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六三章 敌人们 家人们(中)
    “……啊额额、啊额额,哇……呜……呃……”

    断断续续的声音发出来,伴随着夏日的虫鸣,这是孩子的哭声。

    土岭边小小的课堂里,小女孩站在那儿,一边哭,一边觉得自己快要将前方漂亮的女先生给气死了。

    小女孩今年七岁,衣服上打着补丁,也算不得干净,个子瘦瘦小小的,头发多因干枯隐隐成黄色,在脑后扎成两个辫子——营养不良,这是许许多多的小女孩在后来被称作黄毛丫头的原因。她本身倒并不想哭,发出几个声音,随后又想要忍住,便再发出几个哭泣的声音,眼泪倒是急得已经布满了整张小脸。

    元锦儿皱眉站在那里,嘴唇微张地盯着这个小姑娘,有些无语。

    “哭什么哭?”

    “有什么好哭的。”

    “先生又没打你!”

    “哇呃呃……”

    “闵初一!”

    “呃!”

    小姑娘又是浑身一怔,瞪着大眼睛惶恐地站在那儿,眼泪直流,过得片刻:“呜呜呜……”

    “气死我了,手拿出来!”

    元老师戒尺一挥,小姑娘吓得赶快伸出右手手板来,然后被元锦儿啪啪啪啪的打了十下手板,她用左手手背堵住嘴巴,右手手板都被打红了,哭声倒也因为被手堵住而止住了。待到手板打完,元锦儿将她几乎塞进嘴巴里的左手拉下来,朝旁边道:“气死我了!宁曦,你带她出去洗个手!”

    “姨,你别气了……”

    “叫先生。”元锦儿瞪他一眼。

    “元先生。”才刚刚五岁的宁曦小小的脑袋一缩,并拢双手,给元锦儿行了一礼。“我们出去了。”

    他拉着那名叫闵初一的女孩子赶紧跑,到了门外,才见他拉起对方的衣袖,往右手上呼呼吹了两口气:“很疼吗。”

    小女孩眼中含泪,点头又摇头。

    “呼呼吹吹就不痛了……”

    教室的外面不远,有小小的溪流。两个孩子往那边过去。教室里元锦儿扭过头来,一帮孩子都是正襟危坐,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教室后方两名双胞胎的孩子甚至都下意识地在小板凳上靠在了一起。心中觉得先生好可怕啊好可怕,所以我们一定要努力学习……

    元锦儿下意识地双手叉腰,吐了口气。她今天穿着一身浅白色缀湖绿花纹的长裙,款式简单而秀美,随手叉腰的动作也显得有趣,但看在一众孩子眼中。终究也只是老师好可怕的证据。

    “好了,接下来我们继续读:龙师火帝,鸟官人皇。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一群孩子连忙跟着:“龙师火帝,鸟官人皇。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这几句话说的是呢,龙师,就是上古的伏羲大帝。他用龙给百官命名,所以后来人都叫他龙师。而火帝,是尝百草的神农,也叫炎帝……”

    教室中传出锦儿姑娘干净的嗓音。小苍河才草创不久,要说上课一事,原本倒也简单。最初是卓小封等人想要学些圣贤书的知识,由云竹在闲暇时帮忙上课讲解。她是温和柔软的性子。讲解也颇为耐心到位,谷中不多的一些孩子家长见了,便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读书的机会,于是形成了固定的场所。

    到得去年冬天,谷中迁入的家庭逐渐增加。适龄念书的孩子也有不少了,宁毅便正式做主办了学堂。学堂的老师有两名,一是原本说书人中的一位老夫子,另外也有云竹帮忙,但此时云竹已有身孕,肚子渐渐大了,游说之下,到一二月间,将锦儿推了过来。

    如此这般,锦儿便负责学堂里的一个幼年班,给一帮孩子做启蒙。开春之后雪融冰消时,宁毅主张即便是女孩子,也可以蒙学,识些道理,于是又有些女娃儿被送进来——此时的儒家发展毕竟还没有到理学大兴,严重矫枉过正的程度,女孩子学点东西,懂事懂理,人们毕竟也还不排斥。

    只是锦儿的性子,就没有云竹那般温柔了。事实上从青楼中出来的女子,走到清倌人头牌这一步,固然风光无限,但儿时受过的苦、挨过的打何其之多。青楼里教孩子可不会有什么温情教育,无非是高压政策一批批的剔除,只有渐渐展露资质后,才有可能得些好脸色。

