的报告,被分类出来,往如今小苍河高层的几人传递,每一天夕阳西下时,宁毅、苏檀儿、秦绍谦等人会在办公的场所短时间的汇聚,交流一番这些讯息背后的意义,而这一天,由于宁曦遭遇的意外,檀儿的表情,算不得开心。

    一些事情被决定下来,秦绍谦从这里离开,宁毅与苏檀儿则在一起吃着简单的晚餐。宁毅安慰一下妻子,只有两人相处的时候,苏檀儿的神情也变得有些软弱,点点头,跟自家男人偎依在一起。

    夕阳渐落,天边渐渐的要收尽余晖时,在秦绍谦的陪同下吃了晚饭的左端佑出来山上散步,与自山路往回走的宁毅打了个照面。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宁毅换了一身新衣衫,拱手笑笑:“老人家身体好啊。”

    左端佑看着他:“宁公子可还有事。”

    “晚上有,现在倒是空着。”

    “那便陪老夫走走。”

    “好啊。”宁毅一摊手,“左公,请。”

    夜风吹拂的山路上,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去,左端佑柱着拐杖,走了一阵,缓缓开口,这一次,语气却是平和许多了:“这么些年来,老夫一向以为,掌一地权柄者,不可意气用事。”

    一旁,宁毅恭敬地点了点头。

    “今日下午,老夫开口时,以为事情并无太多可谈之处。如今心中却只是好奇,立恒觉得今天的话里,自己意气用事的,有几成?”

    “……一成也没有。”

    “老夫也这么觉得。所以,更加好奇了。”

    左端佑扶着拐杖,继续前行。

    “谷中缺粮之事,不是假的。”

    “不假。”

    “金人封北面,西夏围西南,武朝一方,据老夫所知,还无人敢于你这一片私相授受。你手下的青木寨,眼下被断了一切商路,也无能为力。这些消息,可有错处?”

    宁毅沉默了片刻:“我们派了一些人出去,按照之前的讯息,为一些大户牵线,有部分成功,这是公平买卖,但收获不多。想要私下帮忙的,不是没有,有几家铤而走险过来谈合作,狮子大开口。被我们拒绝了。青木寨那边,压力很大,但暂时能够撑住,辞不失也忙着安排秋收,还顾不了这片荒山野岭。但不管怎么样……不算错。”

    “你怕我左家也狮子大开口?”

    “没有这回事。”宁毅回答。

    “好。”左端佑点点头,“所以。你们往前无路,却仍旧拒绝老夫,而你又没有意气用事,这些东西摆在一起,就很奇怪了。更奇怪的是,既然不愿意跟老夫谈生意,你为何分出这么多时间来陪老夫,若只是出于对老秦的一份心,你大可不必如此。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你前后矛盾,要么老夫真猜漏了什么,要么你在骗人。这点承不承认?”

    他年事已高,但虽然白发苍苍,依旧逻辑清晰,话语流畅,足可看出当年的一分风采。而宁毅的回答,也没有多少迟疑。

    “老人家想得很清楚。”他平静地笑了笑。坦白告知,“在下作陪。一是小辈的一份心,另一点,是因为左公来得很巧,想给左公留份念想。”

    “哦?念想?”

    “嗯,将来有一天,女真人占据整个长江以北。权势更替,民不聊生,左家面临支离解体、家破人亡的时候,希望左家的子弟,能够记起小苍河这么个地方。”

    宁毅话语平静。像是在说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但却是字字如针,戳人心底。左端佑皱着眉头,眼中再度闪过一丝怒意,宁毅却在他身边,扶起了他的一只手,两人继续缓步前行过去。

    “左公不要动怒,这个时候,您来到小苍河,我是很佩服左公的勇气和魄力的。秦相的这份人情在,小苍河不会对您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宁某口中所言,也句句发自肺腑,你我相处机会或许不多,怎么想的,也就怎么跟您说说。您是当代大儒,识人无数,我说的东西是妄言还是欺骗,将来可以慢慢去想,不必急于一时。”

    “……哦?怎么说?”

    “女真北撤、朝廷南下,黄河以北全数扔给女真人已经是定数了。左家是河东大族,根基深厚,但女真人来了,会受到怎样的冲击,谁也说不清楚。这不是一个讲规矩的民族,至少,他们暂时还不用讲。要统治河东,可以与左家合作,也可以在河东杀过一遍,再来谈归顺。这个时候,老人家要为族人求个稳妥的出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左端佑目光沉稳,没有说话。

    “出路怎么求,真要谈起来太大了,有一点可以肯定,小苍河不是首要选择,次要也算不上,总不至于女真人来了,您指望我们去把人挡住。但您亲自来了,您之前不认识我,与绍谦也有多年未见,选择亲自来这里,其中很大一份,是因为与秦相的交往。您过来,有几个可能性,要么谈妥了事情,小苍河暗地里成为您左家的臂助,要么谈不拢,您安全回去,或者您被当成人质留下来,我们要求左家出粮赎走您,再或者,最麻烦的,是您被杀了。这期间,还要考虑您过来的事情被朝廷或是其他大族知晓的可能。总之,是个得不偿失的事情。”

    “冒着这样的可能性,您还是来了。我可以做个保证,您一定可以安全回家,您是个值得尊重的人。但同时,有一点是肯定的,您目前站在左家位置提出的一切条件,小苍河都不会接受,这不是耍诈,这是公事。”

    左端佑面上神色未变:“哦,那又是为什么呢?”

    “武朝之所以会到现在这副下场,左公的堂弟左厚文、孙子左继兰这一类人是主因,我这样说,左公同意吗?”

