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赘婿 > 第六六一章 新家园 旧家园(大家新年好)
    时间是四月初,小苍河外的山口上,冬日前便在建造的水坝已经成型了。水坝依山体而建,木石结构,高度是两丈四尺(后世的七米左右),此时正在接受汛期大水的考验。

    在这片山区并不多的汛期里,水坝旁的分洪口眼下正以危险而惊人的气势往外倾泻着水流,冲泄轰鸣之声震耳欲聋,入山的道路便在这河床的旁边绕行而上。

    进入山口,后方小苍河的水域因为水坝的存在陡然扩大了,危险的一泓碧波朝着前方推展开去,与这片水库相连的那窄窄的水坝有时候甚至会令人感到心颤,担心它什么时候会轰然垮塌。当然,由于口子是往外面开的,垮塌了倒也没什么大事,顶多将外面那片河谷与山涧冲成一个大澡堂子。

    与叽叽喳喳的候元顒从山口进去,又跟守在这边的士兵们打了个招呼,出现在前方的,是绕着山体而行的百米长道,由于最近的雨季,道路显得有些泥泞。路的一边有窑洞,间或夹杂一些木制、土制的房屋,由看守这边的军队居住。更往前,便是此时小苍河居民们的聚集区了。

    水库的出现使得小苍河的水位上升了许多,侵占了河谷前方的不少地方,但往后而行,影响便渐渐少了。窑洞、鳞次栉比的房屋、帐篷正聚集在这一片,远远看去,各种房舍虽还简陋,但规划的区域出奇的整齐。当初卓小封便参与了这片地方的划线,房子建得可能仓促,但所有建房区域的线条,全都画得四四方方,这是宁毅严格要求的。

    哪怕暂时建不起来,放下帐篷住着。帐篷的边缘,也绝不允许出划线的范围。

    毕竟,虽说是居民聚居区,小苍河中真正最多的还是军人。在冬日最难熬的日子里,又从山外进来了一些人,曾经撒泼的说这边是瞎讲究。但随后被镇压下去,赶出了山谷。当时正值冬日严寒,曾经的武瑞营军人每日里还要干活,难免有些人精神松懈,几乎也参与进去,随后便在这山谷中进行了上万人集合的整风会。

    女真人如日中天,西夏人正在外头攻城略地,进来的难民所遭遇的事情正是这一明证。他们是平民,失去了家园。你们是军人,将来还想不想要脚下这方寸之地。

    对于军人来说,每一分规矩,将来都会在战场上,救下好几个人的性命!

    这场大会之后,军队领导层还对每日里使用的煤球、炭火进行了严格的规范。到得寒意稍减,建成水坝后,木屋逐渐代替了帐篷。但也没有任何一面墙壁,超出了当初划线的范围。

    这个时候木屋取代帐篷的进度还没有完成。整个聚居区基本是以大小房屋围绕一个中心广场的格局来建造。划得虽然整齐,但场面却混乱,道路泥泞不堪。这是小苍河的人们暂时无暇顾及的事情,从去年秋天到眼前的初夏,小苍河的各种施工几乎一刻未停,即便严冬之中。都有各种准备在进行。

    建房御寒、打出窑洞、修建水坝、到得开春,主要的工作又变成了开垦土地,种下小麦等作物,在夏日来临的此时,整个山谷中聚居区的轮廓逐渐成型。小麦地沿河而走,在河谷的这边那边延伸数百亩,一座吊桥连接河岸两边,更远处,战马与各种牲畜的饲养区也逐渐划出轮廓,山头上几座瞭望塔都已建好,但以山谷内万余人的生活需求来说,真正必要的工作,还远远未有达标。

    一路前行,名叫候元顒的孩子都在叽叽喳喳地与卓小封说着山谷中的变化,路边人声熙攘,推着小车,挑着土石的汉子不时从旁边过去。出去的时间不到月余,山谷中的不少地方对卓小封而言都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半年的时间以来,小苍河几乎每一天每一天,都在经历着变大,尤其是在水坝成型后,变化的速度,更是剧烈。

    不时也有人与卓小封打个招呼,当初在杭州的“永乐青年团”“正气会”的少年人,此时多已成为低层的管理人员,在这边分配和协调工作。经过一处坡道时,拖着土石的车辆被陷在了泥泞当中,卓小封与候元顒便过去帮忙推,一名年轻人也过来,随口说了一句:“卓哥,陈兴他们,弄了个墨会,正在到处拉人。”

    “墨会?”卓小封皱了皱眉,此时周围军人往来,大车旁边几名汉子也是齐声呐喊用力,卓小封跟着“啊——”的一声,将大车推出泥坑后,才跟候元顒说道:“找点泥灰木板来将这里填上。”候元顒点头离开,他与那过来说话的年轻人道:“我才刚回来,还不清楚什么事情,我先去见老师,闲话晚上再说。”