    锦儿也已经拿出不少耐心来,但原本家世就不好的这些孩子,见的世面本就不多,有时候呆呆的连话都不会开口。锦儿在小苍河的打扮已是极其简单,但看在这帮孩子眼中,仍旧如女神般的漂亮,有时候锦儿眼睛一瞪,孩子涨红了脸自觉做错事情,便掉眼泪,哇哇大哭,这也免不了要吃点排头。

    好在打过之后,他们便能做得好点。

    只是一帮孩子原本受过云竹两个月的教导。到得眼下,类似于锦儿老师很漂亮很漂亮,但也很凶很凶的这种印象,也就摆脱不掉了。

    锦儿有时候便也挺委屈的。不过面对着一帮小孩,倒也没必要表现出来,只能是冷艳着一张脸继续将《千字文》教下去。

    教室中课程持续的时候,外面的小溪边,小男孩带着小姑娘已经洗了手和脸。名叫闵初一的小姑娘是冬日里从山外进来的难民,原本家境就不好,虽然七岁了,营养不良又胆小得很,遇上任何事情都紧张得不行,但如果没有陌生人管,采野菜做家务背柴禾都是一把好手。她比年幼的宁曦高出一个头,但看起来反倒像是宁曦身边的小妹妹。

    洗完手后,两人才又悄悄地靠近作为课堂的小木屋。闵初一跟着课堂里的声音用力地提气吐声:“推……位……让国,有虞……陶唐。吊民……伐罪……周……发……殷汤……”在小宁曦的鼓励下,她一面念还一面下意识的握拳给自己鼓着劲,话语虽还轻盈,但总算还是通顺地念完了。

    宁曦在旁边点头,然后小声地说道:“推位让国。有虞陶唐,这是说尧和舜的故事……”

    “……尧和舜是什么啊?”闵初一小声地询问,话说到最后,又微微有些害羞。

    “啊……是两个皇帝吧……”

    “那……皇帝是什么啊?”小姑娘迟疑了好久,又再次问出来。

    “呃,皇帝……”小男孩嘴唇碰在一起。有些傻眼……

    阳光耀眼,显得有些热,蝉鸣在树上一刻不停地响着。时间刚进入五月,快到中午时,一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小孩子们挨个给锦儿先生行礼离开。先前哭过的小姑娘也是怯生生地过来鞠躬行礼,低声说谢谢先生,然后她去到课堂后方,找到了她的藤编小箩筐背上。不敢跟宁曦挥手告别,低头慢慢地走掉了。

    山谷中的孩子不是来自军户,便来自于苦哈哈的家庭。闵初一的父母本就是延州附近极苦的农户,西夏人来时,一家人茫然逃跑,她的奶奶为了家中仅有的半只铁锅跑回去,被西夏人杀掉了。后来与小苍河的军队遇上时,一家三口所有的家当都只剩了身上的一身衣裳。不仅单薄,而且缝缝补补的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小女孩被父母抱在怀里,几乎被冻死。

    他们一家人没有什么财物,一旦到了冬天,唯一的生存方式只是躲在家中围着火塘取暖,西夏人杀来烧了他们的房子,其实也就是断了他们所有生路了。小苍河的军队将他们救下收留下来。还弄了些药物,才让小姑娘摆脱风寒的夺命之厄。

    这种穷苦之人,也是知恩图报之人。在小苍河住下后,沉默寡言的闵氏夫妇几乎从来不顾脏累,什么活都干。他们是苦日子里打熬出来的人。有了足够的营养之后,做起事来反倒比武瑞营中的不少军人都得力。也是因此,不久之后闵初一得到了入学读书的机会。得到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家中素来沉默也不见太多情绪的父亲抚着她的头发流着眼泪哽咽出来,反倒是小姑娘因此知道了这事情的重大,此后动不动就紧张,一直未有适应过。

    老实说,相对于锦儿老师那看起来像是生气了的眼睛,她反倒希望老师一直打她手板呢。打手板其实好受多了。

    来这边念书的孩子们往往是清晨去采集一批野菜,然后过来学堂这边喝粥,吃一个粗粮馒头——这是学堂赠送的伙食。上午上课是宁毅定下的规矩,没得更改,因为这时候脑子比较活跃,更适合学习。