    砰的一声,左端佑的拐杖杵在地上,他转过头来看着宁毅,目光灼灼,面容如猛虎,要择人而噬。

    “所以,至少是现在,以及我还能把控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小苍河的事情,不会允许他们发言,半句话都不行。”宁毅扶着老人,平静地说道。

    左端佑一字一顿:“这样的话任何人说出来,老夫都当他疯了。”

    “您说的也是实话。”宁毅点头,并不生气,“所以,当有一天天地倾覆,女真人杀到左家,那个时候老人家您可能已经过世了。您的家人被杀,女眷受辱,他们就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归顺女真人,咽下屈辱,其二,他们能真正的改正。将来当一个好人、有用的人,到时候,即便左家亿万贯家财已散,谷仓里没有一粒谷子,小苍河也愿意接受他们成为这里的一部分。这是我想留下的念想,是对左公您的一份交代。”

    宁毅扶着左端佑的手臂,老人柱着拐杖,却只是看着他,已经不打算继续前行:“老夫现在倒是有些确认。你是疯了。左家却是有问题,但在这事到来之前,你这区区小苍河,怕是已经不在了吧!”

    “也有这个可能。”宁毅缓缓地,将手放开。

    “所以,眼前的局面,你们竟然还有办法?”

    夜风阵阵,吹动这山上两人的衣袂。宁毅点了点头,回头望向山下。过得好一阵才道:“早些时日,我的妻子问我有什么办法,我问她,你看看这小苍河,它如今像是什么。她没有猜到,左公您在这里已经一天多了。也问了一些人,知道详细情况,您觉得,它如今像是什么?”

    山下斑斑点点的火光汇聚在这河谷之中。老人看了片刻。

    “悬崖之上,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内里看似平和,实则焦躁不堪,五蕴俱焚。形如危卵。”

    “左公见微知著,说得没错。”宁毅笑了起来,他站在那儿,背负双手,笑望着这下方的一片光芒,就这样看了好一阵,神情却严肃起来:“左公,您看到的东西,都对了,但推想的方法有错误。恕在下直言,武朝的诸位已经习惯了弱者思维,你们思前想后,算遍了一切,唯独疏忽了摆在眼前的第一条出路。这条路很难,但真正的出路,其实只有这一条。”

    “无知小辈。”左端佑笑着吐出这句话来,“你想的,便是强者思维?”

    “马上要开始了。结果当然很难说,强弱之分或许并不准确,说是疯子的想法,也许更贴切一点。”宁毅笑起来,拱了拱手,“还有个会要开,恕宁毅先告辞了,左公请自便。”

    砰的一声,老人将拐杖再度杵在地上,他站在山边,看下方蔓延的点点光芒,目光严肃。他看似对宁毅后半段的话已经不再在意,心中却还在反复思考着。在他的心中,这一番话下来,正在离开的这个小辈,确实已经形如疯子,但唯有最后那强弱的比喻,让他稍稍有些在意。

    因为左厚文、左继兰这样的人,直接而干净地拒绝掉一条生路,这样的人,左端佑这一辈子都未曾见到过,甚至于曾经性格耿直的王其松,都不会迂腐到这个程度。

    没有错,广义上来说,这些不成器的大户子弟、官员毁了武朝,但哪家哪户没有这样的人?水至清而无鱼,左家还在他左端佑的手上,这就是一件正面的事情,即便他就这样去了,将来接手左家大局的,也会是一个强有力的家主。左家帮助小苍河,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固然会要求一些特权,但总不会做得太过分。这宁立恒竟要求人人都能识大体,就为了左厚文、左继兰这样的人拒绝整个左家的援手,这样的人,要么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要么就真是疯了。

    纯粹的理想主义做不成任何事情,疯子也做不了。而最让人迷惑的是,说到这一步,左端佑还有些想不通,那所谓“疯子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他抬起头来,山风正温暖地吹过去,天空中朗月繁星。宁毅的身影离开了这一边的山岗,而在另一边山坡上的一处木屋内灯火通明,小苍河黑旗军中目前所有营级以上军官、加上内政、参谋、情报方面的高层人员共六十八人,正先后到来,进入房间。

    房间里走动的士兵依次向他们发下一份抄录的文稿,按照文稿的标题,这是去年十二月初八那天,小苍河高层的一份会议决定。眼下来到这房间的人大部分都识字,才拿到这份东西,小规模的议论和骚动就已经响起来,在前方何志成、刘承宗等几位军官的的注视下,议论才缓缓地平息下来。在所有人的脸上,化为一份诡异的、兴奋的红色,有人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片刻,秦绍谦、宁毅先后从门口进来,面色严肃而又消瘦的苏檀儿抱着个小本子,列席了会议。

    这一天是靖平二年的六月十二。距离宁毅的金殿弑君、武瑞营的举兵造反已过去了整整一年时间,这一年的时间里,女真人再度南下,破汴梁,颠覆整个武朝天下,西夏人攻破西北,也开始正式的南侵。躲在西北这片山中的整支反叛军队在这浩浩汤汤的剧变洪流中,眼看就要被人遗忘。在眼下,最大的事情,是南面武朝的新帝登基,是对女真人下次反应的估测。

    但不久之后,隐在西北山中的这支军队疯狂到极致的举动,就要席卷而来。

    ——震惊整个天下!(未完待续。)

    ps:  嗯,酝酿一下情绪: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我日更了!!!

    这意味着什么!!!

    各位大爷,月票在哪里……(为什么没有跪着哭的颜文字……)

    嗯,其实就是……这段剧情,我应该要连更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