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六七章 琴音古旧 十面埋伏(三)
    远山、夕照,小路蜿蜒,穿过了黄昏的山岭,稍显破落的客栈,就坐落在林木悉数的山岭边。

    已改名叫穆易的男子站在客栈门边不远的空地上,劈小山一般的柴禾,劈好了的,也如小山一般的堆着。他身材高大,沉默地做事,身上没有点半出汗的迹象,脸上原本有刺字,后来覆了刀疤,英俊的脸变了狰狞而凶戾的半边,乍看之下,往往让人觉得可怕。

    这座小山岭名叫九木岭,一座小客栈,三五户人家,便是周围的全部。女真人南下时,这边属于波及的区域,周围的人走的走散的散,九木岭偏僻,原本的人家没有离开,以为能在眼皮底下逃过去,一支小小的女真斥候队光顾了这里,所有人都死了。后来便是一些外来的流民住在这里,穆易与妻子徐金花来得最早,收拾了小客栈。

    兵凶战危,荒山之中偶尔反倒有人走动,行险的商人,跑江湖的绿林客,走到这里,打个尖,留下三五文钱。穆易身材高大,刀疤之下隐约还能看出刺字的痕迹,求平安的倒也没人在这儿闹事。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女真人北上时,选取的并不是这条路。活在这小山岭上,偶尔能听到些外界的消息,到得如今,夏日炎炎,竟也能给人过上了安静日子的感觉。他劈了木柴,端着一捧要进去时,道路的一头有马蹄的声音传来了。

    自山路本来的一行一共五人,看来皆是绿林打扮,身上带着棍棒刀枪,风尘仆仆。眼见夕阳西下,便听见马背上其中一人道:“徐大哥,天色不早。前方有客栈,我等便在此歇息吧!”

    随后便有人应和。这五人奔行一日,已有疲态,其中一人呼吸有些紊乱,唯有那为首一人气息悠长,武艺勉强已算得上登堂入室。穆易瞧了一眼。待五人看过来时,端着木柴低头沉默着进去了。

    才是战后不久,这等野岭荒山,行路者怕遇上黑店,开店的怕遇上强人。穆易的体型和刀疤本就显得不是善类,五人在笑客栈外商量了几句,片刻之后还是走了进来,此时穆易又出来捧柴,妻子徐金花笑嘻嘻地迎了上去:“啊。五位客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啊?”这等荒山上,不能指着开店可以过日子,但来了客人,总是些添补。

    几人让穆易将马匹牵去喂草料,又叮嘱徐金花准备些饭食、酒肉,再要了两间房。这期间,那为首的徐姓男子一直盯着穆易的身形看。过得片刻,才转身与同行者道:“只是有几分力气的普通人。并无武艺在身。”其余四人这才放下心来。

    没有了心中的担忧,几人上楼放了行李,再下来时说话的声音已经大起来,客栈的小空间也变得有了几分活力。穆易如今的妻子徐金花本就开朗泼辣,上酒肉时,询问一番几人的来历。这绿林人倒也并不掩饰,他们皆是景州人士,这次一道出来,共襄一绿林盛举,看这几人说话的神态。倒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此时家国垂难,虽然庸庸碌碌者居多,但也不乏热血之士希望以这样那样的行为做些事情的。见他们是这类绿林人,徐金花也多少放下心来。此时天色已经不早,外头星星月亮升起来,山林间,隐约响起动物的嚎叫声。五人一面议论,一面吃着饭食,到得某一刻,马蹄声又在门外响起,几人皱起眉头,听得那马蹄声在客栈外停了下来。

    来人下马、推门,坐在柜台里的徐金花扭头望去,这次进来的是三名劲装绿林人,衣服有些陈旧,但那三道身影一看便非易与。为首那人也是身材挺拔,与穆易有几分相似,朗眉星目,眼神锐利凝重,面上几道细小疤痕,背后一根混铜长棍,一看便是经历杀阵的武者。

    这三人进来,与徐姓五人对望几眼,为首背长棍的男子转身走向徐金花,道:“老板娘,打尖,住店,两间房,马也帮忙喂喂。”直接放下一块碎银子。

    看着那块碎银子,徐金花连连点头,开口道:“当家的、当家的,去帮几位大爷喂马!”

    话说完时,那边传来低沉的一声:“好。”有身影自侧门出去了,女人皱了皱眉,随后连忙给三人安排房间。那三人中有一人提着行李上去,两人找了张方桌坐下来,徐金花便跑到厨房端了些米酒出来,又进去准备饭菜时,却见丈夫的身影已经在里面了。

    “当家的,又来了三个人,你不出去看看?”