    那人点了点头:“知道,只是先跟卓哥你说一声。”

    随后候元顒从旁边拖了一簸箕的碎石木板过来,三人将那泥坑填了,才继续往前走。尽管刚刚回来,也不再提起,但对于墨会之类的事情,卓小封心中多少能猜到一二。

    反出京师,辗转北上之后,武瑞营在小苍河安定下来。走出最初的茫然,而后开始建设小苍河,这期间,宁毅费了极大的心力,他不仅全盘操控着整个山谷里的建设,对于培养人才方面,每日里也有着不少的讲课。

    这类讲课大抵分为三类:其一,是给匠人们讲述万物之理、格物之理,其二,是给谷中的管理人员教授人手安排的知识,关于效率的概念,其三,才是给一帮弟子、孩子乃至于军中一些相对思维敏捷的军官们讲述本身的一些理念,对于时政的分析,大局的推测,以及人之该有的样子。

    而包括在给人安排工作的时候,为什么要这样安排,能说的时候,他也会尽量通俗地跟身边的政务人员做一番解释。这样的事情,包括前两种讲课,对于宁毅来说。是尽量快速地灌输现代科学、现代管理学,培养这类人才的速成班,只有第三种课程,有长远的、论道般的感觉,但落在别人眼中,自然不一样。这些事情。都会被认为是宁毅本身理念的体现。

    重规律、重效率、重格物、重用人、重工匠、重商人、不轻视贱业、重个人的自律和觉醒……这些东西,与儒家本身的体系自然是不同的。尤其是在半年多的时间以来,除了最初的几次出门,其后宁毅坐镇小苍河,几乎是事必躬亲地安排了一切,在这段时间里——直至眼前,小苍河的运转效率令人心悸的可怕,从最初的划线、做准备,到后来的修建水坝。开垦田地,至如今,谷地之中犹如盘踞着一只巨兽,每日里都在吞吐土石,削平地面,将荒凉的地方化为房屋,而这改变的速度,似乎还在不断增加。

    再见多识广的人。又何曾见过这种效率?

    以人力驾驭孔明灯飞上天空,几日之内建成水坝。其后截停江河,在那水坝成型之后,小苍河的地貌在短时间内便大幅度的改变。以人力对抗天地伟力,落在众人眼中,何其震撼。有这些事情的支撑,早有人说起。宁先生的传承,极像是古代墨家的理念。在有永乐青年团、正气会存在的情况下,小苍河军队内部原本就出现了几个诸如“华炎社”之类的由年轻军官组成的小团体,此时再出现一个墨会,自然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情。

    从那片聚居区走出去。再沿着道路往山谷的另一边过去,路上仍是身影奔走的景象,回首望去,那片充满泥泞的街市也仿佛蕴含着盎然的生机。

    此时的小苍河,自然也面临着巨大的问题。每一日,在那聚居点的小广场上,都会有人带来外界的消息,中原的紧迫,西夏十万大军推进的战局。也会有人在那广场上,公布小苍河各项事情的进度,但只要有心人都能看出来,小苍河面临的,是来自各个方面的灭顶威胁。

    西夏的威胁是其中之一,只要他们在西北站稳脚跟,小苍河首先面临的,就是四周无法发展的问题。这还不包括西夏人主动进攻小苍河时,小苍河要怎么办的提问。

    粮食问题更是重中之重,山谷中的垦荒,对于谷中万人来说,已经是竭尽全力的速度。但是工具算不得充裕、时间又紧迫。在这个春天里,山中沿着河谷增加的农地大概千亩左右,种植下了小麦,看在眼中一望无际,然而在实际意义上,这边土地本就贫瘠,刚刚开垦,一千亩地若种得好,许能养活一千个人,但若是一千个军人,那还得是营养不良的。

    小苍河目前依靠的是青木寨的输血,然而青木寨本身耕地也是不足,靠的是外界的输血。然而女真、西夏人的势力一稳固,就算不考虑被打,这片地方将要遭遇的,也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因此,即便此时的小苍河看来充满活力,但许多人都明白它的问题,倒计时在任何时候都不曾停下来过。在女真、西夏、天下开始糜烂的局面中,小苍河有着必须伸出去的触手和扎下的根,这不是逆水行舟,而完全是在瀑布的边缘行舟,只要稍有迟疑,都必然万劫不复。

    “啊——”的一声巨喝从前方传来,那是道路前方河谷边军队训练的情景,纵然以大量的劳动代替了平日的体力训练,每支队伍还是会有三天一次的战阵训练。卓小封看着下方军队列阵出枪的景象,转过了前方的道路,更远处则是小苍河位于半山腰上的军政议事厅了。远远看去,只是两排简简单单的木制房屋,此时却也有着一股沉静肃杀的味道。