    待到中午放学,有些人会吃带来的半个饼,有些人便直接背着背篓去附近继续采摘野菜,顺便翻找地鼠、野兔子,若能找到,对于孩子们来说,便是这一天的大收获了。

    闵初一当然是没有午餐吃的。哪怕宁先生有一次亲自跟她父亲说过,小孩子中午多少吃点东西,有助于以后长得好,长期以来一天只吃两顿的家庭还是很难理解这样的奢侈——哪怕谷中给他们发的食物,即便在并不足量的情况下,至少也能让家里三口人多一顿午餐,但闵家的夫妇也只是默默地将粮食收起来,存在一边。

    有一次闵初一曾听到父母偷偷地商量,要不要将这些粮食退回去。在这边呆了近半年后,他们忧虑于这山谷中的困局,据说谷中的粮食已经不多了。而同时,他们也忧心于这谷中有可能受到西夏人的来犯。只有简单想法的苦人家分析不出太多的事情,只是这种不欺负人,发给粮食还发给了新衣服,甚至还关心孩子吃得不够多的地方,对他们来说,已经近乎天堂了。

    他们很害怕,有一天这地方将不复存在。后来粮食没有退回去,父亲每一天做的事情更多了。回来之后,却有着稍许满足的感觉,母亲则偶尔会提起一句:“宁先生那么厉害的人,不会让这里出事情吧。”言语之中也有着希冀。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从不怕累。

    孩子渐渐的离开了,锦儿拿起一个放书的小兜兜,才将宁曦抱起来。宁曦在她怀中别扭了一下:“姨,我想自己走。”

    锦儿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将他放下,然后牵起他的手。两人走出去后,附近的女兵也跟了过来。

    “长大啦。跟那个女孩子呆在一起感觉怎么样?”

    “……她好笨。”

    “哦。”锦儿点点头,“嗯,是很笨。”

    “姨,皇帝是什么意思啊?”

    “皇帝啊,这个嘛,古书上说呢,皇为上,帝为下,上下,意思是指天地。这是一开始的意思……”

    “那为什么皇就是上,帝就是下呢?”

    “古书上说的嘛,古书上说的最大,我怎么知道,你找时间问你爹去。但现在呢,皇帝就是大官,很大很大的官,最大的官……”

    走出围绕着课堂的小篱笆,山路延绵往下,孩子们正兴奋地奔跑,那背着小箩筐的女孩儿也在其中,人虽瘦小,走得可不慢,只是宁曦看过去时,小姑娘也回头看了一眼,也不知是不是看这边。宁曦拖着锦儿的手,扭头道:“姨,他们是去采野菜,拾柴禾的吧,我能不能也去帮忙啊?”

    “你去啊……你去的话,又得派人跟着你了……”锦儿回头看了看跟在后方的女兵,“这样吧,你问你爹去。不过,今天还是回去陪妹妹。”

    “哦。”宁曦点了点头,“不知道妹妹今天是不是又哭了。女孩子都喜欢哭……”

    背着箩筐的小姑娘与一帮孩子已经奔向了远方,更远一点的河谷间,成列的士兵正在进行训练,发出呐喊之声。锦儿与宁曦走向不远处位于山坡一侧的院落。山风凉爽,院落中有一棵大树,树上的秋千正随风摆荡。斜对着院外的一间房开着窗户,窗户前作为丈夫和父亲的男人正在伏案写着什么东西。元锦儿与宁曦看见院外也有一名男子在站着,这是武瑞营的军人,元锦儿却有点印象,这人名叫罗业,在军中成立了一个名叫华炎社的小团体,许是来见宁毅的。

    宁毅平时办公不在这边,只偶尔方便时,会叫人过来,此时多半是因为到了午饭时间。

    小宁忌正在屋檐下玩石头。

    “啊,妹妹没哭。”没有听到院落里常有的哭声,宁曦颇为开心,放开了锦儿的手,“我进去看妹妹。”

    眼见哥哥回来,小宁忌从地上站了起来,正要说话,又想起什么,竖起手指在嘴边认真地嘘了一嘘,指指后方的房间。宁曦点了点头,一大一小往房间里轻手轻脚地进去。

    锦儿朝院外等待的罗业点了点头,推开院门进去了。

    过得片刻,宁毅停了笔,开门唤罗业进去。

    这一天是五月初二,小苍河的一切,看来都显得寻常和平静。有时候,甚至会让人在恍然间,忘记外界沧海横流的巨变。

    书房之中,招呼罗业坐下,宁毅倒了一杯茶,拿出几块茶点来,笑着问道:“什么事?”

    “对谷中粮食之事,我想了好些天,可能有一个办法,想私下与宁先生说说。”

    宁毅还没有坐下,此时微微的,偏了偏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