    往日里这等山间若有绿林人来,为了震慑他们,穆易往往要出去走走,对方就算看不出他的深浅,这样一个身材高大,又有刺字、刀疤的汉子在,对方多半也不会节外生枝做出什么乱来的举动。但这一次,徐金花看见自家男人坐在了门口的凳子上,有些疲惫地摇了摇头,过得片刻,才声音低沉地说道:“你去吧,没事的。”

    徐金花微微愣了愣,然后点头。

    林冲自梁山之事重伤后被徐金花捡到,远离江湖、杀戮已有数年,但他此时哪里会认不出来,那背着混铜长棍的男子,便是他昔日的兄弟,“九纹龙”史进。

    徐金花自然不会清楚这些,她随后准备饭菜,给外头的几人送去。客栈之中,此时倒安静起来,以徐姓为首的五人望着这边,交头接耳地说了些事情。这边三人却并不说话,饭菜上来后,埋头吃喝。过了一阵子,那徐姓的中年人站起身朝这边走了过来,拱手开口道:“敢问这位,可是赤峰山八臂龙王史兄弟当面?”

    史进皱了皱眉站起来:“正是在下,敢问兄台是……”

    “在下徐强,与几位兄弟自景州来,久闻八臂龙王大名。金狗在时,史兄弟便一直与金狗对着干,前不久金狗撤兵。听说也是史兄弟带人直冲金狗军营,手刃金狗数十,其后浴血杀出,令金人胆寒。徐某听闻之后,便想与史兄弟认识,想不到今日在这荒山野岭倒见着了。”

    绿林之中有些消息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也有些消息,因为包打听的传播,远隔百里千里,也能迅速传扬开。他说起这豪迈之事,史进眉宇间却并不欢喜,摆了摆手:“徐兄请坐。”

    徐强大方地坐下:“不知史兄弟与这两位好兄弟,这是要去哪里。”

    “只是回去山中与人见面。”史进道,“徐兄弟有什么事情?”

    见他开门见山,徐强面上便微微一滞。但随后笑了起来:“我与几位弟兄,欲去西北,行一大事。”说话之中,手上掐了几个手势晃晃,这是江湖上的手势切口,暗示这次事情乃是某位大人物召集的盛事,懂的人看看,也就多少能明白个大概。

    史进点点头。并不说话。对方等了片刻,朗声道:“如今女真人南下。我朝天地动荡,汴梁城失,皇帝被抓去北国,千年未有之奇耻大辱。但之所以有此等奇耻大辱,其中有一罪魁祸首,几位可知道?”

    “不知徐兄弟说的是……”

    “正是那惊天的叛逆。人称心魔的大魔头,宁毅宁立恒!”徐强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个名字来,“此人不仅是绿林公敌,当初还在奸臣秦嗣源手下做事,奸臣为求功绩。当初女真第一次南来时,便将所有好的武器、军械拨到他的儿子秦绍谦帐下,其时汴梁情势危急,但城中我上百万武朝百姓众志成城,将女真人打退。此战过后,先皇识破其奸佞,罢黜奸相一系,却不料这奸贼此时已将朝中唯一能打的军队握在手中,西军散后,他无人能制,最终做出金殿弑君之大逆不道之举。若非有此事,女真就算二度南来,先皇振作后澄清吏治,汴梁也必然可守!可以说,我朝数百年国祚,汴梁几十万人,皆是折损在这该千刀杀万刀剐的逆贼手上!”

    他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掷地有声,说到后来,手指往木桌上用力敲了两下。附近桌上四名男子连连点头,若非此贼,汴梁怎会被女真人轻易攻破。史进点了点头,已然清楚:“你们要去杀他。”

    “武朝亿万子民,与其皆有不共戴天之仇!这魔头如今躲藏在西北荒山之中,正逢西夏人南来,他面临困局,应对不及。我等过去,正可见机行事,到时候,或将这魔头杀死,或将这魔头一家擒住,押往江宁,千刀万剐,为新皇登基之贺!”

    被女真人逼做假皇帝的张邦昌不敢乱来,如今武朝朝堂转去江宁,新皇要继位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徐强说到这里,拱了拱手:“绿林皆说,八臂龙王史兄弟,武艺高强,嫉恶如仇。今日也恰好是遇上了,此等盛举,若兄弟能一道过去,有史兄弟的身手,这魔头伏诛之可能必然大增。史兄弟与两位兄弟若然有意,我等不妨同行。”

    徐强看着史进,他武艺不错,在景州一地也算是高手,但名声不显。但若是能找到这冲击金营的八臂龙王同行,甚至切磋之后,成为朋友、兄弟什么的,自然声势大振。却见史进也望了过来,看了他片刻,摇了摇头。

    “对不住,在下尚有要事在身,诛杀心魔此事,在下不能去了。只在此祝贺徐兄弟马到成功,诛杀逆贼。”说完这些,过了一阵又道,“只是那心魔诡计多端,徐兄弟,与诸位兄弟,都得当心才是。”

    徐强愣了片刻,此时哈哈笑道:“自然自然,不勉强,不勉强。不过,那心魔再是诡计多端,又不是神人,我等过去,也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人倒行逆施,我等替天行道,自不惧他!”