    **************

    由春转夏,武朝靖平二年四月,南侵的女真人已榨干汴梁城一切可掠夺的东西,命张邦昌为帝,成立大楚政权后,方始押送着包括武朝靖平帝、太后、皇后、宫中贵女以及权贵、平民等女子、工匠在内的十余万人陆续北上。

    西北一地,西夏皇帝李乾顺在收复清涧、延州等数座城池后,开始往周围扩张,兵逼庆州、渭州方向,收复了两百里横山。此时武朝的黄河以北已经陷入短暂的“无主之地”的境况中,实质上的统治者女真还来不及消化这一片区域。刚刚成立的大楚政权名不正言不顺,皇帝张邦昌自女真人撤兵后便立刻脱除黄袍,去掉帝号,不至皇宫正殿办公,规行矩步,他无心管束北面政事。这也导致黄河以北的官府进入了一种爱怎么干都行的状态。

    仍旧心念武朝的爱国人士在各个地方占了大半,各地的山匪、义军也都打出捍卫武朝的名义,但在这其中,开始为自己谋求后路的各个势力也已经开始迅速地活动了起来。这其中,除了原本就根深蒂固的一些大族、军队,田虎的势力在期间也是一跃而起。与此同时,藩王割据的吐蕃数部,在武朝的影响力褪去后,也开始朝着东边的这片大地。蠢蠢欲动。

    这个时候,才在小苍河开始扎根的反叛军正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里,如果从后往前看,依靠宁毅强大的运作能力运转起来的这支军队实际上也像是走在锋利的刀尖上。说得严重点,这支在弑君后反叛的军队往前无路、后退无门。能够得以维系,在大的方向上,有三个理由,其一是明显的外界压力和即将崩盘溃烂的中原大地——要让小苍河谷地中的人们意识到这点。与宁毅手下对内的宣传力量,也是有着直接关系的。

    其二。是因为一路以来,强大的筹划和用人能力孕育的结果,发生在山谷中惊人的工作效率在某种程度上反哺了工作者本身,导致了效率越高,众人心中的惊讶与成就感越高。尤其是小苍河水坝的建成,给予人心中的满足感难以言喻。也进一步推动了众人做其它事情的效率。

    其三则是因为对宁毅等人成绩的宣传和逐渐形成的个人崇拜,小苍河面临的困境众人固然知道,然而在这之前,宁毅还是相府客卿时,便已四两拨千斤地与天下粮商开战。这些事情,原本竹记中跟随而来的众人都相对清楚。而此时,宁毅派出大量人手出去联络各个商户,不断操纵拉线,在众人的心目中,自然也是他试图用商业力量解决粮食问题的表现。此时天下大乱,要做到这点固然很难,然而心魔算无遗策,操纵人心,在相府中时,更有“财神爷”之称,至少在经商的这件事上,大多数人却都有着近乎盲目的自信。

    推动小苍河持续运作的这些因素环环相扣,每一个环节的松动,或许都会导致全盘的崩溃,但在这段时间,整个大局就是这样诡异的运作下来。与此同时,在宁毅的私人方面,四月初,十月怀胎的云竹分娩,生下了宁毅的第三个孩子,也是第一个女儿,然而由于分娩时的难产,孩子生下之后,无论母亲还是孩子都陷入了极度的虚弱之中,小小的婴儿平日里吃得极少,常常持续半夜的哭泣不睡,以至于不少人都觉得这个孩子命途多舛,可能要养不大了。

    而外界的局势,此时还在不断的恶化。随着卓小封等人的归来,带回的情报中便有所显示,远隔近千里的虎王田虎,此时正在积极地合纵连横,纠合了一些原本的武朝大族,眼下已经将触手伸至西北一带。同样的试图维系商路,甚至打通西夏、吐蕃一带的联系,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在为日后面对女真做准备。而看他们的手法以及双方开始产生的冲突,宁毅就仿佛能够看到田虎方面的一个女人的身影。

    即便在理想状态下——哪怕西夏暂时未向西北伸手——武瑞营想要打通这一片的商道,都有着足够的难度,此时群魔乱舞,就更加进入了几乎不可能的状态。而在西夏一方,四月里,李乾顺已经听说了武瑞营这支弑君者的名字,他派出了要求小苍河归顺的使者,此时正朝小苍河所在的群山之中而来,预备告知小苍河将来的命运:或归降,或毁灭。

    西夏十万大军,为平定西北而来,既然进入了他们的视野,若不归降,将来便必有一战了。

    我们的故事,便在这里再度开始,投入到这片夏日的光阴里来。这是平静、沉闷、若不相濡以沫,便难以捱过的夏天……(未完待续。)

    ps:  昨晚本来要发的,今天又修改了,才敢发出来。下半部回顾式的推进可以到这了,接下来,我们进入剧情^_^

    大家新年好。
29salon