    他说到“替天行道”四字时,史进皱了皱眉,随后徐强与其余四人也都哈哈笑着说了些慷慨激昂的话。不久之后,这顿晚饭散去,众人回到房间,说起那八臂龙王的态度,徐强等人始终有些疑惑。到得第二日天未亮,众人便起身启程,徐强又跟史进邀请了一次,随后留下汇聚的地点,待到双方都从这小客栈离开。徐强身边一人会望这边,吐了口唾沫。

    “呸,什么八臂龙王,我看也是沽名钓誉之徒!”

    另一边,史进的马转过山道,他皱着眉头。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兄弟却看不惯徐强那五人的态度,道:“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史大哥,要不要我追上去,给他们些好看!”

    史进摇了摇头:“我与那心魔,也有些过节,但他是好是坏,如今我已说不清楚。”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来,“这几位也不算坏人,我只是怕。他们回不来……”

    所有人的马儿都朝着两边跑远了,小客栈的门前,林冲自黑暗里走出来,他看着远方,东边的天外,已经微微显出鱼肚白。过得片刻,他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远山之后。还有无数的远山……

    徐强等人、包括更多的绿林人悄然往西北而来的时候,吕梁以北。金国大将辞不失已彻底切断了通往吕梁的几条走私商路——如今的金国皇帝吴乞买本就很忌讳这种金人汉人私下串联的事情,如今正在风口上,要短时间内以高压政策切断这条本就不好走的线路,并不困难。

    西南面,西夏大将籍辣塞勒对山区之中来往的难民、商户同样采取了高压政策,一旦抓住。必定是枭首示众。此时已经进入六月,李乾顺拿下原州,同时正在清扫环州一地,准备堵死西军种冽的活动根基,切断他的一切退路。西夏国内。更多的军队正在往这边输送而来,整个西北一地,除去战损,此时的西夏军队,已经到达十三万之众了。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稳定局势后收编的汉人军队,整个大军的规模,已经可以往二十万以上走。

    这是即便金人前来,都难以轻易撼动的数字。

    小苍河、青木寨等地,存粮已近见底,虽然河滩上的麦子正在逐渐成熟,但谁都知道,这些东西,抵不了多少事。青木寨同样也有种植小麦,但距离养活寨子的人,同样有很大的一段距离。随着每个人食物配额的减低,再加上商路的断绝,两边其实都已经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中。

    早晨,半山腰上的院子里,宁毅将稀粥、面饼端进了房间里,与躺在床上的苏檀儿一起就着些许咸菜吃早餐。苏檀儿病倒了,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负责整个山谷物资用度的她消瘦了二十斤,尤其随着存粮的逐渐见底,她有些吃不下东西,每一天,如果不是宁毅过来陪着她,她对于食物便极难下咽。

    对于苏檀儿有些吃不下东西这件事,宁毅也说不了太多。夫妻俩一同负担着许多东西,巨大的压力并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如果只是心理压力,她并没有倒下,也是这几天到了生理期,抵抗力弱了,才有些生病发烧。吃早餐时,宁毅建议将她手头上的事情移交过来,反正谷中的物资已经不多,用途也早已分派好,但苏檀儿摇头拒绝了。

    她笑着说:“我想起在江宁时,家中要夺皇商的事了。”

    那时候,她负担着整个苏家的事情,心力交瘁,最终病倒,宁毅为她扛起了所有的事情。这一次,她同样病倒,却并不愿意放下手中的事情了。

    窗外的远处,小苍河蜿蜒而过,河滩一侧,大片大片的麦浪,正在渐渐变成黄色。

    农历六月,麦子快要收割了。

    一片高压的气氛与难耐的暑热一道,正笼罩着西北。

    “时间就快到了吧。”喝了一小口粥,她望向窗外,宁毅也望了一眼。

    “……嗯,差不多了。”

    夫妻俩闲聊着,不一会,宁曦拖着个小筐,蹦蹦跳跳地跑了进来,给他们看今天早上去采的几颗野菜,同时申请着下午也跟那个叫做闵初一的小姑娘出去找吃的东西贴补家里,宁毅笑笑,也就答应了。(未完待续。)

    ps: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叫做《雅拉冒险笔记》,这是一本比较传统笔调的西幻作品,已经有两百多万字了,是以前有冒险、有伙伴、有温馨的那种东东,有兴趣的可以去搜搜看看^_^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